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info Logo
Palinfo Title

台灣人真要坐以待斃?(二十五):甘地如果還活著

台灣人真要坐以待斃?(二十五):甘地如果還活著

陳真

2021. 06. 27.

我常想到甘地,如果他還活著,他能怎麼做?

不管是暴力或非暴力抗爭的一個前提要件就是:受壓迫者感覺自己遭受壓迫。一如當年英國對待世界各個殖民地,他根本不把你當人看,因此受壓迫者只有反抗和不反抗兩種。但是,受壓迫者對於被壓迫的事實並沒有認知上的不同。

問題是,透過科技與資訊鋪天蓋地的控制與洗腦,這個時代所面臨的狀況卻是:受壓迫者根本不覺得自己被壓迫,因為他已經被洗腦洗到整個腦子都壞掉了。受壓迫者不但不覺得自己被壓迫,反而覺得好爽,好感恩,跪謝美國,感恩日本,熱烈擁戴人渣黨。

於是,受壓迫者被分裂為二,絕大多數人並不感覺自己被壓迫,就算他有感覺,他也會以為這是為了捍衛什麼民主自由的必要代價,或是認為是自己的錯,而不是腐敗政治與殖民本質的問題。

受壓迫者不但分裂為二,而且,佔據絕大多數的一方,甚至成為少數一方的敵對者;少數一方則是被抹黑為一群陰謀破壞社會的害群之馬與全民公敵,宛若過街老鼠。

這樣一種現象,在舊黨國時代,亦即蔣家政權時代,同樣存在。但是,來到這個年代,這問題卻比以往更加嚴重千百倍,因為洗腦洗得比過去更加徹底;再加上網路世界的興起,壓迫者根本不用鳥你,光是它的支持者來對付你就綽綽有餘了,甚至根本連對付都不用,因為人們根本不覺得自己被洗腦,根本不覺得自己被壓迫;只有極少數人才有被壓迫感,只有極少數人才知道且在乎是非善惡。

問題是,這極少數人,事實上並沒有擴散能力。在蔣家年代卻不是這樣。在那個完全依靠高壓統治與資訊徹底封鎖的年代,你只要稍微說出一點真相,往往就會引起人們極大的迴響與震撼。這年代卻不然,資訊一樣徹底封鎖,但是透過極大量的資訊混淆以及全盤掌控媒體,一般人都會誤以為自己得到充份的資訊,卻不知道所有這些充斥生活四周的資訊,事實上全來自同一個掌權者。

而且,更厲害的是,掌權者在人們的腦子裏建立起一套根深蔕固的敵我認知,簡單說就是「民主vs. 極權」這一套荒謬透頂的鬼話;透過無日無之的洗腦與教育,讓人們相信,「我方」民主世界就算有錯,頂多也只是一種無心之過,或是為了追求更崇高理想的必要之惡,或是一種技術上的小問題。

但是,「敵方」的一切卻剛好相反,即便有一些好事,那也一定是透過犧牲人權而得來,令人不屑;要不就是把敵方的一些根本微不足道的小細節,無限上綱到整個體制就是一種暴行,一種罪惡,必須消滅鏟除。

你看,即便是島內反人渣黨者,腦子正常的事實上也沒幾個。比方說,動不動就說什麼「民進黨比共產黨還壞」。這種蠢話,就好像說「布希那個人渣比耶穌還壞」。

蔣家年代,只要你膽敢反抗,膽敢說出真相,只要你言之有物,很容易就能獲得人們的認同。這也是為什麼彭明敏曾經揚言:「只要國民黨願意讓我在島內自由演講三個月,蔣家政權就會垮台」的原因。但是,在這年代,你膽敢反抗並沒有用,人們根本不知道你在反抗什麼,我們過得這麼幸福美滿這麼民主自由,你是在反抗什麼?

你膽敢說出真相更沒有用,因為腦殘人們必然以為他比你更懂,比你知道更多資訊與真相。

因此,我常納悶,甘地如果還活著,會有人鳥他嗎?我基本上是很悲觀的。這似乎說明了一件事就是:這個時代已經沒有多少所謂「人民力量」的空間,誰掌握了世界的麥克風,「人民」就全是他的。因為,「人民」這東西基本上是沒什麼腦子的。

我並不是說國事天下事就管它娘了,大家乾脆回家睡覺算了,而是說,「最終」決定勝負者,並非什麼「公義」,也不是什麼「民意」,而是敵我雙方的各種實力,包括科技、拳頭(軍事與情治)、能源、媒體與金融貨幣。當你實力不如人時,事實上,你就算再怎麼正義、再怎麼有理也沒法決定勝負。

島內疫情操弄到如此泯滅天良的地步,完全就是一個人說了算,為所欲為,無惡不作,蔡英文那個台奸人渣,愛怎麼幹就怎麼幹,她只聽命於美國,人民又能如何?絕大多數人還不是一樣順從,照樣大力支持;就算有所不滿,也只能罵兩句。要不然呢?武裝革命嗎?沒有幾個人會支持,因為人們根本不認為自己遭受壓迫或是壓迫到走投無路的地步。

到最後,解決問題的關鍵,仍然還是得回到中美鬥爭誰勝誰負的根本問題上。若不從根本解決台灣的殖民問題,台灣人只會在永無止境的美國邪惡勢力及其藍綠走狗的虐待與剝削下生活,根本看不到盡頭。

習近平似乎曾經說,「寄希望於台灣人民」。這話看來是行不通的,反倒是台灣人民只能寄希望於祖國的拯救。

紀念若雪巴勒斯坦資訊網 © 2002 - 2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