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info Logo
Palinfo Title

我的小可愛們

我的小可愛們

陳真

2022. 02. 28.

除了沒時間寫東西,我有一種失語困境。我想怡靜也許能體會。原因有三:

一,我知道的很多,但我就算是千手觀音,以一千倍或一萬倍的速率日夜不停地寫,也寫不出西方罄竹難書的醜陋惡行。

二,我對人性感到心寒。人性之髒,超乎想像。

我指的並不僅僅是那些手握大權為非作歹卻滿口民主自由的西方政客或軍火商與財團,更指的那些就在周遭生活中泯滅良心的文人走狗們;有的當大官,享大權,有的就是一些網紅、網軍或根本數不清的學界醫界文化界人士,我對他們的基本人品感到心寒,骯髒齷齪下流,甚至邪惡。

我們之所以寫東西,心裏頭總有個前提認知,那就是假設人性是善良的;也許人們平常有著一些小奸小壞,但在最基本的人性面上總該是善良的,不願為惡,厭惡不義,但事實上卻非如此。

尤其過去這十幾二十年來,美國在島內進行仇中反華的系統性洗腦與政治操作以來,人渣當道,畜牲橫行,極盡一切醜陋骯髒貪婪之能事,完全眛著良心顛倒是非黑白。其中許多人是我的舊識,我對他們的基本人性真的是徹底心寒,原來人可以骯髒下流到這種程度,滿口仁義道德人權自由,實際上卻是極盡邪惡之能事,純粹只為圖謀一己之私,不惜傷害眾人。

面對這樣一種人性表現,你不會感到無言嗎?

三,當所有真相完全被扭曲被掩蓋,當善惡是非完全被徹底顛倒,當撒旦被美化成世人心目中的救世主,當至善的一方反而被抹黑成魔鬼時,你還能從何說起?你得提起多大的力氣,才能鼓勵自己不要對人性絕望?

四十年來,有個東西在我腦海始終揮之不去,也許也因此註定了我這輩子的命運,那就是 "我的小可愛們"。

我有兩個小可愛在身邊,她們曾經飽受折磨,撕心裂肺的痛苦記憶竟如此巨大。好不容易來到我身邊,為之遮風擋雨,生命成長尚且如此艱難。然而在戰火之中,在貧困的環境與造化裏頭,在動亂的世界裏,卻仍有著億萬個 "小可愛",哀哀無告,而我們卻只能眼睜睜坐視,任其獨自面對這殘酷黑暗的世界。

如果沒有"小可愛們",我就不會是過去與現在的我。而未來的我如果依舊不變,那肯定也是因為 "小可愛們",否則我根本一秒種也不會想跟那些人渣事物有任何瓜葛。畢竟人性再怎麼黑暗,總該想想全然無辜的小孩。

為惡者真的應該好好想一下,自己的惡行,也許為你換來某種功名利祿或事業前途與金錢,但你難道沒想過,你的一己之私,給眾人帶來多大的痛苦代價?

紀念若雪巴勒斯坦資訊網 © 2002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