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info Logo
Palinfo Title

朱利安.阿桑吉並非因個人形象受審——但美國政府就要你專注在這事上

原文出處:英國獨立報(The Independent;https://bit.ly/3x8Laf4;https://bit.ly/3AfA0XS)

原發表時間:2020.09.09

週一,朱利安.阿桑吉(Julian Assange)被載到老貝利(Old Bailey),繼續他反對被引渡到美國的抗爭;在美國,川普政府以起訴他發布美國政府文件為由,發起對新聞自由至少一整個世代以來最危險的攻擊。在訴訟程序中,批評阿桑吉的人們不可避免地評論了他的外表、被孤立在厄瓜多大使館時的行為謠言,以及其他卑鄙淫穢的細節。

這些可預期的聲東擊西手法標誌著我們政治和文化話語的有多麼令人感到遺憾。如果阿桑吉被引渡,面臨從事新聞工作和揭露政府不當行為的指控,對新聞自由和公眾知情權的後果將是一場大災難。儘管如此,許多人寧願去關注阿桑吉無關緊要的個人表徵,而不是嚴肅地處理那些因阿桑吉案前所未見的起訴和他面臨的175年監禁所涉及的重要原則。

阿桑吉並不是因為在厄瓜多大使館溜滑板、發推文、稱希拉蕊.克林頓是戰爭禿鷹或在被英國警察拖進拘留所時留著蓬亂大鬍子而受審。阿桑吉面臨被引渡到美國的原因是,他發表了美國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犯下戰爭罪行的無可爭議證據,讓地球上最強大的國家丟光了臉面。根據證據來源——吹哨者切爾西.曼寧(Chelsea Manning)的說法,阿桑吉發表了「第一世界如何利用第三世界」的確證。阿桑吉是因為他的新聞工作和原則而受審,而不是因為他的個人形象。

你可能已經聽過一些專家善意的提醒道:「你不必喜歡他,但你應該反對要讓他閉嘴的威脅。」但這些提醒反覆強調了針對阿桑吉的形象操弄手法,反而失了焦。

在立下一個嚴重危險的先例時,政府通常不會直接迫害那個世界上最受敬愛的人。他們會針對那些可以被描繪成顛覆性、不愛國或怪咖的部分。然後他們通過強調這些特點來積極地扭曲公眾辯論。

這些不是什麼新技巧。在丹尼爾.艾爾斯伯格(Daniel Ellsberg)將五角大樓文件洩露給記者,以揭露美國政府關於越南的謊言後,尼克森政府的「白宮水電工」潛入了艾爾斯伯格的精神科醫生辦公室,尋找可用來讓他信用破產的材料。國家安全局的吹哨者愛德華.史諾登(Edward Snowden)被抹黑為與中國人合作、然後再謊稱他與俄羅斯人合作。對軍事情報分析師曼寧(Manning)的心理健康和性別認同的騷擾無處不在。通過妖魔化這些爆料者,政府試圖毒化這些信息。

當對阿桑吉的引渡聽證會新聞被轉移成無關緊要的支線和八卦時,檢方將非常高興。不論是阿桑吉的鬍鬚是因他的刮鬍用品被沒收的結果,還是保羅.馬納福特(Paul Manafort)在使館探視他的報導被證明是捏造的,這些事都不重要。等到這些指控被駁斥時,損害已經發生。在最好狀況下,對於真實議題的公眾辯論將受到威脅;在最糟狀況下,公眾輿論將被操弄而轉往符合體制所需之方向。

在阿桑吉的事件中,媒體正是透過轉移正經議題,並且執著於個人特質這類無關要旨的細節,排除了維基解密(WikiLeaks)之揭露的重大意義以及各國政府如何對自身公民遮掩其不當行為之事實。也進一步排擠了阿桑吉在2010年發表的出版物是如何揭露伊拉克之前15,000名未統計的平民傷亡,那些原本是美國軍方試圖掩蓋的傷亡。而這揭露了一個事實,即美國正試圖實現連專制政權都只能夢寐以求的事情:決定全球新聞工作者什麼可以寫和什麼不能寫。更推導出一個事實,那就是,不僅僅是阿桑吉,所有吹哨者和新聞業本身,都形同於此同受審判。

(此文章由諾曼.喬姆斯基(Noam Chomsky)和艾莉絲.沃克(Alice Walker)共同撰寫,兩人也同為AssangeDefense.org的共同主席。)

紀念若雪巴勒斯坦資訊網 © 2002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