首頁 關於本站 網站連結 聯絡我們 巴勒斯坦地圖 你能做什麼 訪客留言版

留言須知:姓名和Email為必填,但是Email並不會顯示在網站上以避免垃圾郵件的攻擊。另外請打開瀏覽器的 Javascript 才能正常留言。

留言時按enter空行,系統會自動轉換斷行。

注意:2010年11月25日以前的留言均轉移到舊留言版檔案區這裡,其中PDF檔格式為更早2004年以前舊站的留言,htm檔案格式則為本站開站以來的留言。


陳真   |  2020.12.03 02:44   |   #

言論自由可以休矣

陳真

2020. 12. 03.


最近,「中天新聞」有個節目,透過朋友來找我,問我是否願意受訪,我婉拒了。我有一百個婉拒的原因,其中一個原因是我沒辦法在別人或社會大眾所普遍設定的「問題架構」底下去談事情。

上個世紀末(當時我還有點綠),民進黨剛提出所謂「愛台灣」的口號時,我很驚訝,很受不了,於是就公開開罵了,寫一些公開信和私人信和過去的同志與好友們決裂,從此站在對立面。為什麼呢?因為這就是法西斯,這就是台灣開始要再度走入法西斯的一個強烈訊號,我絕不可能與之為伍。於是,有一些媒體跑來找我或寫信來採訪(我那時剛去英國念書)。

結果呢,採訪了半天,報導出來竟然變成是:「陳真表示,愛台灣應該要有各種不同方式;大家作法不同,但我們都是愛台灣。」他媽的我有這麼蠢嗎?我是在主張那樣一種低能反智的思維嗎?

透過這個例子,我想說的是:「問題架構」很重要,它才是意義的來源;架構不同,意義也就截然不同。

我不知道「中天」要採訪我什麼,倘若是有關「中天被關台」的事,我大概能想像,一般人大概又要說些什麼「監督政府」或什麼「言論自由」之類的主流蠢話了。人們要這麼想事情,我沒辦法,但那畢竟不是我的想法。

我從來沒有要「監督」什麼「政府」,我沒那麼蠢;我更不相信什麼言論自由。

我不敢說我懂得全世界,但我至少懂得西方,懂得東方,懂得世界上一些主要國家的政治與社會運作方式;除了香港做為一個「不設防的城市」算是個不幸的例外之外,我從未見過哪個社會或國家有什麼言論自由可言。

特別是我十分熟悉的英國或歐洲,言論自由就像鬼一樣,從未有人見過;我只見過這些國家滴水不漏的思想控制與言論管制。哪個國家在這一點上放鬆,或是被敵人給滲透入侵、掌控了教育與話語權或NGO,那它就會像香港或中東許多國家那樣,成為敵人的囊中物,隨時都有可能陷入恐怖的血腥動亂或戰亂。

人渣黨雖然到處是人渣,但人渣並不笨,他們知道如何鬥爭,如何傷害敵人,如何洗腦大眾。重點是:就讓他們儘管去做他們想做的吧!我們當然很不爽,但也只能訴諸自己培養更大的能力去打倒他們,而不是進行什麼「言論自由」的道德勸說。最好是將來能夠把人渣們統統繩之以法,該關的關,該槍斃的槍斃,而不是跟人渣們講什麼言論自由或什麼監督政府,那真的是太蠢了。

人渣們自然就會去做他們想做的,而我們也一樣,儘管去做我們該做的,比方說報社電視台等媒體,財力夠,那就應該盡全力去調查揭發弊案。你該做的是打擊敵人,打擊惡行,把敵人惡棍給打倒,而不是很沒出息地去跟敵人懇求什麼言論自由。

哪天,當我們成為勝王敗寇之勝者一方時,拜託大家腦筋清醒一點,多多向西方看齊,學學人家西方國家如何洗腦,如何消滅異己,如何監視每個人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如何滴水不漏地控制言論與管控思想,那才是政治的真實樣貌。

這當然不是真理,不是社會發展的必然或應然途徑,但它至少是在可預見的將來之中,社會發展與政治角力 (如果鬥爭一詞太難聽的話) 的前提要件。

我並不是贊成關中天,但我也不反對。這意思是說,就像在戰場上,我當然不會贊成我方人員被殺,但我也不會說我反對,因為它跟贊成或反對無關,它就只是一種舉世皆然、西方尤烈的鬥爭本質與社會發展常態。

越是所謂民主國家,言論控制與思想管制與洗腦以及人民監控得越是滴水不漏;信不信你每天小了幾次便、寫過多少情書CIA都知道,如果它想知道的話。在西方社會,不信你去街頭上或網路上或生活中與工作上,表演一下不符合主流思想的言論自由讓我看看,說幾句政治不正確的話給大家聽聽,或是組織一個反政府的社運團體試試,看看你會得到什麼樣的後果。

哪天,當我們成為勝王敗寇之勝者一方時,拜託大家腦筋清醒一點,多多向西方看齊,多多跟人渣黨學學,像什麼自由時報、蘋果日報或什麼民視、三立,該關台的就要關,該改組的就要改組,根本就不應該容許那樣一種整天造謠抹黑、鼓吹族群仇恨的邪惡言論的存在。

我們應該向敵人學學如何全面洗腦,如何滴水不漏地管控言論與思想,但有一點我是無論如何都反對去學的,那就是造謠抹黑與撒謊。這是西方社會除了美元霸權、軍事與高科技之外,最厲害的一項致命武器:鋪天蓋地地造謠,妖魔化敵人。

我承認它效果非常好(看看美國近二十幾年來所藉以發動的無數侵略戰爭,就知道它的厲害),但我認為這是一種病態,極其邪惡,對於人類長久的社會發展絕對是有害的。邪惡的東西就跟癌細胞一樣,短期內擴張生長能力很強,但它會有反噬效果,它終究會吞噬自身的基本理性與良知。

祖國之所以值得尊敬是因為,它在社會發展及國家崛起的過程中,始終堅持正直的方法與光明磊落的手段,而不是依靠下三濫的無數謊言造謠與抹黑;而西方國家卻恰恰相反,它幾乎沒有一句話是可信的。

陳真   |  2020.12.03 02:19   |   #

你是 AI 嗎?  

陳真

2020. 12. 03.


小時候,到處有「反攻大陸解救同胞」的標語,沒想到有一天,我們卻期待中共趕緊來解救台灣同胞。台灣這種醜惡貪婪以詐騙撈錢為本質、極度扭曲病態的幫派分贓政治以及吸血啃骨的美帝殖民剝削體制,真是讓人受夠了。

真是很難想像,怎麼會有人品性與智能低劣到竟然會去支持民進黨。這個人渣黨,把過去舊國民黨的所有惡行與貪婪全部變本加厲地複製一遍,重新搬上銀幕。

黨外時,人們常質疑說「對岸共匪謀我日亟,而蔣公則是民主的燈塔,世界的偉人,國民黨是如此的民主自由 (美國當年的一貫說法),哪裡不好?為什麼你還要反對它?」做為一個黨外人士,每當有人這樣問我,我就有一種無語問蒼天的感覺,很無奈,那就好像有人質疑說「大便如此營養豐富,香氣四溢,為什麼你還要嫌它臭?」

當年國民黨的邪惡,昭昭在目,但是人們依舊完全視而不見,聽而不聞,就如同今日的人渣黨,各種貪婪醜惡行徑,天天上演,根本數不清,而且肆無忌憚,無法無天為所欲為到一種極端病態瘋狂的地步,但是,人們依舊會質疑你:「對岸共匪謀我日亟,民進黨如此民主自由,如此愛台灣顧鄉土,哪一點不好?為什麼你還要反對它?」

我常覺得,就算是千手觀音,日夜不停地書寫,也不可能寫得完這個人渣黨罄竹難書的貪婪齷齪與邪惡。

其實,重點不是醜陋行徑之數量有多少,重點是:不管骯髒齷齪事如何明目張膽,不管它數量如何龐大,不管它如何顯而易見,一般人其實根本視而不見,甚至引以為榮。

人類普遍智能之低劣,實難想像;任何人只要控制了媒體與教育,並且只要臣服於美國,就能控制絕大部份人的思想與行為。事實上,並沒有幾個人擁有自主判斷力,幾乎全是同一家工廠製造出來的「人工智慧」(AI),就像電子雞,就像程式軟體之於電腦,所謂思想與行為全是被設定好的,隨時可植入、可修改的,絕大部份人其實毫無半點是非判斷的能力。

有些人因為某些原因而反民進黨,但這並不意味著他的腦袋就必然是清醒的。

陳真   |  2020.12.02 12:21   |   #

澳洲軍隊泯滅人性

陳真

2020. 12. 02.


我常想多寫,有憑有據地寫,但時間壓縮到幾乎已經都不用睡覺了,體力不斷透支,生活非常辛苦,只能隨手零星寫一點。大多時候,我常陷入一種兩難,一方面公私繁忙,實在疲憊不堪,很想儘可能找一點零星時間休息,就算閉目養神一分鐘也都已是莫大幸福。但是,另一方面,卻又很想要硬撐,想挖出更多體力和時間寫些東西,希望人們睜大眼睛,看清善惡真相。

我對澳洲那個調查報告很反感,報告指出澳洲軍隊拿數十名阿富汗平民百姓與俘虜當箭靶,練習殺人,濫殺無辜,藉著殺人取樂,其中包括數名兒童;澳軍割斷兒童的咽喉,說是幫他們「放血」,把人當成雞鴨牛羊一般宰殺取樂,然後把屍體塞入麻布袋丟棄河中。

承認「錯誤」不是很好嗎?為何令人反感?因為,這是一種煙霧彈,讓你以為他們所犯下的罪行僅僅只是數十條人命。事實上,英美澳等西方國家近二、三十年來所犯下的反人道罪行是數以千萬條人命計,甚至上億人口傷亡,而不是什麼區區數十名平民百姓。那些裝模作樣的所謂調查報告內容,只不過是西方軍隊的「日常消遣」,只是大規模血腥屠殺暴行底下一些連零頭都根本稱不上的「日常小事」。

比方說,十多年前,因為美軍內部私人恩怨,軍隊中有人爆料同袍對一個三代同堂、擁有二十多名家族成員的伊拉克家庭進行滅門屠殺,包括老人、小孩與幼童,全數殺害。這事情曝光後,調查屬實,但主流媒體依舊淡化處理或根本不報導。重點是,這樣的一種姦殺擄掠,根本就是常態,而非特例。

那件事情是這樣:幾名美軍,夜裏無聊,於是相約外出找樂子,想找女人強姦。於是來到一戶人家,一夥人輪姦了家中幾名少女,並且把少女全家二十多口人全部殺害。這幾名美軍,回到部隊後還洋洋得意,向同袍炫耀今晚令人興奮的「夜遊行動」。後來這些美軍都被判刑。

重點是:這豈是特例?這根本就是常態,他們根本不在乎他人性命。

你看,這回澳洲的調查報告出現後,澳洲主流媒體居然說「軍隊本來就是要殺人,憑什麼要來調查我們?」中國有位畫家畫了一幅圖,圖中澳軍割喉一名阿富汗兒童。此畫一出,澳洲總理居然暴跳如雷說,「中國應該對這張圖感到可恥」,要中國政府道歉。法國政府也跳出來幫腔說,這張圖是「對於在中東參戰的各國軍隊之侮辱」。

很離譜吧?這就好像一個長年以來四處強姦殺人的惡魔,看到有人批評他,就跳出來罵人「可恥」。

事實上,中國畫家畫的那張圖,只不過是西方血腥侵略暴行的億萬分之一而已。遠的不說,就說三年前吧,也就是2017年7月,國際特赦組織發表了一篇五十多頁、針對伊拉克大城摩蘇爾 (Mosul) 平民傷亡的調查報告,名稱叫《不計代價:伊拉克摩蘇爾西部人道災難》(《AT ANY COST THE CIVILIAN CATASTROPHE IN WEST MOSUL, IRAQ):

https://bit.ly/3oeFNWD

這裏有簡短文字報導,標題是《國際特赦組織指控澳洲在伊拉克之戰爭罪行》:

https://bit.ly/3lvex4D

國際特赦組織 (簡稱AI) 的調查報告指出:在侵略伊拉克的戰爭罪行方面,澳洲排名第二,第一名則是美國。AI 總部發言人Diana Sayed 指控,美澳聯軍在摩蘇爾大城人口稠密之住宅區進行大規模轟炸,殺害超過一萬三千名伊拉克平民百姓,其中許多兒童遭到機槍射殺或死於轟炸;一些社區,幾乎全員死亡,僅剩幾位活口。

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 (Office of the United Nations High Commissioner for Human Rights) 的主管Zeid Al Hussein亦譴責西方聯軍暴行,多次「敦促」他們應該遵守相關國際人道法律。

報告指出,ISIS 同樣犯下屠殺數以百計平民之戰爭罪行,但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表明,美澳聯軍之大規模轟炸才是平民死亡的主要原因,並在短短幾天內造成一百多萬伊拉克人淪為難民,四處逃難,朝不保夕。美澳聯軍承認他們轟炸平民住宅,但表示「平民住宅同樣也可以是我們的軍事攻擊目標」。

我實在很不想再寫這些,因為西方國家四處侵略、泯滅人性的殘酷血腥資料實在太多太多了,姦殺擄掠,無惡不作,毫無人性。我已經寫了二十幾年。重點是:你在乎嗎?還是你仍然要繼續蒙蔽自己的雙眼、繼續自欺欺人說西方社會是什麼民主自由與人權的典範?事實上,他們比納粹還要恐怖血腥千百倍!而且,我跟你說,當今之中國,才是在真正意義上力行公義、而且是人類歷史上人權與自由最大而且是惟一的捍衛者。

你一定不信我說的,但是,若干年後,我所說的,將會只是一種常識;而我們居然得花費數十年去陳述一個如此顯著的事實。媒體與教育洗腦的控制力量實在很驚人,善惡易位,顛倒是非黑白,讓人完全盲目。

鄭豐遠   |  2020.12.02 05:50   |   #

澳洲总理莫里森因为一副漫画要求中国政府道歉。我可以做!但是你不能说!
https://youtu.be/zHMWEWQ1pkg

*那張畫的原作者,昨天又畫了一張圖回應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
https://www.guancha.cn/internation/2020_12_01_573186.shtml

做為一個台灣人,對許多台式整人文化並不陌生。當初選擇移民,原因之一就是實在沒辦法喜歡這種喜歡恃強凌弱的野蠻社會。西方社會,至少在當時,給我的感覺各方面比較文明,生活起來比較沒那麼痛苦。五年過去了,五年裡發生了許多事,和許多人一樣,我可以算是親自用雙眼認清了所謂西方社會文明面具下的真實面孔。那種感受和認知對於一般人而言,我感覺還是挺有難度的,沒有一點想像力,你看了再多視頻或新聞都很難真正明白。

倘若你能理解我所理解的,想像我能想像的,那你大概也會覺得西方反華恐華是天經地義,毫無違和感的。自古以來正邪不兩立,在魔鬼眼中,天使當然就是敵人,他不反你,豈不愧對自己?

雖然我活在台灣和澳洲,但不論個人生命順遂挫折,我其實對台灣和澳洲都沒意見了,某個意義上我早已把它們拋諸腦後,不再有任何期待和關注。我的意思是說,它們不會改變的,因為它們只是隸屬於某種自上而下的機械關係中,屬於底部的一個連動的零件。零件本身沒有意志,它怎麼轉動要看頂層裝配是怎麼設計。

這也就是說,頂層的結構 (中美關係) 改變了,其下所有的零件才會朝著各自所屬的路徑去變化。你真正該期待的是整個中美關係的變化消長,只有中國徹底復興強大,才能制止這一切惡行。

講這些,沒幾個人信吧? 而且有點打高空,不痛不癢,人畢竟是活在生活裡,不是活在留言版。生命很讓人困惑,今天要是讓我回到五年前,我恐怕不會選擇澳洲作為離開台灣的目的地,而會毫不猶豫奔向祖國的懷抱。

可若沒有澳洲五年,我卻不可能有這樣的想法。

張萬康   |  2020.12.02 04:19   |   #

分享北京一個眼科醫師陶勇的文章
《陶勇医生:我不再纠结于那个人为什么要杀我》
https://mp.weixin.qq.com/s/YX48gNtJ_okCa4xvd1byDA

陳真   |  2020.12.01 20:55   |   #

整人為快樂之本:整你千遍也不厭倦(二)

陳真

2020. 12. 01.


謝謝各方回應。不過,大家可能有點誤會,車子被撞的事,跟前文裏頭提到的「五年來的『某個遭遇』」完全是兩回事,絲毫不相干。

那個「遭遇」十分離奇,難以訴說;就算說了,外人恐怕也難以理解,難以相信,一定會以為我是在開玩笑。

比方說,你能相信我和學姊過去四、五年來(特別是三年來)不斷被迫得證明自己是個有愛心有人性的人而且不是智障嗎?

很難想像吧!?但是事實遭遇就是這樣,整人無極限,非常惡劣、離譜且荒唐;不是整人整四、五天哦,而是四、五年,累積上萬封信件,三天兩頭層出不窮的各種折磨,永遠寫不完的思想報告與心得彙報,就算是文革思想改造,應該也不至於這麼痛苦、離譜而且持續多年。

如果有人幾年來不斷要你證明你有愛心而且不是智障,不斷要你寫報告,要你做各種荒唐離譜之事來證明你的某種內心狀態或某種情感,你會有何感想?

除了被迫得證明形而上的世界之外,形而下的部份也得一一證明。比方說,假設有人要一個國內外資歷長達三十年的精神科專科醫師去證明自己懂得精神醫學知識,然後不管他出示多少學經歷都沒用,一概不予承認,因此必須被迫不斷回去幼兒園上課,學習怎麼寫ㄅㄆㄇㄈ,累積時數五百個小時才算通過第一階段考核。

你夾著尾巴,乖乖接受幼兒園課程五百個小時,然後對方說這樣還不夠,必須在六個月內日行一善,累積點數達至少一百八十分才行。然後你也乖乖照辦了,每天隨時在馬路上尋找落單的老太太,強迫扶持她過馬路,而且要錄影拍照存證,好不容易累積點數達標。

但是,這樣還不夠,愛心表現得仍然還不夠充份,必須再去老人院唱歌跳舞給老人看;如此實習三個月,看看能不能通過愛心考核。

就是類似這樣的整人法,花樣繁多,不勝枚舉。

而且,經過調查,被考核人陳真思想偏激,文筆狗屁不通,動不動就寫「他媽的」等污言穢語,顯然缺乏內涵,人格有問題,應該繼續嚴加管訓與考核。更可怕的是,經過google發現,此人居然支持「國民匪黨」,「心向對岸祖國」。這是絕不允許的,必須管訓再管訓,考核再考核。

我們之所以被整的原因大約有四:

一,我們被認定為衰尾道人,無權無勢無靠山,所以可儘量整著玩沒關係。 

二,我們不肯被敲詐勒索,不肯交付「贖金」。

倘若我們願意給個比方說三十萬或五十萬,一切問題將瞬間消失,一切困難將不是困難。

三,除了不願交付勒贖金,更慘的是我們從來沒有對低能到爆的、掌管該項事務的人們逢迎拍馬。

四,更根本的原因是我們很不幸被認定「支持國民匪黨」,而且「心向對岸祖國」,不整你要整誰呢?

有人跟我說,為了結束這一切永無止境的折磨,該是我展現政治肌肉的時刻了。不用多,只要我展現萬分之一的政治肌肉和罄竹難書的豐功偉業,那些作威作福的小癟三們將屁滾尿流,馬上得打包回家吃自己。 

問題是,我哪來「政治肌肉」?我跟人渣黨誓不兩立,過去所有所謂同志如今全部站在對立面,我恰恰就是這個綠色時代的俎上肉,哪來肌肉? 

當然,事情也有可能不是這樣。過去那些所謂同志們,如今個個是黨國元老,呼風喚雨,權傾一時,整個台灣猶如囊中物;隨便打個噴嚏,馬上就能把一堆小癟三給丟進垃圾桶,權勢大老們說不定會十分樂意藉此為我做點「改革」。

問題是,這並不是我希望看到的;我希望看到的不是結果,而是達成某種結果的原理之盛行;凡事總該依照原則與是非來進行,而不是比拳頭、秀肌肉。

但是,也許有那麼一天,等我先「齊家」之後,再來治國平天下。等我先把「家長」這個角色做好,再來為天下或島內千千萬萬的無辜生命看能不能做點什麼。

大家應該看不懂我們到底是遭逢什麼離奇遭遇。看不懂就算,但內在原理其實都是一樣的。政治有大有小,大如牽扯億萬人之國際政治,小如一人掌管之業務事項,其實都不脫基本人性善惡。有權力之處,就有政治,就有人性善惡之充份展現。

至善難尋,至惡卻昭昭在目,為所欲為,整人無極限,極其荒唐。

這兩天有夜診,晚上病人比較少,剛剛看到良哲傳來一段影片:

https://bit.ly/3msh00Z

我看了前面半分鐘,心裏就難過了,沒法再往下看。我這一生,一切所作所為,無非就是出於此,而不是出於什麼理念或政黨;心裏想說的,任憑千萬言,卻全然說不上來,只能說些粗鄙語言,講述些乾燥事實,期待人們的心領神會,期待人們認識生命滄桑,懷弱惜幼,深埋心底永不遺忘。

Ethan   |  2020.12.01 20:51   |   #

https://user.guancha.cn/main/content?id=421756
最近一位畫家,畫了澳洲士兵殺害平民的畫。

之後陸續有澳洲,紐西蘭,法國等政治人物出路批評這個畫家的畫。

應該是有效果,所以他們才這麼憤怒。

陳真   |  2020.12.01 17:38   |   #

我有打電話給凶手了,對方相當「有個性」,我倒是一貫夾著尾巴做人,一直說抱歉打擾,只差沒說「抱歉,害你撞爛我的車」。後來話沒講完就被掛掉電話,對方還丟下一句「等通知」。我就再等等看。

沒事,謝謝阿水。

阿水   |  2020.12.01 17:09   |   #

陳醫師好,

取得停車場監視錄影的幾個建議:

1.向轄區派出所提出毀損罪的告訴:
就您所述,警方應該是把這事件當成是民事糾紛及非道路交通事故來處理,所以請把您先前向保險公司人員所述懷疑肇事者是蓄意的緣由,改向警方正式提出刑事告訴,由警方調取監視錄影是否有故意毀損的罪證。

2.向停車場監視錄影所在地法院聲請保全證據:
相關法條如下:
https://law.moj.gov.tw/LawClass/LawParaDeatil.aspx?pcode=B0010001&;bp=36
若是單純的民事糾紛,警方沒有權力可以調,可向民事法院聲請保全證據,並將您的保全證據聲請狀影本(含法院收狀戳)寄給停車場所屬公司,請該公司保留錄影內容,以待法院調取保全證據,以維消費者權益。

雖然台灣不算是及格的法治社會,但是用對「通關密語」就比較能行得通;但不保證能很順利的通,這就是不及格的地方。

陳真   |  2020.12.01 02:45   |   #

整人為快樂之本:整你千遍也不厭倦

陳真

2020. 12. 01.


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調閱私人土地上的監視器?

上周五,一家三口去吃麵,停在某個大約僅有20個車格的私人停車場。吃完回來後發現,車子竟然被撞扁了!連車門都打不開。於是打了110 報警。跟警方通話的當下,我發現車窗上有一紙條,寫著「你的車子被車牌xxx的小客車撞到,請和xx派出所連繫。」

我問警察,「你們要派人過來嗎?」警察說「那是私人土地,不屬一般平面道路交通事故,我們不會派人過去。」我說:「所以你們不會過來?」警察說「是的,我們不會過去」。我說:「那麼,這張紙條是誰寫的?」警察說:「哦...err..,是我們寫的啦。」我說:「所以你們已經來過現場?」警察有點慌張地說「對啦」。

我說:「所以?現在是什麼情況?」警察說:「你就等對方的保險公司跟你連繫。」我說「什麼時候會連繫?」警察說:「不知道。」我說「萬一他們一直都不連繫,我要等多久才可以主動跟對方連繫?」警察支支吾吾地說「等兩個月吧?」我說「這樣不會超過追訴期嗎?」警察說:「不會不會,永遠都有效。」(他大概以為我是白痴)

我說,「那我假如等了兩個月都沒有人跟我連繫怎麼辦?」警察說:「那你到時候再來找我們。」我說:「為什麼不能現在就告訴我對方是誰?」警察說「不行,對方不願意透露姓名和電話。」(我心裏很納悶,那麼為什麼警察就可以透露我的姓名和電話給對方?) 

我覺得有點雞同鴨講,於是就表示感謝,掛掉電話。掛掉之前,我問說「下回連繫,我應該找哪位警員?」警察說「你就報你的車牌號碼及事故原因就行。」

接著,我就把扁掉的車子拍照錄影存證,然後打給停車場,說我要調閱監視器。場方說不行,必須由警察來調閱才行。我說「可是警察說他們無權處理。」場方客服人員堅持一定要警方來調閱才行,而且叫我動作要快,否則帶子會洗掉。

為了不過度打擾警察,以免妨礙高雄日益敗壞的治安,直到隔天早上,我才又去電警察局。這回換另一名警員接聽,於是我只好把故事再說一遍。

警察乙說,「你現在還在現場嗎?」我說「沒有,那是昨晚的事了。」警察乙說「昨天我們同事沒有給你單子嗎?」我說「沒有。」警察說:「你要先去現場,找到停車場的人,然後再通知我們過去。」我問說,「我該準備一些什麼?」警察說「帶個隨身碟應該就夠用。」

於是我又只好再度打電話給停車場,把故事又再說一遍。客服中心在台北,而停車場卻是在高雄,所以現場不會有人。場方依舊堅持要警察先打個電話給他們,他們就會馬上備份,會把我要的撞車影像交給警方,然後我再去跟警察拿。

我只好又再度打給警察局,這回是員警丙,於是我又得把故事從頭再說一遍。員警丙說:「不需要我們打電話過去調閱。你就找你的保險公司來找我們就行。」我說「麻煩你們就打個電話過去,不是更快?保險公司周六日說沒有人員上班,無法處理。」

警察丙敷衍兩句,聽起來依然不願打電話給停車場,而且問我「為什麼不直接找撞我車子的人?」我說「你們同事說對方的身份資料不能讓我知道。」警察丙馬上說「為什麼不能讓你知道對方?不知道對方是誰,要怎麼處理?」於是就告訴我對方姓名及電話。

以上只是簡略描述,事實上過去這四天,我就一直在反覆打電話給警察局和停車場及保險公司,請他們調閱監視器。但是,三方就是這樣互相推來推去。他們推來推去所耗掉的時間是四天,而警察打一通電話過去調閱帶子卻只需要一分鐘,偏偏就是大家都不願處理,而是拼命推給對方。

今天周一,保險公司上班了,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找到一位據說是負責我這個案子的保險員。我懇請他趕緊打電話給警察局,幫我調閱監視器,否則帶子隨時會洗掉。我說「這是警察要求的,警方堅持必須是保險公司和他們連繫,他們才能處理。」

沒想到,保險員依舊置若罔聞,只說「我們通常只會跟警方要資料。」我說「但是我還是需要監視器。」但他似乎很不耐煩,匆匆掛掉電話,只說會傳簡訊給我,告訴我怎麼做。

不久後,簡訊傳來,上面寫著保險公司的連絡電話與分機號碼,寫說「若有疑問,請用該分機連絡」,並且留下一個email帳號。

於是我就馬上寫了封email,我寫說:

「我需要監視器,因為我想知道對方是否蓄意,以及究竟他是撞了一次或兩次?為何我的車子會出現兩個撞擊點?而且,我也想知道,在那麼小的停車場空間內,為何撞擊力道會如此巨大?使得整個車門凹陷而無法打開。而且,我停車的位置之前方,在正常狀況下不可能會有來車;若是不小心碰撞,應該是從車尾撞,而不會是從車之右前方高速撞來。為了釐清這些疑點,我需要監視器。停車場說,他們一兩周內就會把帶子洗掉。警方要求必須由保險公司出面,他們才會去調閱監視器。警方也說,保險公司自己就可以去調閱。」

我的車禍懸疑案,就這樣搞了四天,打了十幾通電話給警察局、停車場與保險公司,依然毫無進展,就像一顆皮球一樣,三方互相踢來踢去。

不管是公或私,許多年來我總是經常得和各種單位打交道。我發現,人們不管做什麼事,似乎都缺乏一種敬業精神,能拖則拖,能推則推,而且總是輕易就能信口開河,藉著胡扯瞎掰,看能不能大事化小,小事化無,大家上班就喝茶聊天上網,無事一身輕。到最後,我似乎都得發飆開罵或把事情搞大,然後也許才有可能解決一件原本幾分鐘內就能處理好的事情。

其實在醫院也一樣,我看很多醫護人員就是這樣一種工作態度,對病人或家屬的熱切求救或無助困惑,似乎總是當成耳邊風那樣隨口打發,而不是想方設法用盡全力去幫助病人與家屬。

從北到南,從西到東,從醫學中心到地區醫院,待過這麼多家醫院,醫護人員素質最好的就是台大醫院的雲林分院。至於專業素質與態度上最可怕的醫院,我就不方便說了。

至於我這樁神祕的「停車場車禍」,就看這顆皮球究竟要踢到幾時?然後我才能成功調閱監視器,解開真相。

今天,假設我是個官,哪怕只是個雞毛小官或議員,恐怕事發當晚幾分鐘內就會「破案」,而不是各方一直用各種蠢話唬弄我。

很多人常說我講話太客氣太溫和,很容易就會被當成白痴,當成無須理會的人;特別是當面辦理時,我的衣著與神情態度之卑微魯蛇模樣,更是經常讓我在這島上寸步難行。

比方說,我如果把我和學姐過去這五年來的「某個痛苦遭遇」寫出來,至少可以寫上一千頁 (不是誇張說法),相關資料有幾萬筆,折磨過程之荒唐,極端匪夷所思。書名也許可以叫做《整人為快樂之本:整你千遍也不厭倦》。五年了,直到今天還在整,非常非常非常痛苦,我幾乎可以用一個「恨」字來形容。

(插播:過去八零年代有一首很有名的流行歌就叫做「讀你」,開頭第一句唱著:「讀你千遍也不厭倦」。它曾經是民進黨剛創黨時的政治流行語,以「毒你千遍也不厭倦」來批評當時的國民黨執政下之空污及水源污染和食品安全問題。)

我不知道何時才能從無邊無盡的整人遊戲中解脫,看起來遙遙無期,耗費我除了上班以外幾乎所有的精力和時間。重點是:假設今天我是個官,別說雞毛小官,也別說什麼議員那樣的「高官」,即便我只是雞毛小官或議員的一個助理好了,根本就不可能會遭遇長達五年依舊還在水深火熱之中的極端痛苦折磨;別說五年,說不定五天就一切搞定了。

倘若我們不僅僅是雞毛小官的小助理,而是雞毛小官「本尊」(比方說什麼市政府科長處長或局長好了),那些把我們當成玩具玩整人遊戲的人,絕對會馬上跪下來舔我們的腳趾頭;要是我們是再更大一點的官 (比方說立委),我看,那些把我們當成玩具玩整人遊戲的人,應該會嚇得屁滾尿流;萬一,我們是什麼中央部會首長或是他們的親朋好友,我看,那些把我們當成玩具玩整人遊戲的人,嚇破膽之餘,你若要他們去幹啥,他們肯定馬上就去幹啥。

台灣就是這樣一種社會,有關係者,權勢者,橫行無阻;反之則寸步難行。

每次要出門去辦點事,感覺就像要上戰場面對凶惡敵人那般煎熬。雖然十分痛苦,但我常跟學姊半認真半開玩笑說,我對於自己總是被視為下階層的人,或是被視為根本不值得任何尊重的無權無勢無知無識者,心裏多少還是有著一種「安慰」,因為那也許意味著我並沒有受到知識或所謂「知識份子」身份太多的污染;不管有多少榮辱,我永遠都不可能成為一個「有架子」的人。

當然,就跟大家一樣,就像一顆煮熟的荷包蛋,知識早已毀了我,我永遠都不可能再變回一顆生雞蛋,永遠都不可能成為一個真正樸素、「像校工那樣的人」(維根斯坦語),但我的靈魂始終嚮往那樣的世界。

陳真   |  2020.11.28 23:31   |   #

我是個失敗者

陳真

2020. 11. 28.


謝謝江纤,謝謝還有人記得我想成為一名「忠誠的反對者」這事。

任何一個社會都需要有批評的聲音,但是,大陸那些批評者或所謂「公知」,卻是冒牌貨,大多腦殘,少數則為包藏禍心的漢奸走狗,他們並非真心想要改善社會,造福世人。

台灣則是另一種光景,半個多世紀來,異議之聲始終微乎其微。台灣的知識份子比較像姿勢份子或知勢份子,擺個姿勢講些空話屁話,自欺欺人;更多的是趨炎附勢之徒,隨勢流轉,哪邊有好處就往哪邊靠;就像變色龍一樣,主流掛哪種顏色的旗,他全身上下就馬上變成那個顏色。

至於一般所謂「網友」,分成兩種,一是網軍,一是網民。網軍由綠營以巨額公帑豢養,有組織有紀律,搭配主流媒體,造謠抹黑,泯滅良知,不擇手段,無所不用其極,殺傷力極強,就算是韓國瑜如此傑出優秀且深得民心的政治人物,照樣能打成人人唾棄的惡臭過街老鼠。

網民則是一般民眾,大多隨波逐流,人云亦云;少數持有異議者,往往畏首畏尾,匿名發聲,毫無意義。

至於社運,在這島上更是一片空白;不但空白,而且早已被竄位奪權,成為綠營的政治工具,掛社運羊頭,賣政治狗肉,齷齪可鄙,陰暗下流。

我並無意抬舉自己,純粹只是指出底下事實:

從八零年代起,我幾乎參與創立了台灣各個層面與各種議題的社運組織,包括工運、農運、人權、兒福、環保、公投、反核以及醫界、學界等各種菁英組織(例如我是醫界聯盟的發起人之一),我應該也是台灣最早參與國際人權組織的極少數人之一,包括是PHR最早期成員,並創立台灣AI分會等等等。

從事這些工作,耗費我十多年青春。當時年少單純,以為只要給一個社會打下良好基礎,它就會逐漸向著好的方向走去;並且相信老子那一套,相信「生而不有,為而不恃,長而不宰」,以為只要把「小孩」給生出來就好(指社運組織或各種典章制度之建立),給它知識,給它養份,然後它就會自己慢慢茁壯長大,從而對台灣社會做出貢獻。沒想到短短十幾年之間,全被竄奪改造,成為無恥下流的政治工具。

我能訴說的,就只是這樣一些失敗經驗。

大約三十年前,我曾認識一個人,叫做鍾逸人,是1947年二二八事件的「二七部隊」隊長。這部隊是二二八事件中規模最大、持續最久的一個武裝反抗組織,由鍾逸人與謝雪紅等人領導。我跟鍾逸人的想法早已南轅北轍,但我始終尊敬鍾老先生是條漢子。在一次私下談話中,他說了一句話我印象很深,頗為感動,他說:「我是個失敗者」。如果我沒記錯,這些話後來似乎也出現在他送我的一本他寫的書裏頭。書名叫做《辛酸六十年》。

我也常有類似的想法,無論公或私,不管做些什麼,我全失敗了,我的人生就是由一連串的失敗與悲劇構成。我能提供給世人的是無數的失敗經驗。惟一還沒失敗的是:我始終不曾放棄;我對我想做、該做的事,依然不眠不休地努力。周星馳說得對,「只要不投降,就是成功」。

那麼,世人該怎麼看待一個失敗者呢?也許可以這樣想:就連這樣一個無能的、不幸的、毫無希望可言的徹頭徹尾失敗者都不曾放棄,那麼,更為優秀的人們憑什麼失去希望、放棄努力?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32  |  33  |  34  |  35  |  36  |  37  |  38  |  39  |  40  |  41  |  42  |  43  |  44  |  45  |  46  |  47  |  48  |  49  |  50  |  51  |  52  |  53  |  54  |  55  |  56  |  57  |  58  |  59  |  60  |  61  |  62  |  63  |  64  |  65  |  66  |  67  |  68  |  69  |  70  |  71  |  72  |  73  |  74  |  75  |  76  |  77  |  78  |  79  |  80  |  81  |  82  |  83  |  84  |  85  |  86  |  87  |  88  |  89  |  90  |  91  |  92  |  93  |  94  |  95  |  96  |  97  |  98  |  99  |  100  |  101  |  102  |  103  |  104  |  105  |  106  |  107  |  108  |  109  |  110  |  111  |  112  |  113  |  114  |  115  |  116  |  117  |  118  |  119  |  120  |  121  |  122  |  123  |  124  |  125  |  126  |  127  |  128  |  129  |  130  |  131  |  132  |  133  |  134  |  135  |  136  |  137  |  138  |  139  |  140  |  141  |  142  |  143  |  144  |  145  |  146  |  147  |  148  |  149  |  150  |  151  |  152  |  153  |  154  |  155  |  156  |  157  |  158  |  159  |  160  |  161  |  162  |  163  |  164  |  165  |  166  |  167  |  168  |  169  |  170  |  171  |  172  |  173  |  174  |  175  |  176  |  177  |  178  |  179  |  180  |  181  |  182  |  183  |  184  |  185  |  186  |  187  |  188  |  189  |  190  |  191  |  192  |  193  |  194  |  195  |  196  |  197  |  198  |  199  |  200  |  201  |  202  |  203  |  204  |  205  |  206  |  207  |  208  |  209  |  210  |  211  |  212  |  213  |  214  |  215  |  216  |  217  |  218  |  219  |  220  |  221  |  222  |  223  |  224  |  225  |  226  |  227  |  228  |  229  |  230  |  231  |  232  |  233  |  234  |  235  |  236  |  237  |  238  |  239  |  240  |  241  |  242  |  243  |  244  |  245  |  246  |  247  |  248  |  249  |  250  |  251  |  252  |  253  |  254  |  255  |  256  |  257  |  258  |  259  |  260  |  261  |  262  |  263  |  264  |  265  |  266  |  267  |  268  |  269  |  270  |  271  |  272  |  273  |  274  |  275  |  276  |  277  |  278  |  279  |  280  |  281  |  282  |  283  |  284  |  285  |  286  |  287  |  288  |  289  |  290  |  291  |  292  |  293  |  294  |  295  |  296  |  297  |  298  |  299  |  300  |  301  |  302  |  303  |  304  |  305  |  306  |  307  |  308  |  309  |  310  |  311  |  312  |  313  |  314  |  315  |  316  |  317  |  318  |  319  |  320  |  321  |  322  |  323  |  324  |  325  |  326  |  327  |  328  |  329  |  330  |  331  |  332  |  333  |  334  |  335  |  336  |  337  |  338  |  339  |  340  |  341  |  342  |  343  |  344  |  345  |  346  |  347  |  348  |  349  |  350  |  351  |  352  |  353  |  354  |  355  |  356  |  357  |  358  |  359  |  360  |  361  |  362  |  363  |  364  |  365  |  366  |  367  |  368  |  369  |  370  |  371  |  372  |  373  |  374  |  375  |  376  |  377  |  378  |  379  |  380  |  381  |  382  |  383  |  384  |  385  |  386  |  387  |  388  |  389  |  390  |  391  |  392  |  393  |  394  |  395  |  396  |  397  |  398  |  399  |  400  |  401  |  402  |  403  |  404  |  405  |  406  |  407  |  408  |  409  |  410  |  411  |  412  |  413  |  414  |  415  |  416  |  417  |  418  |  419  |  420  |  421  |  422  |  423  |  424  |  425  |  426  |  427  |  428  |  429  |  430  |  431  |  432  |  433  |  434  |  435  |  436  |  437  |  438  |  439  |  440  |  441  |  442  |  443  |  444  |  445  |  446  |  447  |  448  |  449  |  450  |  451  |  452  |  453  |  454  |  455  |  456  |  457  |  458  |  459  |  460  |  461  |  462  |  463  |  464  |  465  |  466  |  467  |  468  |  469  |  470  |  471  |  472  |  473  |  474  |  475  |  476  |  477  |  478  |  479  |  480  |  481  |  482  |  483  |  484  |  485  |  486  |  487  |  488  |  489  |  490  |  491  |  492  |  493  |  494  |  495  |  496  |  497  |  498  |  499  |  500  |  501  |  502  |  503  |  504  |  505  |  506  |  507  |  508  |  509  |  510  |  511  |  512  |  513  |  514  |  515  |  516  |  517  |  518  |  519  |  520  |  521  |  522  |  523  |  524  |  525  |  526  |  527  |  528  |  529  |  530  |  531  |  532  |  533  |  534  |  535  |  536  |  537  |  538  |  539  |  540  |  541  |  542  |  543  |  544  |  545  |  546  |  547  |  548  |  549  |  550  |  551  |  552  |  553  |  554  |  555  |  556  |  557  |  558  |  559  |  560  |  561  |  562  |  563  |  564  |  565  |  566  |  567  |  568  |  569  |  570  |  571  |  572  |  573  |  574  |  575  |  576  |  577  |  578  |  579  |  580  |  581  |  582  |  583  |  584  |  585  |  586  |  587  |  588  |  589  |  590  |  591  |  592  |  593  |  594  |  595  |  596  |  597  |  598  |  599  |  600  |  601  |  602  |  603  |  604  |  605  |  606  |  607  |  608  |  609  |  610  |  611  |  612  |  613  |  614  |  615  |  616  |  617  |  618  |  619  |  620  |  621  |  622  |  623  |  624  |  625  |  626  |  627  |  628  |  629  |  630  |  631  |  632  |  633  |  634  |  635  |  636  |  637  |  638  |  639  |  640  |  641  |  642  |  643  |  644  |  645  |  646  |  647  |  648  |  649  |  650  |  651  |  652  |  653  |  654  |  655  |  656  |  657  |  658  |  659  |  660  |  661  |  662  |  663  |  664  |  665  |  666  |  667  |  668  |  669  |  670  |  671  |  672  |  673  |  674  |  675  |  676  |  677  |  678  |  679  |  680  |  681  |  682  |  683  |  684  |  685  |  686  |  687  |  688  |  689  |  690  |  691  |  692  |  693  |  694  |  695  |  696  |  697  |  698  |  699  |  700  |  701  |  702  |  703  |  704  |  705  |  706  |  707  |  708  |  709  |  710  |  711  |  712  |  713  |  714  |  715  |  716  |  717  |  718  |  719  |  720  |  721  |  722  |  723  |  724  |  725  |  726  |  727  |  728  |  729  |  730  |  731  |  732  |  733  |  734  |  735  |  736  |  737  |  738  |  739  |  740  |  741  |  742  |  743  |  744  |  745  |  746  |  747  |  748  |  749  |  750  |  751  |  752  |  753  |  754  |  755  |  756  |  757  |  758  |  759  |  760  |  761  |  762  |  763  |  764  |  765  |  766  |  767  |  768  |  769  |  770  |  771  |  772  |  773  |  774  |  775  |  776  |  777  |  778  |  779  |  780  |  781  |  782  |  783  |  784  |  785  |  786  |  787  |  788  |  789  |  790  |  791  |  792  |  793  |  794  795 

Post a comment
















Music


AND OR


add Refusnik Watch to your site
以色列
拒服兵役人數

以巴問題
動畫簡介

失去的土地-年表
(點小圖看大圖)

若雪家書
(pdf 檔, 857KB)
伊拉克淪陷記實
(pdf檔, 644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