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info Logo
Palinfo Title

禱告的青年

我工作的地方在拘留所中。這個拘留所是一個快速處理政治庇護申請的中心。英國政府把他們認為來自「安全」國家的政治庇護申請者,都送來這裡。過去,巴勒斯坦人不會被送來這拘留,而會給他們較長的時間準備申請,提供一般住宿,然後再預約時間與移民局面談。但是,這幾年英國在緊縮的難民政策下,幾乎把全世界每個國家都定義為「安全國家」,當然也包括伊拉克、阿富汗與巴勒斯坦。

前幾天,與一位來自迦薩市的阿拉伯語翻譯Samir談話,他在英國替法庭還有難民機構做翻譯,過去幾年也隨英美幾個主要媒體與國際組織在巴勒斯坦做第一線接觸。他提到巴勒斯坦人來英國尋求避難的其實並不多,反而是許多其它中東國家的人會冒充來自巴勒斯坦。原因是巴勒斯坦人屬無國籍人士,依國際公約英國政府無法遣送回去巴勒斯坦。

另一方面,由於以色列政府不接受,所以也送不回以色列,只得讓他們繼續居留。由於在等時間,我們談了許多。他說雖然以色列巴不得巴勒斯坦人通通離開巴勒斯坦,遷徙至其它國家成為難民(我想這也是以色列種種惡劣懲罰性手段的目的),但是,巴勒斯坦人一般並不想離開家園。記得Grossman的書也曾提到巴勒斯坦人寧願一代、兩代、三代死守巴勒斯坦的難民營,不離開就是不離開,如要挑戰以色列耐力極限似地。

Samir提到巴勒斯坦,似乎仍然充滿歡喜,說這是個多麼漂亮的地方,說只要從以色列一過境至巴勒斯坦,就會感覺像是進入一個世外桃源,一個古老的田園。他說,其實巴勒斯坦人雖然現在受到抗暴運動影響,但其實過去的生活與周邊國家相比是不錯的。他說他有兩個子女,一個五歲、一個七歲,雖然現在生活在英國,但他還是希望他的小孩能生長在巴勒斯坦,做一個巴勒斯坦人。

他的樂觀,讓我感到驚訝;這跟我對一個來自如此動亂與艱困之地區的人民之期待,落差很大。最後,我還是忍不住問他,我們在外界可以看到巴勒斯坦所面臨的一切衝突與暴力,要是是其他戰亂國家的居民,或許早已想盡一切辦法遷徙移民了,為什麼巴勒斯坦人不這麼做呢?他說了些回答,我已無法轉述,但最後他說,巴勒斯坦人相信,如果在自己的土地上都不能爭取到權利與好生活,那在其他地方更是不可能。我聽了直點頭。

這時,我們在等待的一位同樣來自迦薩的青年也來了。進入了會談室,我問他為什麼遲了一個小時才來,他說,他在拘留所中的清真寺禱告了一個半小時,可能是因為裏面沒有電話,所以獄卒無法通知他。

紀念若雪巴勒斯坦資訊網 © 2002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