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info Logo
Palinfo Title

圍牆做為一道武器(諾姆‧杭士基)

國家政府進行任何具有爭議性的行動時,往往反射性地以國家安全為藉口。對此,我們應小心應對。海牙國際法庭聽證會所討論的以色列那號稱是「安全牆」的隔離牆,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

沒有人會質疑以色列保護人民免於像昨天那樣一種恐怖攻擊的權利,如果真是出於安全理由,沒有人會反對它建造一道適當的安全牆。但很清楚的是,這道牆考慮的如果僅是安全防護,那麼它應該根據國際協議的邊界劃分,建立在以色列自己國家境內,也就是1948-49戰後所約定的「綠線」(Green Line)以內。在這樣的條件下,以色列希望如何嚴防這道牆,都不成問題。她可以在圍牆兩邊以軍隊巡邏看管,佈下地雷,遏止交通。這麼一來,這道牆也確實可以強化安全,不致於違反國際法或引來國際上的抗議。

一般人也認知到這一點。比如說,即使英國支持美國反對海牙聽證會,英國外交部長傑克.史托(Jack Straw)也稱這道牆是「不合法的」。另一位曾負責檢查這道牆的官員也表示,這牆應該建在綠線上或是「確實地建在以色列境內」。英國國會裏的一個調查委員會也做出同樣聲明,要求以色列應該把隔離強興建在以色列領土上,並譴責目前這道牆只是以色列對巴勒斯坦人蓄意進行的壓迫政策。

這道牆的實際目的就是要侵占巴勒斯坦土地。另外,正如以色列社會學家Baruch Kimmerling所說,這是對巴勒斯坦人的一種「政治謀殺」(也就是說以政治手段遂行其滅絕種族目的)。這將迫使巴勒斯坦社區成為一個個孤立的監牢,足可比擬南非表面上象徵自由、主權和自我管轄的班圖區(bantustans)。

當圍牆還在興建之時,聯合國估計以色列的路障、基礎建設還有屯墾區等,已經在西岸製造50個無法連貫的巴勒斯坦孤立社區。當圍牆設計逐漸明朗時,世界銀行估計這道牆可能會隔離孤立二十五萬到三十萬個巴勒斯坦人民,這佔了巴勒斯坦人口的10%以上。此外,這道牆也會有效兼併約旦河西岸10%的土地。當夏隆政府最後終於公開他的計畫時,我們更清楚了解到這道牆將會切斷西岸,使之變成16個各自孤立的群落,並且這也只是夏隆政府先前承諾將屬於巴勒斯坦領土的42% 的西岸土地而已。

這道牆讓以色列佔去了約旦河西岸最肥沃的土地,更糟的是,它擴張了以色列對重要水資源的控制勢力。以色列和其屯民可以任意取用,但是當地居民卻連飲用水都不可得。

住在這道牆和綠線間之縫隙的巴勒斯坦居民,必須透過申請才能居住原地;而以色列卻自動擁有使用這些土地的權利。以色列記者Amira Hass在以色列日報Harretz上說:「安全理由以及看似中立、官僚化的軍事詞彙,其實只是為了大開驅逐策略的大門。」「這些事情是在不為人知的狀況下,點點滴滴地小規模進行,以致於國際社會難以察覺,也難以引起重大公憤。」過去 35年來的殘酷佔領殺戮、恐怖與屈辱,以及以色列屯民接受巨額津貼所進行的屯墾活動,都是在同樣狀況下所進行。

以色列似乎有可能在這個月,將她由迦薩地區所遷出的七千五百名屯民遷入約旦河西岸。這些以色列人,現在享有富饒的土地和水源,然而一百萬名的巴勒斯坦人卻難以維生,他們貧乏的水源也根本不敷使用。迦薩地區就好像是一個大鐵籠;以色列有系統地拆除拉法(Rafah)住屋的行為,也使得當地居民被迫斷絕與埃及的交通以及親近海洋的權利。

把這些行為稱為「以色列政策」是大大錯誤的說法,我們應該稱呼它們是「美國-以色列政策」,因為這裡頭有來自於美方源源不斷的軍事、經濟以及外交上的支持。自從1971得到美國的撐腰後,以色列就拒絕了埃及的和平提議,取而代之的是實行他們的擴張計畫。1976年時,美國在安理會上否決了受到國際普遍支持的兩國解決方案。這個兩國方案在今日也有大多數美國人的支持,只要華盛頓當局願意,這是即刻可以執行的。

海牙聽證會最多也只能做出建議性的裁決,如指出「這是一道不合法的牆」,但這不會改變什麼現況。所有政治上的真正改變-還有這個地區人民的一個有尊嚴的生活-都掌握在美國手中。

紀念若雪巴勒斯坦資訊網 © 2002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