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info Logo
Palinfo Title

賓拉登抓到沒?

文章出處: 趙剛(臉書網誌)

今天(編按:5月8日)讀到了兩則新聞。一則是早上打開《中國時報》時,展在眼前的頭版頭條,是關於兩個台灣人因為販賣某種可以有軍事用途的機械給北朝鮮而被美國逮捕。另一則是晚上打開電腦時,在雅虎的即時新聞上看到的,說一個最新的日韓共同民調指出:兩國人民相互不喜歡對方的比例甚高。

關於後一則,日本方面相關人士的解釋是「兩國人民缺乏理解」。或許吧!多交往,自然就會因理解而喜歡了。這是人類的善意信念。我不挑戰。但我好奇的是,這個民調是否也問了兩國人民對「美國人」的態度了呢?如果「喜歡」的比例,不令人驚訝地──偏高呢?那又該如何解釋呢?那會是因為日韓老百姓對「美國人」的「理解」嗎?見鬼。

喜歡,或不喜歡,美國已變成了東亞地區民族、民眾之間的「團結因素」了!我們之間不喜歡對方,我們甚至相互憎恨,這都沒關係,只要我們都愛美國,那就能超越我們的特殊性與狹隘性,而達到一種「普世性」了。在這個意義上,當代美國似乎有一種歐洲中世紀基督教會一般的位置,為分裂與封建達到一個「一」的集體意識。於是,在台灣,在前一陣子,我們看到有人以美國(或「自由」或「現代」)為神聖意象,進行他們的現代十字軍運動。而在後冷戰時期,特別是進入21世紀以來,美國的無可取代的地位更是建立在對於「恐怖主義」、「流氓國家」、「準流氓國家」,或「戰略競爭對手」的不等的敵對性之上。美國的全球戰略裡的一個核心裝置就是對這個「恐怖量表」進行升降調控,以獲得它最大的地緣政治利益。美國掌握住一種道德評判權,這個軟東西是它最硬的。

這就是「領導權」(hegemony)。[1]讓人跟著走,不甚感覺彆扭,更談不上被迫,在某些一向親美的地方,人們甚至還美滋滋地跟隨「文明」,其樂融融,雖然同行者之間(好必日本人與韓國人)誰也瞧不起誰,但不妨礙驕傲地聯合軍演。本來嘛,要讓大家更樂於接受這個領導權,最好還是要在被領導的各群體之間產生一種相互厭惡與嫌鄙。理想狀態想必是:相互白眼,但轉頭看向美國時,青眼。

有一種狀況還是比較特殊的。那就是一個被領導的群體,平日也許耽溺於一種自戀中(好比「愛台灣」),但一旦領導權降臨,那個自戀也許就會馬上變成自疑,乃至自恨,乃至撒嬌──「賤民總是矯情」。

於是,我懷著驚愕、遺憾與一種酸楚的理解,讀到了今天《中國時報》頭版頭的幾個粗體大字:「FBI 活逮台籍父子」。「活逮」這兩個字下得多生猛!多嗜血!多奴性!幾乎是跟隨著FBI或「大美利堅」而興奮地喘息起來了。很難想像全世界有任何其他的國家若是逮捕了台灣人,會引起如斯的「興奮」的。

為什麼?因為「自天子以至庶人一是皆已愛美為本」。我們把我們自己已經愉悅地、稍帶嬌羞地架上「反恐」或「新冷戰」的神聖十字軍使命上了,並從那個「高度」看「北韓」、看「中國」、看「伊斯蘭」,看「世界」了。於是,原先寸土必爭的釣魚台問題就被「共同開發」化了。而這兩個「被證明有罪之前」的台籍父子也立即被「賓拉登」化了。

於是,我想起了我的一個朋友,他告訴我他80多歲的老耄的、不問世事的、可愛的老祖母,有一段時間,見了她的孫子就問:「賓拉登抓到沒?」

這就是「領導權」。

[1] 最近臉書上強調這個翻譯較「霸權」佳。我同意。要是還需要顯露「霸氣」,那就夠不上hegemony了。

紀念若雪巴勒斯坦資訊網 © 2002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