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本站 網站連結 聯絡我們 巴勒斯坦地圖 你能做什麼 訪客留言版
台灣與世界

中美終須一戰?


  • Author / Translator:陳真
  • Date: 2021.02.26

中美終須一戰?

陳真

2021. 02. 26.


聲志,謝謝你的分析。我倒是沒有那麼樂觀,我不認為「中美大戰」「大局已定」,中國「已經」獲勝。我覺得,離「大戰」還很遠;不管是何種形式的鬥爭或戰爭,現在只是揭開「序幕」,勉強算是「第一回合」。看起來,第一回合是我方獲勝,比數約三七開,算是大勝,但是往後恐怕還有數十回合。

我常納悶,人雖是活物,卻似乎跟死物或數字一樣,在某種大數法則下,背後似乎仍然有個規律。我在島內看見一種似乎以三十年為一周期的主流思維更換規律,由藍轉綠,由統轉獨,並即將由綠轉紅,兩岸歸於一統。這當然不是任何人事先設定好的,奇妙的是眾人卻似乎潛藏某種默契,從而走出一輪又一輪的固定周期。

我認為2020是仇中反華的最高峰 (因為我沒法想像它還能「更」瘋狂),如今高峰已過,將逐漸走下坡,揚棄瘋狂,走回現實,走回真實生活。因此,2021可以說是「兩岸統一元年」,而收割日則以十年計,也就是2030年,屆時統一問題將煙消雲散而成為一種常識與基本事實。

「期望」與「判斷」經常會混淆在一起。當我思考事情時,我會儘可能把這兩者分開,儘可能不以主觀期待來取代判斷。我的客觀判斷跟你一樣,也是認為我們會贏,美國將落敗,屈居老二或老三。不管美國人或西方人願不願意或高不高興,終究得面對「東風壓倒西方」這個事實,終究得承認「西方優越主義」或「白人至上主義」乃至「白人才是人的主義」都將成為過去。

很奇妙的是,島內的周期,似乎也恰好呼應了對岸的發展。眾所周知,中共有「兩個一百年」,涉及三個年限。頭一個「一百年」是中國共產黨成立一百年,亦即2021年,也就是今年。依中共向來極具實踐力的發展規劃,今年的目標是全面脫貧,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這個目標似乎已經達成。

第二個「一百年」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一百年,也就是2049年。依照中共的規劃,2049年將把中國全面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至此不再仰人鼻息,更不再任人宰割,美國將不再是個高高在上的對手。

從2020到2049這三十年,從中設立一個時間點,分成前後兩期,各為15年。這個時間點也就是一般所熟知的「中國製造2035年」。

大家必須知道,這些年份都不是亂喊的,而是具有非常紮實的規劃與精算;中共的作風向來如此,言出必行,使命必達。

美國當然也一樣,甚至更厲害;他想搞你就是要搞你,絕非一時興起,而是長期精密規劃。你從「維基解密」所揭露的大量密件中可以看出,原來美國計畫侵略伊拉克及敘利亞和利比亞等等等,居然統統都是早在十多年前就開始規劃,按表操課逐步進行,非常邪惡,但也非常驚人,原來這一切都不是偶然,而是按照長期劇本進行。

至於在台灣,藍綠兩黨動輒高喊一些口號,例如什麼「2025非核家園」,你可以統統當成放屁,因為那些全是詐騙撈錢的低能口號,毫無意義,完全就是隨便亂喊的。但是,中國和美國可不是這樣的一種兒戲政治。

依我看,2035年會比2049年更為關鍵。因為,一旦過了2035年,即便中國仍未全面超越美國 (例如軍事與科技),但也已經堅不可摧。因此,站在美國的立場,若要打垮中國,勢必得搶在他練成金剛不壞之身之前,而非之後。而這個時間點,就是2035年。換句話說,美國不可能等到2035年或2034年才突然想辦法弄死你,而是一定會在這之前就開始執行殲滅計畫。

這樣算起來,美國還有大約十年的機會。待十年一過,武林盟主就得準備換人。因此,往後十年將是個危險期。

前幾天,聯合國祕書長Antonio Guterres 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上發出一項前所未有、非常不尋常的嚴厲警告。他說,「白人至上主義」(White supremacy)與新納粹運動正成為一項「跨國威脅」。他說,這股勢力在特定國家的支持下,藉由疫情發動族群仇恨動員與全球結盟。他說,這樣一種帶有國家色彩的「白人至上」極端勢力在過去是無法想像的。

我很訝異他居然敢講得這麼白,但其所言,其實只是一個再明顯也不過的事實。你看,在過去兩三年來,在美國與西方媒體無日無之的瘋狂抹黑與造謠下,仇中反華變成一種全球運動,拼命妖魔化中國人,一如當年之妖魔化塞爾維亞人或妖魔化回教世界、妖魔化阿富汗神學士政權與伊拉克、妖魔化敘利亞與利比亞等等等一樣,而且更加瘋狂齷齪與邪惡,完全不擇手段,進行全球性的妖魔化。

從各種民調中,你可以很清楚看見人們如何被強力洗腦。比方說,在許多國家,特別是西方國家,動輒七、八成以上的人民對中國或中國人懷有惡感。這在過去是不曾見到的。

我常舉伊拉克為例,在美國侵略之前,美國僅僅只有極少數人(大約2%或3%)認為伊拉克對世界是個威脅;絕大部份人連海珊是誰、連伊拉克在哪也不知道。但是,經過短短幾個月,在西方主流媒體與英、美政府的瘋狂造謠之下,居然有高達八、九成的美國人認為伊拉克將危害世人、毀滅全世界,因此熱烈支持美國對伊拉克發動戰爭。

中國與中國人目前所遭遇的妖魔化,就是類似這樣一種局面,而且是千百倍以上的惡劣與規模,是全球性的一種族群仇恨動員。美國搞這些當然不是搞好玩的,而是為將來的各種鬥爭或戰爭鋪路與動員。

你看,過去二十多年來,被美國鎖定的妖魔化對象,全部遭到侵略與屠殺,無一例外,殺害上千萬人,製造一億以上的難民。由此觀之,難道你會以為美國花那麼大力氣在抹黑中國、醜化華人,只是在鬧著玩?難道你以為美國真的有個什麼可以獨當一面、貫徹一己施政理念的總統?沒有這回事。

就如羅素在半個多世紀前所說,美國不是個民主國家,而是一個採取政治世襲制的帝國,更是一部戰爭機器,權力始終就牢牢掌握在真正的大老闆手裏,包括掌控金融與媒體的大資本家、軍工複合體及情治系統。美國的對外政治作為不會因為更換總統而有其本質上的改變。

這些事講不完,罄竹難書,但本質卻不複雜,而且權力結構十分穩定。西方所謂民主選舉,其實就像選左手或選右手一樣,選來選去都是同一個人。我們平常騙小孩也是這樣,你給她糖果,問她說「要用左手給或右手?可以讓妳選哦」。小孩聽了就很開心,覺得好好玩,好有成就感。

西式民主差不多就是這樣,其集權程度,相較於中國,更加嚴密百倍,更加滴水不漏,否則哪有可能強盛?CIA的「民主(輸出)基金會」(NED),顧名思議,核心任務就是「輸出」民主,而非「輸入」。你覺得美國會不擇手段把一個美妙非凡的好東西硬要「輸出」給敵對國家嗎?

前幾天看到金燦榮接受韓國媒體採訪,提到上個世紀七零年代,美國有位著名歷史學家 Arthur M. Schlesinger,寫了一本書叫做《Imperial Presidency》(帝王總統),裏頭提到:西方人自認為是上帝所揀選的子民,優越於其他所有人,因此,倘若有個國家想要和西方國家平起平坐,那麼,他「所犯下的將不僅僅是一種錯誤,而是一種罪行」("not only a mistake, but a crime")。

Schlesinger這話說得很精準,我在西方社會的長年觀察也是這樣。西方社會可以容許你以個人身份比其他西方人優秀,但他絕不會容許你的種族竟然膽敢不屈膝下跪,而竟然想要和「他們」平起平坐。中國不吃這一套,因此中國「罪大惡極」。聯合國祕書長Antonio Guterres 近日所提出警告的「白人至上主義」,基本心態就是這樣。

簡單說就是:西方人不可能乖乖接受「中國崛起」的事實,其統治階層一定會傾全力攻擊,捍衛西方人即將失去的至高無上之優秀種族地位。在過去,他們把非白人視為獸類,視為猿猴,後來讓他進化為狗,供其使喚差遣。沒想到有朝一日,當年被他們蹂躪屠殺一百年的中國,居然從廢墟中活了過來,而且快要和他們平起平坐。

我不認為西方能無痛轉型,接受事實,揚棄虛幻可笑的「白人至上主義」。因此,許多時候我常有這樣一種憂慮,我認為,以美國為首的西方世界,一定會藉由政治代理人之手,在中國大陸發動大規模的國家恐怖主義攻擊,或是策動比方說印度,對中國大陸發動戰爭,或是把台灣當成一顆人肉炸彈,攻擊大陸,挑起內戰,以坐收漁翁之利。

至於中美之間會不會爆發全面戰爭,這我就不敢說了。表面上「看起來」好像不會。但是,你有沒有想過,不管是第一次或第二次世界大戰,根本沒有人預料它會真的發生,而且持續多年,死傷規模以億計算。在戰前,人們甚至對爆發戰爭的可能性嗤之以鼻。直到戰爭發生後,仍然沒有人料想到它居然如此慘烈,而且戰火擴散如此迅速。

總之,凡事還是別太樂觀比較好,因為現實經常比我們所料想的更坎坷,更險惡,更何況我們面對的不是單一國家的政權更迭,不是一時一地的主權糾紛,更不是兩岸之間的雞毛蒜皮,而是涉及整個人類歷史與文明發展的一個轉捩點。在我看來,它無非就是人類文明是否能夠走上一條健康良善的和平發展道路之關鍵。

若干年後,倘若我們真的贏了,也許我們真能終結弱肉強食橫行世界數百年的血腥帝國主義,以一種嶄新的互助共榮思維與價值,濟弱扶傾,重新定義這個世界。



Music


AND OR


add Refusnik Watch to your site
以色列
拒服兵役人數

以巴問題
動畫簡介

失去的土地-年表
(點小圖看大圖)

若雪家書
(pdf 檔, 857KB)
伊拉克淪陷記實
(pdf檔, 644KB)

 Hi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