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info Logo
Palinfo Title

若雪書信(四)

媽,謝謝妳回我的信。能收到你或其他關心我的人的片語隻字,對我真的有很大的幫助。上次寫信給妳後,我跟我的同伴們大概失去了十個小時的聯繫。這段時間,我在前線海撒朗(Hi Salam)這地方的一戶人家看電視,她們弄晚餐給我吃,他們家也有電視。但是,他們家前面的兩個房間都不能用了,因為炮彈貫穿了整面牆壁,因此他們一家人-小孩三人和父母兩人-都睡在父母的房間。

我跟他們最小的女兒靠一起睡在地板上,她叫做伊曼(Iman),我們共用幾條毯子。另外我也教他們的兒子一點英文作業。今天大家一起看電視,電視上在演「寵物墳場」(Animal Semetary)這部片,我覺得這片子粉恐怖,而他們看到我這麼害怕,好像都覺得很好笑。

星期五是假日,當我起床時,他們正在看阿拉伯語配音的「熊寶寶」(Gummy Bears),所以我跟他們一起吃早餐,多坐了會兒,跟這一家人一起快樂地窩在一團被單裏,一起看這個很像是我們平常週六早上都會有的卡通片。

之後,我走了一段路到巴濟爾(B'razil)這地方。這裡就是尼達(Nidal)、曼索(Mansur)、阿嬤、拉法特(Rafat)和這大家庭的其他人全心接待我的地方,他們對我真的的非常好。(對了,順便跟妳講一件事,前幾天,阿嬤比手畫腳用阿拉伯語訓了我一頓,她比出許多吞雲吐霧的動作,並一直指著自己的黑色披肩。後來我聽懂了,所以就請會聽英文的尼達跟阿嬤說,我媽媽一定會很高興這裏有人跟我警告說吸煙會使我的肺變黑。)另外,我也認識了他們從努薩拉特(Nusserat)難民營來的嫂子,也跟她的小嬰兒玩。

若雪和巴勒斯坦朋友

尼達的英文一天比一天好。他是這一家人中唯一一個會用英文叫我「姐姐」的人。他也開始教他阿嬤用英文「哈囉,妳好嗎?」跟我問好。在這裏,妳總是能聽到坦克車和推土機的聲音來來去去,但是,這一家人,不管是跟我或他們彼此之間,卻仍然如此愉快地相處著。當我和這些巴勒斯坦的朋友在一起時,我都比較安心,但是,當我扮演一個人權觀察員或非暴力抵抗者的角色時,我心裏就充滿了恐懼。

這一家人的例子,教導我在一種長期的惡劣環境下如何自處。我知道這樣的一種環境對他們的折磨,甚至終究會毀了他們,但我很驚訝,不管環境如何惡劣,他們仍然那麼有尊嚴地活著-歡笑、慷慨以及美好的家庭時光,抵抗著那些施加於他們生命之上如此不可思議的恐怖,抵抗著無所不在的死亡威脅。

今天早上我的胃感覺比較舒服了。我花了許多時間寫那些我所親身體驗、人性所能做到最為邪惡的極限,描寫我對這些邪惡的事的沮喪,但是,我似乎也應該說,我同時也發現了人類所擁有的另一種力量和基本能耐。這個力量,使我們在那最悽慘的環境中仍然可以像個人那樣地活著。這是我之前從未體驗過的,我想,這就是所謂「尊嚴」吧?!我很希望妳能認識這些人,或許,真會有那麼一天。

若雪

紀念若雪巴勒斯坦資訊網 © 2002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