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info Logo
Palinfo Title

我為什麼想回歸祖國大陸

我為什麼想回歸祖國大陸

陳真

2022. 03. 29.

謝謝婷婷。

Karl Popper 有句話說,"無知的心靈易下結論"。當我聽到有人跟我想法一樣時,有時反而會有一種啞口無言的感覺,而非開心,因為我常擔心人們是否受我影響故而有同樣的看法。我之所以會有此一疑慮是因為我的想法往往得來不易,因此我會納悶,對方是否受我影響,畢竟那樣一些想法除了得來不易,許多時候它並不僅僅只是一種認知,更是一種血淚斑斑的個人生命經驗。

先不說生命的事,光是在認知上或知識上,我就是個極端保守主義者,我不是那種會一頭栽進某種結論或看法的人,不管做什麼,我都很慢很慢很慢,慢慢慢慢慢慢地認識這個世界,慢慢慢慢慢慢地認識一切。不光是知識與認知,就連整個生命歷程都遠遠比一般人都還要慢上許多,別人都當阿公了,我卻才剛在把屎把尿。

我的生命 "分母" 特別漫長,漫漫千百年之下,"分子" 的意義也將大不同。維根斯坦說:"跑最慢的得冠軍。" 在這個意義上,在這個速食社會中,我也許就是個冠軍,就像麥兜的千年時鐘那樣,千百年才靜悄悄地走一格。

回到妳所說的。我不太可能美化大陸社會,醜化的機率說不定還高上許多。但是,人們應該了解話語的多重意思,指涉範圍不同,意義也就不一樣。

簡單這麼說:

一,集體意義與相對性。

我對祖國的高度肯定是在一種以人類集體走向為範疇的意義上,而非局部現象之道德評價。簡單說,是在一種也許涉及文化深層的集體意義上,相對於信奉帝國擴張與侵略、信奉拳頭就是真理,信奉弱肉強食,信奉白人優越的西方意義。換句話說,這裏頭有兩個成份,一是集體,一是相對,而非個別或局部之文明絕對值考量。

二,進步或墮落。

我住過英國十年,我懂得西方種種。在生活與社會發展的許多方面,西方社會的內部運作與生活文化習性種種,無疑是比較文明的。我指的是比方說交通秩序良好,法治上比較有個依據,理字比較行得通,個人比較誠實,行事作風比較沒有裙帶因素與特權,比較重視個人權益等等。

比方說,在英國看病,你不需要跟對方說恁爸也是醫生哦,恁爸是什麼什麼人哦,但在台灣,我去看病或帶家人去看病,我若不跟醫生說我是你的學長或老師哦,往往很可能會被虐待、百般刁難與羞辱,不會好好看診。我相信,大陸應該也跟台灣差不多。我甚至認為,在許多生活文化表現上,台灣肯定都還是要贏過大陸許多,比較文明,比較有法治,比較重視個人權益,比較友善,比較有禮貌,甚至比較守規矩。

但在這裏頭,我卻看到一種趨勢,大陸是持續飛快進步,而台灣與西方卻急速墮落,文明與文化斷崖式地崩壞,價值崩盤,人渣橫行無阻。尤其這二十幾年來,島內隨著仇中反華之政治操弄,社會價值與道德秩序也隨之一併瓦解,善惡顛倒,是非沉淪。

在這島上,只要是綠,只要仇中反華,你幾乎可以為所欲為,是非道德輕如陰毛,廉恥根本不值一個屁。住在這樣一個以光速般的速度價值崩壞的社會中,你會真心感到愉悅嗎?每天打開電視,翻開報紙,全是人渣,全是無恥謊言,全是齷齪貪婪的各種行徑。住在這樣一個迅速蛆化人渣化的社會中,也許餐廳服務員態度比大陸好一些,也許鄰里之間人與人之間溫情一些,但是,看到滿街豺狼滿街蛆,你會真心感到愉悅嗎?你對島嶼的明天還能抱著多少希望?

三,種族因素。

以社會內部發展來看,如上所說,西方確實比較文明,各種社會機制與運作比較成熟。但是,就跟島內一樣,隨著這些年瘋狂的妖魔化華人政治操弄,主流媒體瘋狂地抹黑中國,西方的仇中人口佔比由原先的也許兩、三成,迅速被炒作成七、八成,甚至九成。也就是說,你走在街上,你可以預期你周圍的人群之中,十個有八、九個是厭惡你,鄙視你,甚至仇視你的。他也許嘴巴上不說,甚至也許還會對你帶著一抹詭異的微笑,但你如果夠敏感,你就會知道西方人心裡在想些什麼。

我們走在路上,迎面看到一隻狗走來,也許你也會對牠微笑,甚至說不定還會彎腰摸摸牠的頭,但是,狗還是狗。"狗與華人不准進入公園" 的百年恥辱不可能洗刷,除非咱們的拳頭夠硬,把洋人打趴,他才有可能改變心態思維。因為,拳頭是西方社會乃至西方文明據以判斷善惡與優劣的惟一標準。

你在大陸,上街買個東西,很可能常會遇到凶巴巴的服務員。在西方社會遇到的機率比較低,洋人在這一點上比較 "文明"。但是,當你遇到一個態度惡劣的洋混蛋時,你得知道一點就是,他之所以對你態度惡劣,並非一視同仁,而是因為你不是白人;在洋人的教育中,只有白人才是人,只有白人的命才是命,其他人則只是一種動物,一種次人類,甚至把生命當成一種侵略與剝削的必然消耗品。

大家聽過 "黑人的命也是命" 的口號吧?華人更是比黑人還矮一截,因為很多華人太窩囊了,被當成狗被人呵護,他還很開心;被洋大人罵了,他覺得是應該的,就像主人罵狗是應該的一樣。

在大陸如果被服務員兇了,你不會太介意,因為他不是討厭你,不是針對你。但是,你要知道,在西方社會,某個服務員前一秒鐘對其它顧客也許還笑容燦爛,當下一個輪到你時,他很可能笑容就馬上不見了,皺起眉頭來了,彷彿你的存在讓他多麼不舒服似的。

也許遇到這類法西斯人渣的機會不一定天天有,但是,三天兩頭遇到一次,你恐怕連殺人的心都會有了。生活在這樣的 "文明" 社會中,你會真心感到愉悅嗎?不管走到哪,你四周永遠有八成以上的人們對你是厭惡的,仇視鄙視的,生活其中,你會真心感到愉悅嗎?

四,結構性才是重點。

表面上,西方社會好像比較重視個人權益,重視個人意志,但是那是鬼扯蛋,那只是一種無甚意義的假象。一如世勤所說,美國疫情死了都快上百萬人了,其中大多是老弱窮殘,西方政權會鳥你嗎?反之,中共才是真正會照顧絕大多數的人權益。這樣一種結構因素才是重點,而非個人層面的自由假象。

紀念若雪巴勒斯坦資訊網 © 2002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