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本站 網站連結 聯絡我們 巴勒斯坦地圖 你能做什麼 訪客留言版
台灣與世界

毒豬啟示錄(二十二):涂醒哲不要再鬧了,難看!


  • Author / Translator:陳真
  • Date: 2020.12.31

毒豬啟示錄(二十二):涂醒哲不要再鬧了,難看!

陳真

2020. 12. 31.


涂醒哲這兩天寫了篇文章叫做《蘇偉碩不要再鬧了,難看》,附於文末。涂醒哲說,蘇偉碩「丟盡醫師的臉」。 我套用涂罵人的句型,看看到底是誰「丟盡醫師的臉」。

話說涂醒哲「戴著醫師名號」,人模人樣當起官來,卻長年以來「到處作秀」,胡扯瞎掰,前言不罩後語。

2009年,涂醒哲競選嘉義市長,戴上寫著「拒絕美國毒牛」的口罩,在嘉義火車站前發起「全民拒絕美國毒牛」抗議活動,並設立攤位,推動連署「反毒牛公投」,鼓動「人民團結」、「遍地開花」進行烽火抗爭,「對政府錯誤政策大聲說 NO!」

2012年,涂醒哲痛罵馬英九「開放毒牛,草菅人命」。

2016年,涂醒哲擔任嘉義市長,率先全台,通過第一個「食安自治條例」,明文規定瘦肉精不得進入嘉義市,違者罰鍰金額十萬,或可依食安法開罰兩億,並表示將來不管哪個政府進口萊豬,都不得進入嘉義市,絕對會為民眾健康把關,並稱此一「反美豬美牛條款」將可「增加中央與美國的談判籌碼」。

可是,不久之後,同樣是2016年,蔡英文上台了,比萊牛恐怖千百倍的萊豬萊內臟蠢蠢欲動,涂醒哲居然改口了,說毒性最重要的是「劑量」,只要不過量就還好啦。萬一將來被迫進口萊豬,政府應「嚴格標示萊劑含量」,並呼籲民眾拒吃萊豬,「美豬就沒生意,沒出路,沒市場」。

2020年,當恐怖萊豬萊內臟確定統統都要進口時,涂醒哲更是一夕翻供,居然痛罵起反萊豬的人。我真不敢相信我的眼睛。你說,這是哪門子專業?一下說這樣,一下說那樣,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真是丟盡醫師的臉」!

涂醒哲的「種種行徑」,真是「很難看」,「比起正在搞選舉的政客還不如」,到底是民國幾年的涂醒哲所講的話才能當真?荒腔走板至此,令人傻眼。這就是曾經擔任所謂衛生署長的涂醒哲,你說丟不丟人?用他罵蘇偉碩的話來說:「並不是說醫師就不能作秀,也不是不能發表專業或政治看法,但是,假專業之名,行政治鬥爭之實,格局就低。」

馬英九時期,動輒以醫師身份痛罵毒牛進口「草菅人命」的涂醒哲,主要政見是「打造食安首都」、「捍衛國人健康」。可是,2016年5月,換成民進黨執政後,面對千百倍健康危害的毒豬毒內臟,卻居然說萊豬議題「跟健康無關」,痛罵蘇偉碩之所以「丟盡醫師的臉」,是因為「醫療專業人員都不大涉入萊豬議題,因為大家都知道這根本不是健康問題」;痛罵蘇偉碩「假裝醫學專業,卻又引用不正確資料欺騙國人,突顯專業訓練不足,別有用心,把國人當儍瓜作政治操控」。

蘇偉碩什麼時候「欺騙」國人?期刊論文本身資料有誤,干他什麼事?這樣一個睜眼說瞎話、存心抹黑栽贓的涂醒哲,不知道各位看了有何感想?有夠荒唐吧!誰才是「丟盡醫師的臉」?

2015年2月,民進黨雲林與嘉義三位縣市首長包括李進勇、張花冠和涂醒哲聯手反美牛。他們指出,「美國畜牧場在飼養過程中,均有添加醫學證明對人體有不良影響的萊克多巴胺,內臟積存之殘留量更為肉質五倍以上」。

涂醒哲並引用 (如今擔任民進黨所謂「食安立委」卻力挺萊豬的) 台大教授吳焜裕的「研究」顯示:「牛腦之 (狂牛症) 感染力是牛肉千萬倍以上、牛血液的感染力則是牛肉一百倍」,據此強烈反美牛,特別是內臟,因其危害十分巨大。涂醒哲譴責馬英九「掩蓋醫學專業,完全以財團利益為優先,枉顧全民健康」,並痛斥馬政府「 絕不能為了加入TPP,漠視國內產業衝擊,犧牲國人健康」。

言猶在耳,如今整個翻供,甚至反過頭來羞辱、抹黑反對毒豬毒牛毒內臟的人。這不會太可恥嗎?

2020年09月20日,涂醒哲甚至在媒體發表文章,標題是「豬肉無害,豬腦袋才有害」,文章一開頭就先為「無害健康」的萊豬叫屈,並且「向豬說聲抱歉」,痛罵反萊豬者「都沒有醫學相關專業背景,只會訴諸情緒,講不出為什麼萊豬有害健康的道理」。

一個人,居然可以翻雲覆雨到這種程度,一下說「開放毒牛、草菅人命」,當權後卻又說「萊豬無害」,睜眼說瞎話到這種地步,不知道各位看了有何感想?誰才是「丟盡醫師的臉」? 

涂醒哲還以「氧氣」和「水」來比擬萊克多巴胺,說「氧氣濃度太高會傷害眼睛,水喝太多對某些人可能造成肺水腫」;他說,這「也就是為什麼陳時中敢掛保證說:吃萊豬『吃一輩子、吃5到10年都不會怎麼樣』」的原因。 

涂醒哲還胡扯說,不但「主管健康的衞福部」認為萊豬無害健康,而且整個醫學界「也都認為萊豬肉不是健康問題;一些國民黨的立法委員及政客反而堅持要稱之為健康問題,這是很奇怪的 。」

涂醒哲難道是老年失智了嗎?忘了他自己才是「反美國毒牛公投」的先驅,他現在居然譴責「國民黨還想做美豬公投」,痛斥「這種科學問題怎麼能夠用公投來解決?」

涂醒哲大概也忘了他當過好幾年的嘉義市長,而且正是在他的主政下通過全台第一個「食安自治條例」,嚴禁萊克多巴胺進入嘉義市。他現在卻說:

「最離譜的是嘉義市,如果你不喜歡吃美豬,那應該是要求標示清楚及來源控管的行政問題;如果你對美豬可能會影響台灣豬農的生計,應該關切的是如何補償的經濟問題;如果你討厭美國,逢美必反,逢民進黨必反,那就是政治問題」。

當全世界一百六十幾個國家禁止使用萊克多巴胺,涂醒哲卻造謠說,進口萊豬是引用「全球一致」的標準,甚至鬼扯說,惟有這樣,「台灣才能夠成為正常的國家」;痛罵「一些外行人死纏亂打,甚至跑去向美國來的貴賓抗議,這只會壞了台灣的名聲,對台灣人民有害無益。因此我說,豬肉無害,豬腦袋有害 ,台灣真的會被這些豬腦袋給害死。」

一個醫生,一個前衛生署長,在野說人話,當權之後就滿口鬼話到這種地步,不知道各位看了有何感想?誰才是「丟盡醫師的臉」?  

這還不夠卑鄙,更無恥的是,涂醒哲居然把蘇偉碩遭受「職場霸凌」之勞動爭議事件,斷然扭曲成「蘇醫師因為說謊而被榮總開除」。涂醒哲不是訴諸理性議論,不是就事論事,而是訴諸抹黑,訴諸人格毀滅,彷彿只要把對方人格給摧毀了,自己也就在真理上獲勝似的。這樣一種抹黑行徑,恰恰也就是民進黨長年以來的基本作風;一個醫師,居然學起這一套無恥政客習性,你說是不是「丟盡醫師的臉」。

今天,即便我是挺萊豬的一方,我還是會為蘇偉碩抱不平,因為你不能因為講不贏別人或與之觀點有異,就採用抹黑手法來毀滅一個人的人格,這太卑鄙了。蘇偉碩的職場霸凌事件,與公眾利益並無直接關係,更無關乎人品與道德,外界亦無從知其細節緣由,它跟萊豬之健康危害議題有何絲毫關連?涂醒哲這樣一種「以抹黑取代議論」的方式,難道不是「丟盡醫師的臉」?

蘇偉碩除了被退輔會、被網軍、被人渣黨,被涂醒哲、被御用學者專家們集體抹黑霸凌之外,竟然還被以最高本刑三年的「食安法」移送法辦。蘇偉碩的人權顯然遭受侵害,因此前往監察院請願,涂醒哲竟然還嘲笑說這是一種「作秀」,說他「丟盡醫師的臉」。這樣子糟蹋人,不會太過份嗎?

人渣黨用盡卑鄙手段對付異議者,醫界、學界普遍噤若寒蟬,誰會想做這種秀?對個人根本百害無一利,有何好處可言?反倒是眛著專業良知表態挺萊豬者,前途官位都有厚望。

若真要講真正涉及公眾利益的醜聞,涂醒哲可謂罄竹難書。首先,他都已經七十歲了,專長是公衛,卻居然接受酬庸,擔任「財團法人生物技術開發中心」董事長,進行藥物研發,主導國家生技產業發展,憑什麼呢?台灣沒有生技研發的專業人才嗎?

除此之外,涂醒哲還被他自己延攬的衛生局長、過去擔任其立委辦公室主任及競選市長之核心幕僚的黃維民教授以及嘉義市議會前機要祕書邱楹棟指控,包括貪污、洗錢、夫人喬事、人事關說、任用不符資格之親戚、安插資格不符之某政黨主席之親戚擔任科長一職、偽造文書、販賣官位,採購疫苗指示修改規格以圖利特定藥廠、要求讓國民黨色彩的臨時人員以「考績丙等」的方式不予續聘等「八大罪狀」。相關報導非常多,請見:

《涂醒哲被昔日親信踢爆貪汙洗錢!》:

https://bit.ly/2WWozSA  

《嘉義衛生局長列涂醒哲8大罪狀 採購疫苗指示配合藥廠》:

https://bit.ly/3o0D4k4 
 
《涂醒哲賣官鬻爵,用人唯財?》:

https://bit.ly/37YFQk2

《我沒辭!嘉市衛生局長自爆被涂醒哲逼走》:

https://bit.ly/3pGku1b  

面對這些公開指控,涂醒哲控告自己的衛生局長損害名譽,結果卻不起訴。

蘇偉碩在醫院超時勞動及疑似遭遇職場霸凌,因而衍發的言語衝突,相較於涂醒哲被自己親信所「踢爆」的這些貪贓枉法之事,誰才是「丟盡醫師的臉」?

我舉出這些事,並非出於譴責,事實上我也不認為我們應聽信片面之詞而遽予認定涂醒哲貪贓枉法。我之所以舉例,只是想請涂醒哲將心比心,當蘇偉碩面對整個國家機器的人格抹黑與司法打壓時,你居然還落井下石?當你遭到自己聘任的衛生局長之多項具體指控,而你宣稱無辜而提告,結果還敗訴,我們是不是更有立場來論斷你就是貪污洗錢賣官鬻爵?你希望自己這樣被對待而遭人懷疑人格嗎?

再說,蘇偉碩曾是台聯黨政策文宣部副主任,政治立場偏綠,十年前被貴黨奉為座上賓,擔任反美牛會議專家代表,痛批馬英九開放美牛。當時,貴黨視之為食安英雄。如今,一樣的言論,一樣的立場,卻遭到貴黨的瘋狂打壓與抹黑,從座上賓只差還沒變成階下囚,而你卻還跳出來進一步落井下石,這不會太可恥嗎?

涂醒哲不要再鬧了,難看!  

【後記】:

1992年,我在台北馬偕醫院工作,才剛當了一、兩年的醫師。當時已七、八十歲的李鎮源老師 (前台大醫學院院長) ,與我素眛平生,大過年那一天的清晨七點多,不知道從哪取得我的房東電話,打電話來拜年,說他想創立一個醫界組織,想請我幫忙組織訓練及草擬章程,並擔任發起人。

我原本拒絕,表明我不喜歡政治,也不喜歡社運界之浮誇造作。但是,李老師是老一輩讀書人,大我差不多五十歲,為人誠懇,不恥下問,甚至對我說:「在醫學上,我是你的老師,但是在社會運動上,你卻是我的前輩」,花了很多時間說明理念,說他想創立一個類似蔣渭水在日據時期的「台灣文化協會」那樣的啟蒙組織,宣揚文學藝術與思想,深耕文化與人權,並強調某種社會主義精神與弱勢者優先,保證不會牽扯選舉與政治,更不會變成民進黨的附庸。

我被李鎮源說動,於是就答應了。大約一個多月後,「台灣醫界聯盟」就成立了。如果我沒記錯,我就是在那個時候認識剛剛學成歸國(?)的涂醒哲。他大我十多歲,但是當時似乎剛剛「出社會」,因此還很單純。我跟他始終只是幾面之緣,並無私交,但感覺得出來其為人熱情坦率與謙虛,不像是那種講話拐彎抹角的人。

但我沒想到,甚至至今依舊難以置信,當一個人慢慢擁有權力之後,為人處世的方式似乎也跟著走樣,變得如許陌生。究竟是權力扭曲了他?還是權力讓他顯露本性?

1997年,前來英國念書前夕,我列印了一本通訊錄,隨我飄洋過海,裏頭有兩千七百多個朋友或機構。如果這本冊子還在,那麼它就是一本滿載榮華富貴的「將官錄」。我沒想到的是,在此之後短短兩、三年之間,就在二十世紀末之前,我便跟這個黨以及幾乎所有朋友與同志完全站到了對立面;並非因為我個人由獨轉統,而是因為法西斯。我跟法西斯誓不兩立。

民進黨打從建黨開始,除了以光速般的速度貪婪腐化之外,在上個世紀末,更進一步急速走向法西斯,挑撥族群對立,煽動仇恨,犧牲眾人福祉,遂行個人政治利益,危害社會程度更甚昔日蔣家政權。

我常想念過去黨外年代那些痛苦歲月,雖然痛苦之巨大,遠非當今之雞毛蒜皮所能比擬,痛苦之極至,跡近絕望。但那些早已逝去的歲月,卻似乎相對單純許多;高壓恐怖之中,人們不畏監牢死傷,挺身而出,以命相許,無非也只是出於一種義憤,一種純粹利他的善念與赤忱。

但是,隨著權力誘惑之瀰漫,政治不再是一種志業,而是爭權奪利的覓食場域;社運不再是價值與理想的實踐,而是一種虛榮,一種自欺欺人的裝飾品、權位功名的晉身階,憑藉的不再是利他精神,不再是悲憫與勇氣,而是造假、修辭、詐騙與演出。

但凡眼見為憑之事,抑或理性與事實,都很容易陳述,但有些感受卻屬內在幽微而難以言宣。很多人也許「從小」就讀過我的文字。如果哪一天,我為了權位榮華,突然改變說法,那些曾經相信我的人,心中做何感想?許多時候,我的感受也是這樣。比方說陳菊,不說也罷了。

四十年前,如果有位先知或預言家,告訴我二十年後的光景,告訴我短短二十年之間,你的同志將幾乎全數都站到你的對立面,我一定不會相信。也許吾友柏楊是對的,他說,「現實往往比小說還更加戲劇化」。

我那本記載恐怖高壓年代兩千七百個好友名單的通訊錄,早已不知去向;眾聲喧囂的年代,我卻似乎反而走向一種更深的孤獨。

====================

蘇偉碩不要再鬧了,難看

涂醒哲 (前衛生署署長)

Yahoo 新聞

2020年12月28日


蘇偉碩戴著醫師名號,到處作秀,真是丟盡醫師的臉!

蘇偉碩一下子到立法院作秀反萊豬,一下子到監察院作秀要人權,種種行徑比想要爭取選舉提名的政客還不如。

醫師不是不能作秀,也不是不能發表專業或政治看法,但假專業之名行政治鬥爭之實,格局就低。因為醫療專業人員都不大涉入萊豬議題,因為大家知道這根本不是健康的問題。如果假裝醫學專業,又引用不正確的資料來欺騙國人,不是太過懶惰,突顯專業訓練不足,就是別有用心,把國人當成儍瓜作政治操控。

很多食品添加物雖有其功用,但過量都有害,何謂過量就要靠科學研究,才能訂出最合理的容許量。如果對容許量有疑慮,可以去作更多研究來修正或要求明確標示。不懂裝懂,以醫師身分說出萊克多巴胺的毒性比搖頭丸高250倍,呼吸空氣就會中毒⋯等非常政治的語言,也難怪馬上被醫界起底反駁。高雄榮總也急忙出來説蘇偉碩已經不是高榮醫師,還說他是被開除的。

要開除一個公務員是很困難的,尤其是醫師。蘇醫師有講謊話被高榮開除的前科,為什麼國民黨還把他捧成寶呢?難道都找不到醫師了嗎?國民黨不會去問問作過衛生署署長的葉金川、蔣丙煌⋯?

蘇偉碩,不要再鬧了!



Music


AND OR


add Refusnik Watch to your site
以色列
拒服兵役人數

以巴問題
動畫簡介

失去的土地-年表
(點小圖看大圖)

若雪家書
(pdf 檔, 857KB)
伊拉克淪陷記實
(pdf檔, 644KB)

 Hi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