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本站 網站連結 聯絡我們 巴勒斯坦地圖 你能做什麼 訪客留言版
台灣與世界

與前輩一席談(22)


  • Author / Translator:陳真
  • Date: 2021.02.07

與前輩一席談(22)

陳真

2021. 02. 07.


不過才半年多前,韓國瑜被什麼「四精子」罷免,趙少康痛罵國民黨沒種,說他若是國民黨黨主席,一定對民進黨發動全面罷免,以牙還牙,烽火燎原,讓民進黨雞犬不寧。

可是,就在昨天,趙少康突然變成了慈祥的出家人,說冤冤相報何時了,反對仇恨,不贊成報復。它媽的人渣黨發動媒體全面抹黑韓國瑜一整年,無所不用其極發動罷韓,叫做「民主的勝利與光榮」,今天我們只是罷免一個投機鬼混擅於抹紅抹黑擅於操弄族群仇恨的無良做秀議員,民進黨卻說這是仇恨;趙少康居然也在投票前夕附和民進黨的鬼扯。

趙少康的「政治算盤」功力,我估計已達十段,國民黨人無出其右;他不會去做一件發自內心的單純作為,每個動作似乎都會事先分析計算一下對自己的利害得失。三十幾年前的趙少康是這樣,三十幾年後的趙少康會有多少不同?

前陣子,他和阿扁突然化敵為友,還跑去拜見阿扁,握手言歡。我當時覺得很奇怪,我以小人心度他的小人肚來推測,難道他是要復出政壇,所以開始在打點各方的人脈關係嗎?也許我的猜想是對的,也許不只復出政壇,而且很可能是想選總統,已經開始展開「競選」行程了。

不過,我畢竟不認識他,純粹只是長年從旁觀察之經驗所得,僅供參考。基本上,我是完全不相信這個人,就如同我不會傻到去相信郭台銘一樣。這一類人,本質上全是生意人,只是有的賣手機零件,有的賣政治,如此而已,所謂信念或理想永遠屈從於個人權位與利益之下,更不用說什麼利他善念或苦民所苦了。對於一般庶民百姓,管你去死一死,這類財大勢大威風凜凜往來無白丁的「生意人」,哪會看在眼裏?

韓國瑜結盟這樣的人,無非只是因為看重趙少康的所謂「實力」,但這其實只是自毀長城。依我看,韓國瑜應該退出無可救藥的國民黨,結盟新黨和高金素梅與勞動黨甚至統促黨,站穩左、統立場,至少先站穩統的立場,那麼,所謂選舉也才有一點意義。很有可能照樣選輸或輸更慘,但是,站穩理念路線很重要,因為台灣再也沒有打迷糊仗的空間了。

插播一個相關八卦:

1988年,我寫了一篇《台灣兒童人權報告:台灣的小孩不值錢?》引起海內外很大的迴響,連聯合國都出具報告引用我的文章,美國的「台灣人醫師協會」(NTAMA) 更越洋頒給我一個「醫學生最佳著作獎」,獎金一千美元 (當時是一大筆錢)。那時候,我已經是個叛亂犯,被限制出境,沒法親臨美國領獎。

不久之後,有兩位神祕人物,自稱代表美國某個一時不便透露的機構或個人,輾轉與我連繫,探問我想不想(偷渡)出境,想不想申請政治庇護,去美國名校念書?還說會有專人帶我打點生活所需及申請學校,生活與學費絕不會有問題,只要我點個頭。但我並沒有同意。

1989年3月29日,我創立台灣第一個兒童人權團體,4月4日發動示威遊行。那時候,鄭南榕正在自囚。我在政治上走得最近的人之一戴振耀,跟鄭南榕私交很好;阿耀同時也是我所創立的「兒福協進會」成員,問我要不要去保護鄭南榕。我說好,於是我們就約好遊行過後的那個星期六或星期天,也就是4月8日或9日,我們幾位志工一起去雜誌社輪班,保護鄭南榕,防止警方拘提。沒想到,4月7日就傳來鄭南榕自焚的消息。

兩個月後,也就是六月,就輪到我叛亂了,學姐當時念高二,則是被退學。我因為案子本刑七年,被限制出境,只好留下來當醫生。但是,每當我被一家醫院錄取,不久之後就會被迫自動請辭;在醫界就跟鬼一樣,人見人厭,人見人怕,只差不是每個人都對我羞辱吐口水。因此,我始終很感激那些在那恐怖威權年代仍然願意善待我的人,只是這樣的人事實上並不多。

我的《台灣兒童人權報告:台灣的小孩不值錢?》感動許多人,流傳非常廣,我有幾次甚至看到陌生人在車上或路邊閱讀,很多媒體轉載,就連國民黨的電台也大幅報導我的文章內容;除了阿扁拿去給當時當立委的扁嫂在立法院提出質詢之外,還有個人也打電話來表示認同,說想拿我這篇文章去使用,看要怎麼改善台灣兒童的處境。我說好。那個人就是趙少康。

可是,就在我說好的隔幾天,鄭南榕自焚,趙少康當時是所謂「政治金童」,他居然公開痛罵已經自焚死去的鄭南榕,說他「很可惡」、「不負責任」、「製造公共危險」。

鄭南榕自焚的那幾年,被國民黨的媒體全面造謠抹黑,比方造謠說他自焚之際,攔住去路,叫雜誌社員工大家都不要跑,統統留下來跟他一起死,而且還造謠說他丟出了幾顆汽油彈,炸斷了幾名員警的大腿,雙腿齊斷,鮮血直流,講得繪聲繪影。其實全非事實,完全是捏造。

這還不夠,當時的國民黨媒體《中國時報》和《聯合報》(卑鄙程度當然比不上現在邪惡齷齪透頂的《自由時報》,但也已經夠惡劣了),更是進一步把鄭南榕抹黑成精神有問題的瘋子;台大精神科還流出鄭南榕早年考大學時的就醫記錄,明明只是焦慮、失眠,硬要報導成精神異常與人格異常。

一般人必然會被洗腦,必然信以為真,會把鄭南榕想像成一個喪心病狂的暴徒,破壞國家安全,擾亂社會安定,企圖殺害警員,然後自取滅亡。但我不相信一個呼風喚雨、權傾一時的「政治金童」,會真的蠢到不知真相?可是,趙少康卻公開對一個自焚以明志的死者落井下石。

今天,就算是一個政治立場與我相左的人,如果以身殉道,我們也會對之肅然起敬不是嗎?至少不會落井下石,不會在一片瘋狂抹黑之中還公開踹死者一腳。

趙少康公開罵完鄭南榕那些話之後,我就寫了封限時信給他說,因為你批評鄭南榕的這件事,我的文章決定不讓你使用了,不想跟你有所瓜葛。

這只是一件31年前的小事,也許小到不能再小,但我把它看得很大。因為我相信,一個人不管做什麼事,行事為人的根本品格還是最重要。所謂見微知著,見小知大,從小地方就能看見大方向。就比方說許崑源議長跳樓自殺,一些人渣居然公開對一個已經無法為自己辯護的死者大加抹黑。我絕不會相信會有這樣一種行徑的人是個正直的人。

在這個意義上,我也絕不會去支持一個當年聯合綠營,用盡卑劣無恥的栽贓抹黑造謠手段去傷害連勝文的柯文哲,就算祖國欽定,我也不會買帳,除非他公開對過往的卑劣行徑認錯。

前輩與我一席談,其實就跟一般人談政治沒啥兩樣,談得比較多的是「實力」,目標則是「權力」。但我認為,實力或知名度只是一種人為光環,一種虛構出來的東西。實力不重要,能力才是真才實學,而人品則是一切作為的基礎。至於權力,不過是實現理想的「手段之一」,而不是倒過來,把奪取權力當成目標,甚至當成惟一目標。

對錯善惡比輸贏更重要。我覺得,如果我們不把握住這一點基本態度,永遠只會在污穢不堪的權力遊戲中持續沉淪。



Music


AND OR


add Refusnik Watch to your site
以色列
拒服兵役人數

以巴問題
動畫簡介

失去的土地-年表
(點小圖看大圖)

若雪家書
(pdf 檔, 857KB)
伊拉克淪陷記實
(pdf檔, 644KB)

 Hi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