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info Logo
Palinfo Title

戰爭、謊言與言論審查

文章原出處:

War, lies and censorship(WSWS /2018.04.13.)

飛機滿載炸彈,部隊正調派移動,一支由杜魯門號航空母艦為首的美國海軍正朝波斯灣全速行進。美、英、法對敘利亞的軍事侵略已進入最後準備階段,戰爭將使中東再度陷入一片屍山血海。帝國主義強權與敘利亞和核武大國俄羅斯的正面衝突,一觸即發。

然而,除了依靠軍隊和飛彈,帝國主義戰爭的進行也仰賴謊言的驅動。

上個月,美、英、法的所有主要新聞媒體都在加班趕工,以一連串的謊言向公眾散播所謂「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威脅,重彈2003年美軍藉以入侵伊拉克的老調。

民主政體中,自由媒體(free press)的概念常與「第四權」連結,強調媒體不但應獨立於主政者,並應對其保持批判。簡言之,「正當新聞報導」應質疑和探求真相,「宣傳」則是力求炒作、簡化與煽動。「正當新聞報導」應對任何敘事存疑;「宣傳」則只奉官方說法為圭臬,其它一切則斥為謊言。但是,瘋狂的戰爭狂熱,正使兩者之界線逐漸模糊。

上個月,媒體憤怒指控俄羅斯在英國境內毒殺一名俄國前雙面間諜謝爾蓋•維克托羅維奇(Sergei Skripal);先是言之鑿鑿地宣稱毒劑乃是透過維克托羅維奇的BMW汽車通風孔播散,緊接著,同一批媒體卻又咬定維克托羅維奇在索爾茲伯里(Salisbury)的房子門把被塗上致命的神經毒劑諾維喬克(Novichok)。對於這些一變再變的說法,卻沒有任何人提出質疑。

英國外交大臣鮑里斯•強森(Boris Johnson)對外宣稱,英國波頓道恩(Porton Down)化武實驗室已「完全確認」下毒事件的幕後黑手就是俄羅斯,於是引發美國及其他國家對於俄羅斯外交官展開一系列的驅逐行動,美媒對此雀躍不已。然而,當強森被該實驗室狠狠打臉之後,再加上維克托羅維奇及其家人令人尷尬地從「號稱」世上最具致命力的毒劑中恢復健康時,這些媒體卻突然裝聾作啞,並接著繼續捏造下一個謊言。

就在波頓道恩實驗室公開打臉強生,徹底粉碎外界關於維克托羅維奇中毒說法之後兩天,由CIA所支持的宣傳組織「白頭盔(the White Helmets)」卻發布照片,企圖證實敘利亞政府在一場化武攻擊中殺害數十人。這項指控由美國支持的敘利亞民兵組織所提出。照片中,孩童躺臥不動,突因遭到潑水而大哭。這些影像接連多日佔據媒體頭版,無日無之地反覆播放流傳。

可是,這也未免太過於湊巧,所謂的化武攻擊竟然就發生在美國總統川普發表聲明美軍即將撤離敘利亞後的一星期。川普的撤軍聲明掀起美國媒體忿忿不平之聲。華盛頓郵報更指出,美軍撤離將會產生一種「歐巴馬式」的權力真空,使得伊朗、黎巴嫩真主黨以及俄羅斯得以趁虛而入。而這項評論恰恰就剛好出現在所謂化武攻擊的前夕。

隔天之後,說詞完全不同。諸如對抗俄羅斯和伊朗的「影響力」或是確保美國「國家利益」之類的說法不再出現,取而代之的是:「保護孩童免於遭受『禽獸阿薩德』之毒手」,竟成為美國對敘利亞政策的唯一目標,所有媒體更藉以大肆宣傳阿薩德政府發動化武攻擊。

儘管缺乏任何證據支持此項指控,過去多次類似指控更是已被揭露為假新聞,但謊言卻早已發揮功效,美、英、法正走向戰爭。

這些媒體戰爭販子如今專心致力於擴大殺戮。4月11日,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布萊特•史蒂芬(Bret Stephens)更公開呼籲針對敘利亞總統阿薩德發動「斬首行動」。他說:「如果我們對於維護國際禁用化武規範是當真的,那麼,制裁手段就必須是最嚴厲的。」倘若把史蒂芬的想法付諸實行,阿薩德總統的項上人頭將緊挨著伊拉克總統海珊和利比亞領導人格達費,被釘在白宮的狩獵布幔上。

美國對於弱小國家所發動的每一次侵略戰爭,總是依憑種種虛假藉口。例如1846年,美墨戰爭便是因為美國總統波克謊稱墨西哥「侵犯美國領土並屠殺美國人民」而發動。1898年美西戰爭(American-Spanish War),則有赫斯特報業(Hearst press)以符合教科書定義的「黃色辦報作風 」,煽惑大眾,鼓吹戰爭,導致菲律賓遭到血腥戰火。

越戰時,美國謊報船隻在東京灣遭到北越攻擊,藉機升級擴大戰爭。

2001年,美軍入侵阿富汗的藉口則是911恐怖攻擊。然而,這些恐怖份子與沙烏地阿拉伯-美國在中東的重要盟友-實際上關係密切。這些恐攻者,甚至是在美國情治機構密切監視下一路順利完成飛行課訓練及攻擊準備。2003年,英國首相布萊爾(Tony Blair)偽造杜撰宣稱伊拉克擁有大規模殺傷武器的所謂「伊拉克檔案」,美國更由當時的國務卿鮑爾(Colin Powell)在聯合國大會公然信口雌黃,做為入侵藉口,造成逾百萬條人命的死亡。

倚賴漫天大謊以推行對外政策,終將會面臨一個基本問題。借用林肯的名言來說就是:「你可以一時欺騙所有人,也可以永遠欺騙某些人,但你不可能永遠欺騙所有人。」

北約對敘利亞的戰爭並未得到民眾支持。在英國,首相梅伊宣布將繞過國會同意,逕行對敘利亞發動飛彈攻擊。然而,支持這項行動的民眾卻僅有22%,不同意或無意見者超過四分之三。如果美國媒體願意進行相同民調,結果想必也是相去不遠。

長久以來,主流媒體忝不知恥地為侵略戰爭進行辯護,早已喪失公信力。根據蒙莫斯大學(Monmouth University)最近的調查,超過四分之三的美國人認為主流電子媒體與平面媒體充斥著「假新聞」。

美國入侵伊拉克,習於造謠做假的主流媒體亦隨之信用掃地。但在這同時,網路和社群媒體的崛起,大眾所能接觸的新聞管道與政治觀點卻也日益蓬勃多元。真正的新聞報導人例如普利茲獎得主賽摩•赫許(Seymour Hersh),對於先前美國媒體關於敘利亞毒氣攻擊事件之報導加以駁斥。他的文章發表於網路,數百萬人傳閱,如同解毒劑一般,使人們得以免疫於紐約時報「有毒」之政治宣傳。

(參閱https://goo.gl/uwcfq7)

這就是為何過去一年半以來,美國媒體之所以歇斯底里地圍堵打壓所謂「假新聞」的原因。《紐約時報》和《華盛頓郵報》企圖透過國家言論審查機制,重新奪回政治話語權之壟斷。

前歐巴馬政府官員沙曼莎科林•鮑爾(Samantha Power)去年如此回憶道:「冷戰期間,大多數美國人乃是透過新聞傳聲筒以獲得資訊,記者與編輯們扮演類似專業守門人的角色,得以一手掌控新聞呈現。」而這恰恰也就是當今媒體政治宣傳者想要回去的美好時光,西方政府及其媒體附庸們將可大肆造謠說謊而不會遭到究責。

這也正是民主黨和各大媒體及其在矽谷的同夥們發起網路言論審查機制的真正目的。自2017年七月開始,WSWS報導並揭露谷歌透過操弄搜尋結果的呈現來控制網路言論。自那時起,反對網路言論審查的運動陡然升溫,與工人階級對抗財團與金融貴族之運動齊步並進。

在今年四月十至十一日出席國會作證時,臉書執行長馬克•祖克柏(Mark Zuckerberg)描述該公司的一項計畫,宣稱為了阻止「假新聞」之散播,凡是刊登在臉書這個世上最大社群網絡之所有內容,都將透過人工智慧來進行「評分」及「督察」,具體措施包括限制連結至異議言論,或直接關閉整個連結。

然而,這場言論審查運動所要打擊的並非他們所宣稱的「假新聞」,反倒是要消滅「真新聞」和獨立新聞,因為這類言論的誠信本質,與華盛頓、倫敦和巴黎的戰爭販子所要兜售的謊言勢難兩立,因而成為攻擊目標。

紀念若雪巴勒斯坦資訊網 © 2002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