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info Logo
Palinfo Title

國際特赦組織年度報告(2014)─ 以色列及巴勒斯坦占領區

國家元首:Reuven Rivlin (七月起接替Shimon Peres)
行政首長:Benjamin Netanyahu

以色列在對迦薩走廊進行長達50天的軍事侵略中,犯下了戰爭罪及侵害人權之情事。此次侵略殺害超過1500人,其中包含539名兒童,並傷及數千人,也造成大量人民流離失所、財物損壞以及重要民生服務的破壞。以色列持續於海、陸、空封鎖迦薩走廊,形同對當地約180萬居民施以集體懲罰,亦使得人道危機持續蔓延。在西岸,以軍非法殺害巴勒斯坦抗議者,其中包含兒童。以軍持續以各種壓迫方式限制巴人的行動自由,同時繼續擴張非法屯墾區,允許屯墾者在幾近完全免責的狀況下攻擊巴人以及摧毀他們的財物。以軍拘留了數千名巴人,之中多人舉報遭到虐待,亦有約500人未經審訊即遭行政拘留。在以色列,當局持續在Negev/Naqab地區的一些「未受認可」村莊摧毀巴裔貝都因人的房子,並強行驅離他們。他們亦拘留且未經正當程序驅逐了數千外國移民,其中包括尋求政治庇護者,並囚禁了以國拒服兵役人士。

背景

以巴雙方的緊張關係在這一年間因下列因素急速升高:美國主導之談判在四月的破局、法塔與哈瑪斯的和解協議、以色列在西岸地區對於屯墾區的持續擴張,以及以色列對迦薩的封鎖。因年初三名以色列少年在西岸遭到哈瑪斯相關人士綁架並殺害,以軍殺害了至少15名巴勒斯坦青年作為報復,再有迦薩向以色列發射火箭,將此緊張關係引爆出新的武裝衝突。正當哈瑪斯及其他巴人武裝團體增強對以色列南部的火箭攻擊之際,以軍展開了名為「護刃」(Operation Protective Edge)的侵略行動。在展開空襲10天後,以色列對迦薩發動地面入侵,在美國和埃及斡旋的停火協議生效前,也是開戰50天後,以色列才撤回部隊。

停火雖結束了檯面上的衝突,但關係依舊暗濤洶湧,尤其在西岸地區。社區關係因一系列事件而惡化,其中包括有:巴勒斯人對以色列人一連串的攻擊(其中一起是發生在猶太會堂禮拜時)、以軍對巴人(其中包含抗議者)的持續殺害、以色列政府關於土地徵收與在東耶路薩冷為屯墾者加蓋更多房舍的公告、以色列當局在11月為制止禮拜者到伊斯蘭教最神聖的地方之一—阿克薩清真寺—而關閉整個聖殿山之決定。此外,國際對於巴勒斯坦的國家地位的更多認可也加重了雙方的緊張關係。

12月,總理尼坦雅胡因為對於「民族國家法案」(National-State Bill)的不同看法,將兩位部長解職;此一法案將以色列定義為「猶太人」的國家。在尼坦雅胡的倡議下,議會投票支持解散,並於2015年3月舉行新的選舉。

武裝衝突

以色列宣稱,展開「護刃」軍事侵略行動是為了回應迦薩巴人武裝團體對以色列的新一波猛烈火箭攻擊。護刃行動殺害了超過2000名迦薩居民,包含超過1500位平民,其中並包括有539名兒童。以色列空中和地面的攻擊損壞或摧毀了數千平民的房舍,造成約11萬巴人在境內流離失所,亦帶來斷電、斷水及其它平民基礎設施的損壞。在以色列,迦薩巴人武裝團體在無鎖定目標狀況下任意發射火箭及其它武器;此違反戰爭法的行徑殺害了6位平民,包含1位兒童,並使數十人受傷並帶來財物損害。

8月26日停火協議生效。在50天的衝突中,以軍犯下的戰爭罪行包括以「不成比例」以及「恣意」之方式攻擊迦薩平民人口密集地區,也包括攻擊平民避難的學校和其他以軍宣稱被哈瑪斯當作指揮中心或儲存、發射火箭的建築。7月30日夜裡,以色列砲擊Jabaliya小學,當時有超過3000位平民避難於此,至少殺害了20人,傷及多人。在衝突前三週,這已是聯合國用以庇護平民的學校第6次遭到襲擊。

以軍亦攻擊醫院及醫護人員,包括協助傷者或為死著收屍的救護人員。數十戶民房被導彈及空投炸彈摧毀或損壞,當時都還有人在屋內。例如,國際特赦組織紀錄的8個案例中,以色列攻擊民房至少殺害了104位平民,其中包含62位兒童。以軍的這些特定攻擊經常是沒理由的。

在停火前數天,以軍展開攻擊摧毀了迦薩市的三棟多層樓的平民住宅和Rafah的一棟新商業大樓。以色列的藉口是,這些民房中藏匿了哈瑪斯的指揮中心及「與巴勒斯坦武裝份子有所連結的設備」,但未提供任何有力證據,他們也並未解釋,以色列假若在軍事上得以合理化這些攻擊,又為何沒有選擇破壞性較少的手段。

以色列對外企圖將他們所造成的大量人命傷害與全面性破壞歸罪於哈瑪斯及巴人武裝團體,指稱他們在平民住宅內或其周邊發射火箭及其它武器,或在民房中藏匿彈藥。

行動自由¬—對迦薩的封鎖與對西岸的限制

一年到頭,以軍都維持他們對迦薩陸、海、空的封鎖,有效地對這片土地上絕大多數為平民的近180萬居民實施集體懲罰。所有貨物進出口、人們進出迦薩的任何行動都受以色列限制。埃及對Rafah通道的持續關閉使迦薩更有效地被封閉。持續自2007年6月以來的軍事封鎖已造成嚴重的人道後果。相當比例的迦薩人口必須仰賴國際人道援助維生即為證明。以色列護刃行動期間所造成之毀壞與巴人之流離失所也更加劇了人道問題。

以軍以實彈射擊方式對付企圖進入或接近「緩衝區」(buffer zone;以色列強加在迦薩境內與以色列邊界相鄰500公尺寬的區域)的巴勒斯坦人,也同樣對付那些企圖進入或接近「排除區」(exclusion zone;以色列沿迦薩海岸線所劃定的區域)的漁人。護刃行動前,以軍在緩衝區及其附近射殺了7位巴勒斯坦平民,停火後,當緩衝區被縮小、捕魚區擴大時,又殺了1人。射擊事故頻傳,有些漁人也因遭以色列海軍射擊而受傷。

在西岸,以色列繼續建造附帶衛兵塔的隔離牆。這些隔離牆多建在巴人土地上,或圍繞著那些非法屯墾者,提供他們保護,也將巴人村民隔離於他們的土地外。巴人農夫如果要前往他們位於隔離牆與被劃定為西岸、以色列邊界的「綠線」之間的農地,必須取得特殊的通行證。在整個西岸地區,以軍還利用軍事檢查站維持對巴人行動自由的壓制,並且不准巴人使用那些為屯墾者所蓋的便道去一些特定區域。這些限制阻礙了巴人到醫院、學校及工作地點。更甚者,以色列將其所佔領的東耶路撒冷地區中的巴人強制遷移到西岸的其它地方。6月時有3名以色列青年旅人遭到綁架,以色列因之發起了「兄弟守護者行動」(Operation Brother's Keeper),在這期間,巴人的行動自由遭受更大壓制;以軍升高在巴人城鎮與村莊的行動,殺害了至少5名巴人、大規模從事逮捕與拘留、突襲巴人住家,且任意限制巴人從一地前往另一地的自由。

過度使用武力

以軍和邊境衛兵在西岸非法殺害了至少50位巴勒斯坦平民,且持續過度的使用武力,包括實彈射擊;這些狀況發生在對付巴人抗議以色列之持續軍事占領時、逮捕政治運動者時,以及歷時50天對迦薩的軍事侵略時。部份殺害行為已構成法外處決(extrajudicial executions)。9月,「聯合國人道事務協調處」(UN Office for the Coordination of Humanitarian Affairs)指出自2014年起,以軍在西岸打傷的巴人人數超過4200人,超越了2013年的全年統計。這些傷者,包含兒童在內,許多是遭到以軍的橡膠皮金屬子彈擊中。一如過往數年,士兵和守衛射擊實彈對付抗議者,包含對付那些丟石頭和拋擲物、但對他們並無構成生命威脅的人們。

法外免責

當局未能針對以軍在護刃行動期間犯下的戰爭罪及違反人權情事展開獨立調查,也拒絕配合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委派的國際調查。然而,以色列顯然配合了聯合國秘書長成立的調查委員會,以追究和迦薩地區聯合國建築物有關的事件。

8月,以軍參謀總長下令調查護刃行動期間發生的超過90件的「有合理基礎懷疑違法」的「特殊事件」(exceptional incidents)。9月,一項聲明指出,「軍方辯護總長」(

Military Advocate General

)已將9案了結,並下令針對其它10個案件展開刑事調查。

針對西岸巴人在抗議時遭射殺之情事,當局亦未能進行充分調查,儘管有具體證據證明以軍一再使用過度武力,且在不須援用致命手段之場合以實彈射擊人們。

無審訊的拘留

數百名巴人在未經起訴與審訊的情況下遭「行政拘留」,這些拘留多是根據當事人和律師無從得知、故也無從挑戰的「秘密情報」所為。在6月3名以色列青年被綁架殺害之後,以軍對巴人的圍捕行動使得遭行政拘留的人數增至兩倍以上,從5月的近200人增至9月的468人。

刑求及其他虐待

被拘留的巴人持續遭到以色列安全官員的刑求或虐待,尤其是「內部安全機構」(Internal Security Agency)的官員,他們經常長達數日或數週斷使被拘留者與外界斷絕連繫。刑求與虐待的方法包括肢體攻擊如摑掌及掐住喉嚨、長時間束縛、壓迫姿勢、剝奪睡眠、威脅拘留者及其家人。在6月以色列青年遭綁後展開的一波逮捕行動時,刑求舉報案例增加。

以色列當局未能採取足夠的措施以預防刑求或在被拘留者宣稱遭刑求時進行獨立調查,這也助長了免責的風氣。

居住權—強行驅離及拆除

在西岸,以軍持續拆除巴人的房屋及其它建築,且經常在無預警或是事先徵詢下強行驅趕,造成數百人流離失所。以色列也經常以拆除那些曾經攻擊以色列人的巴人之家族住屋,做為懲罰手段。

住在「未受認可」及新認可村莊中的巴裔貝都因人,雖然同為以色列公民,他們的房子和建築仍遭破壞,因為當局說那些是違建。以色列當局禁止所有未經官方許可的施工,也不允許居住於村落中的阿拉伯人申請,並且也不讓他們取得基礎公共服務如電與水。在2011年的Prawer Plan中,當局提議拆除35個「未受認可」村莊,並且強制驅趕高達7萬名貝都因居民離開他們的現有土地及房屋,搬遷至官方指定地。這項計畫並未徵詢受影響的貝都因社群即執行,但是2013年12月時負責監督此項計畫的官員辭職,工程也因此停頓。官方聲明宣稱該計畫已取消,但軍方仍繼續拆除房屋及其它建築。

良心犯

軍事法庭持續判處拒絕服兵役的以色列公民入獄。這一年中,至少6名良心犯被判處入獄。6月,Omar Sa’ad先在軍事監獄中服刑150天,軍方才宣布他不適合當兵並豁免他的兵役。

難民及庇護尋求者

需要國際保護的庇護尋求者遭阻而未能獲得公正的判定程序。當局在Negav/Naqab沙漠中的某個場所無限期拘留超過2000名來自非洲的庇護尋求者。

當局在Holot拘留所扣押超過2200名厄利垂亞及蘇丹的庇護尋求者。Holot是政府在2013年倉促修訂「防止滲透法四號修正案」(Amendment 4 of the Prevention of Infiltration Law)後所啟用的沙漠拘留所。藉此修正案,政府取得權利得以拘留所有初抵以色列的庇護尋求者一年。9月,高等法院廢除了四號修正案,理由是它違反人們維護其尊嚴之權利。法院命令政府關閉Holot拘留所或於90天內透過立法程序建立替代方案。12月,議會又通過新修正案,允許當局繼續拘留庇護尋求者。

厄利垂亞人及蘇丹人在估計為數4萬7千人的非洲尋求庇護者中佔有超過百分之90。他們持續無法獲取公平的難民判定。直至年底,以色列當局僅給與兩名厄利垂亞人難民身分,蘇丹人則一個都沒有,其它申請要求則皆是在未經充分考量下即遭拒絕。庇護尋求者受到法律的限制不得從事受薪的工作,而且只能取得相當稀少的醫療保障和社會福利,或甚至完全無法取得。同時,當局更是施壓迫使他們「自願」離開以色列,返回原國家或前往第三國,所使用的方法包括付錢給申請者,讓他們撤回申請。據報在此年的前10個月內有超過5000名厄利垂亞人及蘇丹人接受「自願返回」,當中有部份人儘管害怕返國後將面臨迫害及酷刑,但考慮到拘留風險仍決定離開以色列。據報部份人回到蘇丹後被拘留且被指控為以色列間諜。

以色列據稱和幾個特定非洲國家有著秘密協議,這些協議讓他們在無給與公正判定下轉移庇護申請者,也在無保護狀況下將申請者遣返,這都將可能違反難民法中的「不推回」基本原則(non-refoulement;譯註:不得遣返庇護申請者至其可能遭受迫害之原國家)。

紀念若雪巴勒斯坦資訊網 © 2002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