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info Logo
Palinfo Title

留言須知:* 欄位為必填,但Email 不會顯現以避免垃圾郵件攻擊。留言時,系統會自動轉換斷行。

除網管外,留言需經後台放行才會出現。絕大多數人留言內容不會有問題,但實務上無法把大家全設為網管,以免誤觸後台重要設定,還請舊雨新知見諒。

注意:2010 年 11 月 25 日以前的留言均保留在舊留言版檔案區這裡 (僅供核對,所有內容於 2022.06.21 已全部匯入留言版)。

寫下您的留言

 
 
 
 
 
13801 則留言。
路況 發佈日期: 2023.11.11 發佈時間: 下午 1:10
地獄就在人間,就在走廊
錢強 發佈日期: 2023.11.11 發佈時間: 上午 10:54
這則百名以色列醫生聯署支持轟炸加薩醫院的新聞,我最先是從一個大陸的youtuber 視頻上聽到的,只提了一句說這麼重要的消息居然沒怎麼被重視。之後我上網去查,紐約時報CNN 等英文的主流媒體上都沒有,繁體字中文網站也沒有,只有簡體。我不大敢相信覺得可能是假消息吧,醫生存在的目的不就是保護病人,怎麼可能主張去轟炸醫院?太狗血聳動了。再者這消息如果是真的為什麼新聞媒體上(除了萬惡的中共媒體)幾乎都找不到?一直在網路上搜索了好久,希望能有比較靠譜的媒體(老實說現在也不知道到底哪個媒體叫做靠譜)或機構證實這事情的真假,最後找到了Jewish Voice for Peace; 這是美國最大的進步猶太人組織,支持巴勒斯坦解放,杭士基是創辦人之一。他們的臉書和推特官方賬號上都有報導這個消息並且譴責這些以色列的醫生。另外也從一個獨立媒體Common Dreams的網站上看到了巴勒斯坦的醫生出來發聲抗議的影片,說的是阿拉伯文我就聽不懂了。把幾個相關連結都列在下方給大家參考。和朋友提起她說應該是最近以巴衝突的消息太多被淹沒了,媒體沒有空間刊載。我十分懷疑,如果是一百個巴勒斯坦的醫生出來主張我們有權利讓哈馬斯躲在醫院下面,因為他們是解放巴勒斯坦的鬥士,那這些主流媒體也不會刊登嗎?

最怪異的是觀察者網的文章提到有一名在加薩的英國無國界醫生說,這些參與聯署的以色列醫生都是“可愛且具有良好共事態度的人”,這不是和當年納粹集中營裡發生過的事一模一樣嗎?歷史以一種最不可思議的方式重演了。



觀察者網https://www.guancha.cn/internation/2023_11_07_714846.shtml

Jewish Voice for Peace 臉書
https://m.facebook.com/story.php?story_fbid=743771847792984&id=100064805257992&mibextid=Nif5oz

半島電視台英文推特
https://twitter.com/AJEnglish/status/1722260064814481710

獨立媒體共同夢想(Common Dreams)。這裡有巴勒斯坦醫生出來抗議的影片但是是說阿拉伯文沒有字幕。
https://www.commondreams.org/news/gaza-doctors-letter?fbclid=IwAR1xFdout9xUCm2L9ZfOobhZnU7E1h9A0RhFO_CgVSRpFvYQ9p0If3_cRo8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11.11 發佈時間: 上午 3:01
"曲終人不散",見首頁。幾段視頻。
路況 發佈日期: 2023.11.10 發佈時間: 上午 7:31
澳洲和阿富汗有何世仇宿怨,要如此殘殺阿富汗兒童及平民?
這反證西方從古希臘開始只崇尚能力之發展強大,卻無真實之德性與道德!基督教提供西方文明基本的德性原則與道德秩序則是極度虛矯扭曲之僞善假道學!馬克思與尼采因為對基督教假道學極度反感厭惡痛恨,以至於連道德本身都反對,誠乃「倒洗澡盆的水,連嬰兒一起倒掉」!
澳洲士兵禽獸不如,慘絕人寰的血腥變態暴行,反證西方文明只崇尚能力,而無真實之德性與道德,無論如何卓越強大,在本質上終究是野蠻的,何文明之有!基督教之僞善假道學在今日更轉換為民主自由人權話術之睜眼說瞎話之空話屁話鬼話連篇!
聖經舊約之該隱與希臘神話之宙斯是西方人之犯罪始祖!宙斯可謂希臘神譜中的西門慶大官人,集利慾權慾淫慾於一身,而肆無忌憚,百無禁忌!該隱更是心懷妒恨,不惜弒親逆倫,滅絕人性的變態犯罪始祖,後世更拱為吸血鬼家族始祖!
所有西方人都是宙斯與該隱的後裔,擁有強大與永恆的犯罪基因與特權!因為宙斯就是諸神之王,愛怎麽犯罪就怎麽犯罪,就像西門慶為了獨享潘金蓮,就是要幹掉武大郎!武大郎其耐我何,能不乖乖受死?至於該隱心生妒恨之變態弒親,本該天理不容,人神共憤,卻獲得舊約聖經之上帝耶和華神賜免死金牌,自行榮任人類廢死聯盟的第一任主席兼唯一會員!
吾知之矣!原來台灣廢死聯盟標榜的「有再教化可能」,正是為了悍衛護航西洋白人主子作為宙斯與該隱後裔之強大犯罪基因與姦殺劫掠特權可以永遠強大,萬世緜延不絕!
吾知之矣!西方人之殘虐變態,滅絕人性,不是從澳洲士兵殘殺阿富汗兒童及平民開始,也不是從美軍在伊拉克虐囚開始,更不是從奧茲維斯集中營開始,而可上溯到五百年前的歐洲大航海時代,中世紀的十字軍東征,古希臘羅馬之地中海殖民地,以色列故國自居上帝選民排斥異教徒,直至史前神話時代的宙斯與該隱!
二戰後的西方知識分子過度強調奧茲維斯集中營之納粹暴行,其實是一種觀念誤導與模糊焦點!現代西方人的奧茲維斯式暴行「總已經」開始,至少開始於近代歐洲的大航海殖民!更重要的是,奧茲維斯暴行的真正宗旨不是「死之屠殺」,而是「生之凌虐」之極大化,正如傅柯所說的「生命-權力」不是訴諸「死亡之威脅」的傳統主權模式,而是「生命之管理」的現代權力宰制,好剝削榨取生命之經濟價值之極大化!此西方現代之「生命-權力」模式可回溯至荷蘭與英國拓展海外殖民之「東印度公司」為原型!
阿多諾名言:「奧茲維斯之後,人們無法再寫詩!」聽他在放屁,根本是睜眼說瞎話,好像從沒讀過歐洲大航海殖民史之血洗七海五洲三大洋!德國人虐殺猶太人就要大書特書,歐洲白人虐殺非洲黑人,美洲紅人與亞洲黃人就可略過不提!東洋倭人虐殺中國人也可輕輕帶過,以色列人虐殺阿拉伯人更可視而不見!
借用斯賓諾莎的講法,西方文明的本質就是殘虐變態無道之「終極野蠻」!清末稱西方人為「洋鬼子」其實非常準確傳神!西方文明之「終極野蠻」必然會導致滅絕人性,禽獸不如之「非人化」,把人搞成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日本人「脫亞入歐」,也同樣納入此「非人化」之「終級野蠻」體系,成為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之東洋鬼子!西洋東洋皆非人化之洋鬼子也,明明禽獸不如,偏愛裝神弄鬼!綠倭皇民肖想效顰學步倭鬼主子「脫亞入歐」,也想惡搞來個「脫中入日」與「脫中附美」,結果淪為比東洋西洋鬼子更低級變態齷齪殘虐之洋狗鬼奴!
當代流行殭屍片類型,極盡血腥殘虐變態噁爛之能事,正反映了西方文明暴露其「洋鬼子」原型之「終級野蠻」本質!
面對洋鬼子肆虐無道,清末義和團打出「神功護體,扶清滅洋」之口號旗幟!神功護體與扶清已成歷史之神話,鬼話與笑話,但「滅洋」卻是斬鬼除妖,解救人類之唯一王道!
義和團之「扶清滅洋」當轉換為二十一世紀之「興中滅洋」!因為不滅洋鬼子,無辜人類就等著被洋鬼子虐殺,一如阿富汗百姓被澳洲士兵虐殺!當今之世,能滅洋鬼子之唯一力量,其唯中國人乎!「興中滅洋」是解救當今人類之唯一王道!可先殺港台之洋狗鬼奴,殺狗嚇主,殺殺洋鬼子目中無人之驕橫狂妄,嚇破其鬼膽!
路況 發佈日期: 2023.11.10 發佈時間: 上午 7:24
有子南向變豬仔,有子戰死烏克蘭!
青青子衿陷兩難:豬仔好或砲灰好?
台青無須再徬徨,世界怎追上台灣?
台灣已成柬埔寨,人蛇豬仔一條龍!
台灣快成烏克蘭,人肉炸彈砲灰揚!
青春殭屍冥燼趕,夕鶴夕鶴再夕鶴!
路況 發佈日期: 2023.11.10 發佈時間: 上午 7:22
被迫害者自衛反擊迫害者,是基本人權與正當權利,何錯之有?但迫害者卻抓著被迫害者的反擊動作,大喊:〔他打人了!他殺人了!〕完全不提是自己先動手打人殺人欺壓人。霉帝與嘻方的雙標正義:我佔人土地打人殺人是維護世界正義,誰敢自衛反擊就是恐怖分子
路況 發佈日期: 2023.11.10 發佈時間: 上午 7:16
以巴戰火重燃鬼島思覺錯亂症!歹毒堅當舔霉跟屁蟲,挺以譴責哈瑪斯,渾不知在霉爸眼中歹毒正是巴勒2.0。反歹毒的竟也批評歹毒是哈瑪斯,秒變另類舔霉跟屁蟲。歹完真是個錯亂島,藍綠都腦袋裝屎。
霉國校園有大學生站出來支持巴勒斯坦,證明老霉良心還沒全死。裝悲憫反戰的假人道主義最噁心,徹底解決以巴問題的唯一王道就是支持巴勒斯坦建國,呼籲中俄站出來主持正義,聯合阿拉伯及第三世界,捅破霉帝屁眼聯盟
路況 發佈日期: 2023.11.10 發佈時間: 上午 7:06
教改大學生不讀書,不思考,不肯學,沒知識,沒邏輯,還沒常識。拙劣的騙術就可以把他們騙得當豬賣掉還幫著數鈔票。這麼好騙,怎不教騙子們怦然心動,見獵心喜,食指大動?於是政客騙,網紅騙,叫獸騙,神棍騙,詐團騙,人蛇騙,不騙白不騙?小騙怡情,大騙治國!
路況 發佈日期: 2023.11.10 發佈時間: 上午 7:04
賦以巴問題

以神之名伸私慾,藉端復國爭石油!
陰王霉帝始作俑,利鬼作倀絕子孫!
佔人土地驅人民,反誣人是恐怖者!
嘻方陽謀衆鬼隨,世紀邪惡天地閉!

阿拉法特橫空出,平沙霹靂起巴解!

幸有中俄見不平,義助巴解震鬼域!

阿拉法特雖已矣,巴人命脈續絕世!
呼籲停火假人道,解方唯有巴建國!
一帶一路行王道,助巴建國舉逸民!
霉帝作妖終自斃,神州中興護萬國!
怡靜 發佈日期: 2023.11.09 發佈時間: 下午 10:31
這是今天看到的文章,由戰地記者Chris Hedges寫的,花了一點時間翻譯。有時候覺得文字和語言很蒼白,很難表達我萬分之一的心情,但我又能怎麼辦呢?

Letter to the Children of Gaza
給加薩兒童的信
2023.11.8
作者:Chris Hedges

原文出處:https://chrishedges.substack.com/p/letter-to-the-children-of-gaza

Children of Gaza - by Mr. Fish
加薩的孩子 - 作者:費許先生

親愛的孩子,已經過了午夜,我在黑暗中以每小時數百英里的速度飛行,飛越大西洋上空數千英呎。我要去埃及旅行,我也將前往加薩邊境的拉法,我去是因為你。

你從來沒有坐過飛機,你從未離開過加薩。你所認識的只是密密麻麻的街道和小巷和混凝土小屋,你只知道加薩周圍有士兵巡邏的安全屏障和柵欄。飛機對你來說是可怕的,還有戰鬥機,攻擊直升機,無人機。它們在你上方盤旋,它們落下飛彈和炸彈,隨之而來的是震耳欲聾的爆炸聲,晃動的地面。建築物倒塌伴隨著死亡和尖叫聲,廢墟下傳來低沉的求救聲,日夜不消停。被困在破碎的混凝土堆下是你的玩伴,你的同學們,你的鄰居,幾秒鐘後他們就消失了。當他們被挖出來時,你會看到粉白的臉和癱軟的身體。我是一名記者,我的工作就是看到這些,但你是個孩子,你永遠不應該看到這個。

死亡的惡臭,碎裂的水泥下腐爛的屍體,你屏住呼吸,用衣物摀住嘴,你快步走過,曾經居住的區域已經變成墳場。一切熟悉的東西都消失了,驚訝萬分的雙眼迫切想知道你現在身在何處。

你感到害怕,因為無止盡的爆炸聲。你攀附在你的母親或父親身上哭泣。當你看到導彈發出白光時你摀住雙耳並等待爆炸聲的到來。他們為什麼要殺害小孩子?因為你對他們做了什麼嗎?為什麼沒人能保護你?你會受傷嗎?你會失去一條腿或一條手臂嗎?你會失明或坐輪椅嗎?你為什麼出生?難道不是因為生命是美好的?還是為了受此苦難?你會長大嗎?你會幸福嗎?沒有朋友的日子會變得怎樣?下一個死的會是誰?你的母親?你的父親?你的兄弟姊妹?很快地你認識的人將會受傷,很快地你認識的人將會死去。

晚上,你躺在黑暗中冰冷的水泥地板上,電話通訊被切斷了,互聯網也已關閉,你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你只看到光芒閃爍,一陣陣爆炸衝擊如浪潮般襲來,而你只聽到永無止息的尖叫聲。

當你的父親或母親尋找食物或水時,你能做的就是等待,你無法忘記胃裡那種可怕的感覺。你常想,他們會回來嗎?你會再見到他們嗎?下一個被摧毀的會是你們狹小的房子嗎?炸彈會落到你們頭上嗎?這是你在地球上的最後時刻嗎?

你喝的是又鹹又髒的水,這會讓你生病,會讓你的胃疼。你餓了,但麵包店已經被炸毀。沒有麵包,你只能一天吃一餐。很快地即便是義大利麵和黃瓜都已經算是一場盛宴了。

你再也不會用破布做的足球來踢球,你再也不會放用舊報紙做的風箏。

你曾見過外國記者,我們穿著寫有 PRESS 字樣的防彈衣,我們有頭盔,我們有相機,我們開吉普車,我們總是在爆炸或槍擊事件後出現。我們花很多時間喝咖啡並和大人們聊天,然後我們就消失了。我們通常不會採訪兒童,但當你們一群群擠在我們周圍時,我採訪了你們,而你們總是笑著要我們給你們拍照。

我曾在加薩遇過空襲,我在採訪其他戰事時也遭遇過轟炸,那些是發生在你出生前的戰爭。當時的我也非常害怕,一直到現在我仍然會夢到那些場景。當我看到加薩的照片時,那些戰爭畫面和聲響再次出現在我的腦海中,而我想起你。

我們所有經歷過戰爭的人都痛恨戰爭,因為我們知道它會對兒童造成什麼樣的傷害。

我試著講述你的故事,我試著告訴世界,當你一周又一周,一月又一月,年復一年地對人殘暴,當你剝奪人們的自由和尊嚴,當你羞辱他們並將他們困在露天監獄裡,當你像對待野獸一樣殺死他們時,他們會變得怒不可遏。他們現在只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我一遍又一遍地講過,我這樣講了七年,很少人願意聆聽,然後我們看到了現在這個樣子。

從轟炸開始已經有 39 名英勇的巴勒斯坦記者被殺害,他們是英雄,而你們的醫生和護士亦是,聯合國工作人員亦是,他們其中的89人已經被殺害。救護車司機和醫護人員亦是,用手抬起混凝土板的救援人員亦是,保護你免受炸彈攻擊的父母亦是。

但這一次我們不在現場報導。這次不行,我們進不去。我們被擋在外面了。

來自世界各地的記者正前往拉法邊境點。我們要去是因為我們不能眼睜睜地看著這場屠殺而不採取任何行動,我們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為每天有數百人死去,其中包括 160 名兒童。我們要去是因為種族滅絕必須停止,我們要去是因為我們有孩子,跟你一樣都是父母的心肝寶貝。我們要去是因為我們希望你活下去。

我希望有一天我們會見面,屆時你已長大成人,而我已垂垂老矣。在我的夢想中,我會看見你享受自由、安全、快樂,沒有人會想殺死你,你將乘坐載滿人而不是炸彈的飛機,你不會被困在集中營裡,你會看到一個美好的世界,你會長大並生兒育女,你會逐漸變老,同時你也會記住你受過的苦難,但你會知道這意味著你必須幫助其他受苦的人,這是我的希望,我的禱告。

很抱歉,我們讓你失望了,這就是我們所背負的罪惡感。我們試著做些什麼,但或許我們還不夠努力。我們將前往拉法,我和其他眾多的記者朋友,我們將站在加薩邊境外抗議,我們會報導和拍攝照片,這就是我們目前所能做的,或許不多,但它還是具有某種意義,我們會再次不斷地向全世界講述你的故事。

 我不知道這樣能不能足以贏得請求你原諒我們的權利。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11.09 發佈時間: 上午 2:32
抱歉,各位,今天(週四)原本輪到我去以色列辦公室那邊站,一早的票都買了,現在必須取消。

因為,小可愛從晚上就開始發高燒,給了幾次藥壓不下來,臨時我也沒法回醫院開抗生素。狀況不佳,意識不清,頻頻慘叫喊頭痛肚痛,今晚我得徹夜照顧,等待天亮去住院。

情非得已,實在很抱歉。今天靜站得開天窗。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11.08 發佈時間: 上午 3:49
鱷魚餌與狗肉炸彈,特別歡迎轉載流傳。請見兩岸議和團首頁:

https://peacetalks.habago.org/action/%E9%B1%B7%E9%AD%9A%E9%A4%8C%E8%88%87%E7%8B%97%E8%82%89%E7%82%B8%E5%BD%88/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11.07 發佈時間: 下午 1:01
2023.11.07.靜站進度報告

過去這兩天是小慧和正王參與靜站,正王站了兩天,而且每天站了很長的時間。

死亡人數已破萬,連詳細名單都公布,自由時報竟然還在說數字誇大。數字只記錄確定死者,不包括還有很多至今埋在瓦礫堆下。因此,真正死亡人數只會遠遠高於實名統計。

很多父母在小孩身上各處寫下名字,以免屍首破碎無法辨認。

一位媽媽的三個小孩都在自己身上寫下名字,兩天後,三個小孩也都死了。媽媽哭著說,讓我看到你們,即使在夢中。

我沒法說出心裡的恨。我若有能力,我真的很希望以美國為首的這些帝國法西斯魔鬼也都嚐嚐淪為難民、家破人亡的痛苦。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11.05 發佈時間: 上午 11:51
靜站進度報告:以色列不用學納粹,它就是納粹

陳真
2023.11.05.

昨天好像是四個人靜站,狀況不詳,得由參加者自己說。

十多年前,在以色列的一個屠殺行動中,我們發起一個抗爭活動,寫了個牌子叫做 "以色列勿學納粹",以色列駐台機構代表Raphael Gamzou(現在好像是駐葡萄牙大使)打電話給我,要求我們取消抗爭。

他對我們把以色列和納粹相提並論很不滿。我跟他說,應該要改變的是以色列的作為,而不是要我們取消抗爭或企圖禁止我們把以色列和納粹相提並論。

其實,我們已經夠委婉,我們僅僅只是說 "以色列勿學納粹",事實上,以色列的所做所為就是納粹。你看,國際上許多國家或機構或個人這回也都提出同樣的譴責。

前天,以色列用數千磅的炸彈,連轟十次,把整個難民營夷為平地,殺害數百個難民,其中絕大部分是老幼婦孺。

這樣一種屠殺,居然就在世人眼前不斷發生,以色列不以為恥,反而還振振有詞,甚至表示這只是開始,會逐漸擴大攻擊。以色列政府的發言人甚至公開表明,他們的攻擊目標就是巴勒斯坦平民。

我國向來奉行不干涉政策,不干涉他國內政。但我覺得,這不是內政,而是人道災難,是針對老幼婦孺的大屠殺。所謂不干涉政策,推到極致,其實就是坐視不管,冷眼旁觀。

中共當然也不是袖手旁觀,而是一直鼓吹以外交手段取代軍事介入。基本上我也認同,但我覺得凡事還是應該有個尺度,有條紅線,一旦跨越,聯合國或個別國家就應該以更具有強制性的軍事力量介入,否則,難道就任由施暴者為所欲為?任由他每天殺小孩殺平民百姓?

就如普丁所說,以色列若膽敢圍城屠殺,俄國絕不會坐視不管。現在以色列已經這麼幹了,俄國還不採取行動嗎?

西方的輿論操控已經無法完全掩蓋以色列泯滅人性的種族滅絕血腥暴行,現在大部分國家都站在以色列的對立面,即使是挺以色列的美國日本或美日走狗,也不敢大聲相挺。全世界挺以色列挺到毫無人性毫無羞恥的地步的,就是人渣黨這個漢奸傀儡政權。

台灣人醒一醒吧。別再自欺欺人什麼民主自由。台灣人渣政權事實上就是跟烏克蘭一樣,是個含有納粹本質的法西斯政權。

我其實很不請願如此表述人渣黨,因為說它是納粹法西斯,事實上是侮辱了納粹,侮辱了法西斯。它其實什麼意識形態也不是,純粹就是一群貪婪無道無惡不作的歹徒騙子,一群嗜錢嗜權如命、無所不貪的人渣小癟三。
怡靜 發佈日期: 2023.11.04 發佈時間: 上午 3:49
你或許不想看以色列瘋狂轟炸半路被迫逃離家園的巴勒斯坦人和醫院及救護車的視頻,那我來推薦這個10/18日播出後大受西方支持巴勒斯坦網友好評的訪談。

這談話節目主持人皮爾斯摩根(Piers Morgan)不是個好鳥,典型的白人種族主義者,仇中反華當然少不了。不過錢總是要賺的,得趕緊趁這波巴以衝突蹭個流量,讓口袋飽飽,所以特別邀請了巴塞姆優素福 (Bassem Youssef) 這位埃及喜劇演員、電視主持人和外科醫生上節目談目前的巴以問題。這視頻在油管上播放量已經上千萬了。

Israel-Hamas War: Piers Morgan vs Bassem Youssef On Palestine's Treatment | The Full Interview
https://youtu.be/4idQbwsvtUo?si=pPqrfZC-kGt_60uU

中英文字幕版:
埃及“囧司徒”大战皮尔斯·摩根,油管千万播放,如何破解西方媒体诱导式提问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yj411v7hk/?share_source=copy_web&vd_source=3517e66af5c3c4c702e1c05912fca9cf

埃及“囧司徒”大战皮尔斯·摩根P2,看看精英犹太人是怎么想的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pj411i7dN/?share_source=copy_web&vd_source=3517e66af5c3c4c702e1c05912fca9cf

節目中你可以看到巴塞姆用一些很簡單明瞭的道理和例子破解西方主流媒體的謊言和論述,他甚至用的是一種黑色幽默來反諷這整個讓人無言的現況。

我看一位大陸網友說,這位作者(指巴塞姆)得有多強大的心臟和情緒控制能力才能如此平靜且幽默地表達出自己的觀點啊,我才聽了一半都忍不住在流淚了。

另外視頻中有提到一位叫Ben Shapiro(本.夏皮羅),是美國保守派政治評論家、廣播脫口秀主持人、律師,猶太復國主義支持者,前陣子他還使用Al生成的圖像(他想模仿美國侵略伊拉克時鮑威爾那個洗衣粉事件啊?喔不對,是那個科威特駐美國大使的女兒Nayirah作證伊拉克士兵在醫院殺害嬰兒的事件),試圖將人們煽動成戰爭狂熱者。視頻第二部分八分鐘出場的來賓是他的合夥人。

因為這個訪談太受歡迎了,所以前幾天(11/1)皮爾斯又邀請巴塞姆上節目,這次是面對面的訪談。

Bassem Youssef Returns | Piers Morgan Uncensored |
https://www.youtube.com/live/hbb-A0G330s?si=v5bc_Q0LHcTMgp5E

中英文字幕:
(第二弹)皮尔斯摩根 VS 埃及嘉宾Bassem Youssef · 现场两小时特别版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fN4y167fN/?share_source=copy_web&vd_source=3517e66af5c3c4c702e1c05912fca9cf

很有趣的是,巴塞姆這次穿著美洲原住民風格羊毛衫,同時也是巴勒斯坦國旗的顏色。(一個已經被種族滅絕,另一個正被種族滅絕)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11.04 發佈時間: 上午 1:40
靜站進度報告:美以聯手,製造人道災難

陳真
2023.11.04.

今天 (周六) 下午一點到三點是第一場。登記者三人,會有集遊法的問題。參加者自己看著看,往後任何場次都一樣,參加者自己決定如何面對所謂司法。表面上說是法律,其實全是政治決定。警方基本上不會有態度,都是依照 "上面" 的政治指示辦事。

另外,有其它一些場次目前只有一人登記,如果有人做個伴,可能感覺會好一些或安全一些。

以色列這兩天一再轟炸難民營,炸死兩百人,其中包括救難人員一家十幾口全遭滅門。這一切都不是特例,而是常態。以色列是一個非常瘋狂病態的國家,俗話說以眼還眼,你揍我一拳,我便踢你一腳。但以色列卻是這樣:你只是推他一把,他很可能就會捅你幾刀或要你的命,而且不分男女老幼全是攻擊對象。

跟以色列一樣,美國向來也是如此,奉行 "寧可錯殺一百,絕不放過一個" 的基本作風。今天,他要殺的人如果躲進一個社區,他就會把那個社區炸個稀巴爛,確保殺死目標對象。對方如果送到醫院,他就會沿路追殺,炸救護車,炸醫院,炸死所有醫生護士和病人。類似案例,成千上萬。

前一陣子,以色列炸毀一所醫院,一口氣炸死五百多人。以色列立即發佈 "喜訊",襲擊成功。待國際輿論大譁之後,馬上刪文、改口,誣賴是哈瑪斯自導自演的苦肉計。這是鬼扯蛋。巴勒斯坦的苦難,半個多世紀來根本罄竹難書,哪還需要自己炸自己、自己再多製造一個苦難。半個多世紀來,巴人數十萬死傷,敵人往你身上千刀萬剮,你還需要自己再砍一刀來栽贓敵人嗎?

後來,各方調查結果,箭頭紛紛指向以色列,拜登便趕緊跳出來替以色列漂白說什麼頂多炸死兩三百人,不可能五百多啦。後來,美國國安顧問蘇利文面對記者追問,便說美方每天都在勸以色列不要濫殺無辜,不要把醫院、學校、媒體、救援單位與難民營等等列為攻擊對象。

其實,在濫殺無辜這一點上,美國與以色列同為一丘之貉,他們基本上都不把別人的命當一回事。

後來,連紐約時報也指控轟炸該醫院的凶手就是以色列。拜登便把紐約時報負責人找來臭罵一頓。不久之後,以色列又炸了另一家醫院,各級學校與救援機構和媒體也不斷被狂轟濫炸,甚至包括聯合國各單位機構也難逃毒手。

以色列不是炸了幾個這樣的非戰目標,而是炸了幾百個。你看,他最近一再轟炸撤退與逃亡中的難民人潮,一再轟炸難民營。難民營的生存條件幾乎已經無法讓人存活,以色列還是照炸不誤。面對外界指責,以色列悍然回應說:誰叫他們不趕緊滾開,要不就說難民營中有哈瑪斯 "同夥"。

依照以色列公開表明的定義,凡是不趕緊離開迦薩的人,便視為哈瑪斯同夥。還記得當初布希那個人渣準備要攻擊伊拉克時,告誡全世界都必須站隊表態。布希公開給大家兩條路走,一條是與美軍站在一起,一條就就是與恐怖份子同夥,那就別怪我美軍不客氣了。

那些每天高唱什麼西方民主自由與人權的偉大價值的人們,我很納悶,他們的腦殼裏頭,究竟是裝著什麼東西?他們究竟是生活在什麼樣的封閉世界裏?

最近兩天,有家族晚輩來訪,相處甚歡。聊天中,小可愛提起,我們幾年後可能會搬到大陸。此話一出,氣氛頓時在一秒鐘之內,由100度熱絡瞬間降至冰點。晚輩大表驚訝,馬上搬出人渣黨與自由垃圾報那一套教材說,中國人多蠢多爛,中國人全部都被洗腦,中國媒體全是謊話,而且中國人動不動就會被抓被殺。他要我注意千萬不要在手機或電腦裏頭留下對中共任何不敬的字眼,否則連生命恐怕都會有危險。

我有許多家族晚輩,沒有一個人知道我的一絲絲各種經歷。當下,我一直想岔開話題,但是小可愛畢竟是小孩,偏要把話題再扯回來,於是那位晚輩就繼續講那一套中國人有多壞多蠢生活多悲慘中共多血腥多恐怖的腦殘言論。後來,我實在凍未條,就一一反駁。於是就這樣,在冰點中迅速告別,尷尬地說有空再來玩。

後來,我就跟小可愛說,妳不要逢人就扯到移居大陸或講大陸多好玩多先進的話題上。她說,她想改變人們的誤解。我跟她說,妳們班上那些同學不是經常說中國人很恐怖很骯髒,不但會吃人肉,還喜歡吃蟑螂嗎?不是經常說 "他們中國人" 要來殺害 "我們台灣人"、破壞 "我們台灣人" 的生活嗎?妳有可能改變妳的同學的想法嗎?小可愛搖搖頭。

我說,這就對了。如果你想跟人們保持一種基本的友好關係,就不要主動去談這些話題。倘若對方談起,你就應該盡量岔開相關話題。我們不需要也不應該掩飾真理與真相,但也沒必要主動去招來衝突。萬一真的無法迴避或對方太自以為是時,我們才需要挺身而出,仗義執言。

小可愛問我說,那我們是不是永遠都沒辦法和所有這類親戚朋友表明我們的想法?我跟她說,妳不用擔心,等台灣解放之後,大部份人就會根據當下周遭的政治風向與個人前途改變說法,改變態度,而且還會說他們老早就心向祖國。到那時候,我們說不定又要變成極少數人的那一方,說不定這些親友們屆時還會譴責我們不夠熱愛中國。

小可愛聞言,一陣默然,回家途中,一路無語。

人的純真年代越漫長越好,"童年" 越長,生命內涵越豐厚,單純的心思與情感越深刻。希望我沒有讓她太早意識到成人世界的陰暗複雜。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11.03 發佈時間: 上午 2:25
靜站進度報告:不投降就是成功

陳真
2023.11.03.

有些人可能有點誤解,我再說明一下。我們並不是只挑特定幾天靜站,而是任何時間你想站就去站,如果你願意跟我們說明時間和稱呼,我們就會登記下來,公告在巴勒網與議和團首頁。目前只有五個人登記,分佈在三天。

在許多國家,包括英美歐洲等西方國家,支持巴勒斯坦的運動人數往往成千上萬,甚至十幾萬。以巴問題在台灣卻很難引起關注。別說挺身而出,就連文字上的聲援都微乎其微。事實上,也正因為如此荒蕪,所以才有了巴勒網。

巴勒網靜站了十幾年,最常被人嘲弄的說法之一就是吃飽太閒。我記得有個人渣等級的綠營紅牌學者,還曾經在一段視頻中嘲笑巴勒網,哈哈哈,怎麼關注到巴勒斯坦去了。我不明白,這傻逼的腦袋到底進了多少肥皂水?

還有另一種關注方式則是力挺巴勒斯坦。為什麼呢?因為這些人一聽到獨立二字就會高潮。這些綠油油的人士,還曾經來參與巴勒網的靜站,原來他們以為,只要是 "獨立建國" 就是同志。

最近大家在製作幾面以巴問題的新牌子。後來找出十幾年前的一些舊牌子。原本想構思一些適合當下時局的新標語,後來發現,十幾年前的舊標語完完全全都還挺貼切。

這些舊標語包括:“美、以聯手,製造人道災難”,"血腥暴行 摧毀人性","殺戮不斷,生靈塗炭‘’,"以國安之名,行侵略之實","停止血腥殺戮","以軍暴行,千夫所指","以色列勿學納粹"...等等等。

想不到我們還挺有遠見,十幾年前的訴求至今依舊完全吻合。這也說明了巴人處境的的孤立與可悲,說明了整個世界主流媒體的極度偏頗扭曲與壟斷,把一種集體屠殺與種族滅絕的重大事件,長期消音於無形。

哈瑪斯的行動,方才引起世人的關注。停火之聲,不絕於耳。可是。可是,一如怡靜所指出,水源的污染以及公衛體系的摧毀,事實上才是殘害人命、尤其是大規模毀滅兒童最大的殺手;從你的兒童下手,從根摧毀你的族群的整個下一代,讓你永難翻身。

這些事,二十幾年來我不知道講過千百次了,引經據典,實在很不想一再重覆。

這套 "以公衛做為一種軍事手段" 的做法,始作俑者就是美國。1990年美國對伊拉克實施慘無人道的非法禁運,連基本藥品如麻醉藥止痛藥消炎藥以及根本毫無軍事意義的各種化學物品統統都禁。

這不但讓原本公衛體系在中東首屈一指、甚至公衛某些評比指標不輸給美國的伊拉克,公衛體系迅速崩盤瓦解。這使得伊拉克人長達十幾年無藥可用,開刀剖腹生產經常沒有止痛藥及麻醉藥,或是必須付出昂貴黑市價格取得藥品。一些原本可以輕易治癒的肺炎腸胃炎卻因缺乏抗生素而成為致命疾病。

在美國長達十三年非法禁運底下,淨水設施及相關化學物品無法進入伊拉克,導致伊拉克的淨水系統全面崩盤,於是絕大部分伊拉克人只能喝骯髒未處理過的水。大人比較能夠撐住,但是五歲以下的孩童卻往往因此死於腸胃炎,死於腹瀉,而根本無藥可用。

這也是為什麼美國在伊拉克禁運期間能夠殺死五十萬名伊拉克兒童的原因。

轟炸足以殺害成千上萬的老幼婦孺,但是,美國以伊拉克做為實驗對象,所研發的這麼一套 "以公衛做為一種軍事武器" 的殘忍手段,卻能以一種無煙硝方式迅速大規模毀滅一整個族群,尤其是摧毀一整個族群的下一代,使之世世代代難以翻身。

這些事,我從上個世紀九零年代一直講到現在,從阿富汗到伊拉克,從伊拉克到巴勒斯坦,講了不知道幾百遍,非常挫折。

我逐漸明白,講道理只能累積認同,形成共識,但它終究無法直接制止惡行。惟有拳頭比歹徒粗,才有可能讓歹徒停止為惡。

那些老是把什麼言論自由、媒體自由掛在嘴上、老是推崇什麼西方價值的腦殘們,請你告訴我,所有這一切的一切的血腥暴力與邪惡行徑,半個多世紀來殺害數千萬人,你可曾在主流媒體上見過一絲一毫的報導?

我常覺得,自己這一生,所有的一切都失敗了,所從事的一切,儘管以命相許,儘管生死以之,儘管皓首窮經,儘管不離不棄,終究一無所成。不可能沒挫折,不可能不惆悵。但是,就像周星馳在 “新喜劇之王” 裡所說,"不投降,就是成功"。

直到我生命的終了,直到世界末日,我都不會投降的,彷彿我從事的就像一首曲子,而我做為其中一個音符,我手寫我心,也許總有一天,一代接一代,我們終將譜出一首嶄新樂章,翻過歷史新的一頁。
鄭豐遠 發佈日期: 2023.11.02 發佈時間: 下午 9:41
https://youtu.be/C44iWHEIfn8

這位小鎮小民所說的,大多數我都非常認同,這次也不例外。

我對中間出現的這位 Shahid Bolsen 感到印象非常深刻,特別是他說話的神情。他對西方人心態的描述十分到位。不了解西方的人,可能從來不曾想過西方人有那樣一種打心底裡、精神上的邪惡病態的思想。

他最後說的這一段話特別好:

"西方的每一代人,總是說他們這一代不一樣,他們總是說他們改變了,他們不像他們的祖先,但他們一遍又一遍地做同樣的事情,每次都是,沒有變化。他們從未改變。

也許你們現在的西方人,被你的社會曾經所做的事情嚇到,但你現在做的是同樣的事,你卻無動於衷。

你知道你可以看看那些老照片,美國南方人和家人在剛剛被吊死的黑人搖擺的屍體下吃三明治。也許你看過那些照片,這一代人當你看到這些照片你會感到困惑,人怎麼可以如此殘忍? 但現在今晚,你坐在電視機前,邊看 CNN 邊吃披薩,觀看加沙發生種族滅絕。你並不比你的前輩好,而是和他們完全一樣。

你的曾孫會回過頭來,以同樣的方式看待你對以色列的支持,就像你看那些吊死的人的照片,還有那些黑人嬰兒的明信片上他們在遊客面前被鱷魚吃掉時的反應。他們會撇清跟你和你們這整一代人,認為你們都是邪惡和不人道的,就像你撇清你和之前那些邪惡和不人道的世代一樣。"
怡靜 發佈日期: 2023.11.02 發佈時間: 下午 9:01
這是聯合國兒童基金會2023/10/31 發布的新聞稿,中文是機器翻譯我略做修飾訂正。

原文出處:https://www.unicefusa.org/press/gaza-and-israel-war-graveyard-thousands-children

GAZA AND ISRAEL WAR: A GRAVEYARD FOR THOUSANDS OF CHILDREN
加薩與以色列戰爭:數千名兒童的墓地

這是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發言人詹姆斯·埃爾德(James Elder)今天(2023/10/31)在日內瓦萬國宮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所說的話的摘要。

「從加薩走廊史無前例的敵對行動一開始,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就直言不諱地表示需要立即施行人道主義停火、開放通道以便流通援助物資和釋放被綁架的兒童。和其他許多人一樣,我們呼籲停止殺害兒童。我們最擔心的是,根據通報,被殺害的兒童人數在短短兩週內從數十人,然後是數百人,最終是數千人。已記錄在案的有超過 3,450 名兒童被殺;且令人震驚的是,這個數字每天都在顯著增加。」

「加薩已成為數千名兒童的墓地。對其他人來說,這就是一個活生生的地獄。
然而,對兒童的威脅不僅僅是炸彈和迫擊砲。我想簡單談談水和創傷。」

「加薩超過一百萬兒童面臨水危機。加薩目前的水生產能力僅為平時日產量的 5%。兒童(尤其是嬰兒)因脫水而死亡是日益嚴重的威脅。」

「這是我在加薩生活和工作的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同事Nesma所說的。她有兩個孩子,4 歲的 Talia 和 7 歲的 Zain。看到身邊的孩子努力爭取一杯乾淨的水卻不可得,我實在很難受。Zain一直要求喝"正常"的水。」

「她指的是安全飲用水,而不是鹹水,鹹水是目前唯一的選擇,並且導致 7 歲的Zain和許多其他兒童生病。」

「另一個問題就是創傷。當戰事衝突停止時,這一切的代價將由兒童及其所處的社區綿延數代所承擔。在最近這次升級衝突之前,加薩已經有超過 80 萬名兒童(佔加薩兒童總數的四分之三)被認定需要精神上和社會心理上的支援。記住,這是在最近這場惡夢之前。」

「當Nesma在談到她 7 歲的孩子如何要求喝到乾淨的水時,解釋了她 4 歲的孩子正在經歷的創傷,4歲的Talia 表現出嚴重的壓力和恐懼症狀,她會自殘,例如扯掉頭髮、抓大腿直至流血。然而,正如Nesma所解釋的那樣:我沒有餘力去考慮孩子們的心理狀況。我不斷告訴自己,『Nesma,想辦法讓他們活著。』當這一切結束時,我才能考慮如何為他們提供心理和身體上的醫療照護。」

「因此,在這裡我們要代表Talia和Zain,以及彷彿生活在煉獄中的加薩其他 110 萬名兒童再次呼籲:我們需要立即實現人道主義停火。必須開放所有進入加薩的通道,以便安全、持續和不受阻礙地提供人道援助,包括水、食物、醫療用品和燃料。」

「如果我們不立即停火、沒有水、沒有藥品、不釋放被綁架的兒童,我們只會朝著無比的恐怖奔去,折磨殺害更多無辜的孩子。」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11.02 發佈時間: 上午 3:51
陳懷民與王璐璐 (2):如果你真的愛玫瑰,你就會愛世上所有的玫瑰

陳真
2023.11. 02.

今天 "擊斃" 了十幾個以色列軍人是 "好消息"?讓以軍 "屍積如山、血流成河",讓你這麼開心?這樣不是也很病態嗎?有人死掉讓你很爽?

各位不妨捫心自問,你若是軍人,在戰場上,你敢反抗軍令嗎?軍人有多少反抗軍令的空間?服從體制是人性之常,反抗不義則是聖徒。聖徒之死很動人,正常人之死同樣也是悲劇不是嗎?

許多時候,出於義憤,我們會忍不住希望西方人同樣也能嚐嚐他們長久以來殘害他人的痛苦。可是,這樣一種憤恨,不可能是、也不應該是真實的願望。為什麼呢?因為,如果你真的愛玫瑰,你就會愛世上所有的玫瑰。

今天,我之所以愛我家的小可愛和小月亮,難道不就是因為我愛世界上所有的小孩?我有可能僅僅只愛我自家的孩子,卻對世上的小孩棄若敝屣嗎?如果有一天,別人的玫瑰遭受了風雨摧折,我們難道不也一樣悲從中來?

我剛加入黨外時都還沒成年,氣血方剛,雖然讀過很多甘地,但一點用也沒有,滿腦子暴力革命與報復思想。

真正讓我暴力火焰稍微平息的原因,不是甘地,不是托爾斯泰,也不是梭羅,不是這些 "愛與非暴力" 的先行者、提倡者,而是一位朋友在520事件中背上整片瘀血的傷痕。

我那個朋友叫做黃坤能,我已經三十幾年與他失聯,我想他大概也都忘了我吧。憑他生死以之的慘烈經歷,只要他願意順應主流,在綠營裏頭隨便都能當個大老,當個官,吃香喝辣,作威作福,但我卻再也沒見過他的身影。

黃坤能好像大我十幾歲,但是看起來很年輕,非常溫文儒雅的一個人。我認識他時,他才剛出獄,看起來大概只有20幾歲,實際年齡應該已經超過35歲。

當他才十六歲時,就找了幾個同志,私藏幾把槍械 (記得他說是埋在土裏),很天真地企圖武裝革命推翻蔣家王朝,結果事跡敗露,被判處無期徒刑,坐了十幾年牢才出獄。

520農民運動那天,他被警察打得整個背部全是血痕,真正是體無完膚。他掀開衣服讓我察看傷勢。在那當下,我突然有個很強烈的感覺,暴力原來是如此醜陋的東西。我當時心裡想,今天,就算是敵人,我真的會想要在對方身上如此摧殘嗎?

我不敢確定我的這麼一點惻隱之心,能夠有多少的實踐性,也許哪天當我遭受親人受難的椎心之痛時,我也會想傷害敵人也說不定。依我對自己的了解,這個機率很高,我很可能也會訴諸暴力。但是,即便我成為一個武裝反抗者,即便我去殺人無數,我相信我心裡依然不會有一絲喜悅或慶幸對方之死。

還記得我在 "兩岸議和團" 才剛寫過的 "陳懷民和王璐璐" 嗎?請見:

https://peacetalks.habago.org/uncategorized/4500-2/

其實故事還有下文。

陳懷民在武漢上空的一場空戰中,被日軍擊中,他並沒有選擇跳機逃生,而是衝向日軍機群,與其中一架日機同歸於盡,兩團火球由高空迅速墜落長江。後來,那位日軍的遺體也被尋獲,在口袋裏找到一封他的愛人寫給他的信。陳懷民的妹妹陳難看到這封信,很感動,於是寫了一封信給那位日軍的遺孀,

可是,那封信並無法如願來到對方手上。足足經過半個世紀的時間,透過許多人的協助尋找,雙方才連絡上。兩人都已成為老人。相關過程,我直接剪一篇文章如下。我不知道作者是誰。

陳難說得對。她說:"我盼望有一天,讓我們的手互相友愛地握著,心和心相印著,沉浸在新鮮的年輕人的熱情裏。我們有理由為著這個信念而努力"。

============================
陳難寫的《一封致美惠子女士的信》為何讓我落淚 (節錄)

2023年11月02日

作者:不詳

全文見:
https://inf.news/zh-hant/history/26155102fee79dfbd43397bfbef7dc49.html

20世紀30年代,中華大地正遭受日軍鐵蹄的踐踏,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簡直是人間煉獄。可這其中也不乏現在讀來讓人潸然淚下的故事。陳難寫的《一封致美惠子女士的信》就感動的我哭。

01.為何給一個日本女人寫信?

陳難原名叫陳天樂,是空軍飛行員陳懷民的妹妹。

1938年4月29日下午,在武漢空戰中,陳懷民駕駛着伊-16戰鬥機倒扣轉向180度後,撞向日本人美惠子的丈夫、日軍飛行員高橋憲一駕駛的飛機,兩架飛機在空中爆炸後墜落。

消息傳來,陳懷民的母親哭瞎了雙眼,女友跳河殉情,妹妹陳天樂從此改名陳難。

而日本空軍高橋憲一在死前,收到妻子的一封信,在其屍體中發現。後來陳難看到這封信,有感而發,給高橋憲一的妻子美惠子寫了一封信。那麼,是什麼觸動了陳難呢?我們先來看一下美惠子寫給丈夫的信吧。

憲一君:

不知怎的我老是放心不下,很想接到你的來信……我甚至有時想到不做飛行員的妻子才好,做了飛行員的妻子,總是過著孤淒的日子。所以我時而快樂,時而悲痛,內心深處儘是在哀泣著!有時一想到已經有許多人無辜犧牲,不再回到這個世界上來,而你還健在的事,固然能自己安慰自己,不過,過了三、四天之後,依然心灰意冷了!

家裡人無限掛念你,希望你好好保重身體。光是死並不是榮譽的事,我祈求你要十分小心地去履行你的職責!

看護孩子的保姆,每天替孩子洗過澡之後,就會很細心地把他們放進溫暖的被窩裡,孩子總是睡得很熟。這兩個孩子,每天都是在大笑中過日子…

美惠子 四月十九日

在當時,日本鬼子在中國已經犯下了滔天罪行,南京大屠殺我30萬同胞,濟南慘案、旅順大屠殺等等,都是日軍犯下的滔天罪行。在我們眼裡,日軍禽獸不如,毫無人性。中國人對日本人犯下的錯應該銘記於心,永不能忘記。

可是,陳難看到這封信後,除了仇恨,她也切身體會到了一個士兵的家人對於上戰場士兵的牽掛,從中讀到了一個普通日本人同樣遭受戰爭的摧殘。日軍侵華,錯的不是日本普通百姓,而是那些當權的日本帝國主義的統治者。

這話可能有些偏頗。可當時的陳難有感而發,打算給這個同病相憐的美惠子寫封信。

02.陳難信裏寫了啥?

陳難信裏到底寫了啥呢?《大公報》女記者子岡在看了這封信之後,建議公開發表。我們才得以看到信的內容如下:

高橋夫人美惠子女士:

我失去胞兄的心境,使我設身處地地想到你失去高橋先生的心境,想到中日人民竟如此悽慘地犧牲於貴國軍閥的錯誤政策之下,因此我不能不告訴你這個真實!我的母親,她只有傷感地凝望著漫不經心的江水和慘淡的月色,讓慘痛回憶敲打著她年老將斷的心弦。然而,青春多情的你,片片櫻花也會引動相思。你也許能夠從悲慘的遭遇中,想到人類的命運吧?!

懷民哥堅毅地猛撞高橋的飛機,和高橋君同歸於盡,這不是發洩他對高橋君的私仇。他和高橋君並沒有私人仇恨,他們只是代表著兩種不同的力量各自粉碎了自己。他雖久抱為國犧牲、為正義奮鬥的決心,而這事變的迅速到臨,卻仍給予我的刺激太大了。

由於我強烈的哀傷,我常常思念到你。想到你的整天在笑中生活著的兩個孩子和你此後殘缺淒涼的生涯,我恨不能立刻到貴國去親自見到你,和你共度友愛的生活。我決不會因為你們國內的軍閥對我們的侵略而仇恨你。我深深了解你們被那瘋狂的軍閥壓迫的痛苦。

既然這樣,你應該以愛護全人類、救自己救人類的熱忱,來防止自己國內軍閥的跋扈。我們要使這兩個國家以及全世界所有的國家,從侵略戰爭的悲慘命運裏解放出來。

我還得告訴你,我是厭惡戰爭的,但我們中國為了抵抗暴力而戰,這種戰爭是維護正義和人道的戰爭。這意義和貴國不同。如果貴國軍閥對於中國的殘暴行為和強佔中國領土的野心一天不停止,我們每一個中國人,不分男女老少,都將參加到更猛烈、更強化的鬥爭中去,即使粉身碎骨,也絕沒有一個人會屈服!

末了,我告訴你,我家裡的父母都非常深切地關懷你,像關懷他們的兒女一般,不帶一點怨恨。我盼望有一天,讓我們的手互相友愛地握著,心和心相印著,沉浸在新鮮的年輕人的熱情裏。我們有理由為著這個信念而努力。

祝你為全世界的和平而奮鬥!

陳難
書於1938年5月31日

1987年4月29日,陳懷民犧牲的第49年紀念日,陳難在長沙給美惠子寫了第二封信。

03.美惠子信收到了嗎?

雖然陳難寫了兩封情真意切的信,可美惠子卻沒有收到。

後來,陳難通過日本翻譯大原由利子幫忙,她非常熱情,她又請日本《朝日新聞》社的記者清水勝彥幫忙查找高橋憲一的原籍,並委託自己的堂兄按照地址去尋訪。

後來美惠子找到了。聽說陳難為了自己而苦苦找尋,很是感動。老人泣不成聲,懇請來人轉達她對陳難的感激之情。

後來,陳難又給美惠子寫了第三封信,大多是問候和關心的話語。就這樣本來是仇家,卻成了異國他鄉的好友。
紀念若雪巴勒斯坦資訊網 © 2002 -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