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info Logo
Palinfo Title

國際特赦組織年度報告(2015/2016)─ 以色列及巴勒斯坦佔領區

報告原文

出處


在約旦河西岸,包括東耶路撒冷,抗議或反對以色列持續性軍事佔領的巴勒斯坦平民,遭受到以色列軍方的非法殺戮,其中不乏孩童,並有數千名巴勒斯坦人因而受到拘捕,數百人被行政拘留(譯註:行政拘留為以色列不經司法程序及得以無限期限制巴勒斯坦人人身自由的行政手段)。酷刑與其他種類的虐待方式依舊盛行,未加改善的還有與之相應的有罪不罰現象。當局仍倡議在西岸的非法屯墾區興建,並嚴格限制巴勒斯坦人的行動自由;進一步的限制導致暴力於十月開始高漲,諸多以色列平民遭巴勒斯坦人攻擊,以色列軍方亦公然從事法外處決。以色列在西岸的屯墾者攻擊巴勒斯坦人、破壞其財產,且顯然未受責罰。迦薩走廊的居民,仍處於以色列軍方施加集體懲罰所致的封鎖之中。當局持續拆除巴勒斯坦人位於西岸的房舍,其中位於內蓋夫沙(Negev/Naqab)的貝都因人村落村民,遭到了強制驅逐。同時,當局還對數千名尋求庇護的非洲難民進行拘捕或驅逐出境,並且拘禁拒服兵役的良心犯。


背景

以巴間的緊張關係持續了整個年度。自一月起,在巴勒斯坦申請加入國際刑事法庭(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ICC)並接受ICC對2014年六月起在巴勒斯坦被佔領區(OPT)罪行的刑事管轄後,以色列暫時終止支付巴勒斯坦所應得的每月稅收。一月底,國際刑事法庭檢察官開始就以色列與巴勒斯坦武裝組織,根據國際法所受的指控,進行初步調查;以色列譴責該項舉措,但仍與國際刑事法庭檢察官在七月有過有限度的合作。國際力量無助於重啟以巴談判。以色列政府持續支持西岸以及東耶路薩冷地區的非法屯墾區的倡議與擴張,並准許了數個在未獲政府允許前即建立的位於西岸屯墾區的檢查哨。十月以降,多數與武裝組織無關的巴勒斯坦人,參與並加劇了暴力活動;刺殺、射擊、汽車衝撞與其他用以對抗以色列軍民的攻擊,出現在以色列與西岸;反對以色列軍事佔領的聲浪也進一步加強。面對攻擊與抗爭,以色列軍方選擇使用致命性武力。一整年中,共有21名以色列平民與一名美國人死於巴勒斯坦人之手,除去四人,傷亡皆集中在十月與十二月這兩個月份中。以色列軍方則殺害超過130名巴勒斯坦人。迦薩的巴勒斯坦武裝組織對以色列南部,有著零星的無差別火箭彈攻擊;攻擊並無傳出傷亡。以色列對迦薩還以空襲;十月的一次空襲導致兩位平民死亡。以色列也對敘利亞執行過數次空襲和局部攻擊。


行動自由─封鎖之迦薩與西岸之受限

以色列軍方仍保持自2007年起開始的對迦薩的海陸空封鎖,大規模對境內180萬名居民進行集體懲罰。以色列管制進出迦薩的貨物與當地人的一舉一動,尤注重於重要的建築材料。此一狀況,加上埃及的關閉拉法邊境,以及對於越境地道的阻斷和毀損,都嚴重阻礙了衝突後的重建工作與基本社會服務之提供,進而加劇了貧困與失業問題。

以色列軍方持續在迦薩內,建制以色列與迦薩邊境的「緩衝區」(buffer zone),以實彈阻止進入或接近此區的巴勒斯坦人。他們對接近或進入了以色列在迦薩海岸所劃出的「禁區」(exclusion zone)之巴勒斯坦漁民進行射擊,導致一人死亡,和相關人士的受傷。

在西岸,以色列對巴勒斯坦人的行動做出種種限制,不得進入廣泛地區;這些地區有些是被界定為軍事射擊區,或屬隔離牆週邊地區,或是在非法屯墾區內。以色列並且設立一系列軍事檢查哨和路障,限制巴勒斯坦人的通行,卻開放側道給予以色列屯墾者自由通行。自十月暴力增溫以來,以色列軍方並設立新的檢查哨與障礙,特別是在東耶路撒冷以及希伯倫地區,致使成百上千名巴勒斯坦人行動受限,構成集體懲罰。

當局在巴勒斯坦被佔領區拘留數千名巴勒斯坦人;其中多數被關押於以色列境內的監獄之中,這點已然違反了國際法。數百人在未經起訴或審判中,基於其自身或辯護人皆無法得知之理由,在可展期的行政拘留命令下被留置;當中有一些人選擇絕食抗議。律師Mohammed Allan,進行了長達65天的絕食行動來抗議這樣的行政拘留;他在十一月未遭起訴而被釋放。

面對十月份升級的暴力行動,以色列當局對巴勒斯坦被佔領區中從事抗議的巴勒斯坦人,展開了新一波的鎮壓,逮捕超過2500名巴勒斯坦人,其中有數百名孩童,並顯著增加了行政拘留的數量。超過580名巴勒斯坦人在2015年底仍被以行政拘留的名義所關押,裏頭至少有五名孩童。此外,也有數名以色列猶太人因涉嫌計畫攻擊巴勒斯坦人,而受到行政拘留。

巴勒斯坦被佔領區內被起訴的巴勒斯坦人,面臨軍事法庭不公正的審判。十二月, 巴勒斯坦籍議員Khalida Jarrar在長達數個月的軍事法庭不公正的審理下,最終在認罪協商後,被判處15個月的有期徒刑併科罰金若干。


酷刑與其他種類的虐待

以色列軍警兩方,以及以色列國家安全局 (ISA)人員,對拘留中的巴勒斯坦人,進行酷刑或其他的虐待,孩童也難以倖免,尤其習見於逮捕與審訊中。關於酷刑的報告在十月份大規模逮捕巴勒斯坦人後有所增加。所用的方式有用警棍毆打、抽耳光、壓力姿勢、剝奪睡眠、恐嚇、長時間繫鐐銬、勒喉窒息。因涉嫌計畫攻擊巴勒斯坦人而受到拘留的猶太人也遭到酷刑對待。而對於實施酷刑者的有罪不罰之現象已形成風氣。當局自2001年至今,接到近乎1000起關於以色列國家安全局實施酷刑的投訴,卻從未有過任何的犯罪調查。

七月,以色列國會擴大立法,允許色列警方及國家安全局對巴勒斯坦「具安全疑慮之嫌犯」(security suspects)得以不做審訊紀錄;此法令獲得政府核准,但也違反了2013年圖凱爾委員會(Turkel Commission )的建議(詳下)。同月,以色列國會無視人權團體以及聯合國的反對,立法准許有關當局對絕食抗議的受拘留者進行強制灌食。


非法殺戮

在本年度中,以色列軍警兩方在西岸的巴勒斯坦被佔領區,包括東耶路撒冷,殺害至少124名巴勒斯坦人。另於迦薩走廊殺害22名巴勒斯坦人,以色列境內也有10名巴勒斯坦人遭到殺害。當中多數顯然是不法殺害的受害者,其中不乏孩童。17歲的Muhammad Kasba與15歲的Laith al-Khalidi,分別於七月的3日與31日,在丟出石頭或汽油彈後,被以色列軍方從檢查哨或車內,射擊背後。七月23日 Falah Abu Maria在以色列軍方入家的突襲搜查中,被擊中胸膛。

多數的死亡發生於年末的三個月中,以色列軍警以致命武力對待刺殺或以其他方式攻擊以色列的巴勒斯坦人,當中有平民,也有被懷疑意圖行使上述行為者,此些在當下情況皆無從構成立即性生命危害並且可被制伏,這也使得以色列軍警所為構成了非法處決。一些案件中,以色列軍方射殺的巴勒斯坦人已經因傷而躺下,也有未及時提供醫療援助,導致傷重不治之情事。


法外處決

有些巴勒斯坦人顯然是法外處決的受害者,如十月4日被以色列軍方射殺於Jerusalem的Fadi Alloun;十月25與26日於Hebron被以色列軍方所射殺的17歲的Dania Ershied與Sa’ad al-Atrash;十一月12日,在Hebron的al-Ahli醫院被以色列秘密部隊所殺的Abdallah Shalaldah。


武力使用過當

以色列軍方,包含秘密部隊,利用過度的致命性武力對待西岸與迦薩走廊的抗議者,造成數十人死亡,其中有43人在2015年末三個月中喪生,並有數千人在金屬橡膠彈(rubber-coated metal bullets)與實彈的使用下受傷。雖然許多的抗議者投擲石塊或其他物品,但對全副武裝的以色列軍人不至於造成生命危害。九月,以色列安全局連同當地警方均在東耶路撒冷使用實彈。十月9、10日,以色列軍方對在迦薩走廊邊境地帶的巴勒斯坦人的抗議者,發射實彈與金屬橡膠彈,造成涵蓋了孩童在內的九人死亡,數十人受傷。

以色列軍方下令禁止巴勒斯坦人在西岸從事未經申請的示威活動。這項軍令,成為軍方進行鎮壓並監禁參與者的依據,其中包括維權人士Murad Shtewi,他在服刑九個半月後,已於今年一月在軍事第101號命令(Military Order 101)下被釋放。在多起事件中,記者在對西岸地區的抗議活動或各類發展從事報導時,受到以色列軍警的毆打與槍擊。

當局同時加強了對以色列境內巴勒斯坦公民的限制,查禁了伊斯蘭運動的北支派(northern branch of the Islamic Movement),並在十一月關閉17個與其有關的非政府組織,並在十月和十二月間,逮捕超過250名示威者與抗議組織者。

九月,以色列的告密者 Mordechai Vanunu因受以色列第二頻道(Channel 2)的採訪,被判處在家軟禁一周。他並且接著被限制出境和以電子方式與外國人通訊直至年底。

於涵蓋了東耶路撒冷的西岸,以色列軍方拆除了至少 510個巴勒斯坦人未受官方許可所興建的家宅以及其他建物(官方許可幾乎是不可能獲得的),強制驅逐610人。軍方亦對19戶攻擊以色列人的巴勒斯坦家庭,予以拆毀或使房舍無法居住,從而強制驅逐了120人。在被以色列完全控制的西岸C區(Area C),有數十個貝都因和放牧社區持續面臨強制遷移之命運。

當局同時拆除了數十個在以色列境內的巴勒斯坦人居處,並宣稱其為非法建設,這些大多數為Negev/Naqab地區的貝都因部落。多數部落為官方所「不承認」。五月,最高法院允准拆除「不被承認」的Um al-Heiran部落,來建設五個新的猶太城,並驅逐該處的貝都因居民。十一月,政府批准了五個新猶太社區的建設案,其中兩個社區即位於現有的貝都因部落上。


屯墾區暴力

居住在被佔領的西岸非法屯墾區的以色列人,時而攻擊巴勒斯坦平民與其財產,有時是在以色列軍警眼下,但卻未遭阻止。七月31日,一名屯墾者對Dawabsheh一家位於Duma村的房屋縱火,此處接近Nablus,造成18個月大的Ali及其雙親Sa’ad與Riham死亡,4歲的哥哥Ahmad重傷。此事件凸顯了屯墾者對巴勒斯坦社區攻擊性的增加,讓許多的巴勒斯坦人對於自身的房舍感到不安全。犯嫌隨後遭到逮捕,其中數人在年底仍然受到拘留。

十月17日,在希伯倫舊城,一位以色列平民槍殺了Fadel al-Qawasmeh,射殺當時以色列士兵正在不遠處;該名以色列男子並沒有當場遭到逮捕,也沒有任何跡象顯示他將受到起訴。


有罪不罰

六月,聯合國獨立調查委員會,對2014年迦薩衝突做出公開報告,載明了以色列軍方與巴勒斯坦武裝組織在50天的衝突中所觸犯的戰爭罪,並呼籲問責。以色列拒絕接受聯合國的調查結果,持續委託自身軍方進行調查,但軍方的調查欠缺獨立性並無助於正義。以色列軍方開始調查西岸死於以軍之手的巴勒斯坦人,但該調查有著同樣的缺失,自2013年以來,只有一起案件以「槍枝使用過失罪」起訴,其中還歷經長期延誤,並上訴以色列高等法院。

2013年,「圖凱爾委員會」(Turkel Commission)對以色列的調查系統及其是否合乎國際法提出建議。2015年九月,一個政府委員會公布了他對該份建議書所做之回顧,當中迴避了部分建議,例如應將戰爭罪國內法化,並且對於其他建議也未能明訂施行步驟與編列預算。


對婦女的暴力

有新的報告指出,有著對婦女的暴力,特別出現在以色列的巴勒斯坦社區。根據社運者指出,至少有18名女性在以色列被謀殺,多數是伴侶或家庭成員所為;有部分是在尋求警方保護後遭到殺害。


難名與尋求庇護者

當局持續拒絕提供庇護申請者公正的難民身分確認程序;尋求庇護者有超過九成來自厄立垂亞和蘇丹,年底尚有超過4200人被關於Holot的拘留所與位在Negev/Naqab沙漠的Saharonim監獄中。

八月,高等法院裁定,2014年十二月修訂的〈反滲透法〉(Prevention of Infiltration Law)當中條文不符比例原則;條文允許有關當局扣留尋求庇護者於Holot拘留所達20個月;高等法院並要求政府修正相關法令,以及釋放被關押於拘留所超過一年以上之人。約1800人中的1200名尋求庇護者,隨後被從Holot釋放,但亦被禁止任意進出特拉維夫(Tel Aviv)和埃拉特(Eilat)。其餘的數千人,在擴大的拘留標準下,被傳喚至Holot,被扣留於拘留所者也因之達到有史以來的高峰。十一月政府推出新修正草案,得扣留尋求庇護者於Holot一年,並得延展六個月。

千名來自厄立垂亞與蘇丹的國民中,僅有一小部分人申請庇護者,在年底取得庇護資格;有關當局持續施壓多數人─如在Holot被扣留者─自願離開以色列。十一月底,超過2900名尋求庇護者同意「自願返國」。十一月,地方法院採行了三月份所公布的政府決策,在未經當事人同意狀況下,驅逐45000中一部分的尋求庇護者至盧汪達與烏干達,或無限期將他們扣留於Saharonim監獄。政府拒絕釋出與盧汪達、烏干達間的協議細節,或做出任何關於被驅逐者(自願或其他)不會被遣返回國的保證;此舉違反了禁止遣返之規定。


拒服兵役

至少有四人因拒服兵役而入監服刑,包括從三月起即因拒絕服役於以色列軍隊而反覆入獄的Edo Ramon。

紀念若雪巴勒斯坦資訊網 © 2002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