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info Logo
Palinfo Title

聲援阿桑吉站樁記實 (六)

聲援阿桑吉站樁記實 (六)

陳真
2020. 01. 04.

今天依舊來到 AIT 靜站,遠遠就看到一堆警察,把小慧和良哲及智巽圍住。他們早到,所以就先站了。

我方人員這回有11人,警方這回派出二十幾個,比上回少一些,而且是一些生面孔,反應上似乎比較緊張一些。

AIT 最近發表了一堆黑鷹鬼話,而且竟然還降半旗,所謂「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但在島內,司馬昭之心卻少有人知。

我這回注意到 AIT 前面的那條馬路,似乎可通向後面巷弄的民宅。也就是說,任何人都有權通過這條馬路;即便它被劃為禁制區,但禁止的是三人以上的集會遊行,而不是禁止某一個人通過,就好像你不能跑到總統府前面集會遊行,但任何一個人都可以自由通過總統府的所在位置--重慶南路一段。

但你知道嗎?今天靜站時,我一個人想走進這條馬路看看它通往何處時,十幾名警察馬上把我擋住,不准我通過。很荒唐吧?萬一我家就住在馬路的另一頭,我就不用回家了是嗎?還是我應該搭直升機穿越這條馬路?

我想說的是,所謂什麼民主自由,其實都只是一種說詞,缺乏一致性的實質內涵。我明明有權力做的事,警方卻硬是要違法阻擋我去做,連通過一條大家都可以通過的馬路都不行,這叫做民主自由嗎?我當然不怪這些警察,畢竟他們只是聽命辦事。

這幾次來到台灣真正的「總統府」--AIT 靜站,讓我有個很深的感慨就是,這裏就像個戒備森嚴的宮廷,氣氛肅殺,就連巴勒網這麼溫和的一種抗議方式,依舊讓他們如臨大敵。我看,就算是重慶南路一段122號那個冒牌的「總統府」都沒有戒備得這麼森嚴。

靜站後,我問大家說,下個月阿桑吉就要開庭審理引渡問題,我們的靜站要不要再稍微強硬一點、以身試法?比方說參與者不再分成兩群,而是所有人全部集結在 AIT 圍牆前或其入口,決心讓警方逮捕?大部份的人的意思似乎是傾向不要這樣做。

我回來和學姐商量,她也不贊成以身試法 (事實上,我們現在已經全員都在所謂禁制區內)。至於我自己,原本為了阿桑吉,想說下回再犯一次法,後來想想也就算了。基本上,除非大部份人同意,否則我們仍然還是就依照原來的分區靜站之溫和方式進行,不演說,不喊口號,不做其它任何動作。但我依然還是有點想不開,阿桑吉就要這樣畫下句點了嗎?他是為了公義而受難不是嗎?世人卻默然袖手旁觀。

我其實也不希望看到我們之中有人被捕,雖然集遊法刑責不重,但總是會影響工作,影響家庭。因此,我只能希望在下個月阿桑吉受審之際,能夠有更多人來參加。我們的牌子似乎有點不太夠用,萬一牌子不夠,就請盡量穿印有阿桑吉的衣服來。

紀念若雪巴勒斯坦資訊網 © 2002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