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info Logo
Palinfo Title

西方壓制抗議、以色列逍遙法外

文章出處:Counter Punch 2019.07.31

最近許多事件顯示,以色列不僅變本加厲地增高了對巴勒斯坦的迫害,西方更也寡廉鮮恥地參與共犯。

兩年半前,川普來到了白宮。這使得以色列前所未有地壯了膽,更無節制地在巴勒斯坦佔領區發動一波波的暴行。

西方政府不僅對這些令人激憤的行徑視而未睹,反倒積極地協助壓制任何膽敢發聲的抗議者。

這迅速地造成一惡性循環:以色列愈是違反國際法,西方也愈積極壓制批判言論,以色列也就更肆無忌憚地縱享其免責權。

這毫無廉恥的向下沉淪在上週一次事件中清晰透露。上百名重裝武備以色列軍人,許多還掩著面,襲擊了耶路撒冷周邊地區蘇巴赫(Sur Baher)。爆裂物和推土機摧毀了數十戶房屋,使得數百名巴勒斯坦人因此無家可歸。


(Photograph Source: Moti Sender, Gush Katif – CC BY-SA 3.0)

在這次行動中,以色列不僅對當地居民,也對國際志工暴力相向。這些志工在那兒,不過是抱著微弱希望,期待他們的在場,能讓以色列有所節制。錄像亦紀錄,當房屋被夷平時,以色列軍人還歡呼慶賀。

摧毀房舍早已是以色列高度好戰性格下之佔領的家常便飯,但是這次行動的特殊處,讓我們不得不格外警覺。

傳統上,房舍摧毀只發生在奧斯陸協議中暫允以色列掌控的約旦河西岸地區(約佔西岸地區三分之二)。這已經夠糟了,因為以色列早應該在二十年前就將這稱為「C區」處,歸還給巴勒斯坦當局。然而,以色列卻是迫使巴勒斯坦人離開,以讓以色列屯民進駐。

但是這次蘇巴赫的房舍摧毀,卻發生在「A區」,這在奧斯陸協議中,是歸屬待執政的巴勒斯坦政府,為巴勒斯坦國鋪路。以色列在此處,是完全無開發或維安權的。

許多巴勒斯坦人合理地擔憂,這危險先例一旦立下,不但枉顧奧斯陸協議,更有可能未來被用以正當化任何對於巴勒斯坦人的驅逐,特別是進犯到巴勒斯坦當局控管的地區。

大部分西方政府對以色列此次行動毫不作聲。即使連聯合國也只是口惠而實不致地表達了「哀傷」。

過去數週,在蘇巴赫北方幾公里處遠、愛沙維雅(Issawiya)這另一個東耶路撒冷近郊處,以色列展開了對當地兩萬巴勒斯坦居民的恐怖威嚇。他們設立了檢查哨,進行了數十次的夜間任意逮捕,強加非規章內的罰款和交通開罰,並且開槍射擊居住區,所使用有真實彈藥,也有橡皮包覆的鋼彈。

以色列一人權團體(Ir Amim)稱以色列對愛沙維雅的行徑為「持續狀態下的集體懲罰」,而這,就是「戰爭罪行」。

另外在迦薩地區,不僅有兩百萬居民在以色列12年來的封鎖下受饑餓著,以色列對聚集於囚禁他們的圍牆邊抗議之巴勒斯坦人每周的恣意掃射,也已稀鬆平常到引發不起任何關注。

周五,以色列狙擊手殺害了一名抗議者、重傷56人,包括22名孩童。

接續我們得知,以色列在清楚得知射擊許多巴勒斯坦手無寸鐵抗議者之大腿─另一項戰爭罪行─能導致大量死亡後,仍持續使用此一手法。

直到兩百多人被殺害並導致數以千計巴勒斯坦人嚴重傷殘後,才姍姍來遲地要狙擊手們「放水」一些,僅射擊抗議者們的腳踝。

「卜采萊姆」,另一個以色列的人權團體(B’Tselem) 稱該軍隊的射擊規範為「犯罪條款」,因為它「有意識地選擇不將站在圍牆另一側者視為人類」。

相對於停止如此惡行,以色列當局寧可將之隱藏,並已有效封鎖許多巴勒斯坦地區以躲避調查。

「人權觀察組織」(Human Rights Watch)研究員歐瑪爾‧沙其爾目前即面臨驅逐出境的命運,並有更多證據顯示以色列對人權組織的打壓正不斷升溫中。

上週巴勒斯坦進駐運動(Palestinian Right to Enter)的一份報告指出,以色列正有系統地拒絕外籍人士申請前往佔領區─包含理應屬於巴勒斯坦管轄的地區─居住與工作。

這影響了境外出生的巴勒斯坦人,通常是當地人的配偶,與外籍人士。近期報告指出,以色列正積極藉此迫使約旦河西岸地區比爾宰特(Bir Zeit)大學的教師無法前往,嚴重傷害巴勒斯坦的學術自由。

報導以色列罪行的巴勒斯坦記者也被盯上。上週以色列當局剝奪了穆斯塔法‧阿爾‧拉魯夫(Mustafa Al Haruf)在耶路撒冷的居住權,使他與妻小分離,但使人陷入無國籍狀態乃非法行為,以色列因之正迫使約旦收留他。

日前,另一個排除條款-拒絕以色列最嚴厲的批評者入境,特別是那些支持國際BDS運動(抵制、撤資、制裁)的人-正面臨第一個挑戰。

兩位支持BDS運動的美國女性國會議員─伊爾汗‧奧馬爾(Ilhan Omar)與拉希達‧特萊布(Rashida Tlaib)─公開聲明將造訪巴勒斯坦,兩人皆有家人居住在西岸地區。

以色列當局表示將會給予她們豁免權,顯然是擔心若不這麼做,以色列嚴厲的入境管制(也包括佔領區的)會引來太多關注。

以色列的擔憂或許是多餘的。BDS運動主張對以色列施加懲罰,直到它對巴勒斯坦的惡行停止,但該主張正遭到西方政府強力抨擊。

在美國與歐洲,針對以色列的強烈批評往往被與反猶太主義混為一談,即使批評來自猶太人自己,遑論進一步要求採取實際行動之主張。這些激烈回應,似乎都意圖使批評以色列者更容易被噤聲。

美國有超過二十個州與其參議院皆通過修法─由傾以色列遊說團體起草的法條─來限制美國大眾支持針對以色列的抵制行為。

德國與法國議會也立法通過了反對BDS運動的條款。

而上週美國眾議院也加入了它們,以壓倒性的票數通過一項譴責BDS運動的決議,僅有17名議員提出異議。

這對奧馬爾來說無疑是一記耳光,因她一直以來都在推動一項法案,以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所賦予的權力,來支援抵制運動的支持者。

說來荒誕,這些針對言論自由的限制,就在以色列表明無意於和平手段、絕不支持巴勒斯坦建國、將牢固化佔領區的種族分離制度時,同時出現。

但這並不令人驚訝,上述種種箝制行為,進一步證明了以色列的西方支持者與它懷有共同的價值觀─巴勒斯坦人不需被當人對待,他們的人權可被隨意踐踏。

*此文首度發表於阿布札比(Abu Dhabi)的《全國報》(The National)

紀念若雪巴勒斯坦資訊網 © 2002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