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info Logo
Palinfo Title

以筆為鑰,打開籠牢

以筆為鑰,打開籠牢

陳真

2022.03.22

謝謝亦鳴提供的訪談資料。全部看完了,講得很好。

在一個大概的基礎上理解俄烏與美國及歐洲等等這些問題,其實並不困難,就看你願不願意理解而已。今天,你可以自欺欺人地說我們所言(例如巴勒網)偏袒了誰(這當然不是事實),故而拒絕相信真相,而仍自願一頭栽進荒謬透頂無恥下流的西方彌天大謊之中。但是,對於來自西方內部甚至主其事者的說法,總該讓腦殘們稍微有點醒悟吧?

俄烏與西方的這些問題裡頭,並沒有任何過於艱澀隱蔽的政治內幕陰謀,有的其實只是顯而易見的陽謀與赤裸裸的侵略、擴張與屠殺,而俄國才是被動做出反應的受害一方。但是,整個世界的媒體卻完全操控在美國這些長年在世界各地製造顛覆動亂、不斷發動侵略戰爭屠殺數千萬平民百姓的極少數人手裡。

就如阿桑吉及羅素所說,無知是這個世界最大的敵人,當媒體完全被徹底操控,完全顛倒是非善惡,飽受洗腦與思想荼毒的人們,如何可能對事情做出正確的判斷與決定?反倒是為虎作倀傷害公義,危害自身而不自知。

我們手無寸鐵,無法跟這群帝國主義法西斯血腥人渣對抗,唯一能做的就是以筆為鑰,打開人們思想的籠牢。

大約是31年前,亦即1991年,我母親因為我而驟然過世的那一年,我參與創立國際特赦組織(AI)的台灣分會(這組織後來早已被人渣黨把持充當無恥的政治走狗),我和學姐一起翻譯了一篇文章登在AI的刊物上。我給那篇文章取了個標題就是:“以筆為鑰,打開籠牢”。

幾十年來,我們所做的,無非就是如此,在一片黑暗與扭曲、囚禁世人、囚禁思想與真理的監牢中,企圖鑿開銅牆鐵壁,引進一點光芒。

我常想起陳凱歌的電影中,梅蘭芳故意蓄鬍拒絕為日軍演出,梅蘭芳說,“我能做的,也就只是這樣了”。

跟他一樣,我並不看重自己所為,總覺得我知道得太多,卻做得太少,如此微不足道,常為此感到懊惱自責,甚至感覺很窩囊。可是,我想,依我微薄的能力和處境,也許我能做的,也就只是這樣了。希望有一天,當各種條件允許,我能做得更多。

紀念若雪巴勒斯坦資訊網 © 2002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