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info Logo
Palinfo Title

當一個腦殘是什麼感覺?

當一個腦殘是什麼感覺?

陳真
2022. 06. 01.

還是那些老話:再怎麼樣無恥下流的人渣都不希奇,畢竟人渣之所以是人渣,就是為了私利什麼骯髒事都幹得出來,什麼昧著良心的鳥話都說得出口。令人感到希奇的不是人渣之醜陋下流無極限,而是無論人渣如何齷齪貪婪,只要透過洗腦與謊言操弄,腦殘的人們一樣會支持到底。

一百多年前,當美國在越南儘情屠殺老幼婦孺時,羅素就曾發出類似的感嘆。他說,世界問題的根源就在於腦殘總是如此篤定,毫不猶豫地支持到底。

我常想,到底有沒有一個道德底線是腦殘們所無法容忍的?還是說人渣們不管多麼骯髒下流,多麼卑劣無恥貪婪邪惡,照樣始終支持到底?

人類的理性能力,實在讓人很無言。哲學上有一道著名的發問:What is it like to be a bat? 當一隻蝙蝠是什麼感覺?我也常有此困惑,當一個腦殘,到底是什麼感覺?是不是會感覺很幸福很自豪?

我們所做的,不過就像在治病,治療腦殘。自余束髮以來,即追隨自己革命。根據四十年來的 "臨床" 經驗,許多時候我相信腦殘是一種絕症,無藥可醫。惟一能夠痊癒的可能性是:激發腦殘對於自身的荒唐 "信念" 產生懷疑。

六月底網站租約到期,哈巴狗家族 (巴勒網,親系譜、兩岸議和團) 將要搬家。自即日起,留言板關閉,直到新網站弄好,屆時會公告相關網址於此;舊語新說,翻開另頁,迎接島嶼一個可悲的未來。

========================
中時社論》救救孩子放過人民吧

2022/05/30 言論 主筆室

從最近的民調發現,蔡總統的執政滿意度不斷下降,蘇貞昌院長和陳時中部長的不滿意度更飆到新高。然而,民進黨有弄明白為什麼民心這麼這麼憤怒嗎?坦白說,不要怪人民。自疫情開始這兩年多來,人民真的太苦了!

搞認知戰 說真話遭圍剿

首先,說到人民的痛苦,自新冠疫情爆發以來,人民這麼自律、這麼聽話,天天戴口罩、餐廳不內用,以公民的自制與責任,保護了台灣的安全,為防疫爭取到難得的時間。可是民進黨政府卻把疫情的肆虐,當成權力壟斷的機遇;把人民的苦難,當成賺錢的工具。

口罩,民進黨拿來專賣,全面徵用,搞得民間死活排隊,這是什麼國際級笑話!疫苗,民進黨獨占炒作,圖利特定廠商,明明民間慈善團體和企業可以買到,快速進口來拯救蒼生,但蘇內閣和衛福部還拚命阻擋,只為圖利了一個連國際都沒有認證的高端疫苗。快篩試劑,這是民間醫療最基本的必需品,是檢驗有無染疫的標準配備,當疫情嚴峻,衛福部須緊急採購時,小吃店變身的高登竟可吃下16.5億元的採購案,最後因輿論壓力而棄標;而且去年明明有40家廠商申請唾液快篩劑進口,結果都沒過關,今年卻由高端大股東的福又達獨家通過。

更可恨的是,作為拯救病患的藥,若是快篩陽性就早一點發放,如此可以避免變成重症死亡,指揮中心卻不願意普遍發放,造成重症死亡暴增。兒童疫苗沒有準備,等到疫情大爆發,讓孩子陷入最危險的境地,死亡率10倍於日本。人子啊,每一個都是最寶貴的生命,竟被當成數字!

所有的阻擋與拖延,都是致命的傷害,死的都是老百姓。這不是官僚殺人,什麼才是官僚殺人?而且還圖利特定廠商,這不是謀財害命,什麼是謀財害命?整個政府,從人民的苦難中吸血,把救命的藥當特許專賣,人民只有排隊的義務,沒有救命的權利。這樣的政府,完全是「疫情專賣店」,請問,民間如何不憤怒?

其次,在疫情下,人民最需要團結,上下一心共同抗疫。然而,民進黨政府不斷販賣仇恨,分化人民。只要有人批評政府,就被貼上「中共同路人」的標籤。當有人說「很多孩子走了」,政府竟然可以推論到中共「認知戰」,這是要多麼仇恨分化的心態,才能對人民如此狠心呢?

多少善良百姓,只因出來叫一聲「苦啊」,就被政府豢養的網軍出征,被那些名嘴汙衊。而所謂促轉會,面對今天疫情的不義,沒有講一聲,卻依舊在清算兩蔣,搞完銅像搞錢幣,好像除了歷史清算,他們根本看不見今天的現實。很清楚的事實是:民進黨已經成為「仇恨專賣店」,只會用歷史的仇恨,掩蓋今天的無能,遮蔽未來的天空。一個只看見仇恨歷史的國家,怎麼看得到未來?

官僚殺人 人民三大怨念

第三,蔡政府透過修法玩法、收買媒體、放網軍咬人等手段操控輿論,搞一言堂。民進黨已經成為控制言論自由與壓制民間反對聲音的「東廠專賣店」。他們關掉中天電視台,換成黨政軍控制的媒體,連連出錯卻毫無所謂。用網軍操弄風向,用名嘴顛倒是非黑白,打壓言論自由,透過控制下的綠色媒體集團,散播仇恨言論。人民的心聲,無處訴說;只要一開口,立即引來狂風巨浪般的追殺,連國際影音平台都要連聲道歉;疫情下的苦難,沒人聽見。更濫用權力,教唆檢調動輒查水表。台灣的民主正處在岌岌可危的懸崖邊。

而最重要的是,台灣孩子的未來在哪裡?一個國家的總統,只會在高牆裡玩弄她的貓狗,蔡政府高層裡頭有誰看到我們的孩子?有誰關心孩子明天有沒有疫苗可以打?學校要不要上學?台北市有一個老師,為了跟家長解釋不斷滾動的上課政策,心肌梗塞累死在學校電話機旁。一個家長等119急救,等了1個多鐘頭,而孩子喪命,家長無處哭訴。請問政府,這麼不確定的政策,這麼沒有安全感的生活,帶給人民、帶給每一個孩子多大的痛苦啊!

人民過得這麼痛苦,還不能出來說一聲,一說就是認知戰,就要被圍剿、就要公開道歉、就要被送法辦。而蔡政府防疫下的官僚殺人,至今死亡超過2000人,有過一絲對不起人民的意思嗎?民進黨政府有看到「疫情專賣店」、「仇恨專賣店」、「東廠專賣店」,這才是民間的三大怨嗎?

兒童染疫死亡日增,不准人民說「很多孩子走了」,我們怎麼捨得讓孩子一無保護、無所依靠地面對這個疫情肆虐的世界?救救孩子吧,放過人民吧,台灣人民太苦了!

紀念若雪巴勒斯坦資訊網 © 2002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