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本站 網站連結 聯絡我們 巴勒斯坦地圖 你能做什麼 訪客留言版
政治文化

逼向自殺:迦薩的羞辱政治


  • Author / Translator:Ramzy Baroud 著;陳良哲 譯;李鑑慧 校訂
  • Date: 2017.08.01

文章出處:Middle East Monitor,2016.06.25

【紀念若雪巴勒斯坦資訊網:以色列陸海空圍困迦薩至今已有十年之久,這讓迦薩實質成為當代最大規模的露天監獄與貧民窟,有全世界最高的失業率,80%的人口依賴人道援助。在土壤持續鹽化、地下水持續污染、能源與各項物資極度缺乏下,他們依舊堅毅地活著,但也正邁入死亡,整個迦薩像是等著人們逐漸死去的監禁所。如此窘迫至極的生存條件,這十年來不但未能改善,反倒在各方政治盤算與角力下,處境更為艱困。】


(一對迦薩母女在拉法邊境通道等待通關。Photo: Johnny Barber, Palestine Chronicle)



穆罕默德.阿貝德(Mohammed Abed)是位28歲的計程車司機,他來自於迦薩走廊汗尤尼斯(Khan Younis)附近的卡拉拉村(Qarara)。他沒有牙齒。

醫療照顧和口腔治療的匱乏,成就了他自年輕時期以來就擁有的一口爛牙。而他窘迫的經濟狀況,也讓他沒法換假牙。後來,他的社區終於介入,為他募到數百美元,讓他重拾「吃」的能力。

穆罕默德並沒有失業。他每天工作十小時,甚至更久。他開著並不屬於他的老舊計程車,穿梭在汗尤尼斯和迦薩市之間,一天賺約20-25舍克勒,折合6美元。

以此微薄收入撫養四個孩子,穆罕默德勢必無法奢想其他無關緊要的支出,像是補齒或是裝假牙。

即便如此,他還算是幸運的。

迦薩有全世界最高的失業率,目前估計為44%。像穆罕默德那樣「有工作」的人,仍得掙扎存活。實際上,迦薩有80%的人口必須仰賴人道援助。

2015年,聯合國即提出警告,至2020年,迦薩將成為無法居住的地區。此時,迦薩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已證實了這個事實:穩定供電之欠缺,受污染的水源,以色列軍隊對於迦薩可耕地的掠奪以及對漁民活動的限制等等。

以色列軍隊封鎖迦薩已逾十年,情況越來越糟。

去年五月,紅十字會提出警告,由於缺乏穩定的電力供給,公衛部門將面臨另一個「即將到來的危機」。

這能源危機也已經由電力供給擴展到煮飯用的天然氣瓦斯。

去年二月,以色列已減半供應迦薩的天然氣瓦斯。

「分裝場不收空桶了,因為他們的儲存槽都是空的」,迦薩石油與瓦斯業主協會會長馬哈茂德•沙瓦(Mahmoud Shawa)這麼說。他說這情形「非常危急」。

三個月前,在拉馬拉,阿巴斯控制的巴勒斯坦當局決定削減迦薩數萬名公務員的薪資。

巴勒斯坦當局所挹注的經費,是維繫迦薩經濟勉強存續的關鍵。隨著公務員薪資被折半,或刪減更多,早已勉強運作的迦薩經濟,更邁向了死亡。

H是個大學教授,他的太太S則是位醫生,他們是一對中產階級的夫妻,有五個小孩,住在迦薩。即便是在剛開始被封鎖的那些年,他們的生活也還算自在。但如今,他們告訴我,他們也只得謹慎地量入為出,才能避免陷入多數迦薩人的艱困處境。

S的薪水來自位於西岸拉馬拉的阿巴斯當局。她現在只能領到350美元,比起以前要少得多。H的薪水不是從西岸當局來的,但他的薪水也折半了,因為學生現在太窮,付不起學費。

住在紐瑟拉特(Nuseirat)難民營的穆恩的處境則更艱困。他是一個退休老師,靠著每個月不到兩百美元的退休金勉強讓餐桌還擺得出食物。僅管受過教育,由於有著四個失業的已成年孩子,和一位初自中風康復勉強能走的妻子,穆恩主要必須仰賴救濟過活。

在以色列封鎖下,由於無法前往西岸,也嚴格受限難以穿越拉法-埃及邊界,迦薩正歷經最黑暗的時刻。此外,自六月11日起,以色列應阿巴斯的巴勒斯坦當局之要求,進一步對這貧困地區減供電力。

結果是毀滅性的。現在迦薩每戶人家每天只有2-3小時的電可用,且這電並不於固定時段提供。

S告訴我,他的家人總是處在警備狀態,「只要電力一來,不論是白天黑夜的哪個時候,我們全得要加速動作」,她說,「所有電池得儘速地把電充飽,洗衣服也是,就算是半夜三點也一樣。」

但是迦薩人向來知道如何求生。長久以來,他們處於惡劣條件,卻仍撐了下來。不過癌症病人卻無法單靠這種堅毅性格存活。

住在迦薩市的拉尼婭(Rania),是三個孩子的媽。她和肺癌奮戰了一年。迦薩這些勉強維持的醫院無法作化療,為了每回的救命治療,她都必須從迦薩長途跋涉到耶路撒冷。

類似狀況持續著,直到以色列停止發放新通行證給迦薩的絕症病患。已經有人死於等待,而其他像拉尼婭的人,也只能在癌症擴散之前,期盼奇蹟出現。

但是,罪魁禍首並不只有以色列和埃及。拉馬拉的巴勒斯坦當局也利用這場圍困作為籌碼,向統治封鎖下之迦薩已有十年的勁敵哈馬斯施以壓力。

另一方面,根據報導,哈馬斯似乎尋求和舊日政敵建立合作關係,藉由讓穆罕默德.達赫蘭(Mohammed Dahlan)擔任內閣領導,負責迦薩的對外事務,作為和埃及的交換條件,以緩解迦薩被圍困的現況。

達赫蘭也是阿巴斯的政敵,兩人多年來相互爭奪法塔的領導權。

阿巴斯之要求以色列減少對迦薩供電,連同先前的減薪動作,都是施壓哈馬斯之手法,促其放棄與達赫蘭的結盟計畫。

在迦薩的巴勒斯坦人正活受著苦難,但事實上,他們也是正走向著死亡。

而巴勒斯坦頭人們透過緊縮或操作這場圍困,相互傾軋以求取政治利益之狀況,則令人悲哀。

以色列這麼做是為了保持巴勒斯坦的分裂,確保它可以持續在西岸與耶路撒冷進行非法屯墾,不受阻礙。巴勒斯坦方則僅因微小之個人利益而被蒙蔽了心智,在被佔領之地爭奪毫無意義的「掌控權」。

在這場政治角力中,那些像是穆罕默德、H、S、罹患癌症的拉尼婭,以及其他兩百萬迦薩人們,似乎不具任何意義。

國際特赦組織中東和北非分會副理事長瑪德蓮娜.穆格拉比(Magdalena Mughrabi)在六月14日提出警告說,「最近的減供電力極有可能會轉變非常可怕的狀況:一場全面性的人道災難」。

她說,「十年來,這場圍困非法剝奪了迦薩地區巴勒斯坦人最為基本的生存權利與日常所需。在非法封鎖和三方武裝衝突的沈重負擔下,經濟狀況急落直下,人道處境嚴重惡化。」

奧瑪.夏奇爾(Omar Shakir),人權觀察組織(Human Rights Watch)的地區負責人,不同意「以色列是應巴勒斯坦當局要求而實施減供電力」的說法。

他說,「以色列控制著迦薩的邊界、領空和海域。他所擁有的相應於此之重大義務,使其無法僅是應巴勒斯坦當局要求而行事」。

迦薩人如今乃是備受孤立,既無法自由行動,亦無法擁有可接受的最低生活水平。這一方面導因於以色列之嚴拒國際呼籲,不願解除對迦薩之封鎖,另一方面也與巴勒斯坦可悲的政治遊戲不無關聯。

來自拉法的法蒂瑪(Fatima),一名52歲的媽媽,她對我說,幾天前她曾試圖自殺,但刀子被她的小孩搶了下來。

我告訴她,她的人生還有很多值得為之活著的事,她輕笑一聲而不說話。

迦薩的自殺率空前地高;這警訊背後最主要因素,無非就是絕望。



作者簡介:朗茲.巴魯德(Dr. Ramzy Baroud),撰述中東議題20餘年,國際專欄作家,媒體顧問,「巴勒斯坦記事」(PalestineChronicle.com)網站創辦人。著有《尋找杰寧》“Searching Jenin”、《第二次巴勒斯坦起義》“The Second Palestinian Intifada”、《我的父親是自由鬥士:不為人知的迦薩故事》“My Father Was a Freedom Fighter: Gaza’s Untold Story”。他的網站是:www.ramzybaroud.net。



Music


AND OR


add Refusnik Watch to your site
以色列
拒服兵役人數

以巴問題
動畫簡介

失去的土地-年表
(點小圖看大圖)

若雪家書
(pdf 檔, 857KB)
伊拉克淪陷記實
(pdf檔, 644KB)

 Hi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