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info Logo
Palinfo Title

西方記者知道自己是記者嗎?

西方記者知道自己是記者嗎?

陳真

2020. 11. 08.

川普睡一覺醒來,從大贏變小勝,然後小勝變小輸或大輸。川普不滿,召開記者會指控計票方式違法,指控對手作弊。西方主流媒體一聽,立即關掉麥克風,撤消直播,拒絕傳播川普之「謊言」,一副正義凜然貌。非常卑鄙可笑。

西方主流媒體從來都不是媒體,而是政治宣傳機構。對於這一點文宣任務,我相信任何國家基本上差不多。問題是,一般主流媒體做為國家宣傳機器的一環,也許隱惡揚善,也許報喜不報憂,但不至於撒謊,至少不會大規模撒謊。例如對岸的媒體(《央視》與《鳳凰衛視》等等等)與《RT》(《今日俄羅斯》) ,就是全世界最好的媒體,報導品質最好,最具內涵,最持平與客觀,可信度極高,幾乎從不造謠 (至少我從沒見過),真真正正擔負起媒體最基本的存在意義與價值。

但是,西方媒體卻不然,它們永遠都會配合當下的政治需要,進行大規模的造謠,藉以抹黑其所謂敵對國家或弱國,藉以發動政變,煽惑動亂,或是發動侵略戰爭,包括南斯拉夫內戰及柯索沃戰爭,葉門內戰,侵略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亞、敘利亞等等等,或是在玻利維亞與委內瑞拉製造血腥衝突與軍事政變或發動局部內戰等等等等等等,乃至於六四天安門事件以及香港的一系列動亂,全部都是在CIA的主導下,主流媒體鋪天蓋地全面造謠抹黑,赤裸裸地撒謊與渲染,完全沒有任何廉恥可言。

這樣一種骯髒齷齪下三濫到極點的主流媒體,卻裝模作樣地說他們拒絕傳播川普的「謊話」。你說可不可恥!

再說,西方記者知道自己是記者嗎?新聞媒體何時變成只傳播真理?難道媒體以為自己是真理公賣局?那是教堂及牧師或法官的工作,不是記者的本份,不是由媒體來決定當事人的認知或說法是否是所謂「事實」來做為要不要報導的根據。

川普既然是事件當事人,那麼,當事人不管說了些什麼,媒體就該如實報導些什麼,這就是真相。媒體該做的工作就是讓人們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即便川普說了一些完全違反經驗事實的說法,比方說,假設川普說他有三個頭六隻眼睛八條腿,這應該不是事實吧,但是,不管事件當事人說了些什麼,你就該報導什麼,這就是媒體的工作,這就是報導真相。

它媽的,媒體幾時居然可以不去報導事實,而是判定當事人的話語內容是否屬實。你今天採訪一個嫌疑犯,問他說「你有殺人嗎?」他說「我沒有殺人哦」。難道就因為你相信他殺了人而不報導?馬上關掉麥克風,拒絕新聞傳播嫌犯的「謊言」?它媽的,這麼簡單的道理也還需要人家教嗎?西方媒體水平之低劣程度,真是難以想像。

退一萬步來說,就算要判斷一個人所說的話是否謊言,也不是那種判斷法。西方媒體說,川普講的是謊言。可是,這些媒體憑什麼知道川普講的話是謊言?他們說,因為川普並沒有提出證據。可是,沒有證據跟謊言畢竟是兩回事。媒體怎麼知道當下沒有提供證據,稍後不會有證據?這些媒體事實上只是選邊靠,打落水狗,看川普很可能輸,於是就向其對手表態效忠。

再說,川普事實上提供了很多人證物證,而且數量龐大,其中有一些指控已獲得證實,例如成千上萬的選票,因為所謂判讀儀器出錯還是怎樣,居然把川普的選票全部讀成拜登的選票。也許你會說,這樣一些已經被證實的錯誤或作弊,仍然不足以翻盤。但這是兩回事。即便無法翻盤,但是,違法或錯誤計票確實大量存在。你怎能在第一時間就說這是謊言而拒絕報導呢?

西方媒體的荒唐,真是難以想像。我指的荒唐之離譜,並非指其惡行本身,而是指他們在從事惡行時,居然表現得好像自己是什麼真理捍衛者,毫無病識感,水平之低,難以想像。他們知不知道自己做為一個記者,究竟是該幹些什麼嗎?

二十幾年前剛去英國念書時,有一天回台探親,有位很仰慕西方的同學見了面跟我說,「你好厲害,現在都是看英文報紙」。我不置可否。但他接著問:「你都是看泰晤士報還是紐約時報?」我冷淡地回答說我不太看那類媒體。他有點受挫,於是就沒有繼續表揚我的「厲害」。

但我其實原本想回答他說:「你覺得我看起來像個腦殘嗎?否則我怎麼會每天看那類報紙?」但我忍住了,沒有把話講得這麼強烈,因為我知道他並無惡意,反倒是充滿恭維與佩服。而且,我知道,我若這麼回答,他也不會相信,他不可能相信腦殘人士才會每天看那些極端偏頗、沒有營養也沒有真相、充斥謠言與抹黑的所謂「媒體」。

紀念若雪巴勒斯坦資訊網 © 2002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