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info Logo
Palinfo Title

政治有何存在價值?

政治有何存在價值?

陳真

2022. 04. 01.

別人對我怎麼描述,我一無所知,我也不想知道,因為我不相信人們對我會有適當的評價。以台灣人熱衷島內藍綠政治的性格,我用肚臍想大概也能猜出人們會以一種什麼方式理解我,一定會扯上民進黨或扯上政治對不對?對此我有說不出來的厭惡與反感。政治說一千次一萬次其實都還是一樣,它不過就是讓人們可以好好過生活。特別是那些根本無法為自己發聲者,例如兒童,他們的一切,更應擺在所謂政治的首位。

就島內來講,甚至島外也一樣,我不想假裝謙虛,我想我可以無愧地自稱是兒童人權與兒童福利的先驅。我曾經以為,成功不必在我,只要改朝換代,島內兒童就會受到最好、最優先的待遇。我真沒想到,三十幾年來,付出那麼大的個人痛苦代價,到頭來,兒童卻依然處於政治最無關痛癢的小角落,而非核心第一優先的地位;兒童相關權力業務,變成一種政治酬庸,一種虛應故事的官僚體制。尤有甚者,兒童非但沒有成為政治的核心,反而成為官僚政治的犧牲品。

我更沒想到的是,三、四十年前,我只是一個窮到三餐不繼的大學生,都能夠為廣大的各種弱勢兒童發聲,甚至傳揚國際,為國際兒童人權做出貢獻,並且獲得來自海內外各界的強烈支持,迫使掌權者必須做出回應與改變。三、四十年後,我卻反而連一點點最起碼的自家小孩之免於遭受百般刁難的基本權益都無法保障,只能任人宰割,作威作福,幾年來每天忍受來自官僚體系以及所謂兒福團體的百般刁難與折磨,惡劣至極。

我不得不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因為事實就是如此,除了惡劣顢頇至極的官僚體系外,所有島內所謂兒福團體,根本統統都是混蛋王八蛋。我指的就是所有團體,無一例外。

我始終很尊敬陳菊,至今依然。但是,因為政治上的對立,讓我不想再跟過去的所有美麗島前輩們連繫。但是,實在受不了長達六、七年、來自他媽的所謂兒福團體與官僚體系的百般刁難與虐待,我最近被迫找出陳菊的私人手機,跟她連絡上。她立即做出回應。如我所料,光憑她一句話,他媽的所有刁難竟然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消失得彷彿根本不曾存在過。這樣一種人治,就是我們過去付出個人慘烈痛苦代價所要追求的政治理想嗎?

剛剛看到底下這新聞,讓我滿腔怒火。他媽的這些混蛋法官,把一個被社會逼到牆角、哀哀無告的可憐母親,竟然說成 "泯滅人性",甚至一度還要把她槍斃。他媽的,我看這種泯滅人性的恐龍法官才應該槍斃,負責兒童業務的官方機構之主其事者也該槍斃!包括官方機構或所謂兒福團體底下的許多社工或辦事人員,以及他媽的作威作福為所欲為的所謂兒福團體,一樣都該槍斃。這些人的心裏頭根本沒有兒童,沒有憐憫,沒有想過哀哀無告者的痛苦。

一種根本無視於弱勢者的政治或政權,有何存在價值?

=====================
單親媽勒斃子女一度判死 改處無期徒刑定讞

The Central News Agency 中央通訊社

2022年3月31日

(中央社記者蕭博文台北31日電)吳姓單親媽媽勒死一對年幼子女,一審判處死刑,二審高院認為吳女仍有復歸的正向期待,改判無期徒刑;最高法院今天駁回吳女的上訴,全案定讞。

新北地檢署起訴指控,吳姓女子離婚後獨自扶養6歲兒子、7歲女兒,民國109年間因經濟困窘,又與兄、嫂爭執,帶小姊弟投宿旅館,在旅館內下藥迷昏小姊弟後勒斃,吳女則輕生獲救。

一審新北地方法院認為,吳女僅因一時生活不順遂,無視子女對母親孺慕之情深厚,不顧子女哭泣反抗,斷然片面決定結束小姊弟生命,異常殘忍、冷血,極端惡劣,嚴重扭曲人類存在基本價值。

一審認為,吳女輕賤子女生命,顯露極自大、自我、自私與無知性格,事後毫無悔意,極端惡劣、泯滅人性,依殺人罪判處死刑。

吳女提起上訴,二審由台灣高等法院審理。吳女庭上多次流淚、坦承殺害2名小孩,並表示這幾年她寧可餓肚子,也不會讓孩子餓肚子,作為母親這7年來,不敢說是100分,但自認是99分媽媽,敗在自己承受不了經濟、家庭、感情的壓力。

二審審理後認為,量刑鑑定結果顯示吳女行為時受憂鬱症所苦,承受極大心理壓力;吳女犯後深表後悔,在獄中努力學習,對未來仍有高度期待,讓吳女接受治療、緩解病情,重新架構自我信念,即有復歸的正向期待。

二審指出,自吳女案發後的心理衡鑑與晤談,可見其人格、心理固有重大缺失,但未見有泯滅人性之反社會人格。

二審認為,吳女所為已嚴重違反兒童權利公約施行法所揭示兒童權利應予保護的規範,也符合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施行法中所規定的「情節最重大之罪」,但尚無與社會永久隔離的必要,改判無期徒刑,褫奪公權終身。

吳女提起上訴,最高法院認為二審判決並無違誤,今天駁回上訴定讞。(編輯:張銘坤)1110331

紀念若雪巴勒斯坦資訊網 © 2002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