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本站 網站連結 聯絡我們 巴勒斯坦地圖 你能做什麼 訪客留言版
台灣與世界

非觀點,一個大寫的事實


  • Author / Translator:陳真
  • Date: 2021.01.12

非觀點,一個大寫的事實

陳真

2021. 01. 12.


香港暴動一整年,打砸搶、燒殺擄掠,幾乎摧毀整個城市,但西方國家與媒體卻大力歌頌,把漢奸人渣暴徒給抬舉成神,儼然人類文明的救星。台灣當然就更不用說了,你看各大校園,更是像在吹捧什麼偉大人事物那樣,誰敢對之稍有不敬,誰就得倒楣。

同樣的瘋狂暴亂程度,如果發生在美國或任何一個西方國家,不要說暴動一整年,光是幾小時之內就會被強力鎮壓,特別是美國,動輒開槍。全世界應該找不到比香港更溫和、溫和到十分荒唐的「鎮暴」方式了。但是,西方國家與媒體卻硬要把它說成「慘絕人寰」的「中共暴行」;連歹徒當街搶奪警察槍枝,彷彿警察都還得雙手奉上才叫做「民主自由」。

另一方面,你看美國的國會入侵事件,同樣的事發生在台灣就叫做「捍衛民主」的學運領袖與民主鬥士,西方各國與媒體爭相吹捧,甚至邀請演講,奉為大英雄與座上賓,吹捧,抬舉,神化,並派遣情治人員協助訓練製造動亂的技巧,說是「深化民主」。

可是,一旦發生在美國,居然就變成「攻擊民主」的「暴民」,西方媒體全面圍勦,美國各黨派一致譴責,民眾更是爭相指認「暴民」,一一追緝到案,繩之以法,一個也不放過。美國眾議院以「煽動叛亂」提案彈劾川普,美國聯邦檢察官並考慮對所有參與者,包括川普在內,以「叛亂罪」起訴。

寫這些東西實在很煩,很低能,一個人到底是要蠢到何種地步,才會被這樣一種荒唐透頂的低能政治操弄所洗腦?這樣的腦殘,不是少數,而是絕大部份人。在台灣,所謂民主,所謂公共議題,幾十年來,幾乎全部都是這樣一種低能等級的議論內涵;鋪天蓋地的洗腦永遠佔上風。活在這樣一種社會,真的是一種精神虐待。

還記得大腸花那些人渣進行仇中反華的動亂那段日子,我是極少數痛罵者,但整個台灣島,有幾個人敢批評?幾個人敢拆穿大腸花學者那些無恥謊言?什麼只要通過服貿,將會有五百萬人失業,將會有一千萬個大陸人來台灣取得投票權,台灣人將會變成大陸人的奴隸云云;所謂學者與人渣政客,每天就是存心造謠抹黑,煽動仇中反華,毫無一絲廉恥。誰敢有一句批評?誰敢指責各種無法無天的罪行?

無法無天之餘,卻又說這是什麼神聖的民主行動,不應該受到任何法律的約束,誰敢約束,誰就是民主的罪人,全民的公敵。

活在這樣一種社會,真的是一種心靈刑求。

這些人渣及無恥的御用學者,個個成為明星,吃香喝辣,有些已坐擁高位,享盡榮華,以傷害眾人福祉為代價,充當敵人走狗,謀取私人權位。

如此低能齷齪的一種荒唐現象,難道還要經過美國自己也上演一齣鬧劇後,台灣人才能懂得一些基本常識?若是能懂,那還算不錯。事實上,我並不認為台灣人會因此覺醒。

過去這二十幾年來,如果政治教會了我什麼,那就是讓我見識到人類的智能低落程度之令人難以置信。事實上,只要掌控媒體,你幾乎可以讓人們做任何你想要他們去做的蠢事,愛你要人們去愛的任何人渣,恨你要人們去恨的任何好人,仇視你要人們去仇視的任何公義之事。

事實上,西方社會也就是靠著媒體的徹底壟斷與鋪天蓋地的謊言洗腦進行統治,發動殺害上億人的各種侵略戰爭、政變與動亂,藉以醜化與妖魔化所有良善正直的異己與不聽話之所謂「敵國」或「敵人」;真正良善公義造福世人的中國,居然被妖魔化為全人類公敵,真是有夠荒唐透了頂。

任何所謂論述與觀點,如果無法認知這一點根本事實,那他其實就只是在鬼扯蛋或隔靴搔癢。你若不信我所言,我也沒辦法,但是事實就是如此,明明白白清清楚楚,毫無爭議。

我知道講這個很尷尬,因為你很難找到知音,而且很可能會傷害了親友們根深柢固的信念以及他們對其所信任之人事物的感情。但我所言畢竟不是一種觀點,而是一種根本無可否認的基礎事實。任何人,只要他願意,隨時就能清楚認清這個基本事實。

我對於說出任何觀點從來不感興趣,因為「觀點」是這樣一種東西,它是一種角度,你可以這樣看,也能那樣看,可以見仁,也能見智,左思很好,右盼又何嘗不可?但我說的這些卻非「觀點」,而是一種純粹描述性的基礎事實架構。認清這樣一個大寫的事實,在我看來無比重要,因為它理當是一切議論與觀點的基礎。

我對於諸如底下社論這樣一種所謂「傷害民主」的說法,同樣感到很無奈。不管是「捍衛民主」或「傷害民主」,全是概念空洞思想貧乏的鬼扯蛋。就算皇宮也能攻入,攻入國會有何不可?這樣一種技術手段,怎麼會是實質問題?怎麼會是什麼「最基本的民主共識與素養」?

這類據以炒作各種空洞議論的所謂「民主自由」觀,理當丟進專門收集無用概念的垃圾捅。無用尚可忍,實則全然有害,因為它扭曲了基本事實架構。

====================

美國會衝擊事件一箭射破太陽花神話

聯合報社論

2021年1月12日


川普號召川粉到國會示威,演成暴徒衝擊國會事件,輿論譴責川普,眾院並發動彈劾。美國對強闖國會的暴徒展開搜捕,數十人已遭起訴,罪名包括擅闖國會、襲警、盜竊聯邦財產、持有槍械及煽動罪等。美國處理這個「美版太陽花」事件的做法,恰可看出當年「台版太陽花」如何浪得虛名,嚴重扭曲台灣的民主與法治。

川粉能輕易闖入國會,主要是現場警力守備薄弱,華府沒料到兩百年來沒人敢闖的國會聖地竟會成為攻擊目標。台灣被太陽花攻占時,情況類似,加以有長年在立院門口埋鍋造飯的台獨組織掩護,而順利得逞。但美國暴徒在四小時後即遭驅逐,國會得以完成拜登當選的認證程序,並開始追捕暴徒。

反觀台灣,太陽花占領國會廿四天,卻被當成英雄;其中第五天還發動占領行政院,彷彿政府全在他們的指掌之下。

回看當時亂象,朝野都有無可推卸的責任。馬政府未在第一時間排除國會的占領,主要是院長王金平以保護學生為由拒絕警察入內排除,形同擅將國會當私器提供學生使用。王金平當然是出於私心,一則報復「馬王政爭」中馬英九指控他幫柯建銘關說,二則藉此積累個人政治資產。但馬政府當時也躑躅不前,無法說明為何遲不採取行動,卻讓國家最高民意機構癱瘓。

民進黨更是居心叵測,學運領袖其實是它一手栽培,抗爭期間更不斷提供火力和物資支援,目的就是為坐收成果。

直到三二三太陽花突襲行政院,馬政府才如夢初醒,連夜動用強勢警力排除入侵者。倘非如此,行政院次日也將癱瘓無法運作;台灣若落至那個地步,將變成無政府狀態,淪為全球笑柄。但更荒唐的是,行政院的驅離行動使用警棍和盾牌,卻遭在野黨指責是「血腥鎮壓」;受傷民眾更反控公權力施暴,將閣揆、警政署長、警分局長、警員全告上法庭。亦即,台灣先丟了民意機構,其後連法治也一起葬送在太陽花狂潮中。

美台占領國會事件的主體確實不同,美國是川粉,台灣是太陽花青年;但川粉是不滿大選結果,太陽花則是反對服貿協議,理由有更正當嗎?若因「反服貿」即可占領國會,那麼以目前民間「反萊豬」的情緒,不也可以如法炮製?

拋開示威主體、抗爭議題等不論,國會之所以必須受到保護免於侵擾,因為它是依憲法分立及人民選舉產生的最高民意機構,代表的是全體民眾的意志,依法必須受到保護。無論民眾是以什麼身分抗爭,都不應任意入侵並破壞其正常運作;無論是總統下令或在野黨煽動,都不應以踐踏國會為目的,這是最基本的民主共識與素養。

也因此,川粉衝擊國會後,立刻遭到全國不分黨派譴責為「暴民」,各地民眾都在協助警方指認參與的暴民。一名西維吉尼亞州共和黨議員艾凡斯,因跟隨群眾衝入國會禁制區,被逮捕並起訴後,立刻表示後悔並宣布辭去議員職務,並可能面臨牢獄之災。

反觀台灣,太陽花卻以「公民不服從」為藉口為自己辯白,且接受因此獲利的民進黨幫他們脫罪。事實上,公民不服從運動的手段必須是和平非暴力,且以接受法律制裁為前提,而非當事人能隨口自我正當化。

民進黨面對川粉衝擊國會事件,一片靜默無聲。飛上枝頭的林飛帆則說,把美國國會和太陽花相提並論,是不當類比。他忘了,自己曾向激進派喊話,「你們若攻進總統府,我給你掌聲,並加入你們。」太陽花的神話如今被射穿,但台灣民主已傷痕累累。



Music


AND OR


add Refusnik Watch to your site
以色列
拒服兵役人數

以巴問題
動畫簡介

失去的土地-年表
(點小圖看大圖)

若雪家書
(pdf 檔, 857KB)
伊拉克淪陷記實
(pdf檔, 644KB)

 Hi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