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info Logo
Palinfo Title

笨鳥先飛

笨鳥先飛

陳真

2021.08.05.

阿遠貼的《新華社》這文章(「美國同盟體系七宗罪」),如果代表中國官方,那麼,祖國真的是對美國太客氣了。事實上,把文中所述的血腥規模與邪惡程度再乘以100或1000、10000,恐怕都還不足以反映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之殘暴血腥與邪惡。

姑且不說受害國家與恐怖事件遠遠千百倍於此,就光是文中所提到的各項數字與傷害規模等等,也都太淡化,差太遠了。

西方對中國長年以來無中生有,造謠抹黑,鋪天蓋地,無日無之,栽贓一切根本子虛烏有的罪名,硬是把一個對人類社會做出前所未有之巨大貢獻的至善國度,給妖魔化成撒旦政權。

但是,祖國在談論美國或西方之惡時,卻反而縮水成千分之一、萬分之一。這些撒旦所犯之滔天罪行,哪是那麼一丁點?當然,所謂罄竹難書,若真要寫,恐怕得寫出好幾千本書才寫得完西方帝國之邪惡與血腥。

舉個例,《新華社》這文章寫說美軍侵略伊拉克,導致「20萬至25萬伊拉克平民死亡,其中美軍直接致死者超過1.6萬人」。這太美化了,絕非事實。前者的死亡數字後面應該要再加上一個零,後者要再加兩個零,那才是真相。

13年前,我花了五個夜晚的時間,寫了《伊拉克淪陷紀實》這本小冊子:

伊拉克淪陷紀實

這小冊子一直放在巴勒網首頁,每次靜站時就會拿出來散發。一轉眼13年過去了。我一直想更新裏頭的各種資料與數據,但是後來放棄了,因為現實之血腥殘暴的累積速度與變本加厲程度,讓人根本追不上。

也就是說,我這篇十幾年前的舊文(寫於2008年),事實上也已遠離現實,太過於淡化血腥真相了。不過,就姑且以2008年的血腥狀況來講,都還是遠遠超過新華社所指控。

比方說小冊子第13頁至15頁,副標題是:「美國一手打造的人間煉獄」,我如此寫道 (懶得閱讀這類「枯燥長文」者,就請直接跳看文末吧):

由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公衛學院所主導,聯合哥倫比亞大學教授 Les Roberts 等人,發表論文於英國醫學期刊《The Lancet》Vol. 364, Issue 9448, 20 November 2004,指出美國侵略伊拉克之後的十八個月內,造成十萬人死亡。

2006年,同一研究團隊於《TheLancet》Vol. 368, Issue 9545, 21 October 2006 提出第二篇論文,研究期間由2003年3月至 2006年 6月為止,估計約有六十五萬五千名伊拉克人死亡。

世界衛生組織(WHO)和伊拉克衛生部發表共同研究於《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Vol. 358, Issue 484, January 31, 2008,指出伊戰後三年內(亦即截至2006年),約有十萬至二十二萬三千人死於戰火。

英國市場研究機構Opinion Research Business,在伊拉克進行一項為期兩
年的全國性調查,2007年 9月發表研究結果指出(http://www.opinion.co.uk/Newsroom_details.aspx?NewsId=78 ),自美軍入侵四年內,約有一百二十萬名伊拉克人死亡,一百萬人傷殘,四百多萬人淪為難民(約佔伊拉克總人口六分之一)。

該報告並指出,美軍在伊拉克的暴行已遠超過1994年的盧安達種族滅絕大屠殺之八十萬死亡人數。

面對各方質問,美國國務卿鮑爾(Colin L. Powell)公開表示:「我們對於計算伊拉克死亡人數並不怎麼感興趣。」

聯合國糧食與農業組織(United Nations 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於 2003年 9月 23日發表研究報告指出,伊拉克兩千六百萬總人口中,將近一千三百萬人「處於極度貧窮而無法獲得基本的營養」,數百萬人處於長期營養不良。

聯合國難民署(UNHCR)2007年 9月的資料指稱,伊戰創下中東自以色列建國以來史上最大一次難民潮,約有四百二十二萬人成為難民,約佔伊拉克總人口五分之一,其中包括 220萬境內難民,200萬國際難民。難民數平均以每個月五萬人遞增。

根據「國際難民組織」(Refugee International)2008年 2月 4日的最新報告(http://www.refintl.org/content/article/detail/10452/ ),伊拉克難民數將近五百萬(境內境外各兩百五十萬),約佔總人口五分之一。

Oxfam(樂施會)2007年 7月的報告:
http://www.oxfam.org/en/files/bp105_humanitarian_hallenge_in_iraq_0707.pdf/download)

指出:截至2006年年底為止,兩千五百萬伊拉克總人口中,約有八百萬名伊拉克人需要包括醫療、食物或飲水等各類形式的緊急救援;四百萬人缺乏足夠的食物;50% 的人失業;43% 人口處於「極度的貧窮狀態」;80 % 的人口無法取得乾淨飲水;40 % 的中產階級及專業人員(包括醫療人員、教師及工程師等)淪為難民。

聯合國並多次發佈新聞,籲世人正視伊拉克女性藉從娼謀生及兒童淪為奴工的慘況。

根據 FPIP(Foreign Policy In Focus)2005. 8. 31發表的一篇研究報告(http://www.fpif.org/fpiftxt/467),失業率由戰前 2003年的 20% ,在兩年內升高至 60%。國民平均收入從八零年代的三千美元,2004年降到僅剩八百。

伊拉克於1989年國內生產毛額為660億美元,經過美國發動的第一次波斯灣戰爭,1992年卻降到只剩千分之四不到,約僅兩億四千五百萬。
(http://www.wsws.org/articles/2002/dec2002/medi-d06.shtml)

根據 Inter Press Service 2006年 11月 10日的報導,70 % 的伊拉克人失業率,68 %的人無法取得乾淨飲水。
(http://www.atimes.com/atimes/Middle_East/HK10Ak02.html)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2007年 12月 21日發佈報告,指出伊拉克截至2006年為止,大約有兩百萬名兒童面臨營養不良、罹病與失學困境(其中中學生1996年至2005年之就學率,男孩 37 %,女孩僅 25 %,參見聯合國兒童基金會伊拉克基本資料統計 http://www.unicef.org/infobycountry/iraq_statistics.html)。巴格達以外地區有八成以上的人無法取得乾淨飲水;每個月平均有兩萬五千名兒童相繼淪為難民。

伊拉克五歲以下兒童約有 27 % 長期營養不良。

(http://www.wsws.org/articles/2004/oct2004/iraq-o20.shtml)

據 Chronicle Washington Bureau 2007年 1月 16日Carolyn Lochhead 的報導(http://www.sfgate.com/cgi-bin/article.cgi?file=/c/a/2007/01/16/MNG2MNJBIS1.DTL),根據「人權觀察組織」(Human Rights Watch)的統計,自美軍於2003年入侵後,至少有兩千名伊拉克醫師被殺,250名遭綁架或失蹤。許多醫院直接遭受美軍攻擊,連救護車也因載送受傷的伊軍而成為美軍炮擊目標。

據伊拉克醫學會(Iraq Medical Association)於2006年 11月指出,各級醫療系統持續破壞,一百八十家醫院中,九成以上被摧毀或因缺乏基本物資而無法運作,半數以上的醫生成為難民。

海珊執政時期,人民看病或開刀基本上是免費的,美軍入侵後,醫療卻變成一般人無法支付的高價商品。原本中東首屈一指的伊拉克公衛與醫療水平,倒退了半個世紀。

(http://www.zmag.org/content/showarticle.cfm?ItemID=11478)

根據美國兒童人權組織 “Save the Children” 於2007年5月8 日發表的年度報告State of the World’s Mothers Report (http://www.savethechildren.org/jump.jsp?path=/
publications/mothers/2007/SOWM-2007-final.pdf)指出,伊拉克是全球兒童存活率退步最多的一個國家。2005年,約有十二萬兩千名五歲以下兒童死亡,其中一半是未滿一個月的新生兒。自1990年起,歷經第一次的波灣戰爭及美軍隨後長達十三年的狂轟濫炸,伊拉克兒童死亡率逐年遞增。

國際醫療慈善組織 Medact指出,因為乾淨飲水及飲食的缺乏,加上藥物短缺及醫療人員本身大量傷亡或淪為難民,九成的醫療院所毀於戰火或缺乏基本物資而無法正常運作,導致病死兒童中竟有七成死於極易治療的一般腹瀉與感冒。(http://www.zmag.org/content/showarticle.cfm?ItemID=11478)

美軍入侵後的伊拉克人平均壽命大幅下降,男女均不及六十歲。
(http://www.wsws.org/articles/2004/oct2004/iraq-o20.shtml)

《紐約時報》2004年 9月報導,約有一百個處理水質計劃被提出,但卻僅有四個計劃「正準備」被執行,許多地區,六成以上的人口基本上是喝含有各種汙物與化學物質的水溝水維生。
(http://www.wsws.org/articles/2004/oct2004/iraq-o20.shtml)

伊拉克傷病者缺乏基本醫療,包括缺乏抗生素及麻醉藥物。一萬兩千所學校被毀。十個學生之中平均僅有一個擁有教科書。
(http://www.wsws.org/articles/2004/oct2004/iraq-o20.shtml)

美軍入侵後的伊拉克治安嚴重敗壞。戰前的2002年,暴力致死案件為 1800件,2003年美軍入侵後,增為6012件,2004年更增為 8035件。(引自
http://www.fpif.org/fpiftxt/467)

「人類發展指數」(Human Development Index)排名,伊拉克在全球一百七十幾個國家中,從1990年的排名50,下跌到2000年的第126名,2003年的第127名。

2003年之後,伊拉克與同樣遭美軍入侵的阿富汗及索馬利亞等三個國家,因戰亂而無法取得各項資料,故連續數年至今仍無法列入評鑑。(參見http://www.wsws.org/articles/2002/dec2002/medi-d06.shtml)

以上引自小冊子pp.13-15。

薄薄一本小冊子,不過是伊拉克淪陷於帝國主義鐵蹄下的實況之冰山一角。幾十年來或一百多年來,有多少國家遭受更加慘烈的屠殺與侵略?其中就包括祖國。

我很想跟那些或許理性尚存、良知未泯者說,到底是要邪惡血腥到何種程度,然後你才會願意承認:我們面對的就是一個與撒旦根本沒兩樣的美國及其一大票東西方邪惡同盟?其中就包括台灣這個貪婪無度的漢奸偽政權。

對於一個幾十年來關注國際上這些事的人來說,寫這些「普通常識」不過舉手之勞,信手拈來,毫不費事,但寫作背後所承受的、彷彿感同身受的痛苦與創傷,卻絕非外人所能體會。

在我年少投入黨外的那一刻,我曾經如此自我期許:我絕對不從這一切事關世人與同胞的痛苦中,為自己獲得一絲一毫的好處。

即便當年一貧如洗,三餐不繼,甚至餓成皮包骨,但我依舊把我長達至少十年的幾乎所有相關稿費、演講費或車馬費等等等,全部捐給家扶中心(認養數名小孩)及國外人權機構或島內社運組織等等等。

這個「自我期許」只有我自己知道。之所以提起,只是希望人們看在筆者這樣一份心意以及所承受的傷痛乃至家破人亡、一生飽受冤屈坎坷之份上,偶爾花點時間,看看這些所謂無趣的長文,想想自己,想想世人,特別是想想那些弱小無辜的生命,我們到底給了他們一個什麼樣的世界與未來?

島內很多人反民進黨,但是,反民進黨是沒有多大意義的,它只是一團污濁泡沫,很髒很臭,但它本身卻絲毫無足輕重;世上之恐怖與邪惡,美麗與哀愁,遠遠大於此。

前些日子,我和學姐被迫去參觀某個育幼院,另外還接觸了幾位小孩,事後大約有幾個月的時間,我陷入很深的憂鬱,直到今天,也許直到永遠。

事實上,我並沒有看見什麼慘絕人鬟或戲劇性的事情。相反地,我肉眼所見只是一些尋常事物及歡樂童顏。但是,可悲之處往往不在於表面,而在於細微縫隙之間,哪怕只是一個眼神。

我知道,不論是誰,都不可能關注所有世人,不可能擁抱全世界。對於世界,即便窮盡一生之力,我們所能知道的也不過滄海一粟。但是,從這片葉子,你就能知道那一片;如果你愛自己的小孩,如何可能對於散落世上千千萬萬的小孩之悲歡無動於衷?他們何嘗不也就是你的小孩?但是,你的孩子們卻飽經人事滄桑,乃至經歷戰火,此生註定將走向一條孤獨艱辛的道路。

林義雄有段話影響我很深,我曾把它印在我的黨外名片上。林義雄那段話是這麼說的:「笨鳥先飛。每當我疲憊不堪,感到這不是我的能力所能負荷時,我就用這句話來安慰自己,我期待背後有更多優秀的鳥兒隨著起飛。」

跟林義雄一樣,沒想到在某些事情上我居然也成為那先飛的笨鳥,一事無成,百般惆悵。至於先飛後飛,我沒法期待得太遠,只能期待人心能夠距離得更近一些,期待人們也能憐我所愛,愛我所憐。

對我而言,這點無比重要。因為,就如Romain Rolland 所說:「倘若有一雙真誠的眼睛陪我們哭泣,我們就沒有為生命白白受苦。」

紀念若雪巴勒斯坦資訊網 © 2002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