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info Logo
Palinfo Title

迦薩撤除計畫的騙局

原文:Zmag
註:文中的小標題為譯者所加,方便讀者閱讀。

林肯或許說對了一件事,你不可能永遠欺騙全體人民,不過,我們可以確定的是,許多人總會被愚弄很長的一段時間。夏隆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

迦薩撤除計畫(Disengagement Plan)一開始就是個有關欺騙的遊戲,然而全世界的人似乎渴望被騙;各國領袖認真看待它,它自然地也掀起以色列政局的風暴,當然,媒體也樂於大肆報導。而這一切都是肇因於這個根本行不通的計畫。

小布希和夏隆

有人會問,既然如此,那這個計畫引起動亂的目的為何?諷世者會說:目的就是這個動亂本身。這個計畫能讓夏隆繼續待在核心地位,並掌控事件的大局。且看目前這個計畫引起的騷亂已經達到最高點了。

事實上,這個計畫的目的是為了滿足美國總統小布希。小布希需要一個計畫來證明他將會為和平做些事。而小布希陷入伊拉克戰局的泥沼越深,他越需要證明他的確幫以色列做了些事。特別是由他催生的中東和平路徑圖早已死在自己手中了。

小布希要求夏隆必須訂出一個計畫。對夏隆來說,這不是問題,戲法人人會變,於是夏隆給了個計畫。這個計畫有著令人信服的名稱:「撤除計畫(Disengagement)」。接著,雙方舉行演講、會議,夏隆造訪美國、交換文件、兩國互訪、派遣特使、美國會商埃及總統穆巴拉克、約旦國王阿布度拉、爭議、妥協、甚至引發以色列內閣危機。所有的這一切都像是為了把一只氣球灌滿熱氣。

這項撤除計畫宣稱有三個目標:撤離以色列在迦薩的屯民,將迦薩走廊的管治權移交給巴勒斯坦,摧毀恐怖份子在迦薩的基礎設施。

時間會證明一切

這個星期,夏隆用堅定的口氣宣布:「到2005年底,將不會有任何的猶太人留在迦薩走廊!」

(事實上,夏隆的這個聲明帶點反猶的意味。難道巴勒斯坦當局不能邀請愛好和平的猶太人居住在迦薩走廊嗎?我認為更適合夏隆這個聲明的說法應該是:「不會有任何一個屯民留在迦薩走廊」。)

但這個聲明的關鍵點其實是在「到2005年底」。這讓我想起一個經典的猶太笑話:有個波蘭貴族以死亡威脅他的猶太僕人要教會他心愛的馬兒讀書和寫字。這個猶太僕人要求主人給他三年的時間完成這項艱難的任務。當僕人的太太聽到這件事時,她大叫:「你知道你無法教會一匹馬讀書和寫字啊!」。僕人安慰他的太太說:「三年可是一段很長的時間,到時候這匹馬或這個人早就死了。」

在以色列,18個月幾乎就代表了永恆的一半。只要隔個星期,情況或許就有所轉變。2005年底以前,可能會發生許多事:小布希可能落選、突然的大災難解決了伊拉克問題、以色列可能發生更多或更嚴重的慘劇以致於人們遺忘了這個計畫。

這個星期所發生的事就可以證明「時間」在這個計畫中扮演的重要角色;以色列移民接收部長利夫妮(Tzipi Livni)想當和事佬,她積極運作一個折衷方案提供給夏隆和其反對者。她重新發明了哥倫布的蛋--一個解決困難問題的簡單辦法:以色列政府會正式採用這個計畫,不過不會執行計畫。政府將有九個月的時間來「準備」,而這其間不會有任何的屯墾區遭到移除。之後,政府將會決定是否要移除任何的屯墾區,如果要的話,我們再來決定移除哪一個。(反對迦薩撤除計畫的人還要求政府仍須持續金援這些應該被移除的屯墾區。)

這些事實不正說明了每個人都把這個撤除計畫當真,而這個原本應該在明年付諸實現的計畫可能會延到下個世紀。

如果撤除計畫真的實行

另一方面,如果夏隆確實要執行這個計畫,讓我們來檢視這個計畫的好處。假設夏隆撤離並摧毀屯墾區,以軍離開迦薩並將管治權交還給巴勒斯坦當局。這樣做會帶來和平嗎?巴勒斯坦人會停止攻擊我們嗎?實際上這些根本不會發生。

因為巴勒斯坦內部各派別有個共識;約旦河西岸和迦薩走廊必須組成一個完整的實體領域。奧斯陸協定和其後的協議中均明白表示這一點。阿拉法特也根據這些準則而拒絕所有「迦薩優先(Gaza First)」的提案,除非提案中至少要包括相當份量的約旦河西岸區域(譬如,耶律哥(Jericho))

夏隆很清楚這點,所以他在這項計畫中多了一項附帶條件:約旦河西岸的北部邊界處一小部分的屯墾區也將會被撤除。這裡有四個屯墾區,而其住民也樂於離開(當然,帶著一筆慷慨的補償金)。不過沒有一個巴勒斯坦人會把撤離計畫當真。

「被解放」的迦薩走廊各派反抗人士不會坐視夏隆逐步實現他對約旦河西岸的圖謀:透過將巴勒斯坦人包圍孤立的方式,將約旦河西岸55%土地併入以色列(以色列軍方稱這些併吞來的土地為「屯墾區集團(settlement blocs)」、「重要安全區(essential security zones)」或「以色列特殊利益區(areas of special interest to Israel)」)。隨著荒謬醜陋的隔離牆的興建,夏隆的併吞政策也一步步地執行。

可想而知,這個「被解放」的迦薩走廊將不可避免地成為「解放約旦河西岸之戰」的基地。以色列軍方毫無疑問地會如往常一樣加以反擊、入侵、殺戮、摧毀巴勒斯坦人的根基,如果這樣還沒用,夏隆會切斷水電和食物的供給,迦薩走廊將孤立無援。不過這是不可行的,因為全世界都在看,美國人也承擔不起後果。

埃及的抉擇

以色列軍方當然熟知這點,因此他們想到一個點子:把埃及扯進來。這樣做看起來似乎很聰明,因為埃及政權需靠著美國慷慨的施捨來維持--美國會獎勵埃及和以色列簽訂和平協議。美國國會最近為了取悅夏隆政府,威脅要延後補助埃及的20億美金,因此埃及總統穆巴拉克得積極的證明他是夏隆的盟友。

然而,穆巴拉克知道他正走在鋼索上。埃及和迦薩走廊的關係要追溯到四千多年前,這其間兩者的關係起起落落。埃及在 1948年第一次以阿戰爭後取得迦薩走廊的統治權,而這是個埃及不願意被提醒的事實。不只這樣,埃及也試著想要在巴勒斯坦議題上取得控制權,然而到頭來卻只換得羞辱而已。

埃及前總統納瑟創立「巴勒斯坦解放組織」來對抗阿拉法特,幾年後,阿拉法特卻接掌了巴解組織。前總統沙達特想要成為巴勒斯坦的守護者,結果是遭到以色列總理比金的羞辱。

如果埃及現在接手掌管迦薩走廊,並對抗欲解放約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人,那麼埃及將會被視為以色列的同路人,而巴勒斯坦人的反擊行動也將會蔓延到埃及。哈瑪斯在埃及可有許多不願意放棄暴力路線的盟友。

穆巴拉克將會很小心的選擇是否要接受管理迦薩的職責,尤其是阿拉法特不參與的情況下。他很清楚地知道阿拉法特最喜歡的一句詛咒:「去喝地中海的水!(Go and drink from the sea of Gaza)」(阿拉伯俗語,意思是下地獄去!)

總而言之,整個撤除計畫無疑是緣木求魚,無法落實。這一切只是為了要延續另一種形式的戰爭所推出的處方罷了。不過,我們也不用擔心,夏隆並不把這個計畫當真,他知道,當撤除迦薩屯墾區的時刻來臨,這匹馬要不已經死了,要不就是這個波蘭貴族早已忘記這件事了。

  • Uri Avner是個以色列記者、作家、和平工作者,也是以色列和平集團(Gush Shalom)的創始成員。
紀念若雪巴勒斯坦資訊網 © 2002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