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info Logo
Palinfo Title

美國侵華戰爭計畫

美國侵華戰爭計畫

陳真

2020. 07. 30.

Ben Hodges 是美國前陸軍歐洲司令部司令,現任「歐洲政策分析與戰略研究中心」(Strategic Studies at the Center for European Policy Analysis) 主席,2018年曾預估中美之間「非常有可能」在2033年之前爆發全面戰爭。這樣一個時程預估,按照目前中美關係的急速惡化發展態勢來看,似乎太樂觀。

美國的血腥殘暴與邪惡,人神共憤,無須多說,但你不得不承認美國做為一部戰爭機器運作之精準及長期部署之高度計劃性。過去二十幾年來,我主要是從美國侵略三個國家獲得這樣一個體悟:伊拉克、利比亞與敘利亞。

我對伊拉克的部份比較熟悉。在美軍地面入侵佔領伊拉克之前十多年,美國便已開始進行軍事行動,透過「禁飛區」的設置,對伊拉克軍事目標及針對民生設施狂轟濫炸長達十年;甚至透過非法且慘無人道的「禁運政策」,以公衛做為一種軍事手段,蓄意污染其水源設施,剝奪伊拉克之基本淨水能力,殺害五十萬名伊拉克兒童。

當伊拉克被摧殘得奄奄一息之際,美國便以所謂「捍衛人權」為名,造謠宣稱伊拉克持有「大規模毀滅武器」為藉口,入侵伊拉克,輕易佔領。

對付敘利亞和利比亞也一樣。我在最近幾年閱讀了許多資料,很驚訝地發現,原來美國早在十多年前便已策畫入侵敘利亞,就跟對付伊拉克一樣,依照一套侵略戰爭流程,按表操課。

事實上,美國侵略利比亞及顛覆玻利維亞與委內瑞拉也一樣,都不是臨時起意,毫不莽撞,而是擬定一套精細的入侵計畫,配合媒體全面抹黑之宣傳戰,散播數不清的謊言,透過自導自演的各種栽贓行徑,逐步推動侵略計畫。

甚至連更早之前、上個世紀末的侵略阿富汗以及發動科索沃戰爭、摧毀南斯拉夫等等等,也全都如此;侵略手法,如出一轍。

上個世紀末那些戰爭,其實也是我真正開始了解美國的一個「啟蒙」。那些年,我在英國,近距離親身見識了西方政客與主流媒體如何造謠抹黑特定族群 (例如把塞爾維亞人或阿富汗的神學士政權說成惡魔),以所謂「捍衛人權」為幌子,扮演美國在世界各地發動侵略戰爭的推手。

在這一切個別侵略計畫的背後,有著一個更大的戰爭藍圖,也就是2001年定調的所謂「反恐戰爭」,由 (很可能是) 美國自導自演的 911事件拉開「反恐」序幕。美軍所到之處,屍橫遍野;短短十幾年之間,全世界上千萬人淪為戰爭亡魂,數千萬人流離失所,成為難民,數千萬人輕重傷,貧病交迫。

接下來,便是中國了。這場未演先轟動的侵華戰爭,正以所謂「自由落體」般的速度推進。它可回溯到2011年10月,當時歐巴馬當總統,擔任美國國務卿的希拉蕊在《外交政策》雜誌(Foreign Policy)上發表〈美國的太平洋世紀〉一文,宣示美國將重返亞太的政策轉向與決心。不久之後,「重返亞太」戰略便公開粉墨登場。

2017年,美國發布《國家安全戰略報告》,正式定調中、俄為美國的戰略鬥爭對象;特別是中國,更是頭號敵人。

2018年,五角大廈公開宣告「反恐戰爭」的落幕,取而代之的是針對中國的「強權爭霸戰」,成為美國最高戰略目標。

在我看來,更可怕且最具指摽意義的是去年 (2019年) 3月25日重現江湖的「應對中國當前危險委員會」(Committee on the Present Danger: China),明確把中國定位為「敵人」。這個委員會,簡稱CPD,這是它在美國歷史上第四次成立,是個半官方機構,其成員是美國具有極大影響力的一群極右派人渣,代表美國軍工複合體的核心利益。

世界上有兩個「美國政府」,一個是表面上的掌權者,例如非建制派之川普,一個才是美國國家戰略的積極推動者甚至是制定者,也就是所謂 Deep State (深層政府),諸如 CPD 及一些核心智囊、軍火商、金融財團及情治機構等;過去各種侵略戰爭,全有著這群極右血腥好戰份子的身影。與其說川普是美國總統,不如說他其實只是一個既定政策的執行者。 
 
CPD在歷史上有過三次組成,向來只叫CPD,這回擺明意圖,多加上了一個 C 字,亦即 CHINA,明確定位中國為頭號敵人,一副志在必得之勢,以消滅中國做為美國的一個最高目標。

這個睽違四十年之久的恐怖暗黑集團 CPDC 成立後,中國勢將難有寧日。就如我過去幾篇舊文所說:
「CPDC 的成立之日,無疑就是中美關係的一個分水嶺;它的成立,並非意味著中美鬥爭展開新的一頁,而是展開你死我活的最後一章,不到終點,不會停止。CPDC 一旦成立,接下來,你將可預期各式各樣不可思議的事情將會凶猛地接連發生,直到摧毀中國。」

我還提到:

「季辛吉先前有句話說得很對。他說,美國對付中國,目前只差一個『定義』;當它把你定義為『敵人』時,戰爭機器就會全面啟動,展開殲滅行動。事實上,季辛吉所說的『定義』,已經在去年2019年3月25日就已正式下達 (亦即 CPDC 的成立),吹響對華全面戰爭的號角。」

從2011年的「重返亞太」,到2017年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再到2018年五角大廈的戰略轉換宣告,以「中美爭霸」取代「反恐戰爭」,最後則是2019年的 CPDC 成立,中美之間的鬥爭,已無回頭路。

稍早之前,也就是2020年7月17日,美國發表強硬的《南海聲明》,儼然將與中國在南海一決雌雄,軍事衝突風險與日俱增,澳洲旋即表態力挺美國。

上周四(7月23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發表近乎宣戰前夕的討伐中國檄文;中國不但成為美國的敵人,而且是全世界的敵人。蓬佩奧儼然美國總統,在世界各地拉幫結派,鼓吹仇中反華。

這位兩手血腥的前 CIA 頭子,向來主張暗殺與刑求異己及虐待戰俘,視人命如草芥,曾說「對嫌犯實施水刑 (waterboarding) 不算虐待,而是一種愛國行動」,讚賞惡名昭彰之關塔那摩灣監獄,主張 CIA 在海外 (已曝光者例如立陶宛與波蘭等國) 廣建祕密監獄拘禁刑求異己;今年一月,說服川普下令暗殺伊朗將領 Qasem Soleimani;鼓吹各種侵略戰爭;擴大軍售沙烏地阿拉伯,侵略葉門 (參見:https://bit.ly/3k1Sbbs);並把「維基解密」定位為「具有敵意的情報組織」,要求處死史諾登和阿桑吉等等等。

此人相關罪行,罄竹難書。今年三月,具有一百多個會員國的「國際刑事法庭」(ICC),要求重啟調查 CIA 在阿富汗戰爭期間所犯下的反人道戰爭罪行,蓬佩奧竟威脅說,倘若 ICC 膽敢逮捕任何一名美國人,美國將以武力及一切必要手段對付 ICC 的執法人員,並以叛徒 (renegade) 一詞怒斥國際法庭人員。

這樣一個戰爭罪犯,這樣一個極右派血腥人渣,卻三番兩頭讚賞台灣在仇中反華方面的表現,說是「民主自由世界的典範」。
 
底下是美國幾位重要人士對中美戰爭的看法:

https://bit.ly/33b0o7f

不論採取何種樂觀觀點,其實都看不出美國之對華戰爭計畫有任何緩解的可能。這不令人意外。讓我比較意外的是這項戰爭計畫的發展速度及蠻橫程度。祖國百年苦難,飽受西方侵略之苦,逐漸復興之際,過不過得了這一關?

John Pilger 最近在推特上寫了一段話,他說:「即將到來的美國對華戰爭,很可能會因為一個錯誤或一場意外而引爆。這一切的根源正是美國及其傳聲筒們所蓄意挑釁的後果。」

Pilger 說得對,我們應勇於行動並揭露真相,因為,「我們的沉默,將會是我們的災難」(Our silence is our peril.) 我們所要捍衛的,並不僅僅是一個對人類做出巨大貢獻的偉大國度,更是捍衛善良人性,捍衛人類發展史上共存共榮的可能性。

紀念若雪巴勒斯坦資訊網 © 2002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