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info Logo
Palinfo Title

人肉盾牌很好笑?

伊拉克開戰這兩天,媒體起肖(中外皆然),不知道抹黑人肉盾牌是要做什麼?要抹黑也該有點基本常識,不要講人肉盾牌什麼「被利用」啦、「被派去顧水庫、顧電廠啦」;人肉盾牌不去顧水庫、顧電廠,難道是去顧甘媽店?也不要說什麼他們怎麼不去顧學校保護小孩這種笨話,學校老早連課都不上了,顧它做什麼?

電廠、水廠、「古井」等等這些東西,才是戰亂帶來大批人命傷亡之關鍵所在,特別是水源,人肉盾牌不顧好它要顧什麼?如我之前所說,在改善了一大半的營養不良問題後,伊拉克小孩的死亡率仍居高不下,主要就是因為沒有乾淨的水可以喝。跟流浪狗沒兩樣,許多伊拉克人經常就得四處在水溝中或河流取水喝,問題是這些水能喝嗎?

之所以沒水喝,同樣如我之前所說,去年八月聯合國有關伊拉克的某個專題研究報告中就指出了這一點:美軍在第一次波灣戰爭的轟炸中,「故意」以各種民生設施為目標,特別是水廠,兩三個大城市,水廠水庫炸光光。好不容易蓋好,這兩天保證美軍又會給它炸毀。

這些民生設施既然如此重要,涉及無數人命的基本生存,因此,日內瓦公約明明白白規定:蓄意破壞或摧毀大眾生命之所賴的民生設施,是一種戰犯行徑。可是,誰有那個膽子去逮捕布希和他老爸或柯林頓、布萊爾?派安南去抓嗎?

總之,人肉盾牌保護這些設施,有什麼不對嗎?我看這些抹黑人肉盾牌的媒體,如果不是缺乏常識,就是缺乏良知。真不知道在報導些什麼,顧水廠有何不對?為什麼這樣就是“被利用”?實在好怪異,真不知道該怎麼說,這樣也能當記者?

另外還有一種抹黑就是說什麼一開戰,人肉盾牌「都」跑回來了。有「都」跑回來嗎?一部份人回來了的確是事實,但這又能代表什麼呢?這難道不是很正常嗎?過去去了兩百個人肉盾牌,現在開戰了,只剩一百個,就能顯示出「人肉盾牌都很怕死」?自己有種自己去試試看,一旁說什麼風涼話呢?

而且,人肉盾牌又不是閒人,能去多久當然都是先必須有個大概的估計,看是要一個月或三個月或更久,一方面也要辦簽證不是嗎?時間到了,自然就得回來。而且,要去以色列或伊拉克,哪有那麼簡單?同時,自己也要算一算身上銀子夠不夠花,回去機票錢或醫藥費夠不夠,不是嗎?

媒體故意抓住幾個本來就該回來的人,或是抓幾個開戰後因為害怕而提前跑回來的人,然後就大書特書,把人肉盾牌幾乎描述成一堆沒有大腦、貪生怕死之徒,可是,這是事實嗎?這不是很無聊的抹黑嗎?就算他們臨陣脫逃,我們也沒有嘲笑的資格,因為我們自己連去都沒去。嘲笑別人可以,但是自己呢?不是更窩囊嗎?更何況事實根本不是這樣。

最惡劣的是反戰專家傳給我看的幾篇討論,出現在某個討論群(叫做「science-studies」),有個「菁英」叫做葉琰新,拼命嘲弄人肉盾牌沒種,說他們很好笑,不敢以一條命擋坦克車;夠種就該犧牲生命,「壯士一去不復返」,慘死異鄉不要回來。可是,康寧馨問他說:那你呢?你敢嗎?他卻說什麼「我有心」啊,但是我有小孩要照顧啊,我「天天」都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啊!

真是好偉大。對於像這樣空嘴嚼舌的菁英,我真是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為什麼人的勇氣和良善差這麼多?

這還不夠喔,這位葉先生在若雪被輾死後,他竟然還堅持說人肉盾牌令人「失笑」,並且語帶嘲弄地說看這下子她爸媽心裏會怎麼想。康寧馨反駁他說,人肉盾牌不管怎麼樣,「有去的至少比沒去的多作了件事,不知道哪裡好笑了?」,這位反戰老兄卻說:「作了件什麼事?虛擬人肉盾牌?想來跟『絕食三小時』有同樣的道德高度。」甚至還嘲諷康寧馨說她如果有個若雪這樣的女兒,一定會覺得很「驕傲」。

可是,這有什麼好嘲弄?當然沒有人會希望自己的親人喪命,但是,自己的親人因為一個好的動機或作為,萬一喪了命,我們當然會以之為榮,不是嗎?難道葉先生會為一個胡搞瞎搞但卻步步高昇、飛黃騰達的子女感到「驕傲」?

連別人的死亡,都能這樣拿來諷刺、嘲弄,我真是服了台灣這些或優雅或進步的菁英。他們的口舌,真是比美帝和以色列的生化武器還可怕。

奇怪的是,這位老兄仍不忘「聲明」他「個人也是反對這場不義之戰的」。真是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這樣的偉大之士,凡事往往出一隻嘴巴,然後噴點口水,除此之外,我真不知道他們究竟是做了什麼,足以讓他敢站在那麼高的一種「道德高度」來嘲弄別人或教訓世人,甚至嘲弄一個連生命都付出的人;這不會太無恥了一點嗎?

也許,這樣的人不是無恥,而只是無知和無情,他們實際上並不是真的關心什麼,而只是喜歡「論述」,表示自己很行;總是敢對一無所知的事,憑著幻想或妄想或個人心裏卑鄙念頭的投射,胡說八道「論述」個不停;彷彿他很了解似的。可是,一個人了不了解一件事或一種想法,聽他講兩句就知道了,實在騙不了人。

在我看來,世上目前最艱難、最具有非暴力精神的一種抗爭方式,就是人肉盾牌。你不以為然也就算了,但是,想要罵它的人,應該先去做點基本功課,看看別人幾年來怎麼做、做了些什麼,再來展現自己的英勇批判也不遲。

但是,如果有人要罵人肉盾牌「沒種」,那他恐怕得先犧牲生命或至少給機關槍打上幾顆子彈給我們看,那也許才有那麼一點說服力。

台灣的菁英世界很奇怪,什麼都不做的人,卻整天喜歡批評別人不懂得實踐,整天把「實踐」掛在嘴巴上。

紀念若雪巴勒斯坦資訊網 © 2002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