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本站 網站連結 聯絡我們 巴勒斯坦地圖 你能做什麼 訪客留言版
運動紀實

人肉盾牌面對坦克不退縮


  • Author / Translator:張翠容(巴勒斯坦採訪報導)
  • Date: 2003.11.19

原載:新新聞

加沙(Gaza):位於地中海的巴勒斯坦自治地區,與另一巴人自治區西岸對鎮,遙遙相望,中間卻由以色列領土分隔,以色列索性沿著加沙地帶興建了高高的磚牆,使得加沙成為變相的大監獄,加沙與西岸城鎮雖然同屬巴人自治的地方,可是兩地的人民卻難以互相來往。

當西岸城鎮在今年4月開始完全給以色列軍隊占領後,加沙則變成巴人的最後堡壘,視加沙為基地的激進組織加強保衛。一到晚上,各大小規模的自衛隊成員,蒙著面,持槍駐守難民營,特別是位於加沙一個最大的難民營Jabaliya Camp,氣氛讓人不寒而慄。

今年四、五月間以巴雙方激戰最厲害的時候,Jabaliya Camp 也受到了廣泛的襲擊,以軍指該營地藏有不少恐怖分子,同時也認為與埃及邊境接壤的加沙南部華化(Rafah)是恐怖基地,用導彈把整個民居夷平了,傷亡慘重,影響到附近居民的生活,他們面對水電失常、運輸困難、糧食短缺。

當地市政府無法派人修理倒塌了的房屋和破壞了的水渠和電纜。一位市政府工作人員告訴記者:「我們一到災區準備進行修理,駐守邊境的以軍即向我們開槍。」

無辜的老百姓缺水缺糧,情況危急,而主要在歐洲發起的和平組織,惟有組成人肉盾牌,為當地居民阻擋坦克大炮,好讓他們修理災區,盡快恢復基本的生活條件。

他們來自法瑞西 最老的已經60多歲了

記者從耶路撒冷追訪一批正準備出發到加沙華化災區的和平分子,他們浩浩蕩蕩一行20多人,有來自法國、瑞士和西班牙的,其中從西班牙東部遠道而來的三母女,媽媽已經60多歲了,她笑言她是最老的盾牌,但卻是最堅硬的。

就這樣,我們一起坐車到加沙去。

在華化,在一片滿目瘡夷的廢墟中,我們小心走過一堆又一堆的瓦礫,在瓦礫中記者看到有孩子的皮球和拖鞋,也有桌椅和廚房用品。

當和平分子要在災區邊沿上組成「人肉盾牌」之際,他們的領隊提醒記者說:「駐守對面的以軍有可能隨時開槍,不用怕,有外國人在,他們祇會向天鳴槍,不敢真的打過來,但你也要小心照顧自己!」

其後,他們穿上由和平組織軍製造的T恤,在綠色的圓圈標徽上寫著組織名稱:「Civil Mission for the Protection of the Palestinian People」,排成一字型,並高舉自己的護照,好讓居民在他們後面安心修渠整路。

華化災區對面可清晰見到與埃及接壤的邊境上,有以色列的控制塔,塔上飄揚著藍白的以色列國旗。一名巴勒斯坦居民指著控制塔說:「這裡是我們的土地,但以軍卻要控制加沙所有對外的邊境。早前他們炸毀了我們的國際機場,又封鎖了海路,漁民祇能在特定的海域範圍內進行捕魚作業,生計大受影響!」

未幾,控制塔內發出連串槍聲,濃煙冒出,以軍真的開槍了。記者正好在人牆後面拍照,聽到槍聲便本能地退後幾步,想到領隊剛才提醒記者的說話,便首次勇敢舉起攝影機拍下罕有的鏡頭。

不久,控制塔那邊竟然開出了一部破舊的坦克,「隆隆」的向「人肉盾牌」駛過來。

坦克捲起滾滾黃沙,黃沙中的空氣在猛烈陽光下正在不斷蒸發,使得眼前的景象猶如海市蜃樓。

可是,眼前的一切絕不是幻覺,坦克開始發炮了,到處橫飛的子彈是如此的真實,嚇得記者本能地轉頭慌忙逃跑。

不畏以軍子彈橫飛 人肉盾牌高舉護照不退縮

記者一直在跑,跑呀跑,中途慢慢發覺原來祇有記者孤獨地在跑,當時眼睛變得模糊了,汗水與淚水混雜在一起,不期然責罵自己,太窩囊了。

「人肉盾牌」一直沒有退縮,他們堅定站著,手仍高舉著護照。而那一位60多歲的西班牙老太太,她說得一點都沒有錯,她是個堅硬的盾牌,面對子彈橫飛的坦克毫無懼色。

他們為什麼不畏懼?為什麼要自費並冒生命危險來到這裡?

在鏡頭中,記者所看到的,除了人肉盾牌外,還有一具具的人肉火把在燃燒著真摰的人道精神。

坦克終於退下了,槍聲也停止了,居民完成修理水渠的工作,大家不禁大聲鼓掌,慶祝一次非暴力行動的成功。

加沙市政府水務處官員前來向「人肉盾牌」逐一握手,表示致敬,說:「你們在這裡3小時,可讓我們修補了過去4個月也無法修補的水渠,從今天起,市民可以有食水飲用了!」

可是,這裡修補好,那裡又受到了破壞。

當天(7月23日)晚上的深夜,以色列派來了F–16轟炸機在加沙市一民居投下了1噸重的導彈,炸毀了5幢房屋,18人死亡,150人受傷,死者大多為小孩和婦女,當然也有以色列要暗殺的目標哈馬斯軍師謝哈德和他的妻兒。

當以色列指責巴人的自殺式炸彈之時,自己卻採取更具殺傷力的高科技武器,加害更多平民百姓,然後,以色列方面聲言加沙的轟炸是一次成功的行動,但其後卻引發更多的自殺式炸彈攻擊,以巴雙方墜入了惡性大報復的循環裡。

「不過,以巴衝突的問題根源在於占領(Occupation),巴勒斯坦人是世界上唯一給占領的民族,面對的是一場不平等的衝突。以色列人在人肉炸彈的恐懼下還可以如常生活,但在占領下的巴勒斯坦人生活卻弄得一塌糊塗,以軍向他們實施戒嚴,他們不能上班、上學,也不能出外買東西,有病不能去醫院,農民不能把農作物及時運到市場去,以色列政府的集體性懲罰政策,實在嚴重違反人權!」

和平分子一批接一批 護衛巴國難民沒有間斷

一名來自法國的和平分子尚‧保羅向記者解釋,他們為什麼站在巴勒斯坦老百姓那邊去,幫助無辜的弱者是他們主要的出發點。

他又補充說:「國際社會不可以再沉默了,我們要在這血腥的地方撒播和平的種子,以非暴力的手段來對抗暴力的行為,要讓世界看到人民的力量!」

尚‧保羅說得手舞足蹈,並指出今年4月,他們跑到了伯利恆的主誕堂,去保護被圍困的巴人,以及成功闖入巴人自治政府總部去保護巴人領袖阿拉法時,在電視的轉播下,世人目擊了一次人民力量的勝利。

因此,當以色列向加沙投下了導彈的那個晚上,湊巧在附近的和平分子又蠢蠢欲動,要跑到現場當「人肉盾牌」,阻止以軍再次襲擊,傷及老百姓。記者緊緊跟著他們,目擊了一場驚心動魄的人為災難和一次動人心弦的救災行動。

原來,從去年11月以巴衝突升級以來,每星期都有一批又一批的和平分子前來組成「人肉盾牌」,沒有間斷,在今年4月的高峰期,在耶路撒冷聚集了300多名和平分子,投入「人肉盾牌」的行動去,但過去半年也有共數百名的和平分子滯留以色列的國際機場,最後被遣返回國。

「人肉盾牌」的行動不斷在壯大,並且有日本人和韓國人加入。或者,這仍不足點亮這個黑暗無邊的中東地區,但卻為我們留下偌大的思考空間,撩動世人的良心。



Music


AND OR


add Refusnik Watch to your site
以色列
拒服兵役人數

以巴問題
動畫簡介

失去的土地-年表
(點小圖看大圖)

若雪家書
(pdf 檔, 857KB)
伊拉克淪陷記實
(pdf檔, 644KB)

 Hi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