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info Logo
Palinfo Title

香港家書:給若雪的信

文章出處:香港電台〈香港家書〉節目

若雪:

你喜歡這個我們給你的中文名字嗎?Rachel Corrie,一想到你的事蹟,就想到白雪。2003年3月,你為了推動和平,加入了國際團結運動,你毅然離開舒服的校園,從老遠的美國跑到加沙南部拉法,亦即是現在打得最劇烈的地方,你要去保護那些無法保護自己的人,你曾經說過,對於不管住在何處的人類同胞,你都不會吝嗇你的愛和責任。


你以嬌小的身軀阻擋以色列推土機摧毀難民營和民房,以軍指,難民營內有恐怖分子,因此,他們要執行集體懲罰。

很可惜,這種懲罰,亦降臨在你身上,推土機沒有停下,結果你結推土機輾過,血肉模糊,最後你的精神長埋於加沙的土地裡。

前幾日,新聞指以軍炮轟了一個墓地,我立刻就想到你,你有沒有受到騷擾呢?

唉,你死在加沙差不多六年了,這六年以來,加沙依然充滿血腥衝突,雖然零五年以色列把加沙的猶太殖區撤走,但零六年哈馬斯竟在選中勝出,以色列借機繼續封鎖加沙,加沙的人道危機越來越嚴重,而哈馬斯向以色列邊境發射的火箭炮進一步成為以色列襲擊加沙的藉口,而現在可謂是血流成河。

大家都在爭論誰首先作出挑釁行為,不少專家評論就好似坐在高高的雲端上,不痛不癢地指指點點,只懂發出宏觀的評論,說甚麼以色列今次反恐成功可遏制伊朗勢力,打擊黎巴嫰真主黨,又有助美國反恐等等,這些專家只想表演一下他們是如何見解精辟,他們腦袋裡沒有出現一個「人」字,那些無辜平民受害者只不過是一埋冰冷的數字,是一個棋盤上的棋子,死不足惜。

但,若雪,你所關注的是每一個人,可惜你給人指責為同情恐怖分子,不過,我對你是絕無懷疑,因為我親眼看到,你們只是一群平民百姓,有學生,專業人士,家庭主婦,和退休的公公婆婆,你們赤手空拳,帶來的只是一套和平技巧。

當然,你們無法制止F16戰機掉下來的導彈,還有坦克大炮,而你們亦無法制止哈馬斯輸出有害無益、有歪人倫的人肉炸彈,可是,你們的出現,冒風險從世界各地以巴這個血腥的地方,特別是加沙,至少令到被孤立的居民,感到人生還是有希望的,真正如你所說,只要一個人仍然懷抱那怕是一點點的希望,和平,便有機會了。這對於處毁滅與死亡邊沿久延殘喘的人而言,是多麼重要啊!

你們所築成的真是一幅動人的牆,令我體驗到一個人類大家庭的美,人仍有追求真理和善良的能力,而在這支和平隊伍當中,不乏猶太人,正義的以色列人。前幾天我在電視上看到一掠而過的畫面,美國的猶太人和以色列的國民抗議以色列在加沙狂轟濫炸。

雖然以色列民調指大部分以色列人支持自己政府的軍事行動,但我認識有不少以色列人根本對好鬥的政府已經非常厭倦。

我在以色列採訪時,便踫上不少和平組織,例如由以色列兩個民族的受害家庭組成的「父母圈」、由拒絕到佔領區服役的以色列軍人成立的「勇於拒絕」,還有猶太拉比創建的「拉比為人權」,他們深知衝突的根源是佔領,由於佔領,以色列興建了數百公里的隔離牆,偏離聯合國訂下的以色彊界「綠線」,深入巴人土地,並在巴人自治區大量興建猶太殖民區,為了保護殖民區,又設立不少檢查站,打擊巴人日常生活和尊嚴,這一切舉動與反恐無關,反之製造更多的仇恨,到頭來不利以色列的安全。

若雪,你們比那些高高在上的專家們更有洞見,與那些一味只靠軍事力量的人比較,更有膽色。記得你曾問過我香港人如何看待以色列問題,你對香港大學生的態度更感興趣,你認為大學生應該是社會良知的先鋒,勇於呼喊出人的倫理值,可是,我們這裡的大學生或許仍然需要多一點時間去明白甚麼叫做生命共同體,去發現原來世界已經燃燒了,我們有無法推卸的責任。

不過,香港媒體對今次以色列血洗加沙算是已多了一點關注,特別是在人道災難的問題上,只是這種關注無以為繼,很快便沉沒於其他新聞裡。

在另方面,若雪若雪,我們兩岸四地華人卻首次發起了一場支援無辜加沙居民的聯署行動,有過千人簽名,當中包括政經界、文化界、學術界,多的是普羅大眾。

我們華人終於踏出第一步,我相信,我們終會了解,當聯合國都沒有能力維持和平的時候,我們便只能依靠國際間公民社會之間的團結。

正如墨西哥查帕斯運動副總司令馬哥斯這樣說:「開始也許只是喃喃低語,然後就變成响亮的聲音,最後就會成為在加沙能夠被聽見的呼喊……能在黑暗的死屋裡撕開一條縫隙,讓一線光亮透過。」

若雪,我們香港擁有自由、繁榮、和平,但我絕不希望就因為我們擁有這一切卻變得麻木不仁,容許我把你介紹給我們這個社會,你的精神在這裡後繼有人。

張翠容

2009年1月17日

張翠容,香港資深新聞工作者,著有《中東現場》、《大地旅人》、《行過烽火大地》等書。有關她的更多中東報導,可見其網站

紀念若雪巴勒斯坦資訊網 © 2002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