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info Logo
Palinfo Title

葉門:一場消失的戰爭

在葉門,一場人道災難正擴散蔓延中。

以下是幾個數據和一些事實:

今年(2017年)七月,

聯合國

指出,人口2700萬的葉門,難民數已達300萬,將近2/3的人口亟需人道救援與保護,其中有700萬人已陷入饑饉。平均每十分鐘,就有一位五歲以下的孩童死於「可避免因素」。

世界衛生組織

(WHO)指出,今年四月爆發的一場霍亂已造成40萬葉門人感染,逾1900人死亡,其中感染者半數以上為孩童;疫情以空前速度擴散,平均一天增加五千個案例,蔓延至幾乎所有省份。根本解決疫情所須之基本醫療服務、乾淨飲水與衛生設施等,已遭戰爭嚴重破壞;半數以上之醫療單位停止運作,近1600萬人民無乾淨飲水與公衛設備。

是甚麼因素造成WHO與聯合國所稱之「本世紀最嚴重的一場霍亂」以及大規模人道災難?

2015年3月,在美國支持下,沙烏地阿拉伯聯合多個阿拉伯國家,包括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巴林、科威特、卡達、摩洛哥、蘇丹、約旦與埃及等,對葉門展開一場侵略戰爭。

戰事雖捲入多方勢力,戰場混亂,但其原因並不複雜:美國與阿拉伯聯軍希冀殲滅「胡賽武裝組織」(the Houthis),並讓哈地流亡政府(Abd Rabbuh Mansur Hadi)得以復位。胡賽軍在2014年底發動軍事政變,趕走了哈地,而哈地則是美國與沙國於2011年藉由「民主轉型」之藉口所扶植的傀儡政權。簡言之,這是一場扶植效忠於美國的傀儡政權之政權轉移戰。

至於葉門又具有何等戰略地位,以致於招來各方侵略與掌控?葉門雖然並不具有石油或天然氣等資源,卻扼守著連結紅海與印度洋的巴曼德海峽。每日逾300百萬桶石油由此進出;大部分波灣國家所生產之石油,不論是送往歐洲、美國或亞洲,皆需由此過路。此外,什葉派的胡賽軍被指控接受伊朗政府資助,並非遜尼派阿拉伯國家與美國所樂見之勢力。在這情勢下,欲掌控此一戰略位置、鞏固區域與全球霸權的美國,一貫延續其自二戰以來之對外軍事政策,以犧牲他國人民福祉與性命為代價,壯大自身利益。

在這一般所謂的「代理人戰爭」中,美國並無直接出兵,而是藉由其一幫盟國,遂行美國意志。不過,美國雖然沒有直接派兵,卻提供了領軍之沙烏地阿拉伯各項關鍵支援,包括武器供應、空中燃料補給、軍事人員訓練與情報分享等;美國軍事與情報顧問並且直接坐鎮阿國利雅德指揮中心,進行實際戰略指導;此外,美國亦出動海軍,封鎖葉門港口。

戰爭引發人道災難

但是,這場戰事又如何演變成為一場人道災難?這與聯軍戰爭行徑有著直接關聯。

自戰爭初始,聯軍即頻遭人權團體批判,指其種種違反國際戰爭規範之行徑,已構成「戰爭罪行」(war crime),導致大規模無辜平民受害。

首先,聯軍並不區別軍事目標與平民,恣意轟炸住宅稠密區與平民聚集處如市集、學校、清真寺等。此一行徑並非偶發狀況,而是一如

聯合國

所指控,乃是聯軍之一種「普遍且具有系統性」的惡行。在武器使用方面,聯軍甚且使用將會造成延續性平民傷亡、已遭國際普遍禁用的多種

集束彈

。這一切戰爭罪行,導致遠較一般戰事更高之平民死亡比例。

其次,在這場侵略戰事中,各類基礎民生設施如橋樑、港口、水庫、電廠及汙水處理廠甚至醫院等,皆是聯軍密集空襲的主要攻擊目標,帶來嚴重破壞。此外,聯軍對葉門的海空封鎖,除了讓戰前糧食進口依賴度高達90%的葉門陷入大規模饑荒之外,人民所需之醫療與基本生活物資亦完全無法進入,各種社會運作所需之關鍵設施如水廠、電廠、汙水處理、垃圾運送及醫院營運等,陷入停擺,霍亂疫情於是一發不可收拾。

這種種狀況,都是促使原已貧窮之葉門陷入本世紀最嚴重的一場人道災難的原因。尤有甚者,日夜不停的密集轟炸與橋梁道路之破壞,再加上海上封鎖,亦使得迫切需要之人道物資根本無法進入。因此,就連向來立場親西方的

人權觀察組織

(Human Rights Watch),亦譴責美國與聯軍以「人民饑饉」做為戰爭手段之行徑,可能構成反人類戰爭罪行。

不過,人權團體所點名批判的,並不僅止於直接介入戰事者,尚包括所有於這場戰爭期間大獲暴利的軍火輸出國如美、英、法、西班牙及加拿大等。儘管這些國家多數簽署了「武器貿易條約」,禁止於可能導致違反國際法或犯下戰爭罪行之狀況下從事武器輸出,但是根據「反武器貿易組織」(Campaign against Arms Trade;CAAT)的

統計

,自開戰以來至今年六月,單是英國,即出售總額高達33億英鎊(折合台幣約一千三百多億)之軍火。

國際特赦組織

引用葉門研究者Nawal al-Maghafi的話譴責道:「這些國家武裝並助長了一個轟炸、殺戮、餓死平民的軍事行動」。

如今,葉門已經成為繼伊拉克、利比亞之後,因美國及其同盟國之軍事侵略而陷入幾近社會滅絕(sociocide)的另一個不幸國家。

不存在的戰爭?

不過,儘管這又是一個國家的摧毀以及無數人民的傷亡,這場重大戰事卻很少引起主流媒體的關注。「一場不存在的戰爭」、「被遺忘的戰爭」或是「不被看見的戰爭」等等稱呼,經常是疾呼關切者所下的絕望標題。

確實,在「我們」的世界裏,葉門戰爭彷彿不曾發生,因為它根本不被提及,自然也無從被認知。如同策畫一場陰謀般,主流媒體共同守著一種默契,對此全面緘默。不因為甚麼,只因為在國際體系中,「我們」屬於那製造問題的一端,那個由美國所領導的西方「自由民主」陣營。也因此,各種「美國製」的重大人道災難與人權侵害,往往刻意被隱藏掩蓋,至於敵對陣營之人權侵害,哪怕如何細微,則一概無限放大、高調傳播。

但是,在這樣一個屬於「我們」這一方的世界秩序中,被掩蓋的、被消失的,真的只是ㄧ場戰爭、一個遠在天邊的人道災難嗎?沒有人是座孤島,當我們看不到世界,是否也將看不清自己?如果我們所處之資訊世界,如此輕易就能讓一場重大人道災難憑空「消失」時,有沒有可能我們事實上已經失去了更多東西?包括那些能夠讓我們據以判斷所處世界、進行檢討乃至捍衛關鍵利益所需之最基本資訊?

發生在世界各個角落的一場又一場血腥侵略戰爭,以及一樁樁千萬生靈塗炭的重大人道災難,竟然往往「不存在」我們的世界認識中。這絕對是個令人心驚的警訊,特別是對於長久以來無知於全球情勢、一味擁抱美國的台灣,更是如此。

或許,當我們能夠一方面探究那一個個消失的世界,一方面追問究竟是甚麼樣的世界秩序與建制操控,造成我們認知上的龐大缺口與嚴重扭曲時,我們所能找回的,將不僅僅是幾項資訊或一些事實而已,而是對於世界真實樣貌的一種重新認識;逐漸被「看見」的,也將不僅僅是他處遠方人們的悲劇處境,同時也是台灣在國際秩序中的另一種可能與定位,與地球眾生靈的共同生存利益。

本文即將刊登於成大校刊第257期

紀念若雪巴勒斯坦資訊網 © 2002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