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本站 網站連結 聯絡我們 巴勒斯坦地圖 你能做什麼 訪客留言版
台灣與世界

我對兩岸統派的某種反感(七)


  • Author / Translator:陳真
  • Date: 2021.04.12

我對兩岸統派的某種反感(七)

陳真

2021. 04. 12.


大家應該從電視新聞上看過大批警察全副武裝出動攻堅直搗匪窟的實況吧?就算沒在電視上看過,至少也曾在電影中看過吧?可是,所謂「大批」警力是有多大批呢?就這年頭來講,十幾二十個或大不了幾十個警察,應該就算是大案子了吧?不過,在八零年代之前來說,這只能算是基本消費。

以我自身為例,1989年的四月四日兒童節,我發起一個台灣史無前例的「爭取兒童福利」遊行,擔任總指揮,從高雄市文化中心,一路走到高雄市政府。訴求有二,一是大幅增加中央與地方兒童福利預算。二是開辦全台五歲以下重症兒童免費醫療保險。那個年代,一整年的兒福預算,恐怕都還不夠跟美國買一架中古戰鬥機的幾個輪胎。

我的第一個訴求後來成功了,兒福預算一口氣增編了十幾倍。至於第二個訴求則只在部份縣市成功。那時候還沒有全民健保,只有勞保與公保等,至於兒童與許多疾病例如精神病患,萬一需要看醫生沒錢,就只能自生自滅,導致一年有五千名兒童因為經濟因素而放棄治療,或死或殘。

這麼卑微的兩個訴求,你知道遊行那一天,高雄市政府及情治單位出動多少荷槍實彈的軍警嗎?兩百多個!這兩百多名全副武裝的軍警與便衣就這樣一路或走路或開車,沿路部哨,跟隨著我們的遊行隊伍,彷彿隨時要把我們給集體殲滅似的。而且,這都還不包括沿路許多假裝路人的特務,嚴密監控,個個手裏拿著對講機,用報紙捲起來掩飾。沿路路口許多高樓的制高點或天橋,更是架滿情治單位攝影機,一路蒐證。

也許你會以為,我發起的這項兒福遊行一定成千上萬人,而且充滿暴力或激烈抗爭,所以才會有兩百多名軍警一路武裝警戒。事實上,遊行成員最多總共才50幾人,其中約有四、五個同班同學,還有幾位年輕小姐穿著護士服,有幾位是真的護士,另外就是十多個自行加入的路人與家長,有些帶著自己念幼兒園或念小學的小孩加入遊行,其中有幾個才兩、三歲的小孩還坐著嬰兒車,吸著奶嘴或一邊玩玩具,拎著我們提供的汽球。 另外也有坐著輪椅的老人加入,也有人開車跟隨;另外還有一名牧師帶著幾名教友前來,我的女房東以及家教女學生也都有來參加。

全部就這麼一些人,而且後來還下起大雨,小孩和老人全避雨去了,大人個個淋成落湯雞。兩百多名全副武裝的軍警和特務,就這樣一路跟隨、佈樁、蒐證。那時是1989年的四月四日兒童節。

兩個月後,我就成為叛亂犯,學姐則是被退學,當年高二。

很多事,現在的年輕一代根本無法想像。這就是歷史可悲之處。當我們對過去一無所知,我們如何可能適當理解現在、面向未來?島內人們的認知與記憶,就跟金魚一樣,似乎只及於當下。

其實,不要說年輕一代,就算年老一代也一樣。年紀並不意味著某種必然的理解。為什麼呢?因為這些事情在電視上和主流媒體幾乎不會有任何報導,近乎完全消音。就算你那時候已經成年,事實上你也根本無從知曉。除非,除非你是黨外的熱烈支持者。也就是說,除非你平常就積極參與或積極關心反對運動,也許你才有可能從極其單薄微弱的私下口耳相傳之中,知道社會上發生了一些什麼事。

在那年代,誰知道什麼「519反戒嚴綠色行動」?誰知道什麼鄭南榕?什麼詹益樺?媒體一般就寫個「一名鄭姓男子,昨日抗拒警方拘捕如何如何」,就連黨外無人不識的「新潮流」龍頭老大邱義仁,一般人也根本不認識,完全就是路人甲;轟動全台的林宅血案苦主林義雄也一樣,即便到了九零年代中晚期,大部份人都還是不知道誰是林義雄。一般人比較知道的就只是那些當時正在擔任民意代表的人。

我想說的是,以為自己年紀夠大就一定知道當年的狀況,這是根本不成立的。一般人哪會知道什麼鄭南榕、邱義仁?更不用說什麼江蓋世或陳真,就跟無名氏一樣,根本無人知曉。

我相信,比方說陳映真和林書揚,將來肯定會被抬舉,成為台灣的重要歷史人物。但是,請問現在有幾個台灣人知道誰是陳映真?誰是林書揚?

簡單這麼說吧,歷史並非只是一種個人經驗談;並非說個人經驗無意義,而是說一般人的生活經驗不是一種客觀評價判準,而且與事實真相往往相去甚遠,因為人們並不是以那樣一種方式活著,就好像絕大部份人恐怕根本不曾意識到長達38年戒嚴的存在,他哪有可能知道具有重大歷史意義的什麼「519綠色行動反戒嚴」?當時報紙除了登出龍山寺附近店家「不要來影響我們做生意」的抹黑報導之外,幾乎隻字未提,一般人哪會知道?

就連我的一些極其要好的同班同學,甚至也不知道我曾遭遇過一些什麼,比方說叛亂,比方說罄竹難書的抹黑。圈內人尚且所知極其有限,更不用說一般人了。

回到一開始所說的,你不妨想像一下兩百多名武裝軍警沿路尾隨、佈樁、蒐證一群婦孺小孩及身穿白衣的醫護人員的畫面。你有什麼感想呢?而且,這都還只是檯面上的鎮壓架式,真正惡劣與齷齪的是檯面下的各種無恥騷擾、威脅與恐嚇,甚至威脅要傷害我的家人與父母。

那時是1989年,如果時間再往前推個十幾年。你想,那又是一種什麼樣的光景?那時候我還在念小學,不曾親身經歷,但我黨外出道甚早,見多識廣,勤於理解過往人事,閱歷豐盛,所以我約略知道七零年代大約又是什麼樣的一種氛圍。

你能想像三百多名憲兵軍警,三百多名耶,把一個教會組織團團包圍,然後像匪徒打家劫舍那樣衝進去翻箱倒櫃搶奪財物的場面嗎?彷彿那不是一個教會組織,而是一個龐大的軍火庫或恐怖份子的武裝基地。時間就發生在1975年,那時蔣介石快死掉,蔣經國已開始掌實權,被包圍的地點是聖經公會。

蔣經國下令警總派出三百多名軍警憲兵,包圍、突襲一個小小的教會組織幹啥呢?裏頭有核武原料嗎?還是大批軍火?統統都不是。裏頭有一堆歷時多年才完成的台語聖經,包括羅馬拼音或注音符號所編寫的台語聖經,統統沒收、燒毀。在這同時,原住民山區的教會也遭殃;人家牧師正在帶領大家做禮拜,軍警卻能任意衝入逮人、搶聖經,甚至逐一到信徒家中繼續搜查,就是不准你使用台語或其它原住民族語的聖經。

為什麼呢?國民黨說,「為了復興中華文化」,只能使用國語傳教,否則就是存心「破壞社會團結」,存心「危及國家安全」。難道連舊黨國打壓台語這樣的基本事實也要否認?

「國家安全」是一個很好用很常用的理由,新舊黨國都一樣,動不動就是「為了維護國家安全」。

各位知道以前有髮禁吧?男學生必須理三分頭,女生髮長不可超過過耳朵,只能清湯掛麵。為什麼要有髮禁呢?原因也是「為了維護國家安全」。

為什麼頭髮過耳,國家就不安全了呢?國民黨的立法院萬年老代表們說:女生如果頭髮太長,將會激起男學生無窮的性慾,這樣就完蛋了,國不成國,家不成家,大家每天忙著做愛做的事。這樣的話,這個國家能不完蛋嗎?因此頭髮長度一定要嚴禁。

你也許會以為這是我自己瞎掰的,絕對不是。不信的話,自己去查一下立法院公報。舊黨國年代,動轍扯到國家安全,動不動就說一切都是阿共仔的陰謀。新黨國也一樣,幾乎每件事都能扯上阿共仔的陰謀。惟一不同的是,以前只是反共,現在卻是反中、仇中,藉以洗腦人民,為己謀利,不擇手段,跡近瘋狂。

現在藍營的支持者,如果很堵爛人渣黨總是搞這一套洗腦的把戲藉以奪權,藉以貪污舞弊掏空台灣,那他就應該反省一下,藍營當年不也一樣每天玩這一套無恥下流的政治詐術?並且在美國的鼓動與大力支持下,以捍衛民主及反共為名,傷害數十萬人的生命與青春。

更可恨的是,新舊黨國根本就是它媽的同一批人;他們只是換了衣服的顏色,改了一下口號,從「反攻大陸,解救同胞」,變成「仇中反華,獨立建國」,你就以為他們是不同的人。

台灣人得了一種歷史失憶症,對過去無知,對現在腦殘,對未來一片茫然。



Music


AND OR


add Refusnik Watch to your site
以色列
拒服兵役人數

以巴問題
動畫簡介

失去的土地-年表
(點小圖看大圖)

若雪家書
(pdf 檔, 857KB)
伊拉克淪陷記實
(pdf檔, 644KB)

 Hi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