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info Logo
Palinfo Title

巴勒斯坦瀕臨人道災難

原出處:

Palestine Monitor

聯合國「吃飯的權利」(Right to Food)報告揭露,以色列的政策造成超過9%的五歲以下巴勒斯坦孩童遭受無法復原的腦部傷害。

去年(2002)五月根據「和平藍圖」(the Road Map to Peace),布希政權極力催促下,以色列屈服並且暫時待在「善的一方」。所以在七月,以色列歡迎聯合國的特使團前來調查巴勒斯坦佔領區的情形。巴勒斯坦佔領區是從1967年起被以色列所佔領。聯合國現在完成了一份「吃飯的權利:聯合國特使Jean Ziegler的報告」並且對外公佈。Jean Ziegler是這個領域當中的世界級專家。

對於打開這份報告閱讀的人,Ziegler報導了巴勒斯坦佔領區「正處於人道大災難」的邊緣:這是作為以色列軍隊回應2000年九月爆發第二次「起義」(intifada),極端嚴峻的軍事行動加諸於巴勒斯坦人民的結果。

超過百分之二十二的五歲以下巴勒斯坦孩童,目前正面臨急性或長期的缺乏營養;這些問題兒童之中的百分之九點三因為以色列政策造成的飢餓問題,導致無法復原的腦部傷害。每個人食物消費量減少百分之三十,百分之六十的巴勒斯坦家庭目前處於極度貧窮的狀況。這些貧窮的家庭一半依賴國際食物救援,目前正逐漸短缺。Ziegler認為這些情形實在太誇張了,因為巴勒斯坦之前還算是一個中產階級的經濟狀況。

封閉、管制、宵禁跟檢查哨違背了尊重每個人都有「吃飯的權利」這樣的原則。Ziegler認為,它威脅到人們實際上與經濟上接近食物的能力,以及食物的供給。當被提醒以色列人活在巴勒斯坦炸彈客的自殺攻擊威脅下的時候,報告中也指出巴勒斯坦人同時也活在恐懼當中。「女性與孩童常常在家中或者擁擠的大街上,被以色列攻擊巴勒斯坦領導人的軍事行動所殺害,」報導這樣指出。

Ziegler說,以色列政府有權利與義務確保公民的安全。「作為任何一個有感覺的人類,我深深地對過去三年間奪走 800 名以色列人與 2700名巴勒斯坦人生命的暴力行為感到難過。」

「但是對於佔領區底下生活的人們來說,普遍的阻撓他們獲得充足食物與飲水的措施與行動,構成了一種國際法律所禁止的集體處罰,」Ziegler這樣表示。巴勒斯坦佔領區的飲水短缺問題非常嚴重。

「封鎖也會造成飲水的短缺問題,」根據 Ziegler的報告指出。「當檢查哨與道路的封鎖開始時,水箱車就沒有辦法固定到達那些不准通過的地區,後面的社區就可能一次幾天沒有水可以使用。

納布勒斯(Nablus)外面的社區,例如布林(Burin),沒有獨立的水源供給。社區居民於是完全依賴水箱車送水供給,但是卻被封鎖打斷了水源的生命鏈。報告指出Beit Furik的村莊則有至少九天完全沒有水可以使用,因為沒有水箱車被允許進入村莊中。

巴勒斯坦地區幾乎有 280個農村社區沒有類似水井或河流這樣的水源。這些社區完全依賴市政府的水源供給或私人的水箱車供水,這些水來自於以色列的水公司。水的品質低於標準並且常常有污染,價錢在過去三年中因為封鎖造成的交通成本而提高了八成。

根據世界銀行報告指出,以色列造成巴勒斯坦地區大約一億四千萬美元的水源與廢水基礎建設的損毀。這些破壞對於農業的影響達到兩億一千七百萬美元。從2000 年九月到 2003年五月,佔領軍拔起了成千上萬的果樹,包括柑橘與橄欖。他們也摧毀了806個水井與296個農作倉儲,破壞了2000條路,以泥濘與土堤阻礙了其他數千條道路。

巴勒斯坦水力集團報導在2002年六月到2003年二月之間的九個月內,有42部水箱車與9128個巴勒斯坦屋頂水塔被以色列摧毀。並且在伯利恆(Bethlehem)的地區,佔領軍甚至破壞管線來阻斷水源供給。

Oxfam報導佔領官方從西岸蓄水地層中抽取 85%的水源,儘管巴勒斯坦人名義上擁有這些水源。巴勒斯坦也名義上擁有加薩(Gaza)的蓄水層以及約旦河的水源;然而,沿著約旦河的灌溉用農業土地被宣布為接近戰爭區域,巴勒斯坦人不能使用。

沿著加薩走廊,有 6429位以色列屯墾區移民,佔領著百分之四十五的土地,其他的百分之五十五的土地居住著一百萬巴勒斯坦人。人口密度的結果使得巴勒斯坦成為世界上密度最高的地區,幾乎是以色列人的一百倍。同時,統計顯示以色列獲得比巴勒斯坦人五倍多的水源供給。

在國際法之下,佔領區的官方也就是以色列政府,有義務要保護並且確保居民能夠獲得食物與飲水的供給,並且有機會從獲得急難救助。2002年的十二月,佔領軍才剛剛炸燬一棟儲存著歐盟提供的 537 噸食物補給的倉庫。

從聯合國的「吃飯的權利」報告中很清楚地指出,以色列政府不但沒有履行他們的義務,他們還盡一切的力量阻止巴勒斯坦民眾獲得足夠的食物與飲水。結果導致的營養不良與缺水情形普遍存在於巴勒斯坦人的情形中。

這些情況使得巴勒斯坦人很容易生病,某些疾病透過污染的水源傳遞。以色列政策也威脅著巴勒斯坦人的希望,最年輕、脆弱的孩童將無法成長茁壯,因為他們被奪走了生命的基本需求:食物跟飲水的權利,被恐怖地、無法復原地傷害了。

紀念若雪巴勒斯坦資訊網 © 2002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