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本站 網站連結 聯絡我們 巴勒斯坦地圖 你能做什麼 訪客留言版
政治文化

哈瑪斯的勝利


  • Author / Translator:李鑑慧
  • Date: 2006.02.06

巴勒斯坦議會選舉於一月底落幕。此次選舉投票率高,選舉過程平和,哈瑪斯候選人在以色列強烈打壓下,竟拿下134席中的74席,擊敗執政的法塔組織,取得議會絕對多數。選後卻不見歐美各國過去常見對民主價值的宣揚與稱許,只見一系列的緊急應變會議和警告撻伐之聲。

哈瑪斯源自埃及的「回教兄弟會」,主張消滅以色列以及巴人面對侵略的武力抵抗權,在過去幾年共造成幾十起自殺炸彈攻擊,殺害數百名以色列人,是美國、以色列及歐洲國家正式認定的恐怖組織。一般分析認為,哈瑪斯此次勝選,乃因巴人對法塔政府之貪污腐敗與面對以色列之軟弱立場的不滿。哈瑪斯此次雖經由民主程序選出,以色列代總理歐馬特已表明將拒絕與曾宣稱消滅以色列的哈瑪斯展開任何協商;美國也不斷喊話,要求哈瑪斯放棄恐怖主義、承認以色列政府;巴勒斯坦最大經援者歐盟也威脅停止援助。

但問題是,在以巴長久關係中,什麼是衝突根源,誰又是恐怖主義?哈瑪斯的崛起背景,不是二戰前以色列的復國運動乃至48年的建國,而是1967年的以色列佔領、佔領後20年間民生之凋敝、82年以色列入侵黎巴嫩、Shatila巴勒斯坦難民營之屠殺……。這一切軍事侵略、政治壓迫、經濟傷害、人權侵犯,促成了80年代末期幾股包括哈瑪斯的伊斯蘭政治抵抗運動的興起。在眾多巴人眼中,哈瑪斯所行使的僅僅是最基本的抵抗權。若論恐怖行動規模,以色列自2000年第二次抗暴運動以來,殺害無辜巴人人數,高達巴人各武裝團體所造成以人死亡人數之四倍。若言哈瑪斯是基進宗教狂熱者,但哈瑪斯對和平協議之不滿,並非基於伊斯蘭宗教立場,而是巴勒斯坦民族立場;哈瑪斯之贏得民心,亦非藉助伊斯蘭基本教義,而是長年來於巴人社區建立廣泛的社區網絡所提供各種健康、教育與文化服務。反觀以色列政府,其順應其國內猶太教基本教義派之「大以色列」思想,於佔領區建立的無數違反國際法的屯墾區,奪取巴人最後生存空間,又何嘗不是宗教狂熱與政治目的結合之標準展現?

有專橫強硬的侵略與佔領,就有激進暴力的抵抗運動。體制性國家恐怖主義,必然造成武裝反抗的溫床。長久以來,以色列政府造就了恐怖循環,只是,在其強大政經與輿論影響力下,始做俑者卻成為無辜受害者;一方免責,一方卻為千夫所指。

當然,諸此類比,非在合理化任何一方的濫殺無辜與人權侵害,而是糾正一般對以巴問題的偏頗呈現。

夏龍政府過去幾年來種種政治強硬作風,無疑造就哈瑪斯今日的勝利。法塔領袖阿巴斯雖為美國所支持之溫和領導人,但其2004年當選巴勒斯坦總理後,以色列卻不予其基本尊重,拒絕雙邊對等和談,依舊採取單邊行動,讓阿巴斯失信於巴人,也讓巴人相信對以色列溫和軟弱之無用。以色列政府若繼續拒絕在公正公平之基礎上與巴勒斯坦展開協商,繼續其無日無之對巴人的人權迫害,也必將造就出更激進之巴勒斯坦政治勢力,這對任何一方都是不利的。

哈瑪斯之當選是以巴關係的一個最新變數,沒人敢預料往後局勢將如何發展。但是哈瑪斯近日已做出初步現實提議。哈瑪斯流亡敘利亞的政治局領導人Khalid Mish’al一月三十一日於英國衛報為文說明:

「我們要告訴以色列:我們與你們作戰並非因為你們屬於某個宗教或文化。猶太人曾經和平、和諧地居住在回教世界中長達十三個世紀。在我們的宗教中,猶太人被稱為『愛書本的民族』(the people of the book),與上帝締結盟約……我們與你們的衝突不是宗教的,而是政治的。對於那些未曾攻擊我們的猶太人,我們並無意見;但是,那些來到我們的土地上,使用武力強佔一切、摧毀我們的社會、驅逐我們人民的人,我們對之才有意見。」

「我們永遠不會承認任何政府奪取我們的土地,否認我們民族生存權的權利。我們永遠不會承認在我們土地上為了數落他人之罪、干涉他人問題而創建的猶太國。但如果你們願意接受長期停戰,我們也願意展該協談並討論具體條件。哈瑪斯願意向那些有意尋求『公正之和平』的人,伸出和平之手。」

2004年遭以色列暗殺的哈瑪斯前領導人亞興,多年前也曾傳達類似立場:哈瑪斯雖不願承認以色列政權之合法性,但願意透過協商達致停火,讓雙方休兵三十年,三十年後由雙方下一代人民來決定以巴命運。

以巴問題的最終解決,有如兩岸問題,必須依靠時間與智慧。我們能做的,是持續監督所有人權侵害,讓那掩蓋的被揭發,並確保公平與公正的遊戲規則。



Music


AND OR


add Refusnik Watch to your site
以色列
拒服兵役人數

以巴問題
動畫簡介

失去的土地-年表
(點小圖看大圖)

若雪家書
(pdf 檔, 857KB)
伊拉克淪陷記實
(pdf檔, 644KB)

 Hi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