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info Logo
Palinfo Title

認識檢查站(ISM-補充說明BBC文章)

2003.11.30 ISM
(譯者按:此篇為補充說明

BBC的認識檢查站

,請一併閱讀。)
我最近在BBC網站上看到一篇叫做「認識檢查站(understanding checkpoints)」的文章,你可以連到這裡閱讀。

BBC網站

對許多來過巴勒斯坦的人來說,你們應該知道檢查站帶來什麼問題。對沒有來過或不清楚檢查站的人,我要使用BBC文章的模式來作個更詳細的解說。

介紹

最近國際紅十字會發表聲明,他們將會停止對巴勒斯坦的緊急食物援助計畫,並表示:「巴勒斯坦的經濟衰敗是肇因於以色列軍方的軍事封鎖。而以色列做為佔領的一方,必須為巴勒斯坦的經濟需求負起責任。」就連紅十字會都承認以色列佔領部隊(IOF)的佔領以及檢查站措施都是不人道的。巴勒斯坦人現在正要求以色列負起責任,提供人道救援。此舉之重要雖然是很政治性的,但它或許能停止加諸傷害在飽受折磨的巴勒斯坦人身上。

即使是透過BBC的圖片,想像檢查站到底是什麼樣子對一般人來說並不容易。我不認為一般人可以清楚的瞭解檢查站是什麼,除非他能從巴勒斯坦人的角度來看。

試著回想你曾在電影裡看過的佔領情形,然後想像你自己是個住在阿沃塔(Awarta;位於納不魯司南邊的村莊)的巴勒斯坦學生,氣候潮濕且溫度高達攝氏29.4度。你每天必須到納不魯斯去上大學;又或者你是我的朋友Bilel,住在阿敘拉(Asira;位於納不魯斯北方),每隔幾天要到納不魯斯去洗腎,如果你不去洗腎,你就會死掉。每天或每隔幾天你要到檢查站去跟其他四百人排隊,等上數個小時,就為了接受「檢查」以便前往目的地。你必須在清晨四點出發,因為你計算大約要花上至少四個小時的時間才能通過檢查站(如果他們要讓你通過的話),而這一段路程搭車只要十分鐘。

BBC澄清說明:「有些檢查站區隔了巴勒斯坦和以色列的轄區,其他的--特別是那些無人看守的路障--都是設置在巴勒斯坦境內。」事實上,所有的檢查站都是設置在約旦河西岸,而不是以色列在1948年的邊界。這裡所指的巴勒斯坦轄區A區(城市),是奧斯陸協議規定由巴勒斯坦自治當局所管轄(但並沒有)。而不管檢查站是否分隔了A區和B區(所謂的聯合管轄區;村鎮),或分隔了巴勒斯坦村莊和屯民專用道路,實際的情形是,巴勒斯坦人沒有行動遷徙的自由,他們不能從這一村到那一村,從這一村到另一個城市或從城市到農田等等,他們幾乎每轉一個彎就會碰到檢查站。

計程車

BBC很正確地指出,從一個巴勒斯坦城鎮到另一個巴勒斯坦城鎮很不容易。掛有以色列車牌的車輛通常可以順利通過檢查站,甚至不需要接受檢查。有一次我和幾位巴勒斯坦人在屯墾區附近的一座檢查站等了好幾個小時,一輛屯民的車子駛過我們身邊還對我們吐口水。

此外,計程車必須停放在離檢查站兩邊各半英哩的距離,也就是說,為了接近或離開檢查站,每個人都得被迫走上一段距離。在前往納不魯斯的一個主要檢查站,每天都會有6到15輛的計程車遭士兵拘留,原因是它們太接近檢查站了。士兵把司機的身份證明和鑰匙拿走,叫他們3到 7天後再回來。

在經濟上,以色列政府可以透過檢查站控制巴勒斯坦的進口物品。你在檢查站看到通過的卡車幾乎都是載運以色列物品(被課以重稅)以色列卡車。同樣的物品如果從鄰近的城鎮購得其實會更便宜更方便。

等候區

有些檢查站有架有鐵皮或帆布棚子,但是大部分都沒有。就算有的話,棚子通常都太小而無法容納所有等候區的巴勒斯坦人。而大部分等候區裡有的是:大型路障石塊、臨時架設的帶刺鐵絲障礙物、帶刺的鐵絲牆還有士兵的塗鴉(上面通常寫著歡迎來到以色列這類的字眼)。此外,士兵還會用槍指著這些人並且將他們推回去。

等候時間長短變化很大,這完全要看當天、士兵或檢查站的狀況。士兵有全權可以決定誰能通過,和什麼時候通過。通常士兵的決定很隨性。在小型檢查站,等待時間可能很短或很長,但是在大型檢查站如Huwarra或Qalandiya,大部分的人至少得等待數小時以上。

在尖峰期間(早上和傍晚),等待通過的人數可能高達四百人。通常只有2到4名士兵(特別是在Huwarra的檢查站)執行任務,而卻有四百個人在等候。這些等候的人像牲口一樣在等待區排隊數小時,許多人都攜帶重物或小孩。

由於人太多而過於擁擠,所以有些人被擠到帶刺鐵絲網邊邊,困在人群和鐵絲網中間,連皮膚都被穿刺了。遇到這種情形氣氛總是特別緊張,巴勒斯坦人開始互相推擠,想要前進或著佔位。士兵們看到這些慌亂的情形,不知道如何處理,於是開始動粗。幾乎每天下午我們都必須介入排解,因為士兵會用槍推撞他們的臉或者對他們發射催淚瓦斯和發射警告子彈。在檢查站你時常可以看到有人被打斷鼻子或著被士兵痛擊頭部。

身份查證

如上所述,大部分的檢查站會區隔開兩個巴勒斯坦地區,所以巴勒斯坦人必須持有「適當的文件」(District Coordinating Office, DCO 區域協調辦公室許可)才能從這個城鎮到另一個城鎮。通常要取得許可是很困難的。

住在小鎮的巴勒斯坦人不管是要上學、工作或看病,都必須到大城市去,但他們很少獲得允准。每次我在檢查站總會有一群人拿著醫療文件或抱著生病的小孩求我去幫他們跟士兵商量。如今,醫院文件再也不能保證人們可以進入納不魯斯。對大部分不住在城市的人來說,要取得醫療照護是很困難的。

照理,大學生應該被允許每日進出檢查站以便上下學,事實上這很少發生。每天士兵們總有新的命令發佈:不允許學生進來,不允許學生出去,不允許男學生等等,而且學生也有被拘留數小時的風險,一旦延誤,他們往往無法上課或錯過重要的考試。因此許多住在小鎮的學生通常會在城市裡租個小公寓,只有週末時才回家。

有很高比例的巴勒斯坦民眾試圖要避開檢查站,因為他們沒有別的方法可以通過。這就是BBC文章中所提到的「非法通過」。通常他們必須艱苦跋涉過山丘、河谷和橄欖樹林,而以色列士兵也會巡邏這些區域。今天夏天,一位在納不魯斯Najah大學就讀的學生(他還差一個星期就畢業了)為了上學而穿越陡峭的河谷、及佈滿尖銳石子及濕滑泥巴的小徑,後來被士兵發現,他們對他開槍,雖然沒有直接打中但是子彈擊中他所站立的地面,使得他倒下身亡。

而這些試圖偷偷進入城市的人一旦被抓到,通常會被拘留在檢查站等候驅離。他們的身份證件會被沒收,並被拘留在另一區,被戴上手銬,蒙住眼睛和塞住嘴巴。這些被拘留的人會被留置好幾個小時,有時候長達12小時,而且是在烈日下且不給予飲水。根據法律規定,士兵在正式逮捕或釋放他們之前最多只能留置三小時,而很少有士兵遵守這條規定。有好幾次我觀察到士兵將這些被拘留者帶到其他人看不見的地方毆打。士兵說,他們是在懲罰這些人不經由檢查站通行(即使他們也承認他們不會讓這些人通過檢查站)。

醫療案例

已有許多報告指出,即使是在非常緊急的狀況下,以色列也不讓救護車通過檢查站。如果救護車被許通過,往往受到耽擱而且車子也必須被徹底搜查。你可以輕易找到許多關於救護車在檢查站的故事。上星期在貝富利克(Beir Furik),一個10歲的小男孩被射殺身亡,而救護車卻不被允許通過檢查站前往載送小男孩。

還有無數有關婦女被迫在檢查站分娩的故事,因為她們或載送她們的救護車無法通行。這裡有更多相關的資訊

http://www.reliefweb.int/hic-opt/


http://www.upmrc.org/

以色列屯墾區

屯墾區、屯民專用道路、週邊道路、軍用道路,這一切全都拆散切割了巴勒斯坦的土地。橄欖樹被摧毀、從自己的家園和村莊被驅離,無數的生命消失。這些基礎設施分割、孤立巴勒斯坦甚至竊取了她們的資源。

屯墾區居民和以色列人可以在這些道路上自由通行,而巴勒斯坦人卻被迫往另一個不同的方向艱苦跋涉好幾英哩,只為了要避開他們。此外,巴勒斯坦人必須冒著被射殺的風險經過這些屯民專用的道路以便到達他們位在另一邊的橄欖樹園。

底下是Jeff Halper的控制網路圖

http://www4.alternativenews.org/matrixofcontrol/index.php

許多檢查站的設置僅僅只是為了控制巴勒斯坦人通過屯民專用道路(切斷他們來往村鎮間的通行)。有時候道路兩邊都設有檢查站。35歲以下的男性被禁止通過,而實際上大部分的人也不被許通過過。當數百名巴勒斯坦人排隊等候通過以便回到他們的家時,屯民卻可以自由地出入。這些檢查站也常爆發衝突,許多殘忍的屯民暴力都是發生在檢查站附近,而這些屯民通常在士兵注視下離去,不需經過任何檢查,只留下巴勒斯坦人面對士兵和屯民的騷擾。

漫遊式檢查站

BBC文章中沒有提到一項巴勒斯坦人每天必須面對的是,漫遊式檢查站。以色列佔領部隊通常會隨意的在城市之間或村落裡的道路設立檢查站,阻礙所有的交通。這種檢查站通常由一部吉普車和四名士兵組成,同時也是最危險的一種。這種檢查站比那些永久檢查站更不遵守規定;士兵可以不需任何理由便攔住你,附近不會有人看見他們在對你做什麼。我的許多朋友曾在這種漫遊式檢查站遭到毆打。

結論

我的一位巴勒斯坦朋友曾告訴我,正是在檢查站他強烈感受到不被當成人看待的滋味和憤怒。他說,當他站在Huwarra檢查站排隊時,他可以瞭解為什麼有些人要從事自殺攻擊。大衛‧葛羅斯曼(David Grossman)在他的著作,黃風(The Yellow Wind)裡描述到,一個人大半輩子的光陰全耗在檢查站裡。每一分鐘都是如此的珍貴,而在這裡的每一分每一秒卻總是在不公不義下被奪去。

正是在檢查站,我親眼目睹了最嚴重的侵犯人權案例,同時也侵犯了身為人的尊嚴。看到一個75歲的老人被迫向一個19歲的年輕士兵乞求讓他前往家族的橄欖樹園不再是特例。檢查站對保障以色列人的安全,並無實質功能,因為任何人都能由此出入。

理論上來說,想要從事攻擊活動的人不會通過這些檢查站。檢查站的目的,如同現在它所發揮的功能,就是為了每日控制和羞辱巴勒斯坦人而已。為了要使檢查站「更好」,而提供飲水、設立常規的區域協調辦公室,甚至觀察檢查站等措施並不能視為是向前跨一大步的解決方法。檢查站的存在已經帶給人們的靈魂和意志夠多的傷害,除非撤除檢查站,否則問題永遠不能解決。

紀念若雪巴勒斯坦資訊網 © 2002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