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info Logo
Palinfo Title

誰才是真正的言論自由?(2)

誰才是真正的言論自由?(2)

陳真

2022. 05. 31.

西方整天對中國鼓吹的所謂 "言論自由",如果真的那麼好那麼神聖,那它自己怎麼不先做給大家看呢?怎麼反而控制得滴水不漏?怎麼不也讓中國的大財團及中國特務機關來控制美國的媒體?

如果西方整天對中國鼓吹的所謂多元價值與自由,真的那麼好那麼神聖,那它自己怎麼不先做給大家看呢?怎麼反而鼓吹美國優先與洋人至上?怎麼整天醜化他人的文化?整天貶低羞辱甚至妖魔化其它族群、宗教與文化?怎麼不也讓中國特務機關來控制美國的所有NGO或教材?怎麼不也讓中國來教教美國人,好好鼓吹一下多元價值與人權及各種極端自由?

西方整天對中國所鼓吹的那種自由概念,就好像鼓吹搭飛機不應進行安檢的自由,如果真的那麼好那麼棒,那它為什麼自己從不做給大家看?反而控制得如此嚴密?

自由是這樣一種東西,惟有當它有個界限,才有所謂自由可言。它不是不證自明的東西,它只是一種手段,而非目的。藉著自由做為一種手段,我們獲得更好的生活狀態。但是,西方卻故意對我們強迫推銷一種荒謬病態百害無一利的自由概念,把手段變成目的,並使之神聖化,藉以醜化與抹黑,藉以製造它國動亂與分裂。

再者,自由是一種集體概念,而非個人權利產物,就跟搭飛機要安檢一樣,它不是一種屬於你個人的自由。除非你是魯賓遜,漂流荒島,或許才存在西方對中國所鼓吹的那樣一種純屬虛構的 "自由"。

搭飛機安檢是我很不喜歡的一環,許多時候連褲腰帶都得解下,還要亮鞋底給安檢人員看。但是,不喜歡也沒辦法,畢竟我是眾人的一份子,我不可能無限擴張我個人的所謂自由,天底下沒有那種不證自明、專屬個人權利的自由概念。那是在糟蹋異己的一種詐術。如果那樣一種自由那麼棒那麼神聖,西方社會為何從不實行?反而建造成一種層層監控、透過無數規定控制得密不通風的體制。

比方說在英國,你連在自家客廳裏頭靠窗曬一件內褲的自由也沒有,鄰居可能會抗議或檢舉,說你影響了市容。每次走在街上,我都忍不住很想踢正步,因為實在太多規定了,這個不行,那個不行;整個西方社會感覺很像一座機械化工廠,每個人在一定的生產線上被動輸送,講一定的話,做一定的動作,稍有逾矩,就會遭到國家的盯梢與制裁。

為什麼呢?為什麼不給人民自由呢?為什麼西方卻把自己打造成非常嚴密、銅牆鐵壁般的社會,卻整天用另一套荒唐的所謂 "自由" 之詐術,強加於他國身上,藉以進行各種滲透與破壞,製造它國的內部對立與仇恨?

在這種情況下,強勢一方很容易就能傷害弱勢一方,因為強國資源、人員與財源豐富,非常容易滲透收買與掌控。反之,弱勢一方往往得被迫因應各種滲透與破壞。各位不妨想想CIA所大力培植的法輪功,想想CIA一手掌控的各種早已失去公正性與可靠性的無數所謂NGO,當弱勢一方做出因應時,迫害人權與自由的大帽子馬上就扣上來了。腦殘們就會跟著吶喊什麼爭自由爭人權,卻對於這一切卑鄙作為的本質毫無察覺。

巴勒網是島內言論與思想的一片淨土,那是因為我們有在管理,管理權在我們手上,倘若不管理,巴勒網還會是巴勒網嗎?當我們管理時,我們事實上才是真正維護了某種言論自由,而這樣一種自由始終是有限的,集體的,手段性的,而非無限上綱的,亦非個人的,也不是不證自明的,更不是 "自身即為目的" 的什麼神聖權利。

紀念若雪巴勒斯坦資訊網 © 2002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