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info Logo
Palinfo Title

留言須知:* 欄位為必填,但Email 不會顯現以避免垃圾郵件攻擊。留言時,系統會自動轉換斷行。

除網管外,留言需經後台放行才會出現。絕大多數人留言內容不會有問題,但實務上無法把大家全設為網管,以免誤觸後台重要設定,還請舊雨新知見諒。

注意:2010 年 11 月 25 日以前的留言均保留在舊留言版檔案區這裡 (僅供核對,所有內容於 2022.06.21 已全部匯入留言版)。

寫下您的留言

 
 
 
 
 
13803 則留言。
小明 發佈日期: 2023.10.23 發佈時間: 上午 3:19
to 怡靜
你说的对,是这样,看知识类自媒体up主视频的确比较轻松,也能更快简单了解一些东西。(内地网络平台的话基本过关键词自动审核就能过,所以什么好的坏的言论、爆论、钓鱼引战(Trolling)发言都会有)


=======================
微博那部分有点像是西方社交媒体里的延续,以色列反复更改说辞(最开始自己说是自己炸的来炫耀),发现舆情不对之后甩锅给哈马斯(最新口径是甩锅给吉哈德PIJ),甚至还造了两段阿拉伯语录音来论证(被质疑不像阿拉伯语母语的、照片时间对不上之类)。接着下面各种不同立场的,开始根据立场找“证据”辩论。大概是因为浸信会的医院,想起稍微要在意西方基督教群体的观瞻。可之前那么多空袭炸学校、炸医院、炸联合国工作人员,连洗都懒得再洗(白)了。令人无语。

(相关:有欧美博主披露,以色列向一些有影响力的大V派发了数千美刀,让他们在网上支持以色列,诋毁巴勒斯坦 ​.
https://weibo.com/tv/show/1034:4959751151222883?from=old_pc_videoshow

大概中文社交媒体里也有不少收到了吧。)

不过说到底在舆论层面,欧美也好,东亚也罢,同情也好,不理解也罢,其实当地人并不是那么在乎,他们想要的是改变一潭死水的机会,冲出牢笼的机会。(看了一段新的加沙北部视频,远处是空袭爆炸,镜头近处人们毫无波澜的“正常”生活,大概已经麻木了习惯了。)


说起来最近才了解人神共愤的一则,以色列国防军在推特上嘲弄若雪的牺牲,搞出的“Rachel Corrie pancakes”。

https://electronicintifada.net/blogs/ali-abunimah/israeli-soldiers-have-depraved-fun-making-rachel-corrie-pancakes

https://bennorton.com/12-years-after-killing-rachel-corrie-israel-continues-to-desecrate-her-memory/

甚至还有相关聚会……还有说打算打电话给她父母进行嘲讽的(询问是否有煎饼卖。赞助推土机等等……)




看的血压高了……这群类人生物真的有人性吗?(德纳都没这么离谱)
怡靜 發佈日期: 2023.10.22 發佈時間: 下午 6:28
To 小明

我不反對你說王驍是職業念稿人,我也知道這些所謂的科普或知識類的up主提供的資訊不一定正確,我之所以還是會看這種視頻是因為有時候自己沒有時間去搜集資料,所以只要up主不是刻意夾帶私貨帶風向,我有時間或興趣還是會看一下。我不太清楚台灣網路平台是不是有自媒體做類似的視頻,所以我大部分還是會到大陸的網路平台去看。至於你貼的那些反駁王驍的我之前也看到了,不過我通常不會有興趣去看這類爭執,除非是重大的事實錯誤。(很多台灣人對大陸所謂的言論自由有很大的迷思,以我這幾年在大陸網路平台潛伏的經驗,大陸言論之自由跟西方相比,令我瞠目結舌,只要不是踩到官方政治紅線,幾乎沒有什麼不能講的,有些言論我都覺得應該要繩之以法。)

以色列轟炸Al-Ahli醫院這件事,我光是微博上就看到不少帖子從軍事等等各種專業角度來探討到底是哈瑪斯炸的還是以色列炸的,但我只有一種感覺就是”無言“,不知道要怎麼形容,看這些網友爭論有一種超現實的感覺,或許就是陳真說的,一己之痛才是難言之隱,其他人就是所謂的吃瓜群眾,即便我們表現出無比的共情。

今天剛好發現歷史哥有一系列吳啟訥老師的訪談,另外有幾集訪談沒有列進去這個清單,可以去歷史哥的頻道搜尋,推薦給大家。
https://youtube.com/playlist?list=PLHCt1j_3kaOYr8CgOaKtHKpjj3ftQstSi&si=PBesRG5tY2R_IsHW

吳老師在B站也有開帳號,頗受大陸年輕人的歡迎,不過更新速度巨慢。😅
想當年吳老師只不過在公視播出的某個關於BBC新疆紀錄片做觀後講評便遭到網軍出征,公視還因此把這紀錄片從官網撤下。由此可見兩岸年輕人在知識水平上的差距。
小明 發佈日期: 2023.10.22 發佈時間: 上午 7:15
啊,不好意思版主。
之前发的其实就是两个分开的回复,算不上什么争论。
①,就是看到有人推荐王骁那期视频,里面有不少错误的内容和偏向,所以把驳斥的视频发一下。

②,是看到一个对以色列政策行动由来的分析,感觉把以色列这么多年的各种行为串联起来了。对加沙的高压围困予以使加沙人极端化,借此对内施压促使国内民众加速右转。
(对于维持一个犹太人占绝对多数的犹太复国主义国家,而言,他们眼中加沙的这些巴勒斯坦人是多余的,不可接纳的人口。加沙就是一个大集中营,事实上也确实是这么做的,其他地方被捕的巴勒斯坦人甚至也会被投入加沙。)



==================

这么晚版主还没睡吗?这几天虽然有很多残酷的视频和照片(看多了是容易抑郁)。但从局势来说,其实已经是黎明了。从前即使是以色列怎样轰炸联合国工作容易(观察哨)和平民,也可以在舆论上一手遮天,但现在西方社交媒体下至少有很明显不同的声音。力量在发生变化。

现在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都亲自抵达加沙的拉法口岸。
人道主义物资可以运进去一部分了。
未来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10.22 發佈時間: 上午 2:56
不明白在爭論什麼。
小明 發佈日期: 2023.10.22 發佈時間: 上午 2:19
to怡静
王骁还算了,职业念稿人,这次念的稿也不怎么样。

已经很多都锐评过了:《共和国公民听不得殖人殖语 抵抗直播间锐评王骁对法塔赫的过度美化》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XH4y1R7LY


《将所有过错全部归咎在利库德集团头上 王骁最新一期文案怕不是以色列自由派写的》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Tu4y1W7av/
1.哈马斯从来不是联合国和安理会认定的恐怖组织,因此不是国际法上的恐怖组织。 哈马斯不是中国认定的恐怖组织,因此在中国国内法上也不是恐怖组织。 中国对哈马斯的地位定义是“巴勒斯坦民族抵抗组织”。
2.最早在巴勒斯坦搞各种恐怖袭击的组织叫伊尔贡,是一个已经被定性的犹太复国主义军事恐怖组织,曾经策划了大卫王酒店爆炸袭击案和代尔亚辛村大屠杀,这个恐怖组织后来改组为以色列右翼政党赫鲁特,后来成为现在的利库德党,也就是内塔尼亚胡的政党。
3.第一个给哈马斯提供天使轮融资的是以色列,为了分裂巴勒斯坦。
4.巴勒斯坦地区的原住民是腓尼基人。犹太人大概在公元前13世纪迁移到巴勒斯坦居住,并在再次宣布当地是应许之地后被赶走,之后原住民是以阿拉伯文化为主体的融合民族。
5.哈马斯2006年赢得大选,但西方国家拒绝承认并爆发流血冲突。(这条不完全,准确的说是大选56%的绝对多数席位,但法塔赫拒绝分享权力开启内战(然后被暴打))


《详细品鉴】 王骁Albert巴以视频当中隐瞒了哪些关键信息》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np4y1u7rz
摘评:他们这些人为什么总是说一些奇奇怪怪的话,搞一些奇谈怪论。
核心是西方中心论,以及其项下的傲慢和对别人的长期蔑视。
因为在这个逻辑下,只有西方世界的人才算人,他们才能有诉求,有政治利益,有国家和民族利益。其他人不配拥有。那么,当然就能推导出所谓的很多不存在“核心冲突,利益冲突”。
那么进一步,既然阿拉伯人低人一等,别人随便在你家里划一块地走,你不能有意见,还要和解,还不能有什么核心矛盾,那么那些不被西方承认认可的人和组织,自然更加没有资格谈权利和利益诉求。
就是这种西方中心主义觉得他们存在都不应该,所以就一直不被承认。自然一旦有问题,那都是别人的错,你为啥要打仗?为什么不投降?为什么不妥协?为啥不直接去死呢?

《【基本与西方口径无异】 双尾彗星简评王骁Albert巴以视频当中存在哪些错误》(录播无字幕)
(此君对军事方面判断预测非常准确,包括IDF的拉胯,双方战略布局等等。)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H94y1t7mF/



=====================
现在无关小王,今天我想要来推一下的是这个,
【世界上最大的露天监狱:《51天战争:加沙的毁灭和抵抗》】(同样来自双尾彗星,这期对以色列的方针解析非常清楚,只有15分钟,建议看这个。)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Fw411X7qm
其中以色列意图让加沙人极端化借此成为获得内部外部对巴勒斯坦进行灭绝的支持(整体右转)。
海法大学教授索菲尔的计划:(维持一个犹太人占多数的犹太复国主义国家……维持单方面撤出后的局面)是必须要对加沙平民使用压倒性暴力,我们必须告诉巴勒斯坦人,哪怕有一发火箭穿过了加沙周围的围墙,我们会向加沙反击10发火箭,他们的妇孺会被杀,他们的房子会被摧毁。……当加沙这样一个封闭地带拥有250万人口时,加沙地带会出现大规模人道主义灾难,这些人会比今天的加沙人更像是禽兽,他们会更加的相信一种原教旨主义宗教,对我们来说会拥有一个更大压力的边境,我们将面临一场可怕的战争,而面对这场战争我们的唯一选择就是杀杀杀每天不断的杀。



==============
索菲尔的言论非常好找(搜arnon soffer大概就行了,随便找了一下)
Jerusalem Post 'I didn't suggest we kill Palestinians' Geostrategist Arnon Soffer: I only said Israel would 'have to kill them.'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10.20 發佈時間: 下午 10:48
很久以前曾聽說過綠色生物在攻擊某個臉書,叫做婷婷觀世界,如下:

https://m.facebook.com/profile.php/?id=100083798931791

裡頭有一些關於以巴的視頻,想看的人也許可以看看。我自己倒沒怎麼看,只瀏覽了幾眼。

除此之外,我其實也都盡量不看相關各種事件的報導或資料,長年以來採取一種逃避態度,因為在某些事情上,我很脆弱,不堪一擊。尤其到了夜裡,特別逃不開一些事。

我大概都已經能預知自己這一生將會以何種方式結束,思之難免可悲。外頭烽火不斷,一己世界亦不遑多讓,宛如地獄。

我常想,這是因為我太平和太無所求因此而太異樣嗎?正常人性就應該張牙舞爪,以一己為中心喧囂怒吼充滿情緒嗎?平和、禮讓、寬容,助人,捨一己之私,惟美是圖,不是才是快樂之道嗎?

要是真有來生,我肯定敬謝不敏。

前些天,我看到一個年邁的阿婆不過只是詢問醫療收費為何與往日不同,卻立即遭到護理與行政人員待之宛若寇讎一般的叫囂怒罵。這到底是為什麼,我真不明白。不欺弱有那麼難嗎?那位哀哀無告的阿婆是妳的殺父仇人嗎?

目睹此景,讓我頓時整個心情沈到深海裡。最後發現,純粹是院方收費出錯。

每天,惟有當全世界都睡著了,烽火暫時平息了,我才能獲得一絲喘息,然後繼續無日無夜分秒不停地燃燒生命。肉體就像柴火,被迫以一種完全非人的方式殘害自己的生命,不斷在烈焰中燃燒。

我不知道這樣的日子還能撐多久。意志可以無限,情感可以永恆,但是肉體卻有時盡。

許多時候,我其實覺得戰爭並沒有那麼可怕,畢竟它是一種共業,眾人共有的悲歡,而一己之痛才是難言之隱,全世界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夠理解的荒謬、瘋狂與折磨。

大前天徹夜未眠,一秒鐘也沒睡,前天睡一小時,昨天睡兩小時,三天總共睡了三小時。大前天,我硬撐著疲憊不堪的身體,去一家兒童機構給工作人員上課,昨天又去了另一個單位,今天則是剛從某個更瘋狂更痛苦的地方歸來。

我想,戰爭只能解決表面問題,至於人性骨子裡或生物性本質上的東西,恐怕還是得交給藝術與科學。

我已經不相信宗教了,但我始終不曾懷疑美。美麗才是救贖。有了美,一切痛苦折磨就根本不可怕,或者更正確地說,它還是很可怕,但美麗使得它至少不再是一種地獄。
張萬康 發佈日期: 2023.10.20 發佈時間: 下午 7:27
視頻(2分鐘)。這段是十多年前的。
https://video.weibo.com/show?fid=1034:4957525003665462
這位學者叫芬克爾斯坦,多年前就被解職,因为支持巴勒斯坦,被学校拒绝tenure,学术生涯终结。这十几年虽有写了一些书,但没有正式教职。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10.20 發佈時間: 下午 1:42
這我不能認同。他說,我們的敵人不是美國,而是美國帝國主義的獨霸主義。這就好像說我們的敵人不是納粹,而是法西斯。可是,這不是很奇怪嗎?納粹如果不是法西斯,那它還會是什麼?它們基本上就是同義詞,同一回事。

美國侵略伊拉克時,島內有一些人,包括一些我的高醫學弟,他們基本上綠油油,但是為了展現人道主義的關懷,於是也高喊反戰,但他們卻一再澄清自己並不反美。

這就是莫名其妙的鬼話,因為美國發動兩百多場戰爭,幾乎所有戰爭都是由它直接或間接所策動,因為它本質上就是一部戰爭機器,它的權力組成核心就是軍工複合體,它必須依靠不斷發動戰爭來掠奪利益,擴張勢力。一個人有可能只反戰而不反美甚至採取綠油油的立場而舔美嗎?

至於說甚麼不要把國家擬人化,我們反對的是國家,不能把國家當成一個人。(他不是說連反美也不可以,只能反對美國帝國主義嗎?)

我不知道這樣講是什麼意思。基本上我仇美恨美,但我不會仇視痛恨每一個美國人。但是,如果說我們只是反對一個抽象概念上的美國,那也是鬼扯蛋。

敵我之間的矛盾所在,是由強勢一方所定義。現實意義上,西方之所以視東方、視中國為敵,骨子裡的真實意涵就是非我族類,其心可誅。

西方人無法把所謂非白人或他們所謂的有色人種當成跟他們一樣的人種看待,而是當成低等生物,或是像以色列對哈馬斯所說的 “人形動物”,他不是把你當成一個完整的人,而是當成一種具有人類外形的動物,甚至就像某位巴勒斯坦人所說的,敵人把我們當成一堆垃圾,等待清除。

敵我衝突的本質是由發動衝突的強勢一方所定義,我們所面臨的從來都不是什麼抽象政治理念或什麼單極多極之爭,而是赤裸裸的種族淨化,種族奴役,以盎格魯薩克遜為首的洋人,他們的目標就是消滅非我族類,奴役之,剝削之,使之為其服務,供其差遣,任其肆虐。

也就是說,我們終究必須意識到所有這一切戰爭與動亂,所有一切衝突與妖魔化,所有一切仇中反華,不折不扣就是一種以 ‘’人‘’、以 “族群” 為鬥爭核心對象的毀滅性企圖。

近兩年有一種鬼話,甚囂塵上,企圖卸我心防,亦即反共而不反中,或是反中而不反中國人。這就是鬼話。消滅對象如果是中國共產黨,難道不就等於摧毀整個中國,傷害了中國人?

兩者的道理是一樣的。
怡靜 發佈日期: 2023.10.20 發佈時間: 上午 1:26
王驍的陪你一起看世界系列挺不錯的,以前是在觀察者網看他的節目,現在自己出來做自媒體。(目前人在英國進修)

做了一系列中東國家的介紹。

【以色列如何成为恶龙?【中东09丨以色列】-哔哩哔哩】 https://b23.tv/MEJLpX2

大家好:

1、我們還是應該保持一個平和的心態,目前世界上所有的紛亂,對於中國人來說,是一個充分去認識這個世界本來面目的機會。應該抓住這個機會,努力學習,努力瞭解世界。不要用情緒掩蓋學習的機會。

2、切勿將國家擬人化,本視頻激烈批判的是以色列利庫德集團。在國際鬥爭形勢日益複雜的時代,要充分學習偉人「把朋友搞得多多的,敵人搞得少少的。」的智慧。

3、充分理解,和他人溝通交往,並不代表無條件支持他人所有立場和觀點。要充分學習「求同存異」的智慧。

4、「道」可以不同,「術」可以交流。

5、讓我們記住,目前中國產業升級,國際空間拓展的主要矛盾,是美帝國主義單極化秩序,不是美國。我們推動的不是中美爭霸,而是多極化,只要世界上的事情有益於單極化瓦解,有益於多極化的發展與形成,那麼哪怕短時間看起來糟心,也值得我們充分學習和探討。

6、我們熟悉習慣的世界要走了,目前我們的世界不止有俄烏和巴以衝突。緬甸內戰,墨西哥毒品戰爭,埃塞爾比亞內戰,西非各種內戰,蘇丹內戰,全都已經造成了超過1萬人的傷亡。眼光放長放大,保持對世界變化的警惕,也保持自己的鎮靜。

讓我們超越情緒,用一種樂觀的態度去迎接一個充滿機遇的多極化時代。也歡迎大家關注我們的頻道,和我們一起看世界。
怡靜 發佈日期: 2023.10.18 發佈時間: 下午 12:29
底下圖片就是证壹上一則留言提到的。

任何對今天的襲擊感到憤怒的人都應該記住,以色列在過去 10 天裡已經轟炸了至少 19 家巴勒斯坦醫院或衛生中心。



這是記者會影片:
https://twitter.com/AlanRMacLeod/status/1714387558795260263

配有英文字幕的版本:
https://twitter.com/mqudsi/status/1714395233323028914

以色列轟炸加薩浸信會醫院(Al-Ahli)前 20 小時拍攝的影片。(拍攝這段影片的
Mohammed Sami也死了)
https://twitter.com/Lowkey0nline/status/1714367101450785121

"孩子在眼前被炸成碎片,誰都會變成哈馬斯。"
张证壹 發佈日期: 2023.10.18 發佈時間: 上午 9:51
摘录一段北京自媒体“参考消息”的新闻:
-巴方称以空袭加沙地带一医院 致数百人丧生-
-据多家媒体17日报道,巴勒斯坦加沙地带卫生部门17日表示,以军当天空袭了位于加沙地带的一家医院,导致200到300人死亡。加沙地带民防部门负责人告诉媒体称,死亡人数超过了300人。另据路透社、美联社最新援引加沙地带卫生部门匿名信源报道称,袭击已造成至少500人死亡。-

500对我们来说只是个数字,对于很多西方人来说根本无关痛痒。但是对于受害者群体来说,是500条鲜活性命,500个血海深仇。你说巴勒斯坦人为什么那么多人支持哈马斯的暴力反抗?如果我是巴勒斯坦人,不支持哈马斯才有鬼了!

人类的本质以及价值观的撕裂,真的让我很痛心。每天看到这些报道,真的是让人心都碎了~
西瓜 發佈日期: 2023.10.18 發佈時間: 上午 2:48
to小明
可能是困兽之斗吧?以色列只要展现出虚弱立刻会被周围国家分食,接近80年的血债。 以色列这几日只敢轰炸,并不敢让步兵大面积进入加沙。



另真主党的组织形式,在我这个大陆人看来有些类似中共,既有自己伊斯兰文明传统的东西,也有列宁式政党的组织力。
真主党的政党结构和伊朗的政体可能才是伊斯兰世界重新在世界上崛起的开始。一如中共把传统中央文官集权和苏联政体结合让中国重新崛起。
怡靜 發佈日期: 2023.10.17 發佈時間: 下午 9:21
西方列強否決了聯合國安理會提議在加薩實行人道停火的決議
來源:https://news.un.org/zh/story/2023/10/1123062

草案內容
俄羅斯主導的這份決議草案的主要內容:呼籲立即實行持久、受到全面尊重的人道主義停火;強烈譴責針對平民的一切暴力和敵對行動以及一切恐怖主義行為;呼籲安全釋放所有人質;呼籲人道人員不受阻礙地提供和分配援助,包括食品、燃料和醫療,並為有需要的平民安全疏散創造條件。

5個國家投票支持停火:
🇨🇳 中國
🇬🇦 加彭
🇲🇿 莫三比克
🇷🇺 俄羅斯
🇦🇪 阿聯酋

4 票反對:
🇲🇫 法國
🇯🇵 日本
🇬🇧 英國
🇺🇲 美國

6 棄權:
🇦🇱 阿爾巴尼亞
🇧🇷 巴西
🇪🇨 厄瓜多
🇬🇭 加納
🇲🇹 馬爾他
🇨🇭 瑞士
怡靜 發佈日期: 2023.10.17 發佈時間: 下午 8:59
我在留言板10/15日轉貼Twitter上CGTN官方帳號貼的巴勒斯坦當地記者Noor Harazeen 淚流滿面近10分鐘的報導,
https://twitter.com/CGTNOfficial/status/1713229280874803382
剛剛去看,頁面不存在,影片已經被拿掉了。我個人判斷應該是推特拿下的,因為這篇推文點閱率非常高,也被很多政治相關的網紅帳號轉載,加上裡面提到了嬰孩因空襲被"斬首"的事實,
https://twitter.com/zei_squirrel/status/1713297978193064273
而且還是中國官媒的報導,簡直是犯我盎撒之大忌,必須消失。

上面那個是37秒的節錄,CGTN油管官網有這個推特刪除的原始版本:

CGTN correspondent breaks down in tears while reporting in Gaza
https://youtu.be/fhINqhZ6bPs?si=-gbZsrGjfA20CYsV

另外Meta旗下的臉書和IG也大量刪除親巴勒斯坦的帳號,原因當然就是那個萬年不變的狗屎藉口,假訊息。

好了,報告完畢。
怡靜 發佈日期: 2023.10.17 發佈時間: 下午 8:22
我算是翠花的歌迷吧!沒記錯的話,她不算是專業的音樂人,自己也說不想靠做音樂維生,所學其實是跟新聞有關,她說有時候看到新聞會有衝動寫歌來表達自己的心情。這是她最新的作品。另外我不同意她說的"哈以衝突",這不是以色列VS哈瑪斯,這是以色列對巴勒斯坦人的種族滅絕。

同場加映:
記者詢問長大的理想,小男孩眼神清澈:“我們長不大” “在巴勒斯坦隨時都可能被槍殺”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4p4y1T7Vr/?share_source=copy_web&vd_source=3517e66af5c3c4c702e1c05912fca9cf

===========================

“我們中的每個人,都在目睹一場種族滅絕”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XC4y1G7kb/?share_source=copy_web&vd_source=3517e66af5c3c4c702e1c05912fca9cf

《加沙之殤》by 翠花不太脆
哈以衝突到現在,看了太多令人壓抑的新聞和故事。
和平,就像是年代之間少有的間隙,我們生於此,便漸漸忘記了這個世界,依然是弱肉強食的本質。

到現在依然有這麽一群人,十幾年被困在一個露天監獄裏,他們的命運只是所有佈局中最沒人在意的一環,是隨時可以被犧牲的,像草芥一樣的存在。

他們成了飯桌上討論國際局勢時輕飄飄的一句,成了未來回看歷史變革時簡簡單的一頁,成了棋子,成了工具,成了笑話,沒了“人”樣。

看到那些照片時,我突然有一種很強烈的記錄這一切的願望。
只因我身處時代的泥濘之中,更能明白弱小意味著什麽。
這首歌我寫的很克制。

我突然明白一些東西,和聲音大小無關。如果這個世界不想聽到,喊破了頭也無人關心;如果這個世界需要,隨口一句就是報刊頭條。
所以寫了一首很輕的歌,很輕很輕,沒人關心。
像這個轟炸完後的世界,明明潰爛已久,還要故作平常。
小明 發佈日期: 2023.10.17 發佈時間: 上午 9:22
之前转的新闻没发出来(大概后台没放行,新的一条回复倒是放行了)。



https://electronicintifada.net/content/israeli-forces-shot-their-own-civilians-kibbutz-survivor-says/38861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3cPeRSVgUpQ
《以色列军队射杀了自己的平民,集体农场幸存者说》

———————————————————————
号称有40婴儿被斩首的基布兹唯一的幸存者接受以色列媒体和电视台采访,然后提到以色列军队无视人质直接和哈马斯交火,除了她还有一个中弹没死的女人之外的人质全都死于交火.
以色列的汉尼拔指令就是军队不留活口给敌人俘虏,只不过原本是指军人的,现在对平民也用了



靠近加沙边界的贝伊农场流血事件的幸存者亚斯明·波拉特说,许多以色列平民被以色列军队杀害。
10月7日nt,一名以色列妇女在哈马斯袭击加沙边界附近定居点时幸存下来,她说,以色列平民"毫无疑问"被自己的安全部队杀害。

以色列军队在贝埃里集体农场与巴勒斯坦战斗人员进行激烈的枪战,并不分青红皂白地向战斗人员及其以色列囚犯开火。

"他们消灭了所有人,包括人质,"她告诉以色列广播电台。



"他们没有虐待我们。"他们对我们非常人道,"在菅直人电台的采访中,波拉特对戈兰一个吃惊的解释。

"我的意思是他们在保护我们,"她说。"他们到处给我们喝点东西。当他们看到我们紧张的时候,他们让我们平静下来。这是非常可怕的,但没有人暴力对待我们。幸运的是,我没有像在媒体上听到的那样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

"他们对我们非常仁慈,"波拉特在她的12频道采访中说。她回忆起一个说希伯来语的巴勒斯坦战士,"告诉我,'看看我,我们不会杀你的。我们要带你去加沙。我们不会杀你的。所以冷静点,你不会死的。他就是这么跟我说的。"

"我很平静,因为我知道我不会有事的,"她补充道。

"他们告诉我们,我们不会死,他们想带我们去加沙,第二天他们会把我们送回边界,"波拉特告诉我们。 马里夫 .

在"12频道"的采访中,波拉特阐述说,尽管巴勒斯坦战士都有上膛的武器,但她从未看到他们射杀俘虏或用枪威胁他们。

她说,除了向俘虏提供饮用水,战士们还让他们到外面的草坪上去,因为那里很热,特别是在停电的时候。


对Yasmin Porat的采访记录部分摘录

雅斯敏·波拉特:一个小时以来,他们在加固的安全室里敲打了大约10名 kbfz。阿拉伯语里传来尖叫声,这是一个非常紧张的时刻。我们感到了难以形容的巨大恐惧。一个小时后,他们设法闯入,并将我们四个人带到附近的一所房子里,那里已经有另外八名人质。我们加入了这八人行列,我们大约有12名人质,有40名kbfz在保护我们。我说得很简短。

阿耶·戈兰:他们虐待你了吗?

雅斯敏·波拉特:他们没有虐待我们。他们非常人道地对待我们,这意味着...

阿耶·戈兰:人道?真?

雅斯敏·波拉特:是的,我的意思是他们保护我们。他们给我们一些东西在这里和那里喝。当他们看到我们紧张时,他们会让我们平静下来。这非常可怕,但没有人暴力对待我们。幸运的是,我没有像我在媒体上听到的那样发生在我身上。
…………………………………………
雅斯敏·波拉特:然后他们听到我的声音并停止射击。我在草坪上,在基布兹人的花园里看到。外面有五六个人质躺在地上,就像待宰的羊一样,在我们的[战士]和kbfz被枪杀之间。

阿耶·戈兰:kbfz射杀了他们?

雅斯敏·波拉特:不,他们是被交火杀死的。要知道有非常非常猛烈的交火。

阿耶·戈兰:所以我们的部队可能已经射杀了他们?

雅斯敏·波拉特:无疑。

阿耶·戈兰:当他们试图消灭绑架者时,哈马斯?

雅斯敏·波拉特:他们消灭了所有人,包括人质。因为有非常非常猛烈的交火。我大约在5:30被释放。战斗显然在8:30结束。在疯狂的交火之后,两枚坦克炮弹被射入房屋。这是一个小基布兹房子,没什么大不了的。你在新闻上看到了它。

阿耶·戈兰:是的

雅斯敏·波拉特:不是一个大地方。就在那一刻,所有人都被杀了。花园里很安静,只有一个人一瘸一拐,哈达斯[达甘]。

阿耶·戈兰:他们都是怎么被杀的?

雅斯敏·波拉特:从交火中。

阿耶·戈兰:交火,所以也可能来自我们的部队?

雅斯敏·波拉特:无疑。
小明 發佈日期: 2023.10.17 發佈時間: 上午 6:39
to西瓜
所以问题是为什么说劣势还这么高调?
不是应该明白是存亡之秋了么?现在一边制造人道主义灾难,一面没有对哈马斯造成实际的军事打击。(全搁着炸平民建筑,哈马斯常年备战,地道众多,除非主动上地面引导平民疏散或是主动出击对抗你陆军兵力,要不轰炸不能解决问题,只是制造问题)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10.17 發佈時間: 上午 2:04
這兩天,一直反覆聆聽刀郎的西海情歌,聽了一遍又一遍:

https://youtu.be/MC9WIS_Spr4?feature=shared

我不知道該把這留言貼在哪?一己之痛應該屬於親系譜,但它卻又似乎是以巴,更像是議和團,做為板主,我自己其實也不知道。心只有一個,情感卻千絲萬縷宛如天上繁星,斬不斷,理還亂。

不管處於何種順逆,人們始終善待我,識或不識,無數的人幫我助我,待我猶親。我沒法找出足夠的時間一一回覆,更無能表達心裡滿懷的惆悵,但我從未一刻忘懷這份感情。這輩子無法回報的,就等待下一個千年輪迴吧。

西方的惡,顛覆了我對上帝的信仰,讓我猶豫了。但我始終明白,上天待我不薄,給了我世上最珍貴的禮物。

若干年後,小孩長大了,她們很可能會尋覓至此,當她們看見父親留下的這些足跡,得流下多少淚?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10.17 發佈時間: 上午 1:28
最近接到媒體邀約,談以巴問題。我推辭了。

出國讀書前,引經據典,雄辯滔滔,彷彿一人戰整個世界都不會難倒我。曾幾何時,卻失去了語言能力,任何一個人恐怕都能讓我啞口無言。

學姊說,我失去的不是語言能力,而是訴說的衝動。不管究竟失去了什麼,我終究很難再用某種昔日眼光看世界,語言彷彿載不動了某些東西。

我告訴記者說,我沒什麼好講,我能講的,大概就是網站上寫出來的那些。

至於那些不能講或沒法講的,這輩子大概也沒機會訴說了。

許多時候我常想,如果我始終不說哪些不能說、不可說或難以言說的悲歡,人們如何可能理解我的話語言行乃至存活方式究竟是存在一種什麼樣的基礎上?就如同不曾經歷戰火、不曾經歷家破人亡、不曾經歷人倫變態扭曲的人們,如何可能理解當事人的言行究竟是存在一個什麼樣的基礎上?

前些日子,馬尼拉機場有個安檢人員偷竊旅客300塊美元,被發現之後竟把鈔票吞下肚子滅證,卻不幸仍然當場就逮。

看到這則新聞,心裡特別難過,如果我有魔法,我就讓時光倒流,讓時間重新來過,不讓這個悲劇發生。

可是,這樣的願望終究事難圓。我們有多少夢想其實始終就只是一個夢?

你有沒有想過,今天,這個機場安檢人員如果是你的親人,你的先生、太太,你的父母,或是你的小孩,你心裡做何感想?我相信,這些難言之隱,恐怕會讓你變得跟過去完全不一樣。

一個歷經異國滄桑的媽媽,一覺醒來,發現正值豆蔻年華的貼心女兒,不堪環境壓力而懸樑自盡。你能體會那是一種什麼樣的椎心之痛嗎?如果是你,你將怎麼活?你將如何度過餘生?你如何再有言語?

類似的例子千千萬萬,劃分出兩種人類,一種彷彿滿懷難言之痛,另一種則爽翻天,什麼都好爽好讚好輕鬆。不同身世造化者,各自有自己的同類夥伴,各自活在完全不一樣的世界。

我講這些其實就是它本身,一個字就是一個字的意思,無意引申,純主觀與抽象,畢竟我們不是神,在個人層面上,我們無法確知他人的真實情境。

不過,如果硬要引申為一種集體意義,倒也未嘗不可。比方說,我常想,洋人做為一個兩手血腥、魔鬼般的加害者,幾百年來到處姦殺擄掠屠戮蒼生,自己卻爽翻天,爽到爆。他們不可能理解受害者究竟承受了多大的痛苦,不可能就是不可能。

要讓他們能夠理解受害者的苦楚,只有一個方法,那就是用跟他們一樣、幾百年來傷害他人、泯滅人性的殘暴卑劣手段,去傷害他們,讓他們也嚐嚐數百年的血腥與貧窮,嚐嚐數百年的侵略與屠殺,嚐嚐數百年的姦殺擄掠羞辱踐踏。

請記住,不是任何單一事件,也不是一種短暫經歷,而是任人姦殺擄掠任意踐踏羞辱百般醜化分裂挑撥與剝削的數百年苦難才算數。

然後,然後呢?然後,我想,也許他們才能够真正理解什麼是痛苦,什麼是公義,什麼是勇氣,什麼是尊嚴,什麼是自由。

在這之前,西方社會不管講什麼漂亮話,其實都是放屁,無關痛癢,毫無意義。

陳真
寫於成都
2023.10. 14.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10.16 發佈時間: 下午 11:58
我淹沒在小孩的健康問題以及許多可悲的私人事務中,不眠不休,無日無夜。除了片語隻字聊表情懷,沒法為以巴的事做些什麼。

各位若有活動,歡迎直接張貼留言板,想去的人就請自行前往。

曾幾何時,世界變得更加陌生,"我們" 變成了"他們",很多原本熟悉的人事物,哪怕曾經美好,我依然願意毫無保留地歸還,一物歸一物。我願意毫不遲疑地站到他們迫使我所站立的位置上。

公眾事務上,我知道自己什麼事也辦不了,但我從未喪失憤怒,而且從未濫用它。我把憤怒像一種天賜的珍寶那樣收藏著,不曾須臾離開它。
紀念若雪巴勒斯坦資訊網 © 2002 -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