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本站 網站連結 聯絡我們 巴勒斯坦地圖 你能做什麼 訪客留言版
新聞簡報

致以色列種族屠殺中第一千名迦薩受難者家屬 (By Ilan Pappe)


  • Author / Translator:作者:伊藍.培皮(Ilan Pappe);鄭涵文 譯;李鑑慧 陳真 校訂
  • Date: 2014.08.24

原文出處:The Electronic Intifada,27July2014

我還不知道那個你所摯愛的人是誰,可能是個幾月大的嬰孩,可能是個年輕男孩,或是位祖父,抑或是你的小孩或雙親。我是從以色列主要電台「B廣播網」(Reshet Bet)的政治評論員奇柯.梅納許(Chico Menashe)口中聽到妳所愛的人的死訊。

他解釋道,殺害你的摯愛,將迦薩夷為平地,以及將十五萬人逐出家園,這些都是以色列精心盤算的策略之一,希望透過這場屠戮,摧毀迦薩巴勒斯坦人反抗以色列的力道。

我聽到這廣播時,同時也讀到令人難以恭維的歷史學家班尼.莫理斯(Benny Morris)7月25日發表在據說可敬的國土報(Harretz)上的言論。他竟以“refisut”— “心靈與精神的脆弱” 來形容目前的種族滅絕政策。他引述以色列前國防部長埃胡德.巴拉克(Edud Barak)所曾使用的比喻,說以色列若要保衛它在「叢林裡的別墅」(villa in the jungle),就必須在未來發動更大規模的破壞。

非人道的曠野

是的,我恐怕只能說,除了少數微乎其微的聲音,在這非人道的曠野中,正是以色列媒體和學界支撐起這場大屠殺。我書寫並非要告訴你我的愧疚。事實上,我早已跟這個國家的意識形態斷然切割,並盡我所能地去挑戰它、摧毀它。但這或許還不夠。我們都會因為一時的怯懦、自私或是出於保護自己家人與摯愛的天生衝動而疏於行動。

然而就在此刻,我感到一股衝動促使我向你起誓。這樣的誓言是納粹統治時期當暴徒對我父親的家人犯下種族滅絕罪行時,沒有任何一個他所認識的德國人所願意發下的誓言。在你悲傷之際,這或許稱不上什麼誓言,但卻是我所唯一能夠做的,而且我也別無其它選擇;我總不應該什麼都不做。

現在是2014年,關於迦薩的摧殘已被詳實記錄。現在已經不是1948那個年代。在那時候,巴勒斯坦人必須歷經艱辛才能傳達出他們所經歷的各種恐怖;許多猶太復國主義者當時所犯下的罪行,至今仍被掩蓋,不見天日。所以,我的第一個誓言,同時也是個簡單的誓言,那就是我要記錄、告知世人並堅持說出真相。

我昔日的大學—海法大學(University of Haifa),曾招募學生利用網路對世界各地宣傳以色列的諸多謊言,但現在是2014年了,這類宣傳已站不住腳。

誓言抵制

當然,光是這樣還不夠,我誓言甚且要繼續杯葛犯下如此罪行的國家。惟有當「歐洲足球協會聯盟」(Union of European Football Associations)將以色列剔除,當學術界拒絕與以色列有任何體制性的聯繫,當航空公司猶豫於是否該飛經該處,當企業界肯為其道德立場接受短暫損失;就長遠來看,他們將獲得道德上與經濟上更大的回報——惟有在那時候,你們的損失才不致於白費。

抵制、撤資及制裁行動」(boycott,divestment and sanctions;簡稱BDS)已獲得許多成果,並仍持續不懈地推展著。反猶的指控及政客們的冷嘲熱諷只是這場運動的一些阻撓。基於一種可敬的動機,英國一群建築師要求同業對於以色列的非法殖民採取一種道德立場而非為虎作倀,但此一光榮舉措卻功敗垂成。

類似的倡議也在他處被歐美缺乏道德勇氣的政客們所破壞。但我誓言將為克服這樣的一些阻撓盡我一份力量。你對摯愛者的記憶,以及巴勒斯坦人自1948年以來所承受之苦難的記憶,都將成為驅使我繼續努力的原動力。

屠宰場

我所做的這一切,無非出於這樣一種縈繞胸懷的念頭:我真心期望在你人生最悲慘的一刻,當巴勒斯坦人站在徐家亞(Shujaiya)、迪阿巴拉(Deir al-Bahal)或是迦薩城(Gaza City)凝視著以色列戰機、坦克與炮火肆意凌虐的屠宰場時,不要失去對人性的希望。

這份人性你我都有,以色列人民自然也不例外。大部份民眾不敢公開發聲,卻塞爆我的電子信箱與臉書,私下表達他們對於「漸進式種族滅絕」(incremental genocide)計劃的憤怒;同時也有極少數人敢於公開反對。

這當然還包括那些尚未出生、日後或許有望逃離猶太復興主義宣傳機器從搖籃到墳墓全面灌輸的人應有的人性。此一猶太宣傳之惡劣,絲毫不把巴勒斯坦人當人看;即便把一個16歲巴勒斯坦少年活活燒死,也不許動搖或摧毀民眾對於政府、軍隊或宗教的信念與支持。

擊潰

為了他們,同時也為了你我,我希望我們也可以共同夢想著有一天,猶太復國主義得以消失於約旦河到地中海之間,不再成為支配我們生命的意識形態,我們也得以過著我們渴望且應得的正常生活。

因此,我必須鄭重指出,絕不要被儘管是朋友或巴勒斯坦的領導者們對於「兩國方案」之愚昧冀望給分散注意力。倘若任何人對於巴勒斯坦政權之更替有所憧憬,那他唯一的理由應該是為了那些居住於他們所熱愛的巴勒斯坦土地內外的所有錫安主義受害者之人權、公民權及徹底重建而奮鬥。

無論何人,但願你的摯愛得以安息;同時也希望你能明白,他們的死絕非枉然—但這並不意味著報復與仇恨。我們不需要更多的流血。我依然相信人性與道德的力量得以終結這邪惡體系。

正義的實踐自然也包括必須將殺害你的摯愛與其他人的兇手給繩之以法,並將以色列的戰爭罪犯交付國際法庭。

這是一條漫長的道路。即使有時我也會有一股衝動,想用些強硬方式來終結這一切慘無人道的作為,但我告誡自己仍應致力於正義,一種完全的正義,帶來人性生機的正義。

這就是我所能發下的誓言:盡一切努力來預防下一回對於巴勒斯坦的種族清洗,以及對於迦薩巴勒斯坦人的種族滅絕。

The author of numerous books, Ilan Pappe is professor of history and director of the European Centre for Palestine Studies at the University of Exeter.

作者簡介:英國埃克塞特大學(University of Exeter)歷史學教授及「巴勒斯坦歐洲研究中心」(European Centre for Palestine Studies)主任。

延伸閱讀:

巴勒斯坦和平進程:我們尚未記取的歷史教訓 (By Ilan Pappe)

支持巴勒斯坦難民返鄉權,便是向種族主義說「不」 (By Ilan Pappe)

簡介以色列史家—伊藍.培皮(Ilan Pappe)



Music


AND OR


add Refusnik Watch to your site
以色列
拒服兵役人數

以巴問題
動畫簡介

失去的土地-年表
(點小圖看大圖)

若雪家書
(pdf 檔, 857KB)
伊拉克淪陷記實
(pdf檔, 644KB)

 Hi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