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info Logo
Palinfo Title

生物武器:一個更陰暗的未來(17):打開裝滿蛆蟲的罐子

生物武器:一個更陰暗的未來(17):打開裝滿蛆蟲的罐子

陳真

2021. 08. 18.

謝謝從輔提供外交部記者會的文字稿,我做了點摘錄,見文末。

祖國真的好客氣,美國釋放新冠病毒如此高度嫌疑之事,幾乎可以說毫無疑義了,卻還講得如此委婉。祖國的嚴謹自持與可信任,由此可見一斑;一說一,二說二,從不打誑語。

反倒是美國,明明是自己幹的醜事惡事,竟然還能每天義正辭嚴地栽贓抹黑中國。西方國家的品性,真的令人不敢領教,沒有人性,沒有一絲廉恥,無惡不作,毫無道德底限。

你看美軍撤離阿富汗,許多阿富汗人在機場企圖逃難,美軍開槍打死了好幾人,架設槍支,瞄準民眾。更可悲的是,許多群眾攀爬美軍飛機艙外,飛機居然照飛不誤,完全不把人命當一回事,好幾位阿富汗人於是就從高空墜落,摔成肉醬。那些沒掉下來的,高空嚴寒,還能活嗎?

很多人說美軍狼狽撤離,但我看不出哪一點狼狽?美國人向來不就是這樣幹的嗎?他不是狼狽,而是狠毒無情;搞完這裏搞那裏,四處攻城掠地姦殺擄掠,這就是美國立國以來的一貫對外政策與作風,他哪會在乎什麼人命傷亡?哪會在乎流離失所?就算是美國人的命,他也不會在乎。美國這個國家的權力結構本質,根本不需要去在乎人命,更不用說什麼民意了。

今天,如果是中國這樣幹,如果是中國去侵略屠殺佔領與掠奪其他國家,整天奸殺擄掠,無惡不作,卻說是為了捍衛人權,捍衛民主自由,然後惡搞了二十幾年,把別人的國家搞成滿目瘡痍,搞成人間煉獄,殺害上百萬條人命,製造數百萬人傷亡及上千萬難民,然後拍拍屁股走人,轉換侵略對象,並且撤離時居然對著難民開槍,居然讓爬滿群眾的飛機照樣起飛,把一堆人摔成肉醬,然後繼續說他四處侵略屠殺的目的乃是為了捍衛人權與民主自由。今天如果是中國這樣幹,人們會怎麼罵?

但是,不管西方國家如何邪惡醜陋,不管如何泯滅人性,不管如何撒謊造謠抹黑,人們卻根本無所謂。這樣一種基本道德感的集體淪喪與扭曲,恐怕才是當今世上最大的一個根本問題。

我特別厭惡島內那些綠油油的西方走狗,依附權勢,睜眼瞎話,滿口民主自由與人權的讀書人,這些人根本就是徹頭徹尾的人渣,完全就是眛著良心睜眼說瞎話。

我認識學界醫界一大堆這樣的人渣,我希望,他們為何不去照照鏡子,看看自己的嘴臉,難道不覺得齷齪可恥?對得起自己的子女,對得起自己的親友,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嗎?昧著良心為虎作倀,傷害忠良,就為了給自己圖點私利,搞個前途功名,這樣你就滿足了嗎?不覺得自己很齷齪嗎?

若是真的無知,我倒還能忍受,但你不該如此無恥,不該昧著良心去支持類似像人渣黨那樣惡性重大的邪惡骯髒貪污政黨,整天無惡不作,無所不貪,不擇手段危害台灣社會以謀私利。

若是真的無知,我倒還能忍受,但你不該如此無恥。我不相信一個識字的人會連這樣一種明明白白的基本是非都分不清!面對重大惡行,不但無所謂,而且還大力支持;但是,面對良善的一方,明明至善,卻反而千方百計栽贓抹黑造謠。

回到華春瑩的記者會。去年1月23日,剛好帶小孩去大陸玩,竟然剛好遇到封城,上午兒童樂園還人山人海,下午瞬間人去樓空,連市內交通都停頓。

一家三口被困在旅館。幾天後,回到台灣,當時我也根本沒想到會是美國釋放生化武器病毒。但是,疫情才爆發不到幾天,美國方面居然就開始抹黑了,抹黑的對象之一是石正麗,抹黑的根據就是華春瑩所提到的那篇文章: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nm.3985

這類冠狀病毒研究的主要關鍵人物之一,就是這位大名鼎鼎的巴裏克( Ralph Steven Baric)。

我當時(2020年2月6日)寫了篇文章反駁說,媒體提到美國從2013年就暫停這類高風險病毒研究,這完全就是睜眼說瞎話,與事實正好相反。

事實上,美國從20年前小布希上台後就公開表明將不再理會 "禁止生化武器公約",開始瘋狂研發,一再解除各項生化研究禁令,並由軍方最高等級的生化武器單位帶頭,瘋狂加碼進行如何增強病毒毒性及傳播力的研究。

至於抹黑報導所提到的那篇登於《Nature》的論文,15位作者之中,有12位是美國人,1位瑞士人,2位華人。這12位美國人之中,有10位是美國北卡羅萊納大學,一位是美國FDA,一位是哈佛。如果真要追究,應該要追究美國才對,特別是應該追究犯罪嫌疑最大的德特里克堡生物實驗室。

去年(2020年) 4月28日,在我的 "生物武器:一個更陰暗的未來(15)" 中:

https://palinfo.habago.org/hegemony/生物武器一個更陰暗的未來15基因治療之父/

引述Peter Law 提到 Baric 所屬的北卡羅萊納大學Chapel Hill分校 (簡稱UNC) 在新冠病毒研究上的重要角色,以及它和德特裏克堡(Fort Detrick)的密切合作關係。

疫情爆發一年多來,事實上已經有無數的旁證,在在指向事故頻傳的德特里克堡和Baric 教授所負責的北卡羅萊納大學生物實驗室,這不是什麼陰謀論,而且正好相反,任何一個稍微有點正常理性與認知能力的人,如果他真的願意好好閱讀一下這些資料,豈有可能不得出與我同樣的結論?那就是新冠病毒極有可能就是美國所釋放的生物武器。

如果你不是得出這樣的結論,那意味著你相信這裏頭有著千百個巧合,剛好全都湊巧地碰在一起。有可能嗎?我們對事物的理性認知方式是這樣子的嗎?

底下是這兩天外交部例行記者會的部份文字稿,強烈建議一讀。

==================
2021年8月16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主持例行記者會

https://bit.ly/2XyOtPM

摘要如下:

香港中評社記者:
據《華盛頓郵報》報導,世衛組織秘書處新冠肺炎溯源專家、中國—世衛組織聯合專家組外方組長安巴雷克,近期接受丹麥媒體採訪期間表示,不排除中國的實驗室工作人員在進行蝙蝠病毒研究過程中,可能感染病毒並帶出實驗室的可能性。溯源報告中 “實驗室泄漏” 假設 “極不可能” 的措辭並不意味著“不可能”,只是“不太可能”。中方對此有何評論?

華春瑩:
你提到的這篇《華盛頓郵報》報導內容是假新聞。我注意到安巴雷克先生已向《華盛頓郵報》表示,他接受採訪時的表態,由丹麥語譯為英文時出現了錯誤。世衛組織發言人也稱存在翻譯錯誤。

有關媒體將他的話斷章取義放在網上,曲解了他的觀點。安巴雷克作為溯源聯合專家組組長,始終維護中國—世衛組織新冠病毒溯源聯合研究報告。

在外交部13日舉辦的新冠病毒溯源問題駐華使節吹風會上,中科院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主任袁志明,已經再次就所謂 “實驗室泄漏” 論作出了回應。他強調有關新冠病毒是由武漢病毒所“製造”或“洩漏”的說法,都是無中生有的,完全不符合客觀事實,也不符合學術界共識。

中國—世衛組織新冠病毒溯源聯合研究報告的形成,完全遵循世衛組織程式,採取了科學方法,已經被證明是一份有價值的、權威的、經得起科學檢驗、經得起歷史檢驗的報告。這份報告理應成為全球溯源工作的基礎和指南,任何企圖推翻或者歪曲聯合研究報告結論的做法,都是政治操弄,也是對全球科學家和科學的不尊重。

新華社記者:
據報導,美國“停止仇恨亞太裔”組織12日發佈報告稱,自2020年3月19日至2021年6月30日,該組織共記錄9081起仇恨亞裔事件,表示美種族主義和仇外心理只有增強沒有減弱。如美官員繼續視中國人為新冠疫情蔓延的替罪羊,情況只會更糟糕。中方對此有何評論?

華春瑩:
我也注意到有關報告,對亞太裔在美國的境遇表示關注和同情。在疫情之下,美國人民的生命健康權得不到有效保障,新冠病毒感染和死亡病例數不斷攀升。面對這種嚴峻形勢,美方一些政客採取的對策不是救人,而是甩鍋。從美國上一屆政府喊出“中國病毒”,到本屆政府公開動用情報機構大搞針對武漢實驗室的有罪推定式調查,美國的一些政客們一直試圖通過在全世界散佈汙名化言論,給中國 “定罪”,為自己“推責”。

然而,美方的這種 “良策” 非但沒能拯救自己,反而給了病毒更多可乘之機。美方甩鍋推責的做法更加劇了亞裔在美國社會中遭受歧視、欺淩乃至仇恨、攻擊的狀況,使得本就十分嚴重的種族歧視問題雪上加霜,其他少數族裔也無法倖免。

一場疫情,暴露出美方一些政客的無德無能,加劇了美國社會的撕裂與動蕩,而承受痛苦和損失的卻是美國廣大的普通民眾。

我們奉勸美方的這些政客,認真聆聽來自包括少數族裔在內的美國民眾的訴求和呐喊,停止將政治私利置於人民生命健康之上,停止把政治操弄淩駕於科學研究之上。這不僅是應對疫情的起碼要求,也是人類良知的底線所在。

《環球時報》記者:
近日,媒體曝光了越來越多美國在溯源問題上令人疑惑不解的地方,比如對要求調查德特裏克堡的呼聲始終沒有回應。近日,媒體曝光的德特裏克堡衛星照片顯示,自2020年3月至今年8月期間,也就是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國肆虐之時,德特裏克堡基地卻大興土木,開墾了新的建築用地並有建築物移動的明顯痕迹。俄羅斯國際事務理事會主任等人都表示,美國情報界鼓動溯源調查的終極目的就是轉移對美抗疫不力的注意並歸咎於中國,這在本質上是錯誤的。請問中方對此有何評論?

華春瑩:
上周五,外交部副部長馬朝旭主持召開新冠病毒溯源問題使節吹風會,160多位駐華使節和國際組織代表以線上線下相結合的方式出席。馬朝旭副部長全面闡述了中方在溯源問題上的立場主張和最新工作進展,強調中方始終支援並將繼續參加科學溯源,但堅決反對政治溯源。

中國和世界各國一樣,都是疫情受害者,都希望儘快找到病毒源頭,阻斷疫情傳播。但是溯源工作不能“燈下黑”,不能人為設置盲區,更不能出於政治目的搞惡意栽贓和有罪推定,這也正是國際社會的廣泛共識。

我注意到,很多媒體都在為溯源工作積極提供各種線索,其中《環球時報》梳理的一些事實線索很有價值,我請我同事準備了PPT,與大家分享:

素有 “冠狀病毒獵手”之稱的美國北卡羅來納大學教授巴裏克和他的病毒改造技術:

根據北卡羅來納大學校辦媒體報導,巴裏克教授對冠狀病毒進行了“數十年”的研究工作,有關工作直接與治療冠狀病毒感染的藥物與疫苗有關。

據美國《麻省理工科技評論》雜誌報導,巴裏克教授掌握一種通過“反向遺傳技術”能改造乃至“增強”冠狀病毒的技術。憑藉該項技術,他不僅可以依據冠狀病毒的基因片段培育出活生生的病毒,還可以改造冠狀病毒的基因,創造出新的冠狀病毒。

2003年,一篇巴裏克參與發表的論文展示了這種技術的威力,成功復活了一個非典SARS病毒。後來,巴裏克教授等人還就這一成果申請了專利,並於2007年獲得批准,專利代號為US7279327B2。

這項獨特的病毒技術,令巴裏克教授成為美國最頂尖的冠狀病毒專家,他憑藉該技術在全世界搜集各種冠狀病毒的樣本進行研究。比如在2013年,當中國武漢病毒所科學家石正麗和她的團隊從雲南的蝙蝠洞裏獲得幾種冠狀病毒的基因後,巴裏克教授主動找到石正麗,希望獲得這些冠狀病毒的樣本進行研究。

石正麗非常慷慨地把自己的發現分享給了巴裏克,巴則在美國實驗室裏用他的病毒改造技術造出了一種全新的、可以感染人類的冠狀病毒。這項研究中,病毒改造和小鼠感染實驗均在北卡羅來納大學開展,所構建的嵌合病毒並沒有提供給石正麗團隊。這一研究結果2015年發佈在了國際學術期刊《自然》雜誌上。

特別值得注意的是,儘管幾乎所有科學家都說,被人為改造過的病毒可能會留有痕迹,但巴裏克教授2020年9月接受一家義大利媒體採訪時表示,他可以做到人為改造病毒卻“不留痕迹”。

巴裏克教授與德特裏克堡內從事高危病毒和冠狀病毒研究的兩家研究機構---美國陸軍傳染病醫學研究院和美國國家傳染病和過敏症研究所下屬的“綜合研究設施”,都有密切聯繫。

大量科研論文顯示,巴裏克曾與美國陸軍傳染病醫學研究院進行過不少涉及冠狀病毒的研究。一篇2006年的論文顯示,他們曾就非典肺炎開展過科研合作。

美國軍方2021年的一篇文章顯示,巴裏克今年4月應邀給美國陸軍傳染病醫學研究院作講座,內容就是關於冠狀病毒的研究。

而德特裏克堡“綜合研究設施”的一位副主任Lisa Hensley,是巴裏克的學生。

一篇2014年發佈在《抗菌物和化學療法(Antimicrob Agents Chemother)》期刊上的、涉及高危冠狀病毒(MERS即“中東呼吸綜合徵”)的論文,就來自於這兩個德堡機構的合作。這樣的合作還有很多。

而巴裏克教授擁有的那些豐富的冠狀病毒“資源”以及改造和創造冠狀病毒的“技術”,也就通過這些合作和人脈,被廣泛運用在德特裏克堡內。

比如2018年美國《自然》雜誌上的一篇論文就顯示,來自德堡“綜合研究設施”的一位名叫Lisa Torzewski的研究人員和巴裏克合作,用被修改了基因的MERS病毒感染了猴子。

德特裏克堡的美國陸軍傳染病醫學研究院和“綜合研究設施”都有著差勁的實驗室安全記錄。美國《弗雷德裏克新聞郵報》一份2014年的公開資料顯示,僅2014年一年,“綜合研究設施”出現過多起實驗室安全事故,一些事故還直接涉及MERS這樣的高危冠狀病毒。同時,該機構的其他較低安全等級的實驗室,也同樣被曝出存在實驗室安全問題。

美國NBC新聞網下屬的地方媒體WKYC在2016年7月的一篇報道顯示,“綜合研究設施”的實驗室在2015年發生過一次涉及埃博拉病毒的安全事故。

很多人知道,美國陸軍傳染病醫學研究院在2019年秋季新冠疫情爆發前夕,曾發生過嚴重的安全事故,一度被美國疾控中心叫停。

據《弗雷特裏克新聞郵報》2019年11月23日報導,除了被媒體廣泛報導的實驗室廢水處理系統存在問題,該研究院的兩個從事高危病毒研究的實驗室,也被發現存在嚴重安全隱患,沒有按照規定做好防護工作。

而巴裏克在北卡羅來納的實驗室,也存在許多安全問題。北卡羅來納大學的相關年報和美國媒體ProPublica都有詳細的報導。

通過上述大量有據可查且來自美國主流媒體的資訊,我想至少可以得出兩個結論:

第一,巴裏克和他危險的冠狀病毒改造技術,正被廣泛應用在美國德特裏克堡內的美國陸軍傳染病醫學研究院和“綜合研究設施”這兩個軍方和官方病毒實驗室的科研專案之中。

第二,應用這些危險病毒技術的美國陸軍傳染病醫學研究院和“綜合研究設施”,以及巴裏克自己在北卡羅來納的實驗室,都有不良的安全記錄,而且都直接涉及從事最危險病毒研究的BSL-4實驗室。而根據2020年9月義大利媒體對巴裏克的採訪,巴裏克教授自己表示他改造冠狀病毒可以不留痕迹。

還有幾點:比如說,美國在2019年新冠疫情爆發之前,曾出現過一輪神秘的、大規模的“電子煙肺病”。通過諸如《柳葉刀》等國際主流學術期刊和媒體文章可以發現,這種病症和後來的新冠肺炎是非常“相似”的。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曾有之前應對過武漢新冠疫情的中國權威專家,在查閱了60篇涉及美國“電子煙肺病”病例的研究論文,對其中142位電子煙肺病患者的250張肺部影像圖片、臨床資訊以及文獻原文進行了仔細全面的研究後,發現這些病例中有16個更有可能是新冠肺炎的“疑診患者”,其中有5個臨床症狀和治療情況相對完整的患者,被這些專家認定為“中度可疑”。而這16個病例中有12個病例的發病時間,都在2020年以前。

而美國社交媒體上有大量發佈於2020年前半年的一些貼文顯示,有約超過200位來自美國或與美國有密切關聯國家的人,在社交媒體上表示早在2019年11月左右,他們自己或者別人就已經感染了疑似新冠病毒的疾病,而這些人都是實實在在的外國網民。

今年6月,美國《華盛頓郵報》一名與美國情報部門關係緊密的記者,曾撰文宣稱美國國會懷疑2019年的武漢軍運會期間是新冠肺炎開始傳播的時間,因為有從軍運會回來的西方國家運動員稱自己得了疑似新冠肺炎的病。

英國有媒體也稱,當時有參賽的法國運動員表示自己得了“奇怪”的病。所以,美國參加軍運會的5名患病人員的病例是關鍵線索。

面對這些事實和線索,真正關心病毒溯源的人一定會支援基於事實,本著科學和理性的態度來對真相進行徹底調查,不放過任何蛛絲馬迹。

但是,令人非常不解的是,美國官方和媒體極其反常地對自身存在的種種疑點和疑問保持緘默,對超過2500萬中國民眾聯署要求調查德特裏克堡實驗室的呼籲置若罔聞,對國際社會越來越多呼籲要在世界各地多點多地開展溯源調查的呼聲裝聾作啞,反而死盯死咬中國,在沒有任何事實依據的情況下,不停編造各種謊言謠言來污蔑攻擊中國,甚至公開動用情報機構力量,企圖對中國開展有罪推定式的調查。

這種欲蓋彌彰式的做法,不僅讓人聯想到剛才這位記者提問中提到的剛剛曝光的德特裏克堡衛星圖片顯示,去年3月到今年8月德特裏克堡內有建築物移動和改造的明顯痕迹,也讓人不禁聯想到今年6月,美國《名利場》雜誌披露,美國國務院前代理助理國務卿表示,國務院內部有人警告不要對新冠病毒起源進行調查,否則可能 "打開裝滿蛆蟲的罐子”。人們不禁要問:美國到底在隱瞞什麽?

如果美方真的執念於“實驗室洩漏論”,那麽就請美方像中方一樣大大方方、坦坦蕩蕩地邀請國際專家去美國開展兩次溯源研究,到時候自然就會得出結論。

紀念若雪巴勒斯坦資訊網 © 2002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