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info Logo
Palinfo Title

告別一個舊時代

告別一個舊時代

陳真

2021. 01. 05.

BBC首席環境事務記者Justin Rowlatt,元旦寫了篇文章表示,2021年很有可能是氣候變遷議題出現轉機的一年,為什麼呢?他稱讚習近平在去年(2020年) 九月在聯合國代表大會上的聲明。習公開宣佈,中國計劃在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carbon neutral),亦即淨零碳排放。

Rowlatt  說,習近平的聲明「震驚世界」,因為減碳成本極高,許多國家因此擔心影響自身經濟發展卻讓其他國家平白得利、發展超前,因此遲遲不肯落實減碳,甚至大力抵制,最為惡名昭彰的當然就是美國。因此,各種國際減碳談判總是陷入僵局。但是,中國卻「完全無條件承諾」零排碳,而不要求其他國家必須跟近以免中國在經濟發展上吃了虧。

Rowlatt  說,習近平的聲明,「徹底扭轉了過去的談判僵局」,給影響人類生存至關重要的氣候變遷問題帶來一線新時代的曙光。

當然,除了中國,還有其它國家同樣也曾做出承諾,例如英國、日本和韓國等等。但是,不管是在各種攸關人類生存與發展的議題上,或是國內發展進程之規劃,我一直很相信祖國,卻不相信西方。中國共產黨講話、做事,一是一,二是二,可信度很高,執行力很高;至於西方國家,凡是對人類或它國有利之事,通常都是開空頭支票,空中畫大餅;講的全是仁義道德,幹的卻是狗皮倒灶,喪盡天良。

台灣更不用說了,口水灑滿地,漂亮口號說不停,但你只能聽聽就好,無法當真。比方說動不動就造謠,把中國大陸說成一個一心只求經濟發展卻犧牲人類福祉的骯髒邪惡國度,小學教科書就是這麼給小孩洗腦的;然後拼命說謊,把台灣說成一個貢獻於人類、受到舉世推崇的偉大國度;倘若沒有台灣,人類文明簡直無法持續。但是事實上卻不是這樣,而是恰好完全相反。

就如 Noam Chomsky  所說,美國是世界上最大的恐怖主義國家,並以美國為首,組成一個「奉行國家恐怖主義的網絡」,台灣便是其中之一,在世界各地為非作歹。

Chomsky 這些話出現在 2002年2月的哈佛大學講座,題目是《Distorted Morality: America's War on Terror?》(《扭曲的道德:美國反恐?》) 全文見:

https://bit.ly/3pEMWQW

Chomsky 是這麼說的:

「各位要記住:美國是個強大的國家,它可不是利比亞那樣的小國。今天,倘若利比亞準備發動恐怖攻擊,他們就會去雇用類似豺狼卡洛斯 (Carlos the Jackal) 那類的角色來行凶,但是美國則不然,它是雇用恐怖主義國家。這個 (以美國為首的) 國際恐怖主義網絡包括:台灣、英國、以色列、阿根廷和沙烏地阿拉伯等等。這是一個相當可觀的國際恐怖主義網絡,由一群墮落的反文明勢力所組成,前所未見;用當代的辭彙來說,也許我們可以稱它為『邪惡軸心』("Axis of Evil"),數十萬人民被屠殺,製造數百萬的孤兒與難民,以及任何你能想得到的血腥暴行及無數被摧毀的地區與家園。」

2010年8月,Chomsky 來台灣演講,把類似的話又講了一遍,指控美國是「全球頭號恐怖主義國家」,除了以整個國家機器在世界各地從事恐怖主義活動,並且利用其它國家或地區出資或代為執行恐怖任務,而台灣就是其中一個主要幫凶。

我知道台灣人不會相信這一點,但它其實只是一個基本常識。我之所以沒法說服你並不是因為我舉證能力不夠,而是因為你根本不願相信眼前明明白白的事實;矇上自己的眼睛,以為事實就不存在。反過來說,任何人只要願意了解事實,隨時就能發現真相。

每次聽到那些荒唐至極的腦殘言論,講一些什麼「民主自由世界對抗獨裁中國」的蠢話,我就很無言。我沒辦法跟這樣一種腦殘講話。人怎麼會蠢到這種地步,我實在很絕望。

不過,西方在政治與軍事侵略上的惡行不是本文重點。在此只是想說明兩點:

一,中國大陸才是在人類各項文明指標與和平發展上真正負責任且做出巨大貢獻的國家。

二,中國政府在國際與國內各項文明發展上之高度可信任、透明及可預期,並且具有極高的執行能力,而非像西方國家那樣,總是空口白話,言行不一,做的跟說的經常完全相反;比方說滿口人權,卻每天忙著到處姦殺擄掠搞侵略及製造他國動亂;嘴巴上高喊協助窮國脫貧,實際上卻是藉著美元霸權與政治高壓,從事經濟掠奪,製造世上更多的貧窮。

回到減碳問題上,相較於中國大陸的積極作為,台灣呢?相關口號長年以來叫得震天價響,事實上呢?

根據「2020年氣候變遷績效指標」(Climate Change Performance Index,CCPI 2020),評估對象一共61個國家或地區,其中有31個國家碳排放量下降,但是,「全球氣候行動」卻有三股主要反抗勢力:澳洲、沙烏地阿拉伯和美國。該報告指出,這三個國家在煤炭業及石油業者的龐大利益遊說關說下,幾乎沒有提出任何氣候政策;其中尤以美國的表現最為惡劣,全球倒數第一,倒數第二是沙烏地阿拉伯,倒數第三是誰呢?就是「用愛發電」的台灣。請看:

https://bit.ly/384M5D0

再舉個例,2015年,習近平在「聯合國發展峰會」上宣佈一系列援助窮國計劃,因為援助金額龐大,在國內引起網民「打腫臉充胖子」的質疑,意即中國國內仍然還有很多人吃不飽,政府卻在國際上當起散財童子。中國官媒為了平息民間質疑,為文表示,任何一個大國都應負起一定的國際互助義務,並表示中國在過去也受到許多幫助,如今應有所回報。

民間的質疑,表面上似乎有些道理,因為事實上,中國直到去年 (2020年) 才全面脫貧,並且史上首度被納入G20的「窮國減債計畫」,減免或延緩了大約21億美元債務。相較於「貧窮國家」對G20高達1780多億美元的官方雙邊債務  (其中六成是欠中國的債務),根本杯水車薪,但是,依據《德國之聲》的報導,中國雖首度納入「窮國減債計畫」,卻是落實減債金額最多的國家。

去年(2020年)6月7日,中國國務院發佈新冠肺炎疫情白皮書,除防疫訊息外,另一主要政策更引起外界矚目,亦即宣佈77個發展中國家之緩債計劃,兩周後並舉辦「中非團結抗疫特別高峰會」。

習近平於會中表示,中國鼓勵國內金融機構參照G20「緩債倡議」(DSSI),與非洲國家就商業主權貸款進行協商,解除非洲國家的債務壓力,並強調中國願與國際社會一同加大對非洲國家的支持力度,包括中方將繼續全力支持非洲國家抗疫行動,繼續提供防疫物資援助,派遣國家醫療團隊,並在尊重非方意願的基礎上,與聯合國及「世界衛生組織」開展援非抗疫合作;中國並將籌設「非洲疾病控制中心總部」,並願承諾疫苗一旦研發完成,將優先援助非洲貧窮國家。

去年(2020年)八月,根據「世界銀行」(World Bank)的估算,新冠疫情導致全世界大約有一億人陷入「極端貧窮」,所謂「極端貧窮」就是每人每日生活費不足1.9美元。中國對此表示,願進一步擴大支援「重債窮國計畫」(the Heavily Indebted Poor Countries,縮寫為 HIPC),希望能夠協助世界最窮困國家將其外債降低至能夠承擔的水準,讓這些國家的政府得以正常運作,維護基本民生需求。 

去年(2020年)六月,根據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中非研究計畫」(China-Africa Research Initiative)的研究發現,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中國以一國之力,超越「世界銀行」這個多邊機構,成為非洲貧窮國家的最大債權國,援助金額高達六百四十億美元。

相較於大陸之「義舉」,那麼台灣呢?台灣倒也經常幾億幾千萬地賄賂一些貪污獨裁者或極右派人渣等級的政客,請他們冒充什麼「國際民主友人」,在一些國際場合講些反中挺台的屁話,製造假象,欺騙國人。關於這一點,我寫過的相關文字非常多,例如《卡韓政變 (133):民進黨把台灣人當白痴》:

https://bit.ly/3rUKgjW

至於疫情方面的對外表現,更是卑鄙。除了在疫情爆發之初,中國大陸首當其衝之際,禁止口罩輸往大陸,百般刁難台商或陸配返台,卻對疫情更為嚴重百倍的西方國家大開方便之門(對待英國爆發之變種病毒方式即是一例),卑躬屈膝,逢迎拍馬,並自願當凱子,把口罩拿去孝敬美國,然後每天洗腦台灣人說我們好棒哦,什麼 "Taiwan can help",什麼全世界都好推崇、好感動、好需要台灣人云云,洗腦內容毫無分寸,把台灣人當白痴,甚至發動網軍,用各種不堪入目的污言穢語,攻擊世界衛生組織的祕書長譚塞德。

就像在抹黑韓國瑜那樣,把一個對世界防疫做出巨大貢獻、因此被權威科學期刊《Nature》選為2020年「十大重要科學人物」榜首的譚塞德給妖魔化成人民公敵,抹黑成低能敗德人渣;討伐譚塞德,居然變成一種遍佈全台、不分男女老幼人人響應的全民運動。

天底下怎麼會有如此卑劣邪門的齷齪政權,怎麼會有如此低能無知、如此容易被洗腦被動員的腦殘人民,實在很難想像。人類的智商和品性之低落與可怕,始終超乎想像。就算文盲,就算處在一個資訊徹底禁絕的社會,也不該如此腦殘。這還像個人嗎?這已經跟機器人差不多是同一個等級的東西了;只要打開媒體洗腦開關,然後你必然就能指揮台灣人去攻擊與仇視世界上任何一個人,然後還會以為自己好有正義感、好了不起。特別是年輕一代,我已經幾乎看不到一個有點腦子的正常人了。

我不是說中國上述一些舉措或其它任何作為在道德上有多偉大,而是說,不管是國際或國內事務,中國之所作作為,始終是正面且理性的。它不可能不重視環境與環保,因為它需要創造一個足以永續發展的生存空間;它也不可能不幫助其它窮國,因為它走的是一條共存共榮的理性道路,惟有大家都好,中國才會好,才會持續發展;它更不可能不照顧好自己的國民,因為人民的支持是各項權力之所以能夠順利行使的基礎。

至於西方帝國主義的基本思維則是製造動亂、顛覆、侵略,掠奪與殺戮,相信拳頭就是真理,橫柴入灶,為所欲為;要不當我的奴才當我的狗,要不就是讓你死,完全不相信平等共榮這回事。你要西方人相信人種平等、東西方平等,差不多就等於要他相信人跟猴子平等一樣艱難;對西方人而言,他人要求平等,基本上就是意味著一種羞辱與攻擊。

Chomsky 經常提起人類的生存面臨兩項與日俱增的致命威脅,一是環境與氣候災難,一是核武戰爭。他說,這兩項生存威脅的「罪魁禍首」(culprit) 就是英國和美國。這些毀滅性的人禍,原本有解決方法,卻受到系統性的阻撓,而阻撓的力量則來自於美國及其 (包括台灣在內的)「附隨政權」(client states) 所信奉的「帝國主義意識形態」(imperial ideology)。

Chomsky 說,在此一「帝國思維」底下,凡是聽從美國主子的國家或政府,就是屬於「民主自由」的一方,不管怎麼為非作歹傷害人權都沒關係。反之,若不聽話,便是敵人,務必置之於死地。他說,西方所謂「民主自由」與「人權」,基本上只是一種「必須聽我的話」的勢力擴張之戰略考量,而絲毫不論其真實內涵;只要聽話,就容許你享有一定程度的生存發展,否則就必須摧毀。

【後記】

其實,我實在很不願意不斷陳述這樣一些普通常識,你們不膩,我自己都講到快要煩死了,畢竟這些話已經講了二十幾年;那種厭煩感就好像你持續二十幾年不斷告訴大家說「一加一等於二」或「大象鼻子很長」那種感覺。幾十年前,你要取得資訊相當困難,現在卻十分容易,垂手可得;種種基本事實昭昭在目,只是看你願不願意睜開眼睛而已。

更令人無奈的是:我們居然必須透過所謂名人的嘴來陳述這樣一些普通到不能更普通的普通常識。

「當代全球最具影響力的100名知識分子」的評選中,Noam Chomsky排名第一;他同時也是權威科學期刊《Science》所選出的包括愛因斯坦在內的「20世紀十個最偉大科學家」中唯一還在世者。

我們這一代人,或甚至可以這麼說,全世界凡是目前還活著的讀書人,只要稍微有點社會意識者,或多或少都受到 Noam Chomsky 的影響。但是,他的影響理當是啟蒙性質,關乎某種可能性,關乎某種基礎,而非關乎某種具體內容。也就是說,他讓人們意識到某種事物的根本,某種可能性。

這樣一種貢獻,在密不通風的過往年代尤其可貴。因為在那樣的黑暗年代中,我們就像「前科學時期」的人類一樣,不相信地球會動,以為地球是宇宙中心;誰敢說地球會動,誰就是邪惡異端,就得火刑伺候。

但我希望,我們早該跨過這樣一種蒙眛時期,理當把Noam Chomsky 拋在腦後,因為他的偉大時代任務理當早已結束,該是往前走的時候了,難道我們還要繼續糾結在普通常識上?

我並不輕視普通常識,而且正好相反;做為Chosmky 的半個同行 (語言哲學與認知科學) 及其哲學上的異議者,我在哲學上的二十多年思想奮鬥,無非就是圍繞著「普通常識」;我想找到「1」,為之廢寑忘食,因為我知道當我弄懂了「1」,我就能理解一組數列,開展一個系統,發現一整個「世界」。維根斯坦說得對,「數學很無聊」。但是「數學的基礎」卻如此神祕而迷人。  

一個人有一個人的宿命與個性。生命縱有千年,千年之後,我看我還是依舊會在某種「基礎」上奮鬥。個人可以如此沉溺不前,眾人卻總該往前走,走出一個新時代。

中共每五年就會研擬一套指引國家發展方向的「五年工作計畫」,它不但是國內政策方向,同時也預示著整個世界的未來走向。我從第九個「五年」(1996-2000) 開始關注,如今已邁入第十四個「五年」(2021-2025)。看著祖國這樣一步一腳印,一路艱辛走來,我真是很感動,也很佩服。

「五年」,可以做為一個國家的短期規劃。但是,一個時代的發展,卻不是幾個「五年」可以定義。不過,五十年或一百年,理當就能對過往年代做一番告別。謊言退散,公義盛行,依我看,2021也許就是一個新時代的起點。

紀念若雪巴勒斯坦資訊網 © 2002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