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info Logo
Palinfo Title

若雪書信(五)

(接續她在 2 月 28 號寫給她母親的信)

我想,在我有生之年,應該可以看到一個巴勒斯坦國或是一個民主的「以色列-巴勒斯坦國」。我想,巴勒斯坦的自由,將可以帶給在世界各處奮鬥的人們巨大的希望,我想這也會給在中東地區對抗美國所支持的獨裁政權的阿拉伯人無以形容的鼓舞。

我也很期待能夠有越來越多像妳我一樣享有各種優勢的中產階級,越來越能察覺到這個支撐著他們的「優勢」的結構,然後開始去支持那些無法享有優勢的人來瓦解這些結構。我也期待能夠有越來越多像 2月15號反戰遊行那樣的日子;期待見到公民社會的集體覺醒,表達出普遍的良知、不願受壓迫的意志,以及對別人痛苦的憐憫。

紀念若雪活動

我期待見到更多如馬特葛蘭特(Matt Grant)、芭芭拉薇佛(Barbara Weaver)以及達爾努斯(Dale Knuth)這樣的老師,啟發更多美國小孩做出批判性的思考。我期待見到已然開始的國際抵抗運動,能夠豐富我們對各種問題的分析,並帶來不同團體間的對話。我期望剛開始學習這些事情的人們,可以發展出更好的技巧,讓我們在民主的結構下從事這些工作,並且矯正我們自己的種族歧視、階級歧視、性別歧視、異性戀歧視、年齡歧視和能力歧視,然後得以更有效地推展工作。

還有一件事,是有關公眾抗議的事。幾個星期前,這裏有個抗議活動,大概只有150個人參加。每次當我組織活動或是參加抗議時,我總是很擔心活動令人失望:我怕人數太少,會很尷尬,而且也會招來媒體嘲笑。

許多活動的確人很少,媒體也總是語帶嘲諷。這個週末,我們結束了這150人的抗議活動後,被邀請去參加一個大約兩千人的抗議。雖然這也僅是一個很小的抗議,當然也沒有引起全世界媒體的注意。可是,在一些地方,「拉法」已經引起阿拉伯國家以外的媒體注意。比方說柯林(Colin)在西雅圖的一次抗議中,舉了一個用英語和阿拉伯語寫成的「奧林匹亞對伊拉克和拉法的戰爭說不」的標語。他的照片被這裏一個叫穆罕默德(Mohammed)的男孩放到他「今日拉法」(Rafah-Today)的網站上。很多地方的人應該都看到了這些照片。

我想到葛蘭(Glen)這十年來每逢週五,身上就會掛著一個寫著伊拉克禁運造成孩童死亡人數的牌子站在街口。有時只有一兩個人參加他的行動,路過的人都覺得這些人瘋了,對他們百般嘲弄羞辱。可是,現在,每個星期五晚上已經多出了許多人。

第四街的路口現在經常擠滿了抗議人潮,很多路過的人都會向他們按喇叭、揮手,或是比大拇指讚美。他們先打下了一個基礎,讓別人可以跟在後面做些事。當他們被羞辱時,他們卻讓其他人更願意寫一封讀者投書給報社,或是跟隨在抗議隊伍後面,或是做一些比站在路邊宣告伊拉克孩童死亡人數較不尷尬的事。

知道妳正在做的事,讓我感到比較不那麼孤單或沒用或被人所忽略。那些喇叭聲和揮手是有用的,那些圖片是有用的,柯林是有用的。國際媒體以及我們的政府不會跟我們說我們做得很有效、很重要、很有道理、很有勇氣、很有智慧或非常難得,因此我們必須相互打氣,而其中一種方式就是持續地讓人可以「看得到」我們的工作。

紀念若雪活動

巴勒斯坦孩童悼念若雪

佔有相對優勢的美國人應該理解這一點,那些沒有優勢的人,無論如何都會持續這項工作,因為他們是在為他們的生命奮鬥。我們可以與他們一起努力,跟他們一條心;或者我們也可以讓他們孤軍奮鬥,然後讓他們來詛咒我們之幫兇行徑。我倒是不曾感受到這裏有誰會詛咒我們這幾個人。

我常感覺,特別是這裏的人,似乎關心我們的舒適和健康遠遠多於關心我們為他們所冒的生命危險,至少我遇到的情形是這樣。他們在槍林彈雨和不斷的轟炸中,竟然常常還試圖著要送很多茶水和食物給我。

我愛妳。

若雪

紀念若雪巴勒斯坦資訊網 © 2002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