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info Logo
Palinfo Title

生物武器:一個更陰暗的未來(19):我們就這樣坐以待斃、束手就擒嗎?

生物武器:一個更陰暗的未來(19):我們就這樣坐以待斃、束手就擒嗎?

陳真

2021. 10. 01.

我很認同從輔的觀察。我若是美國,倘若現在開打,傳統戰爭肯定能打贏中國。但所謂打贏是美國死一半,中國死九成。依照美國人或白人長年養尊處優的習性,不可能打這樣的戰爭。

你看,美國半個多世紀來雖然每天都在打仗,每天都在侵略,但是侵略屠殺的對象全是弱國。也就是說,美國只會打那種穩贏的,不費吹灰之力的戰爭。你看,地面入侵巴格達時,伊拉克已經死了成千上萬人,美國的傷亡卻只是個位數。

事實上,這根本不叫做戰爭,這是屠殺。那就好像我能說我跟一個三歲娃 "打架" 嗎?那不叫打架,那叫虐待與毆打。

美國不是因為 "懷疑" 伊拉克 "有" 大規模毀滅武器而入侵、佔領、掠奪伊拉克,而是因為他 "確信" 伊拉克 "絕對沒有" 大規模毀滅武器,所以才敢發動地面入侵並佔領。

美國的所有戰爭都是這樣一種類型,惟有壓倒性的優勢,他才會跟你打傳統戰爭,否則一定是用其它的方法。還有哪些方法呢?核彈。這肯定也是穩贏的,中國才幾百顆,美國卻幾乎上萬。

若是打核戰,美國毫無疑問可以把中國毀滅幾十次。可是,中國不用把幾百顆核彈全打到美國本土,只須打個十顆過去,美國就受不了了,他不可能會願意付出這種代價。

此外,美元貨幣戰,這項法寶依我的個人研究,應該也已不管用。

再來就是高科技戰,目前看來是中國佔上風。

最後呢?就是宣傳戰,抹黑造謠,包括藉以策動內亂,暗殺,顛覆政變等等等。香港暴亂以及一堆顏色革命都是這一類。這一招確實很煩很有用,但要藉此顛覆中國,我看是不可能,頂多只能製造干擾。就算把台灣推向戰火中心,就算島毀人亡,也阻止不了中國的復興。

這下就沒招了嗎?當然不。明的打不贏,就來陰的,生物戰、基因戰與化武戰等等,依我看就是美國最有可能採取的主要戰爭手段,然後再搭配其他方法。源自德堡的新冠病毒已經開了頭,既然有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第三次。一如從輔所指出,中美兩國都正在拼命花大錢從事這方面的準備。

這種陰暗武器的可怕之處在於當你發現中鏢時,很可能都已元氣大傷,特別是生物戰與基因戰。而且,這類武器難以追查與防範。

我相信大部份人對我所說的,一定是姑且聽之,不當一回事,或是把它視為無須嚴肅看待的陰謀論。但你看我像是個會喜歡搞預測或憑空瞎掰或輕易做出判斷與評價的人嗎?

事實上,因為美國對華啟動戰端,這兩年我常有一點感慨就是:在過去,我從來不曾懷疑明天是否會順利到來,我相信一天就是一天,一年就是一年,未來是可規畫的,生命與生活是可掌握的。但是,這樣一個從未動搖的信心,這兩年卻幾乎崩盤了。

我甚至發現,連我自己和家人的性命明天能否依舊確保,都已經失去了把握。對此我並不害怕,只感到可悲,甚至有點驚訝,原來個人是如此脆弱的一種存在,宛若螻蟻,隨時就會消失在劇烈變動的大時代中。原來戰爭就是這麼一種感覺,而這還只是皮毛而已。

二十幾年前,因為美國主導的柯索沃戰爭,以及隨後入侵阿富汗與伊拉克,我寫過數百篇相關文字。我常喜歡講一個詞叫做 "我略知戰爭一二",常以之做為系列文字的標題。我確實對戰爭有一點了解。我是從上個世紀的八零年代中期,大約是1986或1987年,應邀加入PHR(Physicians for Human Rights) 之後,開始關心戰爭以及戰亂之中的人們,特別是兒童。

三十多年過去了,我對戰爭的了解依舊只是 "略知一二",但我對它的感受卻已大不同,原來它離我們這麼近,而且說來就來;在這樣一個大時代中,個人顯得如此脆弱,我們就這樣坐以待斃、束手就擒嗎?或者是我們該做些什麼樣的準備?

我的疑問,理當也應該是你的憂慮。就跟生小孩一樣,一個新時代將要誕生,不可能不經歷痛苦,我們應該怎麼面對?

紀念若雪巴勒斯坦資訊網 © 2002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