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info Logo
Palinfo Title

摧毀中國計畫:美國資助恐怖份子、毒販與政治代理人 // 「民主基金會」操盤手阿布拉姆斯 (Elliott Abrams)--一個血腥戰犯 (1)

摧毀中國計畫:美國資助恐怖份子、毒販與政治代理人 (Shane Quinn) //「民主基金會」操盤手阿布拉姆斯 (Elliott Abrams)--一個血腥戰犯 (1) (陳真) 

摧毀中國計畫:美國資助恐怖份子、毒販與政治代理人
  
作者:Shane Quinn
翻譯:陳真
出處:Global Research
網址:https://bit.ly/33ZRiKX
刊登日期:June 28, 2020
翻譯日期:2020. 08. 25.

譯者前言:

大多數人可能不清楚文中所提相關人事物,讀完之後,也許領悟有限。可我若一一詳細註解,恐怕得寫成系列叢書,或是得花三萬年寫出一整座圖書館,也許才有可能介紹美國罄竹難書的「民主輸出」事業。這當然是不可能辦到的事。因此,我能做的,大概也就只是點點滴滴做些簡單說明。

可是,隨手一寫,文章還是很長,一兩萬字,所以我把其中一個「譯註」獨立成文,題為「美國民主基金會的操盤手阿布拉姆斯(Elliott Abrams)--一個血腥戰犯 (1)」,附於文末做為「附件」,懇請詳讀。也許會花上你一點時間,但我相信,只要你願意讀它,它有可能改變你原有的一些根深蒂固的錯誤想法。

現代人不喜長文,看東西只願看兩三行,而且喜歡看什麼爽文、酸文,無須內涵,只要罵得爽就好,最好連文字都省了,直接看爽圖最快。但我不相信有人可以不需任何真實的理解,卻能憑空形成一種關乎是非善惡的深刻態度。

活在這樣一種善惡顛倒的時代,人渣當道,邪惡猖狂,戰爭迫在眉睫,我說不出心裏的感受,只能從每天所剩無幾的零碎時光中,日夜操勞,盡我所能,希望給善留下一點希望。

本文:

1949年,中國「落入」中共手裏,無疑是二次戰後美國霸權擴張最大的一項挫敗。此一挫敗之影響,逐日顯著。美國對中國之戰略指南,就是儘可能製造其內部動亂,進而裂解並掌控之。七十年來,美國為此花費數千億美元。特別是過去三十年來,一部份受到1991年成功裂解蘇聯的鼓舞,一部份則忌憚於中國與日俱增的世界影響力,美國不斷加大顛覆中國的力道。然而,此一帝國圖謀,至今仍難得逞。

見多識廣的巴西詩人與歷史學家莫尼斯·班德拉(Luiz Alberto Moniz Bandeira)如此寫道:

「美國中情局(CIA)企圖以蘇聯--阿富汗戰爭期間成功解體蘇聯的手法,對中國如法炮製,亦即透過培植恐怖組織與盟國例如土耳其等政治代理人,對敵人發動攻擊;經由這些傀儡國家進行政治操作,鼓動泛土耳其民族主義及極端伊斯蘭思想(pan-Turkish and pan-Islamic ideas),製造敵人內部動亂。」(註1)

美國之摧毀中國計畫之一,便是在它的最大省份包括新疆與西藏煽動獨立。兩者都是世界公認的中國領土。新疆位於中國西北方,族群多元,面積足足是法國的兩倍,但它人口稀少,遠離海岸線,廣闊沙漠縱橫交錯著終年冰雪覆蓋的高山峻嶺;礦產豐饒,儲存中國四分之一的石油與天然氣及四成煤礦。(註2)

新疆之於中國,具有戰略與經濟上的巨大重要性。它同時也是中國進入中亞的橋頭堡,古絲路便是由此通過許多國家,進一步延伸連結至地中海。北京政府更由新疆的西部大城喀什市,跨越一千兩百公里,往南連結巴基斯坦的海港城市瓜達爾(Gwadar)。瓜達爾位於巴基斯坦西南沿海,本身極具重要性,同時也是「中巴經濟走廊」(China-Pakistan Economic Corridor,簡稱 CPEC) 的核心大城。2013年,中國在當地開啟基礎建設計劃,並已逐步完成。

「中巴經濟走廊」是『一帶一路』計畫的關鍵核心之一,第一期建設終於完成(註3),將大大有助於巴基斯坦的各項工業發展。相對地,美國則是在此地進行巡邏艦外交之軍事支援。

瓜達爾是中國在印度洋上「珍珠鏈」戰略的主要基地,具有貿易上的重要價值(註4)。(譯註:所謂「珍珠鏈」戰略,指的是美國認為中國企圖從中東到南海之間建立起一條戰略夥伴連線。) 這應當是當代歷史上中國首次延伸其利益與影響力到波斯灣,此舉將大幅削弱美國於1940年中葉在此地便已臻顛峰的控制力量;當年的美國,擁有世界一半以上的財富。

鄰近巴基斯坦的伊朗,做為中國最大的貿易夥伴,則是企圖連結瓜達爾和伊朗南部港灣城市恰赫巴哈爾(Chabahar)。巴、伊兩國接壤甚長,向來互惠友好。中國之致力於與雙方加強邦交,更是當代國際關係史上一大盛事。但是,對於美國來說,卻是一項警訊,畢竟巴基斯坦是核武大國,如今早已成為由北京主導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簡稱 AIIB)及「上海合作組織」(Shanghai Cooperation Organisation,簡稱 SCO)之一員。

伊朗則於2015年加入「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連結巴基斯坦之瓜達爾和中國及伊朗的油管,將大幅減少運送原物料所需時間與距離。此一設施,特別有利於中國。在過去,中國油船得耗費兩三個月的時間,穿越數千公里的公海才能抵達目的地。

巴西利亞大學歷史系榮譽教授班德拉指出:

「從新疆到瓜達爾的油管,減少了一千六百公里的路程。此一優勢,促成一個新的地緣政治軸心的形成,是中國在中亞與中東地區進行中美博奕極其有利的一張牌,不但讓中國與伊、巴兩國建立起貿易連結,中國並提供六千萬歐元重建恰赫巴哈爾港口,距離瓜達爾僅四十三公里。」(註5)

中東與中亞是世界上最珍貴、最具有戰略價值的地區,因為它有著全世界最大的石油與天然氣蘊藏量。中亞是鄰接中、俄的廣大延伸陸地板塊,自然資源豐富,包括銅、鐵礦。倘若中國能在該區域加強影響力,持續投資基礎建設,無疑將大幅提昇中國的全球地位,加速趕上美國。

美國於是動用金融力量,企圖使巴基斯坦遠離中國;親美的各種遊說團體,在巴基斯坦的首都伊斯蘭馬巴德(Islamabad)致力於削弱「中巴經濟走廊」的重要性,說它是中國的「債務陷阱」。但是,大多數巴基斯坦人並不相信這一套宣傳,而是熱烈擁抱北京,畢竟中、巴相鄰甚近,巴國往東北即可通往中國。相對地,美國卻以反恐為名,不斷在巴基斯坦恣意發動無人機轟炸,經常造成平民傷亡,巴國人民再怎麼說也不可能喜歡美國。

中國與瓜達爾的建立連結之另一考量則是,載運石油的船隻將可從阿拉伯海啟程,避免行經由美國海軍戰艦所巡弋的馬六甲海峽。

班德拉教授寫道:

「中國連結瓜達爾與新疆,取道阿拉伯海,一舉避免對於馬六甲海峽的戰略依賴。此一事實,無疑促使美國中情局(CIA)及其『民主基金會』(NED)以及土耳其 MIT、以色列 Mossad 及英國 MI6 等國家情報局加速在此一區域製造更多的動亂,鼓吹新疆分離主義,策動各種暴亂與恐怖威脅,一如在北疆烏魯木齊之所為,企圖控制對於西方工業發展至關重要的石油與天然氣等天然資源,遏制中國往阿拉伯海發展。」

西方對於所謂新疆人權煞有介事之關注,純粹只是覬覦此一地緣政治利益的一種煙霧彈。說到人權,美國及其同盟國例如沙烏地阿拉伯及以色列,在1945年二次戰後所犯下的各種人權侵害事件,那才真的是駭人聽聞。

早在2001年「911事件」之前,美國 CIA及五角大廈便大力支持跟賓拉登有關的極端伊斯蘭組織,在中亞及高加索地區和巴爾幹半島從事許多恐怖攻擊活動。(註6) 

比方說,美國利用土耳其及巴基斯坦和沙烏地阿拉伯的特工人員,在當時隸屬蘇聯的中亞地區策畫各種暴亂與恐怖攻擊事件;隨著成功裂解蘇聯,美國勢力得以長驅直入該地區。除了製造暴亂與恐攻,美國並在中亞地區、土耳其及巴爾幹半島進行毒品買賣 (主要是海洛因) 及非法武器交易與洗錢等。

美蘇冷戰結束前,美國便已加大力道支持疆獨。數十年來,美國始終深知新疆地理位置之根本重要性;它是中國大陸的邊疆,極易取得中亞地區之能源。這是犯忌的,因為,控制包括石油與天然氣在內的各種原物料,始終是二次戰後美國外交政策的基本宗旨。

當蘇聯於1990年解體,美國便開始大力資助與培植新疆恐怖組織,策畫各種恐怖活動,推動新疆獨立。比方說,美國所資助的「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East Turkestan Islamic Movement,簡稱 ETIM) ,乃是由新疆維吾爾基本教義派所組成,和「蓋達組織」(Al Qaeda) 及塔利班有著緊密連結。(註7) 

「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隨後改組為「土耳其斯坦伊斯蘭」(Turkistan Islamic Party,簡稱 TIP),光是在1990年至 2001年之間,在 CIA 的資助與策動下,在中國境內發動多達兩百多次的恐怖攻擊,例如在菜市場或車站人潮眾多處,以公車衝撞平民,發動恐攻,並鎖定中國官員進行謀殺,造成多人死亡。(註8)

相較於西方,中國的決定性優勢在於它在經濟上迴避了新自由主義的弊端。中國目前大約有四百多位億萬富翁,但是政府依舊牢牢掌控大企業。有別於歐美,中國的大企業大部份是國營,其中包括銀行與石油公司等最大的十二家企業。(註9)

至於香港,它是中國東南方的一個彈丸之地,它的持續動亂,可以回溯到1840年代英國之接管。香港當年被改造為英國的軍事前哨站,前後殖民長達150年之久。大部份殖民時期,倫敦當局通常直接派遣統治官員,驅逐原有的公務員。這樣一些政策,對香港居民產生西化影響;相關殖民烙印,遺留至今。地狹人稠且富裕的香港,在文化與經濟等層面,因之迥然不同於大陸內地。

美國於是藉機操弄香港與中國大陸之摩擦。光是從 2014 年至今短短幾年內,「民主基金會」就已挹注至少三千萬美元,說是「為了要找到一些有關輸出民主與政治改革的新途徑」。(註10) 在鏡頭底下,因此常可看到成千上百的所謂香港「民主示威者」,大剌剌地揮舞著美國旗幟,穿戴全套美國裝備。(註11)

「民主基金會」創立於1983年雷根政府時期,大部份經費來自美國國務院,長期以來滲透顛覆許多國家,製造動亂,惡名昭彰。

(譯註:「民主基金會」的主要工作就是顛覆敵國,製造動亂,培植傀儡政權或政治代理人。在此之前,這些顛覆工作隸屬CIA。為掩人耳目,雷根於是成立「民主基金會」,把 CIA 原有的工作獨立出來,交由「民主基金會」執行同樣的顛覆任務,性質上仍屬情治系統;名為「民主輸出」(endowment for democracy),實則輸出大量謊言、暴動與恐怖活動至敵國境內,進而顛覆政權或伺機發動軍事政變。

「民主基金會」在世界許多國家或地區均設有分部,台灣當然也有,陳水扁時期成立,由藍綠各政黨組成,由台灣納稅人每年花費數億元公帑供養,以仇中反華為核心宗旨,效忠於美國的「民主基金會」,背後操盤者就是 CIA。

掛民主羊頭、賣反中狗肉的「台灣民主基金會」,現任政黨代表有江啟臣、林郁方、柯志恩、羅致政、陳建甫、陶儀芬、黃嵩立與蔡壁如,橫跨多黨。你看,所謂藍白綠,每天表面上打打鬧鬧。實際上,在仇中反華等關鍵問題上,彼此合作無間,感情好得很。)

2018年3月,一位美國資深記者形容「民主基金會」其實就是「攻擊民主的基金會」,傷害民主,不遺餘力。長期擔任「民主基金會」主席的卡爾·格什曼 (Carl Gershman),兩年前曾公開揚言:「中國是美國當今所面臨最嚴重的威脅,我們切莫放棄民主改造中國的可能性,並應持續支持此一改造力量。」(註12) 

「民主基金會」的攻擊焦點就是中國,而其主要操盤手則是那些信奉「干預主義」的「新保守主義者」,例如埃利奧特·阿布拉姆斯 (Elliott Abrams) 及維多利亞·盧嵐 (Victoria Nuland) 等人。

(譯者註:一般人光看這些名字,應該一點感覺也沒有,根本不知道這些人是誰。如果你能略知一二,也許才有可能理解台灣是處於一種什麼樣的凶險處境,進而理解西方所謂「民主自由與人權」是如何的邪惡、血腥與殘暴。但我不可能三言兩語說清楚,所以我把這個「譯註」獨立成文,題為「美國民主基金會操盤手阿布拉姆斯(Elliott Abrams)--一個血腥戰犯」(1),做為本文附件,附於文末。)

十幾年來,「民主基金會」持續資助海外新疆反中團體,例如總部位於華盛頓的「維吾爾裔美國人協會」(Uyghur American Association,簡稱UAA),以及設於德國慕尼黑的「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World Uyghur Congress,簡稱WUC)。這些組織,全都主張新疆必須完全獨立於中國,建立一個獨立國家叫做「東突厥斯坦」(East Turkestan)。

中國政府對此必然充滿疑慮。事實上,新疆出生的「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主席艾爾肯·阿布甫泰肯 (Erkin Alptekin) 便與CIA關係匪淺;從1971年到1995年,阿布甫泰肯便是替美國政府的廣播公司「自由歐洲電台/自由電台」(Radio Free Europe/Radio Liberty,縮寫RFE/RL)工作 。

至於香港,一般常聽到的人之一就是黃之鋒 (英文名Joshua Wong),一個 23 歲的學生及政客。黃之鋒的港獨立場讓他在西方主流媒體界與西方政客之中享有廣泛支持。但他之樂於與美國政府公然互通聲息,其實只是讓他成為中美鬥爭的一個工具。

就在去年(2019年) 九月,黃之鋒飛越八千公里遠從香港跑到紐約與華盛頓,跑去和美國的一些戰爭販子例如佛羅里達州眾議院議長馬可·魯比奧(Marco Rubio) 會面商討,尋求支持;魯比奧在 2011年曾經強烈支持侵略利比亞。至於黃之鋒擔任祕書長的政黨--「香港眾志」,同樣和「美國民主基金會」關係亦甚為密切。(註13) 

這一切作為,勢必讓人難以信任黃之鋒,從而傷及其港獨立場。就在上個月(即五月),黃之鋒與另一名作者在《華盛頓郵報》共同發表文章,宣稱「中國對港政策已展露其流氓國家本質」(註14),因此「要求美國政府執行『香港人權與民主法』」,「呼籲美國對中國實施制裁」。

北京這些年對香港逐漸加強管控,但香港基本上仍是一個自由開放社會。出生於香港的一位57歲政治學學者盧兆興,近日發文表示,「香港選舉大致上來講,競爭激烈,但是都能遵守民主程序,同時也有著一些並非由黨所主導的重要民主元素。」

盧教授早年移民加拿大,學成後返回香港大學任教,他的基本立場並非支持北京政府,但他依然說出真相。他說,香港依舊存在著「強烈的市民社會特質」,「展現廣泛多元的政治觀點」,各種觀點「積極且具有影響力」。(註15)

盧教授說,香港的勞動力「尤其組織完整」,分別代表兩股彼此競爭的工會勢力。他還提到,「香港媒體依舊保存著長久以來的獨立與活力」,並且「經常能夠對香港政府與中國共產黨提出強有力批判」。盧教授強調,儘管香港媒體對於中國大陸並不友善,但是,不論是香港政府或北京,事實上都不曾為難媒體或打壓相關言論機制。

回到國際問題上,中國只要一走出大門,便面臨美國及其同盟重裝備的層層軍事包圍。然而,在美國本土四周,卻看不到中國的一兵一卒。過去十多年來,美國把大部份軍力調往東亞,把中國給團團圍住,阻礙其發展,並斬斷台灣與中國的連繫。

台灣是個物產豐盛的小島,與中國大陸相距僅150公里,它對於中國的重要性,猶如古巴之於美國。但是事實上,台灣卻只是美國軍事圍堵中國戰略的一個犧牲品(譯註:作者特別把這句話以粗體字呈現)。

最近,一艘美國重型武裝的驅逐艦又再度刻意挑釁地在台灣海峽航行,距離中國大陸僅有幾公里。(註16) 打從 2009 年至今,歐巴馬與川普政府已出售大約兩百五十億美元(折合台幣約七千五百億)的武器給美國撐腰的台灣政府,包括戰鬥機、坦克與飛彈等等。這些尖端武器,其中有一些可攜帶核彈頭。

從1957年到1975年之間,美軍曾在台灣祕密部署核子彈,其中包括在1958年1月便已開始部署配備核彈頭的鬥牛士飛彈。然而,中國卻是從1964年才開始研發核武器。川普上台後,美國對台售更是大幅增加。

《附件》

「民主基金會」操盤手阿布拉姆斯 (Elliott Abrams)--一個血腥戰犯(1)  

作者:陳真

2020. 08. 26.

我來介紹一下這些理當槍斃一千遍的血腥戰犯,比方說譯文中提到的這位美國「民主基金會」操盤手--埃利奧特·阿布拉姆斯(Elliott Abrams)。

阿布拉姆斯歷經雷根、布希與川普政府,擔任多項要職,位高權重;曾在布希時期任職「美國國家安全會議」(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負責「輸出民主到全世界」,鼓吹伊拉克侵略戰爭。

薩爾瓦多內戰與大屠殺

在雷根時期更恐怖,阿布拉姆斯擔任掌管「民主、人權與勞工」的助理國務卿,卻主導由美軍發動的拉美各國軍事政變與屠殺,包括「薩爾瓦多大屠殺」(El Mozote Massacre),是拉丁美洲史上最嚴重的集體屠殺事件之一;兩日之內,殺害九百多人,其中絕大部份是婦女、老人與小孩,類似美軍在越南所犯下的美萊村大屠殺。

在薩爾瓦多大屠殺事件中,另有140名小孩被集合在一所天主教修道院,用 M-16 突擊步槍集體槍殺,然後不管是否還活著,當場縱火焚燒,死者平均年齡只有六歲。泯滅人性,殘酷至極。見《The Atlantic》(《大西洋》雜誌)2019年2月15日報導:

https://bit.ly/3aSPtAV

其殘酷程度連當年許多美國官員都看不過去。但是,阿布拉姆斯不但偽造資料與證詞,公然掩蓋屠殺事件,並對外宣稱是共產黨散播的假新聞。面對各界批評,阿布拉姆斯至今的一貫態度則是反擊批評者「親共」、「不愛美國」(unpatriotic) 或「民主的敵人」等等。相關資料很多,例如底下一份由「人權觀察組織」(Human Rights Watch)發表於1992年的人權報告: 

https://bit.ly/2CAKAj2

著名的美國社會主義季刊《Jacobin》,於2016年12月刊登一篇長文《Remember El Mozote》(《勿忘薩爾瓦多大屠殺》):

https://bit.ly/3j75Cpl  

作者之一是該刊主編 Micah Uetricht 及 Branko Marcetic,文章開頭如此寫道:

「『是哪個狗娘養的說的?』一位軍方將領破口大罵,想知道是誰膽敢拒絕屠殺小孩。時間是1981年12月11日,地點是薩爾瓦多一個叫做 El Mozote 的小村莊。

軍方當時已經花了一整天殺害數百位村民,只剩下一些小孩。軍人把他們全抓來,集合在一棟校舍外。士兵們議論紛紛,其中一些人不願屠殺小孩,大多12歲以下,有一些則是嬰兒。

這位咆哮的將領於是毫不猶豫地走上前,隨手從那些小孩裏頭抓出一名小男孩,迅速把他拋向空中,凌空刺殺,刺刀穿透小男孩的身體。於是,士兵們安靜了下來,再也沒有議論。這個小男孩是那天八百多位死者之一。薩爾瓦多夢魘般的內戰中,發生在 El Mozote 村落的屠殺事件,並非是頭一次,更不是最後一次。」

誠如《衰敗與詐欺:美國與薩爾瓦多的骯髒戰爭》(《Weakness and Deceit: America and El Salvador’s Dirty War》)一書的作者雷蒙德·邦納 (Raymond Bonner) 所指出:美軍支持的薩爾瓦多軍政府之所以進行屠村,厲行「焦土政策」(scorched earth operation),殺害許多貧窮村民與農民,是因為當權的獨裁者貪婪腐敗,在美國撐腰下,執政數十年,為所欲為,掠奪農民財富與土地,導致民生凋敝,民不聊生,使得當時的民心普遍支持反政府之左派反抗勢力;農民經常在村落或山區幫忙掩護,使其免於遭到搜捕殺害。軍政府便以屠村做為全面性的懲罰,逐一虐殺,男女老幼一個都不放過。

Micah Uetricht 及 Branko Marcetic 指出:

「罄竹難書的恐怖屠殺事件一樁接一樁,如此殘酷,如此野蠻。但人們可別忘了,從1980 年到1992年的薩爾瓦多內戰中,每天在街上或公園裏頭都能找到一些被隨意丟棄的屍體,身上佈滿彈孔或被刑求得全身是傷的死者。這些人之遇害慘死,往往是因為他們勇於出聲反抗薩爾瓦多的右翼獨裁政府。」

美國對於薩爾瓦多獨裁政權的軍事支援,直接導致八萬多人死於內戰 (總人口數五百萬),將近一萬人失蹤,一百多萬人淪為難民。根據聯合國的調查報告,85% 的死難者是美國授意執行並提供武器的傀儡政府軍所殺。

尤為駭人聽聞的是,其中成千上萬人死於暗殺。美國成立「狙殺小組」,開列狙殺名單,交由美軍一手訓練與提供武器裝備的薩爾瓦多陸軍 Atlacatl Battalion 及「國家憲兵隊」(National Guard) 執行死亡任務,獵捕狙殺左傾或反美人士及反軍事獨裁與反貪污之神職人員與工人和農民。

遇害者包括各方尊敬的聖薩爾瓦多總教區總主教奧斯卡·羅梅洛 (Óscar Romero);在彌撒儀式中被殺,隨即引爆內戰。該主教勇於為貧民、農民與受害者發聲,反抗美軍支持的法西斯獨裁者,因此遭到殺害;而「民主基金會」的現任操盤手阿布拉姆斯,便是當年美國對於薩爾瓦多政策的主要推手。

狙殺小組之一叫做「白武士聯盟」(White Warriors Union),帶頭者叫做羅伯托·道布伊松 (Roberto D'Aubuisson),一位極右派法西斯主義者,曾競選薩爾瓦多總統,雖非美國在選舉中之主要支持對象,但其帶領之狙殺小組卻由美國所武裝支援,專門負責殺害左傾反美神職人員,而且是公然發起運動,倡導獵殺批評者與左傾人士,並稱之為「愛國者行動」。

根據《New York Magazine》(《紐約雜誌》)1982年5月10日的一篇報導 (見第24頁),狙殺小組甚至發布名為「戰爭命令第六號」(War Order No. 6) 的「決殺令」,威脅神職人員在某個日期前必須離開薩爾瓦多,否則將格殺勿論。

道布伊松之種種血腥惡行,公然為之,眾所周知,美國卻捏造假證據不斷為其掩護,否認「聯合國真相調查小組」(United Nations Truth Commission) 之指控。但是,1993年,一萬兩千份美國官方密件揭露,包括雷根與老布希總統,始終完全清楚由美國授意成立之暗殺小組的一切所作所為。

聯合國的調查報告並指出,男性遭到殺害之前,往往會遭到例行性的酷刑與虐待,女性或女童包括修女,生前則往往遭到性侵或輪姦。

前述《衰敗與詐欺:美國與薩爾瓦多的骯髒戰爭》一書的作者雷蒙德·邦納曾於當年 (1982年1月) 親臨現場調查,他如此描述其親眼所見:

「當我抵達 El Mozote 村落,大屠殺的現場證據仍然十分顯著,一些禿鷹叼啃爭食人屍腐肉,空氣中瀰漫著濃烈的人體屍臭。我的調查報告和攝影記者Susan Meiselas所拍攝的照片起初刊登在《時代》雜誌,阿布拉姆斯隨即否認,並附和薩爾瓦多當局的說法,指控我們的報導乃是共產黨的宣傳戰,說我們故意渲染一個小小的意外事件(incident)。」

時隔 36年,邦納於 2018年重返 El Mozote 村落,他找到一位當年僅 8 歲的倖存者,名叫 Amadeo Sanchez。「當槍聲大作,直昇機凌空飛過時,Sanchez 和他爸爸正在田裏工作」,父子倆於是趕緊躲起來,躲在石堆與草叢中,躲了兩天。他媽媽和三個弟妹則留在家裏來不及逃跑。

Sanchez 說,他「看見軍人挨家挨戶抓人,其中有一戶,有兩個十多歲的小女孩被拖出來,拖去河邊,大聲哭喊著『媽媽!媽媽!他們要強姦我!』不久之後,幾聲槍響,女孩們就不再發出聲音了。」當Sanchez和他爸爸回到家,發現媽媽和三個弟妹全都死了,其中有個弟弟仍在襁褓之中,只有一歲。

理想中,當一個人走入文字,理當充滿風花雪月才對,我並不喜歡閱讀或寫作這類政治性的東西。即使是巴勒網,我依然希望它是花花草草,可是現實卻不是這麼一回事。幾十年來,看著成千上萬的各種血腥邪惡資料,心裏總有說不出的難過,對人性感到失望。

許多時候,難免陷入很長時間的一段憂鬱;我很難有一整天、甚至一時片刻能夠不去想到那些在各種情境下受苦的人們,特別是無辜的小生命。難以言宣,無從告白,就像心裏藏了個永遠無法擺脫的祕密似的。

逝者已矣,但是那些在痛苦環境中還活著的呢?誰能給上一點希望?

落日餘暉,長夜將至。憂鬱,就像破門而入的強盜,總是被我擋在門外,畢竟日子總得迎向陽光,積極樂觀地過下去。可是另一方面,我的心卻又彷彿早已被某個消失的美夢帶離塵世。

婆婆爸爸幾句題外話,言歸正傳。

話說當年的美國駐薩爾瓦多大使羅伯懷特 (Robert White),在一份國會報告中形容道布伊松是一個「病態殺手」(pathological killer)。但是,為了誅殺異己、殺害反美人士以控制薩爾瓦多,美國卻樂於培植這樣一些血腥殘暴的法西斯份子,就如1984年美國《New Republic》(《新共和》周刊) 所指控:「比薩爾瓦多人民的生命與人權更加重要的『美國優先』事項太多了,因此,不管有多少薩國人民被殺害,美國肯定都會力挺獨裁政權到底,以免左派勢力崛起。」

美國之所以後來沒有支持道布伊松競選總統,轉而支持另一位更加血腥殘暴的軍頭杜阿爾特(José Napoleón Duarte Fuentes)當選薩爾瓦多總統,建立傀儡政權並發動內戰,清除左翼力量,原因之一是道布伊松的某些反猶言論令美方感到難堪。

根據康乃爾大學歷史系榮譽教授 Walter LaFeber 的研究,美軍除了訓練薩爾瓦多軍隊,提供各種武器,並給予薩爾瓦多軍事獨裁政權平均一天一百萬美元的金援,也就是說,「薩爾瓦多幾乎百分之百的政府預算全是美國所提供」。

社會主義季刊《Jacobin》編輯 Micah Uetricht 及 Branko Marcetic 指出:

「不管是多麼殘酷荒唐的鎮壓民主與侵害人權行徑,薩爾瓦多政府的一切所作所為,對於美國來說全是合理的。特別是在雷根政府時期,每一樁針對薩國平民百姓的謀殺與強姦,每一樁針對同情左傾立場者的殺戮,每一樁對於無辜老幼婦孺的大規模屠殺,在美國熱烈的反共氛圍底下,全都是正當的;為的就是要讓薩爾瓦多的統治權力,牢牢掌控在一群絲毫不得人心卻又獲得美國完全支持之親美菁英手裏。」

當今「美國民主基金會」的主要操盤手阿布拉姆斯,就是過去這一切極其邪惡的血腥罪行的主要禍首之一,然而他卻自我讚嘆雷根政府針對薩爾瓦多的政策所達成的效果是一項「令人讚嘆的民主成就」。

也許你會以為這是他四十年前的虛矯辯辭,其實不是,這是他在去年(2019年)2月13日在美國國會接受聯邦眾議員伊爾汗·奧瑪(Ilhan Omar)質詢時所說的話。更可怕的是,阿布拉姆斯的荒唐回應,卻獲得美國政壇與媒體的普遍認可。參見:

https://bit.ly/3gelV1K

瓜地馬拉內戰

除了薩爾瓦多,阿布拉姆斯並以助理國務卿的身份,以反共為由,大力軍事支援當年的瓜地馬拉血腥獨裁者李歐斯·蒙特(Efraín Ríos Montt);在美國的「清洗左翼勢力」政策下,瓜地馬拉陷入長達36 年的內戰,導致數十萬人死亡,是拉丁美洲死傷最慘重、針對平民百姓的暴力程度最為猖狂的一次戰爭。

根據「CounterPunch」網站 2015年 9月17日的一篇文章:

https://bit.ly/3j2Wzpc

美國和以色列共同強力撐腰的所謂「民主同盟」瓜地馬拉蒙特軍事獨裁政權,不但虐殺、刑求異己,並且對原住民馬雅人(Maya)發動種族滅絕式大屠殺,掠奪土地,屠村縱火,姦殺擄掠,男女老幼一個都不放過;並且縱容軍隊姦殺婦孺幼童,做為一種心理恫嚇手段;並且公開放話:「如果你們聽話,我們會養你,否則我們就會殺死你。」("If you are with us, we’ll feed you, if not, we’ll kill you.”) 泯滅人性,令人髮指。

但是,阿布拉姆斯卻依舊歡呼這是「民主的再次勝利」,甚至稱讚這位血腥殘暴的美國「民主盟友」蒙特總統為瓜地馬拉人民「在人權領域帶來長足的進步」(brought considerable progress in the field of human rights)。

美國基督教世界的一位權勢人物帕特·羅伯遜 (Pat Robertson),也是個惡性重大的人渣,前美南浸信會牧師,同時也是媒體大亨,是「視博恩」(CBN,即「基督教廣播網」)主席,並擁有一所大學,自任校長,另外還創辦「ABC家庭頻道」、「美國基督教聯盟」以及許多機構,在西方媒體界、宗教界與政界呼風喚雨,經常鼓吹侵略其他國家或發動軍事政變,鼓吹伊斯蘭教「不是宗教,而是邪惡的政治體制」,主張美國「應該像對待共產黨徒那樣對待伊斯蘭教教徒」。1988年曾經出馬競選美國總統失利。

你知道這位神棍怎麼稱讚美國撐腰的瓜地馬拉血腥獨裁者蒙特嗎?他說:「我發現他是一個品格謙遜、人品無可挑剔的人格者,對耶穌基督擁有深深的信仰。」("I found Rios Montt to be a man of humility impeccable personal integrity, and a deep faith in Jesus Christ.”) 

2013年5月10日,蒙特總統被瓜地馬拉政府以「種族滅絕」及發動「反人類戰爭」罪名起訴,法院認定他殺害至少 20萬人,而且是有所計畫與預謀的系統性屠殺行動,判刑 80年。

在美國的介入下,10天後,亦即 5月20日,最高法院居然發回更審,一切從頭再來。2015年重啟審判,然後就一直拖,拖到這位血腥獨裁者於2018年壽終正寢,始終不曾為其滔天罪行坐過一天牢。美國政府至今依舊稱讚其「堅定的民主信念以及對於人權的巨大貢獻」。

尼加拉瓜內戰

除了顛覆薩爾瓦多及瓜地馬拉,阿布拉姆斯也涉及尼加拉瓜內戰,軍援各路右翼武裝親美反共團體 (統稱為「the Contras」),資助數千萬美元,發動長達十多年的內戰,殺害至少五萬多人,企圖推翻尼加拉瓜的社會主義左派桑定政府。內戰過程中,犯下無數慘絕人寰的屠殺平民事件。更可怕的是,這一切血腥暴行並非出於偶然,而是系統性、有計畫性的屠殺。

面對各方指責,美國依舊捏造假資料,持續為其所支持的反叛軍之血腥暴行百般掩護或淡化。後來,連美國國會都難以坐視,決定禁止軍援瓜地馬拉武裝組織。雷根居然不顧國會禁令,透過這位「民主先生」阿布拉姆斯,以非法軍售所得,繼續軍援尼加拉瓜反叛軍。後來被揭發,成為一項醜聞,亦即「伊朗門事件」(Iran–Contra affair) 。

直到 2020年的今天,阿布拉姆斯依舊稱讚這些發動十年內戰、血腥殘暴濫殺無辜的右翼軍頭是瓜地馬拉的「民族英雄」。

更令人髮指的是,多年後的諸多調查證據顯示,這一連串血腥屠殺或恐怖攻擊事件,事實上並非美國所培植之瓜地馬拉反叛軍的獨立作為,而是美國政府直接授意、指導、組織與訓練發動各種恐怖攻擊,然後透過媒體及外交手段為之漂白掩飾,曲意維護。
  
這位每天在負責「輸出民主」的「民主基金會」操盤手阿布拉姆斯,一直到今天,仍然認為這一連串罄竹難書、涉及數百萬條人命的死亡、上千萬人流離失所的顛覆與軍事政變、屠殺與動亂是「民主一次又一次的勝利」。

這位幾乎是所有國際人權組織眼中的「人權屠夫」,就連索羅斯所資助 (許多時候並不公正) 的「人權觀察組織」(Human Rights Watch) 都難以忍受其血腥殘暴,視人命如草芥;經常發文點名譴責,要求將之繩之以法。

結果,這位主導「民主基金會」、在全世界各地製造顛覆動亂與發動侵略戰爭的「民主先生」阿布拉姆斯,非但沒有被送上絞刑台,而且四十幾年來一路呼風喚雨,權傾一時,繼血洗拉丁美洲各國之後,更侵略伊拉克,二十多年來並用盡各種卑鄙血腥手段企圖推翻委內瑞拉左派民選政府。

委內瑞拉軍事政變
   
去年(2019年)1月,委內瑞拉總統馬杜洛 (Nicolas Maduro)以將近七成的得票率再度當選連任,宣誓就職,展開第二個總統任期。當各國紛紛發出賀電,美國居然揚言不承認其合法性,並推出一個人渣傀儡--委國國會議長瓜伊多(Juan Guaidó),自我任命為「臨時大總統」。

更荒唐的是,美國一手策畫並威脅利誘委國軍方將領,發動軍事政變,迫使馬杜洛逃亡;美國竟隨即對之發佈全球通緝令,懸賞一千五百萬美元,並通緝一些委國官員及法官,總金額高達五千五百萬美元,折合台幣約17億;其中包括通緝委內瑞拉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莫雷諾·佩雷斯(Maikel José Moreno Pérez),罪名居然是「受賄」及「不公正行使職務」,馬杜洛總統的罪名更離譜,居然是「販毒」,其實他們的真正罪名是「反美」。

「民主先生」阿布拉姆斯,就是委內瑞拉當年軍事政變的總舵手,如今捲土重來,再度肆虐委內瑞拉。他目前的正式身份是川普任命的委內瑞拉特使。底下有一篇我去年翻譯的文章,題為「美國顛覆委內瑞拉實錄」,懇請詳讀:

https://bit.ly/32csZH8

文章裏頭具體提到阿布拉姆斯的「民主基金會」在委內瑞拉如何運作的各種具體洗腦方法與宣傳戰。這些方法,事實上也在全世界各地包括香港與台灣充份運作,簡單說就是批著民主外衣,散播謠言謊言,進行下一代洗腦與製造動亂,進而顛覆敵國,培植傀儡政權,殖民全世界。

2019 年2月19日「半島電視台」發佈一篇報導,作者是 Belen Fernandez,題為「Cold Warrior Elliott Abrams returns to battle in Venezuela:The US has chosen a prominent warmonger to promote 'democracy' in Venezuela.」(「冷戰殺手阿布拉姆斯重返委內瑞拉戰場:美國派出惡名昭彰之戰爭罪犯來提昇委內瑞拉的『民主』」):

https://bit.ly/3lfj8ZR

文中提到:

「就在 2019 年1月,當美國欽定人選瓜伊多『自行宣佈』成為委內瑞拉『臨時大總統』之後不久,川普立即對此大聲喝采」,並由前美國中情局 (CIA) 情報頭子、現任國務卿蓬佩奧 (Mike Pompeo) 任命阿布拉姆斯擔任委內瑞拉特使,宣稱將由阿布拉姆斯來「協助委國人民重獲充份的民主與繁榮」,徹底鏟除委國合法民選總統馬杜洛,並對之發布全球通緝令。

蓬佩奧形容阿布拉姆斯是一個「有原則且經驗豐富、性格堅定的外交老兵,對全人類的人權與自由擁有無與倫比的熱情。這使得他將能夠完美勝任美國國務院所賦予的美好任務」。事實上,就如作者所指出,「阿布拉姆斯的一生外交作為之目標,無非就是根據美國的經濟利益,充份破壞它國的民主且傷害人權」。

委內瑞拉的主要經濟命脈就是石油。馬杜洛的前一任總統查維茲,於1999年當選委國總統後,厲行社會主義經濟政策,把石油收歸國有,致力於改善貧窮問題。在此之前,委國石油之巨大收益往往被西方財團所徹底掠奪,直到查維茲上台才改變。

阿布拉姆斯隨即發動一系列軍事政變,製造委國動亂,企圖推翻查維茲未果。此番捲土重來,政變成功。美國自行策立的非法傀儡冒牌總統瓜伊多,掌權之後旋即宣布賤賣油田及石油儲備給美國與西方石油公司,絲毫不掩飾其美國傀儡身份。

美國此番發動軍事政變後,馬杜洛逃亡,西方主流媒體隨即配合美國政府,全面抹黑馬杜洛,造謠說他組織「暗殺小組」;蓬佩奧更是睜眼說瞎話,「義憤填膺」地指控馬杜洛是「委內瑞拉的殘酷獨裁者」,「一百萬個難民爭相逃離馬杜洛的恐怖統治」云云,完全就是顛倒因果,一派胡言。

就如作者所指出,這樣一些毫無羞赧的指控,竟然是來自數十年來不斷在拉丁美洲培植血腥獨裁者虐殺人民的美國政府,透過煽動暴亂,顛覆合法政府,製造數百萬難民。

玻利維亞軍事政變
 
至於美國去年(2019年)11月在玻利維亞發動的軍事政變,請參見底下兩篇文字,懇請詳讀,我就不再贅述:

「反民主罪行:美國策動玻利維亞法西斯軍事政變//喬姆斯基與普拉薩德的聯合聲明:我們反對玻利維亞的政變」:

https://bit.ly/32g11u2

「玻利維亞懷鋰其罪」:

https://bit.ly/3j4PCnt

宏都拉斯的刑求與暗殺

「民主先生」阿布拉姆斯所領導的美國中情局 (CIA)「狙殺小組」,除了在薩爾瓦多、瓜地馬拉和尼加拉瓜等地大開殺戒之外,也在宏都拉斯為所欲為。美國馬里蘭州發行的最大報紙《巴爾的摩太陽報》(《The Baltimore Sun》),1995年 6月11日有一篇社論,題為「When a wave of torture and murder staggered a small U.S. ally, truth was a casualty」,約略談到 CIA 在宏都拉斯的這段血腥歷史:

https://bit.ly/31mCJ2j

報導指出:

「美國中情局(CIA)於1980年代在宏都拉斯訓練一支秘密武裝部隊,負責執行暗殺與刑求,上千名百姓死於非命。這個狙殺組織叫做『Battalion 316』。在CIA 的訓練下,往往使用電擊或使人窒息的刑求手段。囚犯大多時候被脫光衣物加以監禁,當他們失去情報價值時,就會被殺掉,然後丟棄在不知名的亂葬崗。

本報經過長達14個月的詳細調查,獲得一些政府密件顯示:CIA和美國駐宏都拉斯大使館對於這一切罄竹難書的血腥罪行完全知情。但是,為了運送反共資金進入宏都拉斯,雷根政府捏造了一系列謊言,掩蓋相關事實。

在本報調查過程中,許多當事人噤若寒蟬,惟恐生命危險,但仍有至少三名當年『Battalion 316』的成員具體詳述了各項細節,並一致指出該暗殺組織與美國 CIA 的密切關係。」

這幾位暗殺成員指出:

「CIA不但訓練『Battalion 316』各種暗殺與刑求手段,並且提供武器與刑求裝備及資金。暗殺組織成員通常會被送到美國某個祕密基地接受訓練,包括訓練如何監控跟蹤與刑求拷打,最後會被送回 CIA 在宏都拉斯的基地。打從 1981年開始,美國還透過阿根廷派遣反游擊戰專家來訓練宏都拉斯的軍隊如何打擊共產黨。

在當時,阿根廷國內正陷於所謂『骯髒戰爭』(Dirty War),一萬多人死亡或失蹤。然而,CIA 卻和阿根廷共同聯手訓練『Battalion 316』從事暗殺與刑求。

『Battalion 316』的領導人叫做古斯塔沃·阿道夫·阿爾瓦雷斯·馬丁內斯(Gustavo Alvarez Martinez),本身也是宏都拉斯武裝部隊的總司令。美國政府為了獎勵他,竟頒給他美國陸軍『功績勳章』(Legion of Merit),表揚他『在宏都拉斯成功推動民主』(encouraging the success of democratic processes in Honduras)。

阿爾瓦雷斯·馬丁內斯和CIA 駐宏都拉斯的領導人唐納溫特斯(Donald Winters)關係十分良好,好到這樣一種地步:當時,溫特斯收養了一名小女孩,隨即邀請阿爾瓦雷斯·馬丁內斯擔任他女兒的教父。」

幾位當年的暗殺小組成員,在接受訪談時指出:

「有一位進駐美國駐宏都拉斯大使館的CIA官員,經常來到一個由CIA設立、名叫『INDUMIL』的祕密監獄,這是我們平常刑求虐待犯人的地方。這個祕密監獄以及『Battalion 316』的其它設施,是一般宏都拉斯官員根本不得其門而入的禁區。多年以來,到底有多少人被殺害並不清楚,我們只知道,在一些鄉村地區經常會有一些無名屍沿著河流被丟棄。」

作者指出:

「宏都拉斯是美國的盟國,主要是被美國用來從事一些祕密行動。當年擔任助理國務卿的阿布拉姆斯,就是負責相關任務,並且積極推動。對於那些被『Battalion 316』綁架而遭殺害的人,美國說,之所以這麼做,是為了『捍衛拉丁美洲的自由』。

遇害者包括一些要求釋放政治犯的學生,也包括一些要求提高工資的工會幹部,另外還有一些批評美國所支持之軍事政權惡行的記者,還有一些要求減免貧窮學生之學費的大學教授等等等,統統遭到殺害。」

「一位當年遭到綁架但幸運生還的人,是位建築師,在訪談中告訴本報記者,他被抓去之後,對方用電線綑綁他的生殖器,然後全身通電。『一開始是110 瓦,接著就調高到 220瓦。每一次他們電擊我時,我的身體都會劇烈震動,頓時感覺整個嘴巴全是金屬的味道』。」

「一位目前流亡於加拿大的『Battalion 316』成員指出:他們經常會拿一些戲稱做『帽兜』(la capucha)或『引擎蓋』(the hood)的塑膠口罩,把被綁架者的臉部團團綑綁,讓他們感受瀕臨窒息的痛苦。至於女生,通常都會遭到猥褻與性侵。」

「1982年發現一具受害者遺體的一位農夫指出,那具遺體的手腳被五花大綁,頸部還被套上繩索,大量黑色液體從死者嘴巴湧出來。這位農夫認得出這是一種叫做『criolina』的黑色濃稠殺蟲劑,通常塗抹在牛羊身上,殺死蟎蟲和壁蝨。」

作者指出:

「人們被抓來之後,通常會馬上被脫光全身衣物,然後五花大綁,並把眼睛蒙住。那些能夠挺得住幾小時的被刑求者,最後常會被威脅殺害,刑求者會對他們大聲咆哮髒話,罵他們是恐怖份子,威脅若不招供,將永遠看不到家人。」

「Gloria Esperanza Reyes 是一位目前已 52 歲的女性,住在維也納。她說,她被刑求者用電線捆綁雙乳並以電線插入陰道深處通電,當第一道電流襲來時,『我立即感到痛不欲生,只希望能夠馬上死掉。』Jose Barrera 是『Battalion 316』的成員之一。他說,被刑求者經常哀求他立即把他們弄死,因為『刑求總是比死還痛苦』。」

「Oscar Alvarez 將軍是宏都拉斯的特別武裝部隊官員兼外交官,同時也是『Battalion 316』的創始人,他從不掩飾他的想法,他認為,暴力和恐怖活動正是對付反抗者的『唯一方法』。」

「Alvarez 將軍說道:『一開始是阿根廷的專家來教我們關於綁架的技巧,接著換美國人進一步指導,使我們的工作更有效率。美國人還帶來各種裝備。我們通常是被送去美國受訓,但美國人也常會派一些情報幹員來宏都拉斯指導各種偵訊技巧。』CIA負責訓練暗殺組織『Battalion 316』的事實,同時也在1988年獲得當時擔任執行勤務副主任Richard Stolz的證實。」 

從薩爾瓦多到瓜地馬拉,從尼加拉瓜到宏都拉斯,從玻利維亞到委內瑞拉,從伊拉克到香港,無數的內戰、屠殺與動亂,全有著這位「美國民主基金會」操盤手阿布拉姆斯的身影。

寫得真是很累,寫不完,所謂「罄竹難書」就是這樣。如今,誰會是美帝下一個攻擊目標,不言可喻。
前述之社會主義季刊《Jacobin》於去年(2019年) 2月16日,發表一篇由Branko Marcetic寫作的文章,題為「The Tragic Life of the War Criminal Elliott Abrams」(「戰爭罪犯阿布拉姆斯的悲劇人生」):

https://bit.ly/34brs6H  

作者對於這位「民主先生」、這位美國「民主基金會」的操盤手,做了一些關乎其作為與信念的總結,一共八點:

一,他是個惡性重大的人權殺手(He was knee-deep in human rights atrocities)

二,他掩護血腥殘暴的恐怖行動(He covered up brutal acts of terror)

三,他是個無藥可救的騙子(He’s an unrepentant liar)

四,他痛恨民主(He hates democracy)

五,他唯一的政治信念就是反共(His only political principle was anticommunism)

六,他不喜歡記者與責任政治(He dislikes journalists and accountability)

七,他熱衷於顛覆他國政權(He’s a fan of regime change)

八,他受右派所擁護(He’s beloved by the Right)

除了第八點不是事實之外,其它都是事實。不光是右派熱愛他,西方那些「號稱」開明、自由的不管什麼派之媒體或政客,事實上也都幾乎一致擁護他,否則這樣一個血腥人渣不可能縱橫美國政壇對世界為非作歹長達四十幾年。

我想說的是,美國類似像他這樣的血腥戰爭罪犯,何止千百個?請你告訴我,你每天從美國及其走狗們口中聽到的那些所謂民主自由與人權,究竟有多少真實意義?到底一個人是要愚昧到何種地步,才會相信那樣一些鬼話?

我寫這些有關美國恐怖主義及不斷侵略它國的事蹟,已經寫了二十幾年。如果你全部都看過,覺得很可怕很邪惡,簡直喪心病狂毫無人性,那麼,請你別忘了,我所寫的這些只是滄海一粟,冰山一角,把我二十幾年所寫的全部加總起來,然後再乘以一百萬倍的嚴重度,或許才稍微比較接近事實真相之邪惡與血腥殘暴程度。

相對於美國,那麼,祖國大陸呢?我知道在這島上,我說了也不會有幾個人相信,不過,事實就是事實。相對於美國之極端邪惡,而中國卻是至善之典範,是人類近代史上,甚至應該說是人類史上對人類福祉做出最大貢獻的一個國家,濟貧扶弱,己立立人,共存共榮,從不發一兵一卒一槍一彈侵略他國,並且讓全世界數十億貧窮人口脫離貧窮,安居樂業。

前CIA頭子、現任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近日訪問以色列,睜眼說瞎話指控中國是「全球安全與和平的重大威脅」,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說得對,當今國際上各種問題,「有哪個是中國造成的?」中國非但不是威脅,而且是「促進全球和平繁榮的積極力量」。

毫無疑問,中國,才是民主、自由與人權真正意義上的實踐者。你若聽了不爽,那只是顯示你的無知或腦殘,因為事實就是如此。無知是有得救的,畢竟在資訊不普及的年代,比方說上個世紀,我也曾經無知過,我也曾經以為西方或歐美信奉什麼民主自由與人權。

無知並不可怕,可怕的是腦殘。無知者只要面對充份事實,他就會改變想法,但是腦殘者卻始終不願正視基本事實。

不過,至少有一點事實是你必須認清的,因為與你及你的家人之身家性命切身相關,那就是美國及其走狗們,刻意在兩岸之間挑起衝突爭端,他們才是台灣與大陸的共同敵人。

美國這一套顛覆他國製造動亂挑撥他國內部仇恨鼓動血腥相殘甚至挑起內戰的手法,在全世界各地行使七、八十年,如今箭頭指向中國,而台灣恰恰就是美國及其走狗們用來傷害中國的一顆人肉炸彈,猶如美國在無數國家之所為。就如Shane Quinn所說,「台灣只是美國軍事圍堵中國戰略的一個犧牲品」。

你不妨看看那些被美國染指的國家陷於何等血腥動亂。如今大禍臨頭,難道你還無法認清敵我、認清基本事實、認清是非善惡?

參考文獻:

1. Luiz Alberto Moniz Bandeira, The Second Cold War: Geopolitics and the Strategic Dimensions of the USA, (Springer 1st ed., 23 June 2017), p. 68.

2 William A. Joseph, Politics in China: An Introduction, Second Editio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 edition, 11 April 2014), p. 430

3 Dr. Zafar Jaspal, “CPEC: The real danger is US’s policies”, Global Village Space, 20 May 2020

4 Noam Chomsky, Who Rules The World? (Metropolitan Books, Penguin Books Ltd, Hamish Hamilton, 5 May 2016), p. 245

5 Moniz Bandeira, The Second Cold War, p. 73

6 Moniz Bandeira, The Second Cold War, p. 67

7 Moniz Bandeira, The Second Cold War, p. 68

8 Thierry Meyssan, “The CIA is using Turkey to pressure China”, Voltaire Network, 19 February 2019

9 Scott Cendrowski, “China’s global 500 companies are bigger than ever – and mostly state-owned”, Fortune Magazine, 22 July 2015

10 Mary Beaudoin, “The Nature of the Hong Kong Protests”, Consortium News, 26 November 2019

11 Ella Torres, Guy Davies and Karson Yiu, “Why exuberant Hong Kong protesters are waving American flags”, ABC News, 28 November 2019

12 Edward Hunt, “NED Pursues Regime Change By Playing The Long Game”, Counterpunch, 6 July 2018

13 Mnar Muhawesh, “The NED strikes again: How Neocon Money is Funding The Hong Kong Protests”, Mintpress News, 9 September 2019

14 Joshua Wong, Glacier Kwong, “This is the final nail in the coffin for Hong Kong’s autonomy”, Washington Post, 24 May 2020

15 William A. Joseph, Politics in China: An Introduction, Third Editio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3 edition, 6 June 2019), p. 534

16 Al Jazeera, “US warship sails through Taiwan Strait on Tiananmen anniversary”, 5 June 2020

(後記補充)

陳真

2020. 08. 28.

謝謝正王指正,委內瑞拉的部份,有一句提到美國懸賞馬杜洛等人的金額是「五千五百『萬』美元」,先前少寫了個「萬」。

美國顛覆委內瑞拉的部份我沒多寫,一部份是因為它是「現在進行式」,情勢詭譎,一夕數變,情勢非常混亂,瀕臨內戰邊緣,分別由兩位總統號召的大小街頭巷戰在過去一兩年來已經數不清,死傷不計其數;美國「民主基金會」二十年來以民主自由為名,發展所謂「社運」或「公民運動」,在委國國內公然進行的各種造謠挑撥分化與洗腦,更是成功裂解委國人民;七成人民支持馬杜洛,三成支持瓜伊多,兩邊互相仇視,彼此動輒鬥毆砍殺,越演越烈。

關於這一點,有點類似台灣的狀況。在美國的主導下,透過人渣黨二十多年來的族群挑撥與仇中反華,台灣人民早已分裂為兩半;只是這兩半並不均等,綠的一方、仇中的一方,遠遠大於親中或非綠。將來台灣若有動亂,雙方便有可能視對方為仇人,自相殘殺。其實,我們的仇敵始終只有一個,那就是美國。

我常呼籲大家務必要讀底下這一篇,原因就是希望大家了解所謂民意是如何被操弄,動亂是如何被製造:

https://bit.ly/32csZH8

對於一個急速陷入混亂瀕臨徹底瓦解的國家或社會,外界很難得知真實狀況。目前你所能接觸到的新聞報導,大多說馬杜洛依然掌權,彷彿美國的政變並未成功。這樣一種描述並不正確。馬杜洛如果還牢牢掌權,瓜伊多那位委國漢奸簡稱「委奸」,有可能三不五時以自稱「總統」的身份號召士兵將領與群眾武裝起義,每天打打殺殺、甚至佔領空軍基地,卻不會遭到任何法律制裁嗎?馬杜洛如果還有充份實權,英國法院會判決他無權動用三百億屬於國家資產存放於英國的黃金嗎?

英國法院說,瓜伊多才有權力動用這些黃金。美國更離譜,直接把委國的海外資產交給瓜奸伊多,由他來發薪水津貼給醫護人員。

你見過哪位真正掌權的總統,隔壁一條街居然還住著另一個「總統」?而且,這個冒牌「總統」瓜奸伊多,截至今年三月為止,已經有六十幾個主要國家承認其總統身份,包括他的主子美國和英國以及歐洲許多國家和美國所控制的所謂盟國。天底下有這樣的國家、這樣的總統嗎?冒牌總統西裝畢挺,油頭粉面,每天穿得美美地出現在各國主流媒體的鏡頭前亮相,高喊民主自由與人權等鬼話,而真正的總統,擁有七成選票民意的總統,卻不時傳出企圖搭機逃亡前往土耳其或古巴,或是大量資金往海外移動,似乎隨時有落跑的準備。

而且,美國還對他發佈全球通緝令,使得他只好潛入地下,像個特工似的,神出鬼沒,行蹤飄忽。請問有這樣的實權總統嗎?美國的幾十個盟國也統統呼應此一追緝令,喊打喊殺,如果不是有中、俄撐腰 (主要是俄國,連戰鬥機都運送進去了),美國的什麼海豹部隊或無人機老早把他幹掉了。

也就是說,美國確實成功顛覆了委內瑞拉的政權與社會結構,使得委內瑞拉民不聊生,動亂四起,猶如敘利亞。比方說,他有兩千八百萬人口。但是,根據去年 (2019 年) 6月7日聯合國難民署和國際移民組織所發佈的新聞,委內瑞拉境外難民數已經高達400多萬,成為全球最多難民人口的國家之一,逼近敘利亞。

委國難民散佈於哥倫比亞、秘魯、智利、厄瓜多爾、巴西、阿根廷與墨西哥等貧窮國家,生活頓時難以為繼,聯合國屢屢為此發佈緊急人道危機聲明,請求世人支援;據其難民報告,很多委國女性,原本有其專業工作,例如護士、教師或律師等等,成為難民後,為了養活子女,被迫賣淫維生。

目前的委內瑞拉,十分類似同樣被美國顛覆的敘利亞,只差還沒進入血腥內戰。

2019年1月28日,美國的國家安全顧問波頓 (John Bolton) (這也是個兩手血腥的戰爭最犯,非常邪門,以後有空再介紹),接受美國福克斯商業頻道採訪時,直白表示,美國之所以處心積慮花了20年的時間在委內瑞拉培植政治代理人,目的就是為了控制委國這個世界最大的儲油國。

當然,石油僅僅是目的之一,美國還有其它更大的政治圖謀,以後有空再寫。我始終不能明白的是,為什麼會有人相信西方這些什麼民主自由與人權的鬼話?難道你是從外星球來的嗎?對地球居然如此無知,對善惡是非完全認知顛倒且漠不關心,把至善的中國看成惡魔,卻把邪惡血腥殘暴至極的撒旦美國看成正義的化身,然後很開心地準備要為撒旦賣命,成為撒旦的人肉炸彈去傷害自己對岸的骨肉同胞,然後以為自己很正義。它媽的究竟是要怎麼樣,腦殘才會清醒?

紀念若雪巴勒斯坦資訊網 © 2002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