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info Logo
Palinfo Title

我所知道的人肉盾牌(一)

剛剛和反戰專家去參加一個聚會,是由發起人肉盾牌活動的「國際團結運動組織」(International Solidarity Movement,簡稱ISM)和「劍橋巴勒斯坦團結運動」(Cambridge Palestine Solidarity Campaign)所合辦,他們邀請一位英國人肉盾牌叫做Daud Hall來現身說法,並且放映他在當地拍攝、45鐘長的片段。

片子主要是拍攝以色列在一些佔領區四周建築巨大圍牆的實況。那些牆,高八公尺,厚度多少我不知道,但據說必須用飛彈才有可能打破。圍牆一道接一道地建,峰峰相連到天邊。我想以色列總理夏隆大概是存心想要蓋座座萬里長城,目的是要把巴勒斯坦人統統圍起來,就好像集中營那樣,然後再慢慢把他們幹掉。

巴勒斯坦人賴以為生的橄欖樹果園和溫室以及一些地下井,也統統遭到嚴重破壞。以色列軍隊大概很閒,晚上不睡覺,每天開著坦克車任意開火開好玩,白天也是,看誰家窗戶打開,就給你一陣掃射。怪手每天開出來鏟除民宅和農作物。

影片中有個背景是在夜裏,短短一分鐘的時間,我看坦克車的機關槍掃射了至少兩百發子彈。說是宵禁,但其實沒什麼目的,就是這樣殺好玩,嚇唬嚇唬你,不准你出門,萬一打到幾個人,那也是你家的事。

還有一幕是有位人肉盾牌企圖靠近坦克車,舉起雙手說「我可以靠近跟你講話嗎?」以色列士兵回答說:why?人肉盾牌就說,你們為什麼要這樣掃射?我們很害怕,你剛剛差點打到我說,請你不要這樣好嗎?對方一陣默然,之後不久,又是一陣達達達達達…。

主講人說,以前巴勒斯坦人覺得像住在集中營,那畢竟只是一種感覺(feeling),現在它不再是一種感覺,而是一種事實(reality)。

我們都知道,巴勒斯坦的小孩平常的活動之一就是丟石頭,攻擊以色列坦克車或士兵。你不用擔心找不到石頭,地上到處都是。那是因為以色列軍隊每天都來拆房子,愛拆哪就拆哪,不好拆的就縱火,所以放眼望去,到處是廢墟,還怕找不到石頭?!

不過,除了丟石頭,還有一個抗爭活動,可能比較適合我,那就是放風箏,表示風箏底下的這片土地過去是我們玩耍的家園,現在被毀、被侵佔了。影片上一堆巴勒斯坦小孩在空地上放風箏,大家都顯得很愉快。

風箏在空中緩緩起伏,背後是藍藍的天。真是很動人,可惜我不會描述。之後,影片出現一行字:「紀念若雪(In memory of Rachel Corrie)」。

這位主講人Daud Hall很老實,不擅於言詞,氣質很像以前黨外那些嚼檳榔的基層志工。(在台灣,很少在運動圈子看到這樣的人了是嗎?)講完之後他說,他覺得來這邊演講,比在巴勒斯坦當人肉盾牌、面對機槍坦克車還緊張。

放映時,坐在我旁邊的一位西方女生哭起來,哭得很傷心。她努力壓低聲音,以防干擾他人,可是,在一片黑暗寧靜的室內,聽起來卻反而格外淒涼,我已經很久沒聽過這麼悲傷的哭泣了。很想安慰她,但我這樣的粗魯人,實在不知道該跟她講什麼,跟她說 “Hey, don't cry.”嗎?語言真是不夠用,對詩人們也許夠,但對我是絕對不夠。

她之所以哭是因為看到一個畫面,一個四、五歲的巴勒斯坦小男孩被以色列士兵射傷,子彈射入他的左大腿骨,小孩哭叫不停,他爸爸抱著他,想要把他放到病床上時,他卻硬抓著爸爸的衣領不放,不願離開他爸爸的身體。我旁邊這位女生看到後,就開始哭,兩手掩面,然後頭就都不抬起來看片子了。

還好她錯過了下一幕:外頭街道炮聲隆隆,繼這個小男孩之後,醫院又進來另一個爸爸,手上抱著一個大約七、八歲的小女孩。幾分鐘後,這個小女孩死了,急救無效,她爸爸顯得很絕望,靜靜地在她女兒沾滿血跡的額頭上親了一下又一下。我看到這個小女孩不但頭部中彈,左手臂也受傷,破一個大洞,就像解剖課本上的圖片,一團肌肉整個爆開來,裏頭的神經血管都看得很清楚。

我過去在醫院這麼多年,從沒看過這麼恐怖的傷口,反倒是在離開醫院之後,來到文明的英國,唸的是分析哲學,但卻看了不少這種連外科醫師恐怕都難以看到的傷口。究竟是什麼「先進」的子彈,打進肉體之後還會爆開?人類竟然發明了這樣的東西來對付同類。

花了一整個白天加上深夜,寫了這樣一篇一萬字的長文,希望能對不銹鋼老鼠—劉荻和其他三十五位良心犯的獲釋能有一點點的幫助,同時也希望有一天,我們都不需要再煩惱這些事。

紀念若雪巴勒斯坦資訊網 © 2002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