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本站 網站連結 聯絡我們 巴勒斯坦地圖 你能做什麼 訪客留言版
台灣與世界

毒豬啟示錄 (十七):萊黨診斷學講義


  • Author / Translator:陳真
  • Date: 2020.12.22

毒豬啟示錄(十七):萊黨診斷學講義

陳真

2020. 12. 19.


【前言】

這篇文字,大約一萬九千四百個字,居然花了我四、五個夜晚。每天得招呼所有人入睡,彷彿連整個世界都已沉沉睡去之後,才有我自己的一丁點時間。精疲力竭不在話下,在極其有限的零碎時間裏,能擠出一秒算一秒,而我眼前所能做的也就只是這些了。

你能體會利用各種零碎時間寫東西的無奈與痛苦嗎?每寫幾個字,很可能就得馬上中斷。很羨慕那些可以有一長段時間揮霍的人;希望餘生能有兩、三年清靜時光,讓我專心想清楚一些事,寫一些自己真正想寫的東西。題外話。

不過,這二十多年來,我有一種體會,似乎不管寫什麼或做什麼,其實都沒什麼意義,反倒是文字背後那些沒法寫出來的東西,也許才具有一點價值。

應該是托爾斯泰說的吧,他說,「如果有個女人心甘情願為你做頓飯,你此生已能死而無憾。」我能理解這些話的意思。不管男人女人,並不是她或他做出來的飯有多好吃,令人死而無憾的是他或她心裏懷抱的真情。

每當有人提起我的文字,我就很尷尬,希望對方趕緊住口別再講了,畢竟這類粗糙文字有何值得一提?每當我意識到有人會讀到我寫的這類以第一人稱出現的通俗文字時,我就很不安,有一種很深的愧疚與罪惡感,因為我怕傷了親友們的心。

我手寫我心,我自然相信自己寫的,但它終究只是一種「一人聖經」,自己寫,自己看,存乎方寸之間;我並無絲毫影響親友之企圖。如果有人看了,感到愉快,視我為知音,我自然也很愉快。反之,如果有人看了,發現你我之間存在著巨大差異呢?那該怎麼辦?

陳時中說,「見解不同,大家就法院見」,但我希望,倘若你我見解不同,「世界」不同,那就請你原諒我吧;但願來世我們可以「認出同樣的風暴」,同樣「激動如大海」(北島詩句),擁有比較一致的心靈,活在同樣的「世界」,而不是各自生活在各種「戰場」的兩端。

惡行切割出「敵我」,但真假對錯並不是區分敵我的判準。我對腦殘們向來感到很無奈,但我並不敵視他們,因為我自己也曾經腦殘過,或許仍然持續腦殘中而不自知也說不定。因此,我其實並不希望親友們看我的「文章」,因為那很可能會在我們之間產生對立、誤解與傷害,非我所願。

每一種藥物都有所謂「仿單」,也就是說明書,載明藥物結構與藥理機轉、用法用量、作用與副作用等等等。藥物如此,文字其實也一樣,理解它,使用它,理應先懂得文字的主人希望它被如何看待。

我常害怕受訪,因為我知道人們會把你硬往某種現成而廉價的「框框」裏頭塞,或是把某種約定俗成的偏見套在你頭上,往你身上貼個「角色」標籤,彷彿不這樣幹就無法描述你這個人或理解你的思維似的。事實上,說到底,你我不過就只是一個「人」,這才是一切情感、議論與思維的起點。

【蘇偉碩的十年如一】

言歸正傳。蘇偉碩醫師十年前開始反萊克多巴胺,被民進黨奉為座上賓,以專家身份出席各種相關會議,並給綠委們集體講課,獲得高度讚賞。民進黨當年更發起「反毒牛」大遊行,發動「人民革命」,「捍衛糧食主權」,揚言「流血衝突在所不惜」、「誓死擋下毒牛」,要求萊克多巴胺「零檢出」;並指控馬政府是「無能總統」、「黑心內閣」、「毒留子孫」、「草菅人命」等等等。

如今,同樣一個蘇偉碩,同樣的專家言論,過去民進黨藉以發動食安聖戰,待取得政權後,卻居然成為造謠的「罪證」,說他「製造社會恐慌」,進而黑牢伺候。這樣一個黨,如果不是人渣黨,正常人哪來這等無恥品性?

【綠的昨是今非】  

民進黨全體立委,當年佔領立法院五天四夜,強烈抗爭,「反黑箱」,「捍衛民主」,控訴馬政府之有條件解禁「美國毒牛」乃是「踐踏民意、操弄專家、強暴國會」;痛罵「三恥」:「無知理盲之恥」,「圖利私人與財團之恥」及 「喪權辱國之恥」;指控馬政府「開放毒牛肆虐全台,為毒品解套」,「全台灣的母親不擔心嗎?」,「下一代的健康怎麼辦?」;痛罵當年的衛福部長蔣丙煌是「混蛋」;指控馬英九是「兒皇帝」, 「喪權辱國,引狼入室」,讓台灣成為美國「殖民地」,讓「美國人要我們吞瘦肉精,台灣人真的很卑微」;並說這是「現代鴉片戰爭」,「美國人就是要你吃毒」,是「國家級的危機」等等等。

蔡英文說,我們只好被迫走上街頭,「保護大家的健康,保護我們的爸爸媽媽、朋友、兒子和女兒以及全體國民的健康」,「不能屈服於美方威嚇」,「如果擋不住美國壓力,總統就應該下台」,「不能欺負台灣人民,讓人民受害」。
 
民進黨立委王定宇當時並發動「媽媽們生氣了」活動,痛罵馬政府:「愛吃毒牛自己吃,不要毒害下一代」;民進黨籍的縣市長,例如台南市長賴清德和宜蘭縣長林聰賢等人,誓言徹底禁絕毒牛進入地方;謝長廷更是造謠說馬英九「拿美國牛肉進口交換個人綠卡,以出賣台灣人健康為代價」,並說馬英九一定是有什麼「把柄」在美國人手裏,只好犧牲國人健康;並不斷造謠說「這是台灣人民選出一個有綠卡以及女兒是美國公民的人來當總統,所付出的代價」。
 
我還可以寫更多。這個黨,舌燦蓮花,義正辭嚴,不知道各位看了有何感想?

這些日子以來,針對部分國民黨執政縣市首長抵制毒豬,堅持依《地方自治條例》規定,維持瘦肉精「零檢出」。陳時中卻回應說:「食安政策應由中央統一規定,別為小事扯台灣後腿」!還說萊豬「吃幾輩子也不會有事」,「豬睪丸吃了會變聰明」。這類鬼扯蛋,才是造謠欺騙,才是違反食安,應該繩之以法。

陳時中並揚言,蘇偉碩不會是最後一個移送法辦者,「台灣是法治社會,民眾若有不同見解,若有違法疑慮,大家就法院見,由法院作裁判。」不知道各位聽了有何感想?

當年民進黨說,馬英九部份開放萊牛是「喪權辱國,貽笑國際」,現在自己則是全牛全豬全內臟開放,卻反而變成是「讓台灣與國際社會接軌」的偉大成就;誰敢反對,誰就是「扯台灣後腿」。不知道各位聽了有何感想?

其實,真正應該被繩之以法的是民進黨這群無惡不作的政治詐騙犯罪集團。我們應該看清楚這些人的嘴臉:

https://bit.ly/3r9Ovru

【藍的昨非今是】

不過,藍營也好不了多少。從2009年開始,最先提議開放美國毒牛的國民黨立委至少有22位,請看這張「毒害人民健康的通緝名單」:

https://bit.ly/34B6GNk

其中包括賴士葆、黃昭順、鄭麗文等人之外,還有一位是最近所謂「敢嗆 AIT」而爆紅的盧秀燕,以及我向來尊敬的洪秀柱。

這只是前菜,事實上,當年 (2012年) 國民黨六十幾個立委,僅有一位林國正反對開放美國毒牛而棄權。完整名單如下:

孫大千 吳育昇 徐耀昌 林鴻池 曾巨威 蔡正元 陳雪生 黃昭順 楊瓊瓔 翁重鈞 羅淑蕾 林德福 盧嘉辰 廖國棟 王進士 鄭汝芬 江啟臣 林滄敏 呂學樟 江惠貞 徐欣瑩 李鴻鈞 蔡錦隆 蘇清泉 張嘉郡 陳碧涵 徐少萍 李貴敏 楊玉欣 王育敏 林郁方 費鴻泰 楊應雄 廖正井 張慶忠 黃志雄 楊麗環 賴士葆 林明溱 孔文吉 呂玉玲 蔣乃辛 羅明才 盧秀燕 邱文彥 謝國樑 王惠美 馬文君 吳育仁 陳超明 陳根德 王廷升 丁守中 簡東明 陳學聖 鄭天財 陳鎮湘 陳淑慧 潘維剛 紀國棟 詹凱臣 李慶華 洪秀柱。

很諷刺吧!?黨籍立委必須服從黨意,也許無可厚非,問題是,他們當年的說詞就跟現在民進黨所說的幾乎一模一樣,包括說「萊劑無害」、「開放美牛交換美國貿易協定」,譴責反對者「危言聳聽」、「貽笑大方」、「不顧整體經貿發展」等等等。

就連最近揚言「萊豬就是毒豬」、向民進黨嗆聲「有種來抓我」的前衛生署長楊志良,都於當年 (2012年) 6 月15日投書《聯合報》說:

「美牛不(通)過,TIFA 無望,未來四年拚經濟沒有著落」,並說:「美國三億多人,白、黃、黑、紅各色人等,健康狀況有糖尿病、高血壓、癌症各種患者,吃了那麼多年,也尚未發生任何中毒病例」,因此反對禁止美牛進口。楊志良說:「與其禁萊劑,何不禁菸禁檳榔」?

當年馬政府的農委會,委託「財團法人台灣動物科技研究所」做了本土實驗,承認萊克多巴胺會使至少四分之一至二分之一的豬隻「跛腳」,甚至癱軟無法站立。

但你知道嗎,同樣一個農委會的「食品藥品安全專案會報技術小組」那些所謂學者專家們,當年卻居然說萊劑很棒哦:「林書豪就是吃了美牛才可以打NBA、台灣人沒吃才打不了」。

不管怎麼改朝換代,總會有一批知識份子為了個人前途,積極迎合當權者,眛著良心說話。

【兩個萊黨輪流演出】

但你可別搞錯,最早開放美牛的不是馬英九,而是阿扁,而且偷偷以書面形式答應美國人,不對美牛查驗萊克多巴胺,存心欺瞞國人。後來是因為狂牛症而停止進口。 

因此,當馬英九上台時,這下又換成民進黨扮演「捍衛人民健康」的民主鬥士了。你演完,換我演;我演完又換你演。這就是你所引以為榮的民主嗎?

可別以為演出者是真心。民進黨演得最用力,動不動就說要「誓死反抗美國毒牛進口」。但是,別說拋頭顱灑熱血,就連好好認真演一下都不肯。比方說,2012年7月25日,美牛進口之後的《中央社》與《聯合報》新聞如此描述民進黨的五天四夜佔領立法院抗爭,說它就像「學生的露營活動」,充滿歡樂。報導如此寫道:

「就寢前,民進黨籍的潘孟安,持智慧型手機繞著議場,將每個同志各具模樣的睡姿一一拍下來,還拿一根吸管放在立委何欣純臉上,『加工』拍照。就寢前再看一次自己拍攝的影像,還因此笑出聲來,因此吵醒睡在附近的立委李昆澤。李昆澤被吵醒後跑去上洗手間,經媒體記者告知潘孟安拍下他的另類紀念照。李昆澤返回議場後,於是也持智慧型手機,拍下潘孟安的睡姿存檔;而何欣純臉上的吸管,則被姚文智英雄救美取下。」 

不知道大家看了這樣一些人,成為我們的所謂民意代表,玩得不亦樂乎,心中做何感想?這就是你引以為傲的民主? 

【民進黨是挺毒豬挺到發瘋了嗎?】

退輔會的副主委李文忠,最近跳出來當打手,造謠抹黑蘇偉碩,對他進行人格毀滅,而且居然禁止他自稱是「前」榮總醫師,同時也要求媒體別再以「前榮總醫師」來稱呼「蘇先生」。那就好像禁止大家稱呼阿扁或馬英九是「前」總統那般荒唐。

大家應該都知道已過世的林杰樑醫師吧?他是我的「前」林口長庚醫院同事,毒物科主任,有「毒物科權威」之稱。

我有好多「前」,前長庚醫師,前馬偕醫師,前台大醫師,前高醫幽靈醫師 (因為叛亂案無法上任)、前草屯療養院幽靈醫師 (因為叛亂案無法上任),前台中靜和醫院醫師,前沙鹿童綜合醫院(創立精神科)主任、前花蓮門諾醫院(創立精神科) 醫師,前麥田診所院長,前劍橋大學精神醫學系訪問學者,前劍橋大學附設教學醫院 Addenbrooke's Hospital 精神科訪問學者,前屏東基督教醫院醫師...等等等等等,倘若我反毒豬,這一切「前」經歷,這一切事實,就統統都不允許再提了嗎?民進黨是挺毒豬挺到發神經了嗎?

剛剛寫了一封給李文忠的公開信,實體信件請看:

https://bit.ly/3h8Dimr

信件內文如下:

李文忠,

你這樣抹黑蘇偉碩,不覺得自己很可恥嗎?他媽的你是不是當官當到良心被狗給吃了?

為非作歹,傷害社會大眾利益,眛著良心說話做事,謀取一己之私,謀取一己榮華富貴,他媽的這就是你從政的目的嗎?

言盡於此,好自為之。

陳真 (2020. 12. 20.)

【俠醫林杰樑如果還活著...】 

2012年,馬英九說,「無證據能證明含萊克多巴胺的肉品有害」,我的「前」林口長庚醫院同事、個性謙和的林杰樑毒物科主任站出來反駁說:

「孕婦及心血管疾病者,最好避免吃到含萊克多巴胺的肉品,特別是嬰幼兒更應避免,因為他們還無法代謝萊克多巴胺。」而且,「台灣婦女有坐月子吃內臟的習慣,媽媽吃了含萊克多巴胺的內臟,寶寶容易從母乳或肉粥攝取到萊克多巴胺,會有不利的影響。」

林杰樑醫師如果還活著,光憑這些與民進黨「見解不同」、「不符科學」的「不實言論」,大概得跟蘇偉碩一起去坐三年牢了。

林杰樑還說:

「國人愛吃內臟與骨湯,相較西方人單純吃肉,台灣人的飲食習慣比較容易面臨較多萊克多巴胺的風險。」

在2012年2月13日《自由時報》的專訪中,林杰樑反駁官方說法,如此說道:

「瘦肉精若是如政府高層所說這麼安全,為什麼全世界只有二十七個國家敢用,而且大多是畜牧出口國?就是因為它的安全性一直受到國際質疑...它具有讓動物違反自然生長的瘦肉作用,可能引發心悸、促進心血管疾病等副作用;對於有心臟與心血管疾病的民眾,根本不用攝取到中毒的程度,只要正常的心跳七十至九十下,一下加快就超過百下,就可能致病或致命。大多數國家都不敢開放或進口,歐盟甚至警告,量測 (毒性) 應加計其『中間代謝產物』,它的毒性及健康風險恐怕都是必須加倍計算的」,「不應該以模糊科學專業的方法去解決」。

林杰樑說,「臨床上有些藥,到後來都證明有不當的副作用,最有名的例子就是諾美婷,該藥因為事後證明會增加服用者心血管疾病風險,1997 年在美國上市,2010 年下市。所以,我們不得不謹慎面對萊克多巴胺可能對人體帶來的風險。」「特別是嬰幼兒,身體代謝酵素的功能還沒有很成熟,一旦食用有殘留萊克多巴胺的肉品,就無法有效分解、代謝,」

林杰樑憂心地說,孕婦更是高險群,因為「萊克多巴胺不但會累積在媽媽體內,也會間接累積在胎兒的身體,或是經由媽媽的乳汁,進到嬰兒體內;一旦進到體內,連代謝、分解都沒辦法進行。我對此非常擔心。」   

《自由時報》提到:「儘管被媒體形容為不受官方歡迎的黑名單學者,林杰樑強調,他是本諸做為一位醫師、一位學者的學術良心,把應該講的說出來,常常被當做絆腳石,覺得好累,但不把問題及真相說出來,無法安心。」

【迎風搖擺的學者專家們與所謂社運人士】

在一項「瘦肉精肉品健康風險」的論壇上,除了林杰樑,還有一位吳焜裕教授,吳教授說,「政府不應違背民意,強迫民眾接受有風險的肉品進口」。這位吳教授曾經跟蘇偉碩一起反美牛,後來變成民進黨的不分區立委之後,整個態度與說法居然說變就變了,很不可思議。

當年反美牛,主婦聯盟發表了一篇鏗鏘有力的「食品安全宣言」如此說道:

「給人民吃骯髒、有毒的食物,就是個邪惡的政府。」

「眾所皆知,瘦肉精只是美國牛肉問題的冰山一角,過度以獲利為目標的工業化畜牧業,慘無人道、污染地球、違反自然,牛不成牛,生命不是生命,變成賺錢的工具!美牛的進口,對於整體食物安全和本土畜牧產業發展,都是無法承受的嚴重負面衝擊。」  

「人民有免於恐懼的自由,乾淨、健康、安全、無污染的食物,是現代國家應該保障的基本人權。未經過人民的同意,欠缺公開討論,政府正準備用偽民主、偽科學的方式開放瘦肉精,不只是健康的倒退,也將是民主的淪喪,把操弄專業當作統治的工具。」
  
「不論現在或未來,當多數人民反對瘦肉精,政府不能把健康權當作交換政商利益的籌碼。在這個關鍵時刻,我們呼籲大家勇敢站出來,捍衛自己與世代子孫的健康!」

主婦聯盟過去反美牛,現在依舊反美豬,但它的董事長陳曼麗呢?當了民進黨的不分區立委之後,翻臉跟翻書一樣,立場也是說變就變。  

【一個也跑不掉】  
 
我覺得,台灣人也許應該想一想台灣的政治本質,為何我們永遠在同樣的醜陋戲碼中打轉?孰令致之?

其實,做為一個半生滄桑、在這島嶼上費盡青春、耗盡血淚的黨外人士,讓我更加感到痛苦的,不僅僅是藍綠政治人物道德的敗壞,更是基本理性的精神虐待與心靈刑求,極度愚昧反智,完全不講理,總是以抹黑代替議論;整個台灣社會缺乏對於基本是非善惡的評價意願與能力,低能到爆。

就以蘇偉碩被告的事由為例。衛福部說,之所以用那麼重的刑事罪名控告蘇醫師是因為,「怎麼可以拿萊劑和『毒品』相比」?說他造謠,「讓社會大眾恐慌」。可是,如果蘇醫師有罪,依其言論規模與內容,那麼,全體民進黨大小官員與民代,統統都得抓去槍斃才對,一個也跑不掉。

蘇偉碩只是像個正常讀書人那樣,引經據典訴說萊劑具有危害人體健康之潛在風險,但當年的民進黨卻是直接把棺材抬出來,言行聳動,信口開河,毫無尺度可言,拼命挑動全台動盪騷亂,長達數年;國民黨執政多久,民進黨就鬧多久,不擇手段;在當年的「反毒牛大遊行」中,還製作了一個幾公尺大小的一團糞便,揚言「寧吃牛糞,不吃毒牛」。

【萊劑就是毒】  

萊克多巴胺就是一種有害化學物質,它若不是毒品,難道是藥品?難道是健康食品?難道是可以給人吃的東西嗎?這個世界上,至今僅有六個人直接吃過萊劑,為的是做實驗。可是,該實驗旋即停擺,因為參與實驗者健康立即出現不可承受的傷害。

「美國國家醫學圖書館」有個「有害物質數據庫」(Hazardous Substances Data Bank,簡稱HSDB):

https://bit.ly/38vdP2W

你很容易可以從裏頭找到你想要的各種毒物資料,包括萊克多巴胺。它不折不扣就是毒。它並不是用來治療任何疾病,而是用來增加所謂瘦肉比例,豬農藉以謀取極其微薄的利潤 (每斤萊豬肉可比一般豬肉多賺台幣一毛多),卻製造動物極大的痛苦,為黑心藥廠賺取巨大暴利。

很多人很喜歡用所謂「容許劑量」來表示吃萊豬很安全,若非無知,便是故意裝蒜。因為,「容許劑量」並非意味著絕對安全無虞,就好像醫生平常開藥,當然統統都是在「容許劑量」底下,問題是,副作用照樣一大堆。

更重要的是,藥品才有所謂「容許劑量」,而毒品就是毒品,哪來什麼「容許劑量」?大便也不會有容許劑量,它們就是一些根本不應該吃進肚子裏的東西。

吃藥是為了治病,不得已只好承受其副作用,但是你去吃萊克多巴胺幹啥呢?百害無一利不是嗎?惟一獲取巨大暴利的是製造萊劑的黑心藥廠,卻由人與動物付出健康代價與身心痛苦。

黑心藥廠財大氣粗,政治勢力龐大,因此得以橫行無阻,犧牲大眾,傷害動物,藉以聚斂錢財。但這絲毫無法改變「萊劑就是毒」的基本事實。

【萊豬就像穿起高跟鞋走路】  

最近,知名餐廳「鼎泰豐」指定使用肉品的春河畜牧場,負責人許春和出面反對進口萊豬。他質疑日後是否將開放使用瘦肉精?恐將造成台灣豬農倒閉。許春和有個說法相當傳神,他說,他曾見過吃瘦肉精的豬,「就像穿起高跟鞋走路」,連站都站不穩;只要吃瘦肉精一個月,豬的心臟就會負荷不了。他說,「豬吃都會出問題,人吃會沒問題嗎?」    

【所有藥都是毒,反之並不然】

每個醫生都必須熟知「三理」:生理、病理、藥理。

有一本藥理學「聖經」,開宗明義寫了一句話:「所有藥物都是毒」。三十幾年前,當我讀到這句話時,感到很震撼,於我心有戚戚焉。藥能治病,但副作用卻很可能讓你搞出更多病來,因此,開藥成為一門學問;處方開得好就是藥,開不好就是毒。

但是,反之卻不然。所有藥都是毒,但並不是每種毒都能成為一種藥,例如萊克多巴胺,至少它在目前對人或動物健康來說,只有百害而無一利。

萊克多巴胺毫無疑問就是一種毒,但它也許哪天變成一種藥 (比方說預防或治療帕金森氏症),我並不會感到意外。此話怎麼說,且看後續分曉。

【誇張聳動與斷章取義】  

因為太多人說「萊劑就是毒」,並且願意向警方「自首」,於是這兩天衛福部改口了,說蘇偉碩的罪證並不是 (或不只是) 因為他拿萊劑和毒品相比,更是因為他「散播謠言」,說了一些「不符科學」的「不實訊息」,比方說蘇偉碩提到萊劑對於土壤和空氣的潛在污染,提到萊劑和搖頭丸的某些相似作用之毒性,提到萊劑和自閉症及精神疾病的可能關係。

這樣一些陳述到底哪裡「不實」?哪裡「不符科學」?我真不明白。萊劑既然是一種毒物,當它伴隨各種食物或再製食品進入人體,排出體外,或是成為廚餘,進入生態環境中,怎麼可能會對水源與空氣全然無害?

若真無害,萊劑原廠標籤何必警告使用時應使用抗滲手套、穿戴防護衣、護目鏡及N95口罩?如果不是毒,如果不是嚴重有害人畜,需要如此全副武裝嗎?平常農夫噴灑農藥也沒有這麼可怕,不需要保護得如此周密。

我們平常吃剩的藥應該怎麼辦?當然是交給醫院回收進行專業處理。你總不能隨便丟棄吧。為什麼呢?因為它不是垃圾,它是毒,它會污染環境,特別是污染土壤、水源、河流與海洋。倘若你隨便丟到垃圾桶,經過焚化廠焚燒,當然就有可能污染空氣;土壤裏的殘留藥劑,當然也有可能成為空氣微粒浮塵而被人體吸入。這會很難理解嗎?這只是普通常識不是嗎?

當然,台灣目前並無萊劑製造廠,豬農亦禁止使用,不太會有污染空氣的問題,但是,土壤與水源之污染應該就很難避免了。這部份的問題當然也是問題,但它在可預見的將來也許還不致於單獨成為一項具體的生態環境威脅,因此很容易讓人感覺你是在危言聳聽,進而忽略了你的其它所有重要陳述。

尤其是當它透過媒體,以某種誇張聳動標題出現時,很容易就會被拿來當成小辮子加以攻擊,進而醜化、扭曲或低能化你的主要陳述。這也是為何我長年不願受訪的原因之一。媒體一來篇幅有限,不可能讓你清楚說明任何想法,二來往往刻意聳動,博取點閱率。

這陣子很熱鬧,有一些關於「中天新聞」被關及萊豬進口的訪談或座談邀約,我都一概拒絕,原因很多,難以完整呈現、易被扭曲是原因之一,基本理念架構不同亦是原因。我始終認為,這些問題應該放在台灣的殖民本質來看,美國才是這一切問題的始作俑者,光是訴諸藍綠之爭只是細微末節;訴諸所謂「民意」、「民主」或「言論自由」等等流行概念,更非我所能認同。

【陳真就是我的本名】

不願受訪或參加座談的另一個主要原因就是:很多人或媒體很喜歡說我的筆名叫陳真。這是錯的。陳真不是我的什麼筆名。我沒有筆名,也不需要筆名。陳真就是我的本名。你總不會說沈從文的本名是沈岳煥,而沈從文是他的筆名吧?

跟國父孫文又叫孫中山一樣,我不知道為什麼從小會有兩個名字,身份證上寫著「陳興正」,那也是本名,但我除了上班看診不得已得用這名字之外,我對它缺乏認同感。

每當有人叫我陳興正,我就覺得很無奈,感覺好像不是在叫我。每當我被迫得回答說自己是陳興正時,我總是有一種說不出口的感覺,彷彿在騙人似的。你若問我女兒「妳把拔是誰?」她肯定只會回答「我把拔是陳真」。

我打算等我從一家三口變成一家四口之後,就要向戶政機關正式申請把身份證改成「陳真」,免得經常要取包裹或掛號信時,必須準備兩種印章,有時甚至因為無法出示「陳真」的身份證而辦不成公事。題外話。

【科普的形式與必要性】

蘇偉碩講得很清楚,萊劑和自閉症或精神疾病的因果關係是一種潛在風險。這樣一種風險考量是完全合理的;不但合理,而且具有深刻內涵。為什麼呢?因其內在分子生物學的相關機轉研究,恰恰就是當代「生物精神醫學」或「精神藥物學」的一個重要發展方向。它們之間怎麼可能會無關呢?不但有關,而且十分值得研究,只是我們目前還不清楚其相關機轉。

我知道我若光是這樣講,一般人根本無從判斷我所言究竟具有多少可信度與內涵。但這裏頭有個「根本困境」就是:惟有當你具有某種專業知識時,你才有可能「充份」評價某種相關說法。問題是,醫學專業這種東西,動輒需要至少十幾年的知識訓練與臨床經驗,一般人不可能切實理解。

也就是說,我若要進入相關專業細節的討論,恐怕得寫上好幾十萬字,而且,即便我真的寫了,事實上也不可能讓醫學或相關自然科學的外行人聽懂。因此,我勢必得「科普」一番。

「科普」是這樣一種東西:既然我不可能讓你理解某種知識「內容」,只好退而求其次,想辦法讓你了解該知識的外部「形式」。就好比說,我不懂汽車零件與組成及其相關機械原理,但這並不影響我知道怎麼開車或是弄懂一部車子的性能好壞。

這例子並不十分貼切,但我一時也想不出更好的例子。但你也許可以想一想,即便我們完全不懂某種知識內容,但是我們還是照樣可以評價任何一種知識的外部形式及其相關性,因為這只是任何事物的一種共同基本特性。

比方說,當有人跟你說 A 跟 B 可能有關,你就能問問他,究竟兩者「如何」有關、在「何種意義上」有關?

反之,當有人跟你說A和 B 絕對無關,甚至揚言誰敢說它們有關就得向警察局報到或是「法院見」時,你不妨就問問他說,舉例來講:倘若 A 之成立是因為 C,而 B 之存在亦與 C 有關,那麼,憑什麼你說 A 和 B 必然無關?憑什麼你能論斷這樣一種相關性C,只是一種毫無意義的偶然?

【科普的困境與傷害】

我不喜歡科普,更不喜歡哲普,為什麼呢?因為不管是科學或哲學,任何一種「語言」,當它必須被「普」一下時,必然會產生許多過度簡化與扭曲,從而很可能扭曲它的根本意義,喪失其應有的豐富內涵。這就像羅素所說的,每當我們進行一次分析,事物的意義就少掉一些。

比方說,A 等於 B 和 C 的組合。但是,A 其實並不等於「B加C」,而是等於「B加C」再加上 R(n),n 趨近無限;亦即R又分成R1、R2、R3、R4.....。

R 就是把 B 和 C 給組合起來的一種「關係」;它並非實質,卻必然存在。因此,每當我往前進行一次科普或哲普時,R(n) 就少掉了一些;當我把 A 給不斷「普」下去時,事實上這個 A 已經不是原來那個 A,早已失去它原有的豐富內涵。

哪天,如果你在地上撿到我的一根頭髮,雖然它佔了「我」這一整個「人」的一億分之一,但你畢竟不是撿到「一億分之一個陳真」,你只是撿到我的一根頭髮而已。懂這意思嗎?不懂也得懂了。為什麼呢?因為,科普或哲普就算再怎麼幼稚與庸俗,為了某種溝通,也只好普一下。

【蘇偉碩十年前是怎麼說的?】 

在我科普之前,我們先來看看蘇偉碩是怎麼科普的。蘇醫師反萊劑十年,發言眾多,我只能舉例來講。比方說,2012年,馬英九透過發言人強調,「沒有科學證據能證明含有萊克多巴胺的肉品對人體有害」。蘇偉碩當時仍是民進黨反毒牛之專家講師,他出面反駁,並指出某種跟瘦肉精一樣是乙型受體素(β-agonist)的安胎藥叫做「特布他林」(Terbutaline),孕婦服用之後,產下自閉症兒童的機率比一般孕婦高出四倍。

根據當年《新新聞》雜誌的報導,蘇醫師提供了三份國外的科學研究報告做為佐證,其中兩份發表在《The Journal of Pharmacology and Experimental Therapeutics》。這是一本具有百年歷史的藥理學著名期刊。另一篇則是發表在《Journal of Neurodevelopmental Disorders》。這三篇論文一致指出:「含有乙型受體素的安胎藥,對孕婦造成的風險以及產下自閉症嬰兒的比率,遠比未服用安胎藥的孕婦來得高」。 

其中一篇論文是2011年8月發表,研究報告指出:「孕婦暴露在乙型受體素『特布他林』的環境下超過兩天,生下自閉症小孩的機率,比一般孕婦足足高出四倍。」

「那是針對1995年到1999年在美國醫院產下的孩童所進行的一項回溯性研究。蘇偉碩表示,造成自閉症的成因很多,該研究報告已事先將其它變數排除,包括抽菸、喝酒與藥癮等等;再者,受試者是否足月生產、生產過程是否順利、是否雙胞胎、有無氣喘、過去有無服用安胎藥等等因素,也都逐一剔除,並有對照組佐證,從而歸納出上述結論。」

另一篇論文則發現:「『特布他林』之神經毒素,將會引起未成熟的腦部 (鼠類)產生化學變異及結構性損害」。還有一篇則指出「乙型受體素過度刺激 (特別是在早期關鍵時期),對於微膠細胞活動,恐引發神經發炎及行為異常,跟人類自閉症孩童『有類似的異常表現』。」

我不是要你「一定」得相信蘇醫師所引證的這幾篇論文之研究發現「必然」為真,而是說,這樣一些論文,怎麼會是民進黨所指控的什麼「不實謠言」呢?這個長年以來滿口謊言的人渣黨,是以為我們都不識字嗎?當年,你們把蘇醫師奉為專家講師,高度推崇,如今卻說他散播不實謠言,把他抹黑醜化得一文不值,豈不荒唐?

【腦殘邏輯】

很多挺萊豬的所謂學者專家說,這是「特布他林」造成自閉症,又不是萊克多巴胺,兩者怎麼會一樣?當然不一樣,但是它們都是乙型受體素。這倒不是說化學分子結構相近就「一定」能一體適用,但它很有可能會有類似作用。這跟不實謠言有啥關係?民進黨及其衛福部說它是謠言,這話本身才是故意造謠抹黑,蓄意欺騙社會大眾。

舉個最新的例子,歐盟和美國早已全面禁用的一種安胎藥,叫做Ritodrine,台灣至今卻還在使用,而且每年使用量超過一百萬顆。跟萊克多巴胺一樣,它也是一種乙型受體素。直到上個月(11月),也許是因為同為乙型受體素的萊克多巴胺之危害性逐漸為社會大眾所知悉,台灣的食藥署才開始研議是否於月底前禁用Ritodrine這個安胎藥。

相關的例子太多太多。那些故意說什麼「紛紛出狀況的各種乙型受體素跟萊克多巴胺不一樣、所以萊克多巴胺很安全」的所謂學者專家,甚至以此來羞辱蘇偉碩醫師;這些人,若非無知到爆,就是存心撒謊,存心欺騙社會大眾。

除非進行志願者人體實驗,否則萊劑當然不會有相關的人體健康數據,因為它根本不是藥,也不是食品,它是一種毒,誰會去吃它呢?哪來研究數據?

「沒有證據能證明安全的東西,就是安全的!」「沒有證據能證明有害的東西,就是無害!」市面上那些挺萊豬的學者專家,基本上就是這樣一種腦殘邏輯。

【聽聽其他人怎麼說】

《新新聞》2012年的報導還提到:

「臺大獸醫學院院長周晉澄表示,特布他林和萊克多巴胺的化學分子結構很相近沒錯,但是,能否擴大解釋兩者可能對人體與腦神經造成影響,還有待進一步科學實證及長期的追蹤研究,才能化解大家的疑慮,而這也是政府的責任和義務。因此,他一再呼籲,農委會和衛生署都應盡可能完整將資料呈現,不能說美國人做的研究報告才是科學,而歐盟或其他國家做的研究就不是科學。」  

「清華大學分子醫學研究所教授李寬容,日前在媒體投書,也以人工合成的女性荷爾蒙『己烯雌酚』(DES) 為例,該藥最後證明會引起癌症及產下畸形兒,1975年美國禁止販賣,台灣也在五年前宣佈零容許量。李寬容教授強調,DES 和萊克多巴胺的化學結構式『雖不完全相等,但相似度實在太高』,他質疑政府官員草率告訴消費者吃瘦肉精安啦!」

林杰樑也附和上述質疑,反駁馬英九的「無證據證明萊劑有害」的說法。該報導說:「台灣毒物研究權威、長庚醫院毒物科主任林杰樑也說:分子相近,就可能有雷同的作用,但也可能會有不同作用,『所以才需要更多的資料來佐證』。林杰樑表示,人類吃了萊克多巴胺的實驗,目前僅有六例,並沒有進行後續追蹤研究,所以我們當然不能因此就斷定萊克多巴胺不會對人體造成影響,不是嗎?更沒有 (馬英九) 總統所說的『沒證據能證明瘦肉精有害』。」  

這麼簡單的道理,理當小學生都能懂,民進黨及衛福部卻刻意裝蒜,存心造謠,存心欺騙社會大眾。

【滿口謊言蓄意欺騙社會大眾的民進黨和衛福部】

《新新聞》還指出:

「2012年3月3日,農委會的『行政院食品藥品安全專案會報』諮詢小組會議中,與會的專家學者提出質疑,歐盟進行的研究指出:餵食萊克多巴胺的雄性老鼠,睪丸有變小情形。針對歐盟的質疑,美國官方及開發萊克多巴胺的禮來公司迄今沒有提出回應。然而,含有萊克多巴胺的豬隻飼料包裝上卻清楚載明:建議飼主『不得餵食種豬』。換句話說,一旦人類長期食用餵食萊克多巴胺的豬隻,是否也會造成男性睪丸變小,甚至造成精蟲數減少影響生育功能?」

這樣看得懂吧?如果連製造萊劑的藥廠都說負責生育繁殖的種豬不准吃,為何人卻可以吃呢?

再說一遍,我並不是要你相信吃萊豬之後你的睪丸就「一定」會縮小,也不是要告訴你,孕婦吃到萊豬之後,就「一定」會生下自閉症小孩,我只是要說一個再簡單也不過的事實,那就是:這怎麼會是什麼「不實謠言」?衛福部次長薛瑞元姿態很高,一直說蘇偉碩的言論是「不符合科學的不實訊息」。事實上,一直在造謠抹黑、欺騙社會大眾的,就是民進黨及衛福部。

【十年後的蘇偉碩是怎麼說的?】

很多人很喜歡說,美國人吃了瘦肉精也沒怎樣啊。對此,根據今年(2020年)九月的報導,「蘇偉碩表示,美國小兒科權威相關期刊顯示,孕婦懷胎時暴露在這類受體素環境,恐會提高嬰孩自閉症風險,但這只是流行病學資料,有待進一步確定風險程度。」

「蘇偉碩說,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在2011年即提出警告,孕婦使用受體素相關用藥應調整劑量,因為在動物實驗裡,老鼠使用超大劑量瘦肉精後,影響其下一代的行為及腦部發育。」

「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從2000年開始,每年監測八歲兒童自閉症確診率,發現持續上升(按:16年之間飆升三倍)。蘇偉碩認為,造成自閉症的原因有很多,他無法證明跟瘦肉精有沒有關係,因為仍有待研究確定,但是站在精神科醫生的立場,他呼籲台灣政府勿拿台灣下一代吃瘦肉精美豬做試驗,代價很可怕。」

蘇醫師表示,「有些研究指出,超大劑量瘦肉精會影響老鼠胎兒腦神經發育和行為,目前只是動物實驗,無人體研究。但美國兒童自閉症盛行率從 1994 年起就一路攀升,有人認為與瘦肉精有關,於是進行集體訴訟。他呼籲台灣政府,何不等到訴訟結果確定,再來決定是否開放萊劑美豬進口。」

「由於萊克多巴胺是否對人類神經發育具有毒性風險,目前尚未有足夠的人類試驗結果,但在老鼠實驗中確實有影響,蘇偉碩認為,衛福部的健康風險評估不足,應完成神經發育毒性風險評估,否則沒有權利讓下一代健康為含萊劑美豬犧牲。」他呼籲,「大家有義務讓下一代活在一個沒有毒性的世界」。

再說一遍,我不是要你相信這些研究「必然」就是「真理」,也不是要說萊豬「一定」會讓嬰幼兒的腦神經受損,更不是說萊豬「一定」會讓你生下自閉症兒童。我只是要說,蘇偉碩所講的,哪裡過份了?哪些是什麼「不實謠言」?進而必須用整個國家機器鬥爭他、抹黑他,醜化羞辱他,毀滅其人格,進而想把他抓起來關三年。他之所言,不就是任何一個醫生所應具備的基本風險意識與專業良知嗎?

【成大講座:解構萊豬:動保、食安與政治】

今年11月18日,學姐在成大舉辦了一個【解構萊豬】的講座,當日之演講內容,我已委託世主上傳至Youtube如下:

https://bit.ly/3mz2hRa

主持人:
李鑑慧 (成功大學歷史系副教授) 

講者:
蘇偉碩 (精神科醫師)
王文心 (高雄醫學大學醫學研究所博士)
李建誠 (民間反瘦肉精毒豬聯盟發言人)

各位想罵人之前,是不是應該仔細聽聽到底蘇偉碩等人究竟說了些什麼,再來開罵也不遲。這些演講內容並不難,一般人也聽得懂。不過,我曾見過有人開罵蘇偉碩說,「啥咪?!拿果蠅做實驗來恐嚇台灣人!現在是怎樣?把台灣人當成果蠅嗎?」 

【萊劑和精神疾病絕對無關?】

存心造謠、蓄意欺騙社會大眾的民進黨及衛福部,指控蘇偉碩的另一項「沒有科學根據」的「造謠罪證」是說他提到萊劑對於精神疾病的影響。可是,這怎麼會「沒有科學根據」?這方面的相關研究汗牛充棟,相當先進,但其相關生理藥理機轉之基本知識,例如各種腦神經傳導物質與接受體之活化等等等,卻只是精神科醫師的普通常識而已。

根據報導,「蘇偉碩表示,以美國研究及萊克多巴胺藥廠所提供的數據資料顯示,使用萊劑的牛隻,相較於不使用萊劑的牛隻,死亡率增加91%;使用在豬隻身上則會增加豬的攻擊性;解剖豬腦顯示,使用萊劑的豬隻會改變其腦中神經傳導物質濃度,多巴胺(是一種腦內分泌物,屬於神經傳導物質)會增加,血清素減少,使得豬隻變憂鬱,增加攻擊性,改變了腦中多巴胺基因的表現。」

蘇偉碩還提到,「現行研究躁鬱症、思覺失調症等疾病如何產生,可能與 TAAR1 促動劑有關,萊克多巴胺就是促動劑之一,其促動活性高於搖頭丸及安非他命。」

蘇醫師曾提及萊劑比搖頭丸 (主要成份是MDMA) 毒性高出250倍,後來修正為0.25倍。錯誤並不在於蘇醫師,而是在於該回顧論文誤植所致,以此來抹黑蘇醫師是很沒品的,因為這裏頭並無任何刻意誇大或造假的問題,要怪只能怪期刊編輯誤植研究結果,怎麼會是去怪讀者蘇偉碩呢?

但我發現,這兩天,民進黨與許多媒體以及一堆網軍與所謂專家學者,故意扭曲事實,故意把這樣一個期刊編輯的錯誤,給渲染成「蘇偉碩造假被抓到了」。他媽的這些人真是很無恥。

這兩天,衛福部居然說,倘若蘇偉碩願意承認錯誤,承認萊劑是搖頭丸的0.25倍毒性,而不是250倍,就可以考慮幫他向警方美言幾句。這些人真的是有病,品性真的很差,總是會故意歪曲事實來抹黑。

再說,萊劑的毒性是搖頭丸的0.25倍,就意味著健康無虞嗎?這會不會太荒唐了點?這些人,其實不是真的在乎什麼食安,他們純粹只是在搞政治,造謠抹黑傷害反對者,蓄意欺騙社會大眾。

不過,話說回來,對我來講,我不會這樣子陳述論文結果,我不會說「萊劑之『毒性』是搖頭丸的幾倍或幾分之幾」。為什麼呢?因為,依現行的相關知識進展來看,重要的也許是兩者同樣作用於 TAAR1之「相關性」究竟意味著何種生理意義,而非代表其活性親和力之激活濃度大小之比較。

也就是說,在我們搞清楚相關性之「性質」之前,你很難說這必然意味著一種「毒性」,遑論毒性大小之論斷;搞不好不是毒性,而是治療性不是嗎?而且,搞不好啟發了更多的相關知識。

【多吃點萊豬?】

我來舉個例,我在這篇文章裏頭曾提到,萊劑目前是毒,百害無一利,但是,哪天如果它變成一種治療或預防帕金森氏症的神藥,我絕不會感到一絲驚訝。為什麼呢?因為藥、毒本是一體兩面,提高了某種腦神經傳導物,就有可能降低另一種相對物質。

親友有人得了一種病叫「腿不寧症候群」(Restless Legs Syndrome,簡稱 RLS),我常得開些藥給他吃,讓他半夜別再踢了,要不然跟他一起睡的人也都不用睡了。也許我該跟他開個玩笑,等萊豬上市,不妨多吃一些。

家裏有注意力不足的過動兒 (ADHD),不妨也可以讓孩子多吃。為什麼呢?因為有些研究發現,萊克多巴胺可提高多巴胺,而「腿不寧症候群」或過動兒,很可能就是跟多巴胺的功能低下有關;前者往往缺乏鐵質,而鐵離子跟腦中合成多巴胺亦有關。

這裏就有一篇論文提到,肉類中殘留的萊克多巴胺,將可預防帕金森氏症,甚至還能預防某種類型的失智症:

https://bit.ly/2WwQtUY  

為什麼呢?因為萊克多巴胺是一種乙型受體素 (β-agonist),研究發現,乙型受體素可以抑制一種東西叫做alpha-synuclein (α-突觸核蛋白) 的基因表現,而這東西就是導致「帕金森氏症」及「路易氏體失智症」(Dementia with Lewy Bodies,簡稱DLB) 之「路易氏體」的主要成份。

美國有個喜劇演員叫做羅賓威廉斯,死後解剖,據說就是罹患「路易氏體失智症」,這是僅次於阿茲海默症 (Alzheimer's disease,簡稱AD) 的第二常見失智症。

當然,多吃點萊豬雖是玩笑話,但它倒也不是什麼「不實謠言」,而是有著許多科學根據。問題是,當我們尚未全盤了解某種藥理或生理機轉時,當然不會輕易拿自己或拿別人的健康做人體實驗。

再說,任何一種生理物質當然不是越多越好,比方說帕金森氏症跟多巴胺不足有關,但是精神分裂症 (亦即思覺失調症) 卻又跟多巴胺過多有關。 

這說明了兩件事:

一,這類神經生物學知識極其複雜,並不是「缺什麼就補什麼」那麼簡單。

二,既然過猶不及,過多或太少都不好,那意味著,藥都不能亂吃,更不用說是毒了。為什麼呢?因為你無法預期某種外來生化物質將會對健康產生何種影響。

比方說很多人很喜歡吃維他命,把它視為一種「補品」或「健康食品」,彷彿吃越多越好。這是完全錯誤的。你也不要相信什麼「水溶性維他命吃多了就排掉」的傻話。管你水溶性或脂溶性,吃多了照樣有害。比方說維他命C 是水溶性,吃多了照樣罹癌、結石或遺害胎兒等等等,並不是什麼「吃多了沒關係,排掉就好」。

市面上不是也有一些挺萊豬專家嗎?很喜歡說什麼「萊劑是水溶性,所以很安全」,什麼「四小時就排出體外,排掉就沒事了」。講這些蠢話者,若非真的傻到爆,就是存心欺騙社會大眾。

【萊劑跟自閉症無關?】

蘇偉碩被蠢蛋與人渣政客們嘲笑與控告造謠的最主要罪證之一,就是說他指出「萊劑恐有產下自閉症兒童的風險」。這真的是很莫名其妙,這些指控者不是有一堆專家學者或醫生嗎?這些人難道是冒牌專家嗎?還是存心撒謊?蘇偉碩的警示究竟哪裡有問題?

接續我上一段所說的,可別以為alpha-synuclein (α-突觸核蛋白) 越少越好,可別以為這樣就能預防「帕金森氏症」及「路易氏體失智症」是一件很棒的事。為什麼呢?就如我上面所說,這類神經生物學知識極其複雜,任何物質過多或太少都不好。比方說磷酸化 α-突觸核蛋白之腦部堆積,導致上述兩種疾病。但是,許多研究發現,自閉症患者之 α-突觸核蛋白卻反而很明顯比一般人低,而 β--突觸核蛋白卻比一般人高: 

https://bit.ly/3penLEJ

自閉症很不容易診斷,因為目前只能透過問診及各種行為描述來做出診斷,但它事實上是一種生理性疾病,因此,很多人就企圖想找到它的「生物性記號」(biomarkers),或是找到一種可以透過生理檢查方式來客觀確診的方法。α-突觸核蛋白的定量,於是就成為一種研究方向。有人研究發現,自閉症患者口水中的 α-突觸核蛋白,確實比一般人低:

https://bit.ly/3atusyy

我知道媒體或民進黨很喜歡故意扭曲別人的說法,然後加以栽贓抹黑,所以我再說一遍:我並不是要在此附和或討論任何一種醫學假說或理論,而只是要說這些正反兩面的假說與理論之相關研究,可謂汗牛充棟,就算沒有幾千篇,少說也有幾百篇。市面上那些不分青紅皂白挺萊豬、對於反對者張牙舞爪、極盡羞辱之能事的醫生或反食安的食安專家們,不可能不懂得這些基本事實,而是存心睜眼說瞎話,蓄意唬弄欺瞞社會大眾,故意把一種極其尋常的研究議題與研究方向,故意說成好像什麼笑死人的荒唐謠言。  

【蘇正德教授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容我直接引用我之前寫的一篇文章,叫做《蘇正德教授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https://bit.ly/37tFwto

我提到:今年四月,精神醫學界有個「大」新聞,其實說大也不大,不過就只是治療精神分裂症 (亦即思覺失調症)的藥理機轉有了所謂「突破性」的進展。日本住友製藥廠(Sunovion)的美國子公司,宣布開發出一道嶄新的、非經D2受體的治療途徑,關鍵就在於Trace amine-associated receptor 1,簡稱 TAAR1(第一型微量胺相關受器)。

外行人肯定看不懂 TAAR1是什麼東西。TAAR1 就是蘇偉碩醫師最近所提到的一個跟萊克多巴胺有關的接受器,而這接受器恰恰也是研發新一代精神分裂症藥物的希望之所在;另外,一些足以引起類似精神分裂症狀的毒品,例如安非他命,也能激活TAAR1。

當然不是說由此就能判定萊劑「必然」也會引起精神病,而是說,萊劑的生化作用機轉和各種精神疾病及嬰幼兒自閉症與注意力不足過動症之間,顯然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如果有人反過頭來嗆說萊劑和精神病「絕對無關」,那就真的是太鬼扯蛋了,存心睜眼說瞎話,要不就是全然外行。例如蘇正德教授就是這麼說的。他甚至說「萊克多巴胺與多巴胺根本是風馬牛不相干的兩碼子事」,還說蘇偉碩認為萊劑做為TAAR1激化劑有可能造成神經傷害,是「扯東扯西、胡說八道,無法加以置評,是本年度最大的一樁笑話」。

很不可思議吧?怎麼會有人對自己一無所知的知識如此睜眼說瞎話。事實上,蘇教授全然脫離現實的幻想性論斷,才是「本年度最大的一樁笑話」。蘇教授的整篇文章,恰恰就是「扯東扯西、胡說八道」,除了讓人很想撞牆之外,「根本無法加以置評」。蘇教授甚至還把 TAAR1 給寫錯,居然寫成TARR1。我真懷疑蘇教授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還是老話,你要如此傲慢損人、傷人名節沒關係,但你得有那個本事才行啊,你得指出對方錯誤、講出一番道理來啊,你不能只會講一大堆蠢話,卻誇說自己好高明,然後拼命羞辱別人。

蘇教授透過各種毫無認知意義的修辭造句,一直要把蘇偉碩醫師形容成一個彷彿不識幾個大字的江湖術士。但是事實上,蘇教授應該要明白一點:對於一個醫生來說,特別是對於一個精神科專科醫師來說,理解或閱讀這些藥理與臨床知識的困難度幾乎是零。反倒是蘇正德教授似乎顯得十分外行。

蘇正德教授還說蘇偉碩醫師「最大的問題是:刻意將治療氣喘的其他乙型受體素藥劑和萊劑混為一談」。蘇教授講這些外行傻話,他真的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讓基本理性起作用真有那麼難嗎?】

為了安全起見,我再說一遍:我不是說萊劑「一定會」造成思覺失調或躁鬱症、憂鬱症或自閉症,而是說這樣一些相關的基礎醫學研究取向不是很平常嗎?特別是過去二十幾年來,各種相關論文成百上千,汗牛充棟,為何要睜眼說瞎話,故意要把它講得好像是什麼笑死人的胡言亂語?台灣精神科醫師有幾千個,不信你隨便抓一個來問問,看他會不會覺得這樣一些研究或說法很可笑很荒唐。

我的專業是維根斯坦哲學,特別是「數學哲學」、「道德哲學」、「Epistemology (知識論)」、「Philosophy  of Mind and AI」 (人工智慧與心智科學哲學),但我同時也是個精神科專科醫師,行醫30年,醫術一般般,但我識字,醫學知識水平還算可以,閱讀這些研究資料,比閱讀台灣媒體還要簡單輕鬆許多。我相信,不一定要懂得精神醫學或神經生物學或各種基礎醫學,一個人只要懂一點英文,稍微有點自然科學知識,應該一點都不難驗證這一切相關研究的基本意涵,更不難理解蘇偉碩所說的一切之基本合理性。

我常感到很痛苦,一種心靈刑求般的劇烈折磨;我常想,台灣社會是不是根本不需要大腦?為何如此反智低能?不管哪一種議題,除了修辭還是修辭,除了抹黑還是抹黑,彷彿只要把一個人給鬥臭了,把他的人格給摧毀了,從而也就贏得了一切真理似的。

讓基本理性起作用真有那麼難嗎?從我年少成為黨外亡命份子至今,年已半百,三十多年過去了,整個台灣社會,低能反智依舊,御用文人橫行,更為變本加厲的是網軍的出現,造謠抹黑,毀滅人格,不擇手段。  

【萊劑中毒的民進黨】

民進黨顯然是萊劑吃多了,症狀相當明顯且複雜,有沒有救還不知道,只能盡人事聽天命。

萊黨症狀包括:胡言亂語、前言不罩後語、習慣性撒謊造謠、躁動易怒、時空定向感錯亂,且有被害妄想;對於顏色十分敏感,只認顏色不認人,具嚴重暴力傾向,認知功能受損,記憶力嚴重退化等等等。建議強制住院治療,以免自傷傷人之虞。

此外還出現許多詭異症狀,例如看到錢財會馬上大量流口水之異常現象,聽到權力二字立即曈孔放大及心跳加速。平常好吃懶做,步態不穩,忽左忽右;白天卻異常機靈,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上了教堂喊耶穌,進到廟裡就說和尚的話。

顯然劇毒攻腦,日落現象十分明顯,太陽下山後,便展現狼人性格;不務正業,夜夜笙歌,縱慾無度;喬事圍事撈錢卡位的大腦皮質高功能卻毫髮無損,反而有增強作用。

人格表現方面亦有異狀,見日本人就跪,見洋人則跪加舔,見同胞卻異常威武;揮金如土,花錢如流水。但是很奇怪,即使爛醉如泥,每次總是記得打統編。 

【結論1】

蘇偉碩偵訊那天,如果時間許可,我們一家三口都會去現場。原訂是12月25日晚上十點,夜間偵訊的目的應是出於恐嚇,讓當事人心生畏懼。不過,人渣黨顯然失算了,因為這樣一個時間,大家反而都有空參加。因此,我估計檢方或警方一定會改期,說不定會改一個大家都得上班的時間,讓聲援者減少,甚至撤告都有可能。 

甘地有一句話在我年少時便深深感動我,他說:「你有多少無辜,就有多少力量。」不管現實如何令人挫折乃至絕望,但我依然相信這句話。我的為難並非來自對於「力量」的懷疑,而是來自於難以承擔做為一個「無辜者」的痛苦。至少對我來說,那是一件也許比死還痛苦的事,我總是想要逃避這樣一種艱難。

萊劑或毒豬的事,老實說,對我個人或家人而言,問題並不大,畢竟我和學姐都不吃肉,小孩以後也就少吃便是;別人倘若不相信我所言,非得吃毒豬毒牛不可,我也無話可說。個性使然,我始終不是很在乎這些肉眼可見的事物或議題。

我之所以打從進口毒豬事件一開始就花了不少時間談萊劑談毒豬,純粹只是受不了睜眼說瞎話,受不了對於基本是非善惡的瘋狂踐踏,受不了人渣黨以及一大票所謂學者專家對於蘇偉碩的抹黑霸凌。那不是蘇偉碩「他家的事」,而是我們每個人的事。台灣社會理應早日從這樣一種以撒謊詐騙及抹黑造謠為基礎的政治惡夢中清醒過來,揚棄惡行與愚昧,讓理性起作用,讓是非善惡回到它們應有的位置。

【結論2】

鄭南榕自焚之前,自囚雜誌社71天。那段期間,我跟他有很多故事足以訴說,也許有一天,我會想要把它們寫出來。雖然我從不以鄭南榕之剛烈獨斷作風為榜樣,但他確實說對了一些事。很多人應該不知道,鄭南榕在那段人生最後的日子裏曾經說了一句讓我很感動的話。他說:「政治若要清明,基督徒就應努力傳福音」。

我沒受過洗,言行也絲毫配不上基督徒的稱號,但我依然相信關於無辜者的福音。當一個正直的人,為了公義,平白承受許多痛苦與冤屈時,他就會產生力量,就如同那些無端受苦的動物,牠們的無辜,牠們的默然無言,牠們所承受的巨大痛苦,還有那些跟動物一樣脆弱無辜的人類幼小生命,事實上給了我們(至少給了我)極大的勇氣。

他們就像受難於十字架上的耶穌,隱隱地引領著人類社會向一個比較好的方向走去。當我們訴說光陰的過去與未來,訴說各種時代的悲歡,訴說每一個千年舊夢,也許永遠都不應該忘記究竟是什麼樣的力量與感情,帶領我們走向救贖。



Music


AND OR


add Refusnik Watch to your site
以色列
拒服兵役人數

以巴問題
動畫簡介

失去的土地-年表
(點小圖看大圖)

若雪家書
(pdf 檔, 857KB)
伊拉克淪陷記實
(pdf檔, 644KB)

 Hi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