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info Logo
Palinfo Title

卡韓政變 (198):我所知道的以及我所不知道的

卡韓政變 (198):我所知道的以及我所不知道的 

陳真 2019.12. 02.  

懶得仔細說,光說幾點顛撲不破的結論:

1. 投廢票是綠營的重大陽謀之一:故意把0比100、善與惡的絕對對比,各打五十大板,故意打成兩顆爛蘋果,以便打擊對方。

天底下不存在這樣一種所謂表達中立超然的選項,因為不投票或投廢票本身,基本上還是一種「投票」行為,而且是極端有利於綠營。大家可別上當。

2. 這次總統大選,更是絲毫不存在所謂「兩個爛蘋果」的問題。這次總統大選,存在的是「善 vs.惡」的對比,「人渣政客 vs. 良善政治家」的選擇,而非兩爛擇一。

3. 國民黨很爛,但韓國瑜做為一個政治人物,卻是極其罕見之無私良善與正直,只有陳定南可以與之相提並論。

4. 國民黨很爛,但再怎麼爛也還是贏過人渣黨及其所有尾巴黨及宋郭柯人渣黨側翼聯盟。

5. 政黨票請投新黨或勞動黨,別投給國民黨,別讓老賊吳敦義進入國會。至於其他人渣黨聯盟就更不用說了,應該掃入垃圾筒。

6.  所謂時代力量和什麼社民黨、綠黨等等等尾巴黨,尾巴就是尾巴,尾巴不會搖狗,不存在什麼尾巴黨和人渣黨互相打擊的問題,那是在演戲騙小孩。

7. 「宋郭柯人渣黨側翼聯盟」也一樣是在演戲,它不折不扣就是人渣黨的側翼,共同敵人就是韓國瑜。只要打倒韓國瑜,剩下的就只是各方豺狼虎豹之權力與利益分贓的問題。

8. 任何人,只要稍微明白一點點黨外歷史,就一定知道宋楚瑜這位貪婪邪惡的黨國餘孽從過去到現在是如何為非作歹。他奉行的思想就是看哪有權力就往哪兒靠,惡性程度非常高,真的是壞透了。你看他跟誰結盟,就能知道這樣一個聯盟是何種汙穢屬性。

9. 韓國瑜一人打全部。因為,以吳敦義、朱立倫與王金平等人為首的傳統權貴國民黨,其實也不希望韓國瑜勝選。因為,韓若勝選,他們很可能連原來的舞台都沒了。但是,人渣黨若依舊掌權,他們就繼續還有得混。

10. 韓國瑜至今仍舊充滿勝算。

民調大多是假的,少數是真,但已無法反映現實。生活中,我所認識的韓粉,100個之中,有99個沉默不表態(因為對韓之抹黑,已把整個社會炒作成一種獵巫氛圍),但他們挺韓之心並未改變。

11. 用肚臍想也知道,如果韓國瑜已經輸了二、三十趴,人渣黨還會每天瘋狂抹黑他嗎?甚至動用國家機器,無所不用其極,可說是喪心病狂。

任何比賽都一樣,當有一方傾全力發瘋似地攻擊某個對手時,那肯定是因為那個對手勝算機會大。

12. 用屁股想也知道,如果韓國瑜已經輸了二、三十趴,美國CIA 還會聯合澳洲動用整個西方媒體瘋狂炒作匪諜假戲嗎?

一個人只要智商超過30,就不可能相信那樣一種讓人笑掉大牙的什麼中共間諜案,完全就是自導自演。可是你看,包括紐約時報等各大西方主流媒體卻故意裝蒜,故意假裝相信小騙子之所言,進而大肆報導,瘋狂炒作。這意味著什麼?這意味著非規畫人選韓國瑜有可能贏得大選。

13. 台灣過去的每一次總統選舉,全都是在美國的規畫人選之中二選一,不管最後選出藍的或綠,都只是自家養的狗;美國完全可以主導其所謂施政與官員人選。唯有這次例外,冒出一個甚至過去不曾列檔考核的化外之民–韓國瑜。

以上每一點,在事實與價值層面上,我都可以打包票其絕對精準性。但我仍有兩點疑惑,至今未解。

一,我不明白韓國瑜最後沒有去美國面試的原因。

之前有個洪秀柱,膽大包天說她不想去讓美國人面試。幾天後,就被 AIT 給下令換柱。韓國瑜不可能不知道不去讓主人面試的嚴重後果,但最後卻仍然不去。這讓我很意外,甚至感到可怕。我猜想,原因有可能是這樣:

首先,你得搞清楚,韓雖非美國規畫人選 (美國的第一人選是蔡啥小,其次是朱立倫),但韓畢竟只是個局部的改革者而非革命者。講難聽點,韓國瑜打從一開始投入總統大選,就很想對美國表態效忠,企圖中美兩邊討好。但是,為何到後來依舊沒有辦法獲得美國信任?我想,原因有可能是:

a. 想給美國人當狗,也許有些東西觸及韓的政治道德底限,雙方於是無法達成某種共識。

b. 美國掌握了韓的某種資料,判定他在中美關係上不可能當一條狗。

二,另外,我還有一點不明白的是:韓國瑜倘若當選總統,政權會和平轉移嗎?

在過去,我不曾懷疑這一點,為什麼呢?因為,不管是小綠綠或小藍藍當選「狗狗代表」,都是自家養的狗,沒有政權轉移的問題。但是這次完全不一樣。這次是一個連面試資格都被剝奪 (或是主動拒絕) 的「外人」。依照美國幾十年來在全世界各地操弄政治的作風,他通常不會輕易接受由異己當選之選舉結果。

這倒不是說美國會馬上發動政變,但不管如何,總是不會善罷甘休。

AIT 這兩年透過人渣黨積極推動極右的「麥卡錫五法」,彷彿一心就是要回到蔣介石年代,拼命就是想追捕與打壓任何親中人事物。此一舉動並不尋常,特別是在於這樣一個時間點,更顯詭異。你可以看得出來,美國顯然已經連假裝一下台灣的所謂民主之表面形象都懶得維持了,這顯示了時間上的某種急迫性,簡單說就是一種根本布局與攤牌之迫在眉睫。

如果我的猜想具有某種合理性,那麼,和平政權轉移就不一定能夠那麼理所當然。

至於「麥卡錫五法」做為一種布局,也不會只是拿來當做裝飾品,而有可能是為日後變局先設下某種法律基礎,以便對付異己;一如美國長年以來在各地之所為。過去蔣家年代,美國不也就是用同樣的手法,扶植蔣家,擴散與渲染反共氛圍,在島內大肆搜捕或殺害十幾萬名親中人士,亦即所謂「共匪」。目前的島內時光,顯然是時光倒流的,企圖回到過往年代。

三,我沒想到我所沒想到的:

早在今年年初,韓國瑜有可能出來選總統時,我就預想了某種後果。我不相信美國會容許他那樣一種旋風式的巨大影響力之存在。簡單說,美國是不容許有自發性民意的。特別是當韓國瑜以一種「理所當然」的挑釁姿態說他支持九二共識時,我就能預見某種政治後果必然隨之而至。

我甚至早已想到美國會不會在香港故意弄出一點什麼事來影響台灣大選 (我對CIA掌控下的香港,長年以來知之甚詳)。但我從沒想到的是:我沒想到香港的動亂會操弄、炒作得如此嚴重。這究竟意味著什麼?我不是很明白。這究竟指向何種可預見的將來,我也不是很清楚。

我只知道:香港也好,台灣也罷,都是美國藉以攻擊祖國的武器。但是,與其說港台都是人肉炸彈,不如說相較之下,香港有點像是一種「引信」,足以日後引爆台灣這顆人肉核彈。中美之間,如果終須攤牌,終須一戰,那麼,台灣似乎就是這場大戰最有可能的核心戰場。

許多國外中立的和平研究同樣有此結論,但無法確定的只是「何時發生」。

你別以為人渣黨有任何決策意志,沒這回事。台灣真正的統治者就是美國,總督府不在台北市重慶南路一段122號,而是在於內湖的 AIT。

因此,你不應小看島內這樣一場大選,更不應該輕忽各種詭異的島內外政治舉措,那必然都有著一定的政治意義。而這政治意義並非屬於兩岸之間,而是中美之間。沒有兩岸問題,只有中美問題。中美問題就是美國不可能允許有人具有超越它的一絲可能性。

紀念若雪巴勒斯坦資訊網 © 2002 - 2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