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info Logo
Palinfo Title

「巴勒斯坦囚犯日」政治犯絕食行動

Jean Shaoul 著;伍紹薇 譯;李鑑慧 校正
文章出處:

WSWS

原發表日期:22 April 2017

【紀念若雪巴勒斯坦資訊網:「抵抗」是巴勒斯坦人不得不為之的生存方式,但無數巴勒斯坦人也因之付出喪失自由的代價。自1967年以色列佔領以來,估計約有75至80萬人遭以色列當局監禁,構成西岸與迦薩地區男子人口之40%,平均每一戶人家皆有政治犯。然而以色列對於政治犯的逮捕,不但多不經合法程序,巴人的獄中待遇,更是年年遭受國際特赦組織指控為違反基本人權。為爭取基本自由與人權,巴人政治犯於4月17日展開了大規模絕食抗議,至今活動仍持續進行中。】

以軍於週五(4/19)在約旦河西岸與支持巴勒斯坦政治犯絕食行動的群眾爆發激烈衝突。成千上萬的憤怒民眾自週一開始發動示威活動以紀念「巴勒斯坦囚犯日」(Palestinian Prisoners’ Day),並聲援於這一紀念日所展開的大型絕食行動。

此次絕食抗議行動乃由「巴勒斯坦解放組織」主要派系法塔(Fatah)領導人馬萬•巴古提(Marwan Barghouti)所領導,涉及六所監獄、1500位來自不同黨派的巴勒斯坦政治犯,是近年來最大規模的無限期絕食抗議之一。
.
這場絕食抗議將使正面臨貪腐官司、政黨內鬥以及勞工不滿日增的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Benyamin Netanyahu)陷入更嚴重的政治危機。

絕食抗議者試圖揭露以色列惡劣的監禁環境,而這惡劣環境,也反映出巴勒斯坦人日常所面臨的殘暴壓迫。

此次行動要求監獄停止單獨囚禁犯人、鬆綁嚴苛的探視規定,包含禁止攜帶書籍、衣物、食物等入獄探視,以及禁止被囚者與家人合照等。呼籲以色列當局重啟親友雙月探視的權利,並在每個監獄裡加裝公共電話、冷氣機,與修建廚房。

巴勒斯坦「危安級」囚犯甚至被禁止與家人通話,家屬並須獲得以色列許可才能入獄探視,但對方常以各種似是而非的安全理由拒絕核准許可申請。

許多囚犯亦飽受監獄醫療貧乏所苦,人們需要自行負擔醫療費用,但即便如此還是難以得到適切的治療。監獄甚至曾拒絕提供飲水給病患。

此次行動的關鍵訴求是終止未經訴訟、可無限延長刑期的「行政監禁」(administrative detention)。這類行政監禁不但違反國際法,亦違反以色列本國法令;在以色列法之下,被告有知其被指控罪名的權利,亦有權由當地公正陪審團在犯行地進行立即且公開的審判。

根據「巴勒斯坦中央統計局」(Palestinian Central Bureau of Statistics)的資料顯示,以軍自1967年六月戰爭之非法佔領以來,已監禁超過750,000名巴勒斯坦人,幾乎每一個巴人家庭都至少有一名家屬被以軍拘禁。

根據巴勒斯坦「囚犯支持與人權協會」(Addameer)的資料指出,目前約有6,300名巴勒斯坦政治犯,其中500人因軍事法庭命令而遭行政拘禁,許多遭長期監;其中超過300人在1993年簽屬奧斯陸協議前就已遭監禁。

這些囚犯當中有13名為巴勒斯坦立法委員會(Palestinian Legislative Council; PLC)成員,其中包含一名女性Sameera al-Halayqah以及法塔領導人巴古提,他因2000年9月後的巴勒斯坦起義運動而被判處五個無期徒刑。

自2015年10月,自以色列猶太右翼分子開始在舊城區阿克薩清真寺舉行祈禱儀式後,約旦河西岸、東耶路撒冷以及以色列即爆發一連串政治衝突,以色列安全部隊監禁約10,000名巴勒斯坦人,他們大多是來自被佔領的東耶路撒冷,而三分之一現行被監禁者為青少年及兒童,其中有300人未成年。

巴古提在上周的《紐約時報》專欄寫道:「巴勒斯坦囚犯及被監禁者缺乏適當醫療照護、更遭受到非人道待遇……自1967年起,大約200名巴勒斯坦囚犯因此喪命。」

巴古提指控以色列「大規模任意拘捕並虐待巴人囚犯」,並稱發動絕食抗議是「最和平的抗爭方式」。

上個月,「國際特赦組織」指稱以色列對待被捕巴人方式「非法且殘酷」。該組織在2016至2017年的年度人權報告中指出:「被囚者所遭受到的刑求及其它虐待依然猖獗,且並不受問責」。

AI中東與北非地區主任Magdalena Mughrabi說:「以國將於巴勒斯坦被佔領區內逮捕的巴勒斯坦人任意逮捕至以色列境內之監獄,是公然違反『日內瓦第四公約』」。

以色列以一貫的蠻橫態度回應,其國防部長Gilad Erdan拒絕與抗議團體協商,聲稱被囚者為「恐怖分子及殺人犯」,並中止家屬探視權。

「以色列監獄局」(Israel Prison Service; IPS)聲明巴古提將在「紀律法庭中被起訴」,以做為他撰寫紐約時報專欄的懲處。因為發動絕食違反監獄規定,以色列監獄局已將巴古提和數人移監並單獨囚禁、沒收他們的個人物品和衣物,並禁止收看電視。

「以色列監獄局」針對絕食者特別在Ktziot監獄設立了一間軍事醫院,禁止將因絕食而健康狀況惡化的抗議者轉送至任何民間醫院。

此一處置與2015年囚犯絕食抗議運動發展有關。當時以色列當局企圖立法允准醫護人員在違反囚犯意願下強制灌食因絕食而命危者。然而此法案違反以色列〈患者權利法〉(Patient Rights Act),以色列醫生因此拒絕配合。「以色列醫學協會」稱此法「相當於刑求,每位醫護人員都有權拒絕對絕食者進行灌食。」

巴勒斯坦當局總理Rami Hamdallah對絕食者抗議者發表嘲諷性的支持聲明。巴勒斯坦當局在以色列對巴勒斯坦人的鎮壓上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單於2016年,在以色列的要求下就逮捕了約400名巴勒斯坦人,並經常提供資訊給以色列特拉維夫當局,以供監禁、訊問和刑求巴勒斯坦人之用。

以色列佔領下的巴人生活相當淒苦。官方數字往往亦只是真實慘況的蒼白寫照:約旦河西岸的失業率高達18%,而迦薩地區更高達42%,其中青年失業率為58%。如此貧困的程度使的迦薩當地80%的居民需要仰賴各界不同形式的援助。

在約旦河西岸,以色列當局嚴格限制巴人行動自由,特別是屯墾區以及所謂的「安全牆」附近的區域。巴人也因其對於以色列屯墾者無日無之且不受追究之襲擊的反擊而被施以集體懲處。同時,巴勒斯坦人亦面臨著失去更多土地的威脅。西岸地區目前有60%的土地在以色列軍方控制之下,即行政劃分上的C區,日前右派勢力積極主張將此區土地兼併。

由於以色列十年來對於迦薩的區域封鎖,以及迦薩與巴勒斯坦當局雙方對於從以色列到發電廠燃料稅繳交的長期爭論,迦薩當地的巴勒斯坦居民每日用電時間只有六小時。由於援助資金短缺,巴勒斯坦當局拒絕繳納稅金,並裁減迦薩地區政府員工薪資30%,更威脅要終止所有流向迦薩的資金,直到控制當地的哈瑪斯派系順從巴勒斯坦當局的掌控。

延伸閱讀:

Marwan Bargouti, “Why we are on hunger strike in Israel’s prisons”, New York Times, 16 April 2017

紀念若雪巴勒斯坦資訊網 © 2002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