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info Logo
Palinfo Title

留言須知:* 欄位為必填,但Email 不會顯現以避免垃圾郵件攻擊。留言時,系統會自動轉換斷行。

除網管外,留言需經後台放行才會出現。絕大多數人留言內容不會有問題,但實務上無法把大家全設為網管,以免誤觸後台重要設定,還請舊雨新知見諒。

注意:2010 年 11 月 25 日以前的留言均保留在舊留言版檔案區這裡 (僅供核對,所有內容於 2022.06.21 已全部匯入留言版)。

寫下您的留言

 
 
 
 
 
13803 則留言。
怡靜 發佈日期: 2023.11.02 發佈時間: 下午 9:01
這是聯合國兒童基金會2023/10/31 發布的新聞稿,中文是機器翻譯我略做修飾訂正。

原文出處:https://www.unicefusa.org/press/gaza-and-israel-war-graveyard-thousands-children

GAZA AND ISRAEL WAR: A GRAVEYARD FOR THOUSANDS OF CHILDREN
加薩與以色列戰爭:數千名兒童的墓地

這是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發言人詹姆斯·埃爾德(James Elder)今天(2023/10/31)在日內瓦萬國宮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所說的話的摘要。

「從加薩走廊史無前例的敵對行動一開始,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就直言不諱地表示需要立即施行人道主義停火、開放通道以便流通援助物資和釋放被綁架的兒童。和其他許多人一樣,我們呼籲停止殺害兒童。我們最擔心的是,根據通報,被殺害的兒童人數在短短兩週內從數十人,然後是數百人,最終是數千人。已記錄在案的有超過 3,450 名兒童被殺;且令人震驚的是,這個數字每天都在顯著增加。」

「加薩已成為數千名兒童的墓地。對其他人來說,這就是一個活生生的地獄。
然而,對兒童的威脅不僅僅是炸彈和迫擊砲。我想簡單談談水和創傷。」

「加薩超過一百萬兒童面臨水危機。加薩目前的水生產能力僅為平時日產量的 5%。兒童(尤其是嬰兒)因脫水而死亡是日益嚴重的威脅。」

「這是我在加薩生活和工作的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同事Nesma所說的。她有兩個孩子,4 歲的 Talia 和 7 歲的 Zain。看到身邊的孩子努力爭取一杯乾淨的水卻不可得,我實在很難受。Zain一直要求喝"正常"的水。」

「她指的是安全飲用水,而不是鹹水,鹹水是目前唯一的選擇,並且導致 7 歲的Zain和許多其他兒童生病。」

「另一個問題就是創傷。當戰事衝突停止時,這一切的代價將由兒童及其所處的社區綿延數代所承擔。在最近這次升級衝突之前,加薩已經有超過 80 萬名兒童(佔加薩兒童總數的四分之三)被認定需要精神上和社會心理上的支援。記住,這是在最近這場惡夢之前。」

「當Nesma在談到她 7 歲的孩子如何要求喝到乾淨的水時,解釋了她 4 歲的孩子正在經歷的創傷,4歲的Talia 表現出嚴重的壓力和恐懼症狀,她會自殘,例如扯掉頭髮、抓大腿直至流血。然而,正如Nesma所解釋的那樣:我沒有餘力去考慮孩子們的心理狀況。我不斷告訴自己,『Nesma,想辦法讓他們活著。』當這一切結束時,我才能考慮如何為他們提供心理和身體上的醫療照護。」

「因此,在這裡我們要代表Talia和Zain,以及彷彿生活在煉獄中的加薩其他 110 萬名兒童再次呼籲:我們需要立即實現人道主義停火。必須開放所有進入加薩的通道,以便安全、持續和不受阻礙地提供人道援助,包括水、食物、醫療用品和燃料。」

「如果我們不立即停火、沒有水、沒有藥品、不釋放被綁架的兒童,我們只會朝著無比的恐怖奔去,折磨殺害更多無辜的孩子。」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11.02 發佈時間: 上午 3:51
陳懷民與王璐璐 (2):如果你真的愛玫瑰,你就會愛世上所有的玫瑰

陳真
2023.11. 02.

今天 "擊斃" 了十幾個以色列軍人是 "好消息"?讓以軍 "屍積如山、血流成河",讓你這麼開心?這樣不是也很病態嗎?有人死掉讓你很爽?

各位不妨捫心自問,你若是軍人,在戰場上,你敢反抗軍令嗎?軍人有多少反抗軍令的空間?服從體制是人性之常,反抗不義則是聖徒。聖徒之死很動人,正常人之死同樣也是悲劇不是嗎?

許多時候,出於義憤,我們會忍不住希望西方人同樣也能嚐嚐他們長久以來殘害他人的痛苦。可是,這樣一種憤恨,不可能是、也不應該是真實的願望。為什麼呢?因為,如果你真的愛玫瑰,你就會愛世上所有的玫瑰。

今天,我之所以愛我家的小可愛和小月亮,難道不就是因為我愛世界上所有的小孩?我有可能僅僅只愛我自家的孩子,卻對世上的小孩棄若敝屣嗎?如果有一天,別人的玫瑰遭受了風雨摧折,我們難道不也一樣悲從中來?

我剛加入黨外時都還沒成年,氣血方剛,雖然讀過很多甘地,但一點用也沒有,滿腦子暴力革命與報復思想。

真正讓我暴力火焰稍微平息的原因,不是甘地,不是托爾斯泰,也不是梭羅,不是這些 "愛與非暴力" 的先行者、提倡者,而是一位朋友在520事件中背上整片瘀血的傷痕。

我那個朋友叫做黃坤能,我已經三十幾年與他失聯,我想他大概也都忘了我吧。憑他生死以之的慘烈經歷,只要他願意順應主流,在綠營裏頭隨便都能當個大老,當個官,吃香喝辣,作威作福,但我卻再也沒見過他的身影。

黃坤能好像大我十幾歲,但是看起來很年輕,非常溫文儒雅的一個人。我認識他時,他才剛出獄,看起來大概只有20幾歲,實際年齡應該已經超過35歲。

當他才十六歲時,就找了幾個同志,私藏幾把槍械 (記得他說是埋在土裏),很天真地企圖武裝革命推翻蔣家王朝,結果事跡敗露,被判處無期徒刑,坐了十幾年牢才出獄。

520農民運動那天,他被警察打得整個背部全是血痕,真正是體無完膚。他掀開衣服讓我察看傷勢。在那當下,我突然有個很強烈的感覺,暴力原來是如此醜陋的東西。我當時心裡想,今天,就算是敵人,我真的會想要在對方身上如此摧殘嗎?

我不敢確定我的這麼一點惻隱之心,能夠有多少的實踐性,也許哪天當我遭受親人受難的椎心之痛時,我也會想傷害敵人也說不定。依我對自己的了解,這個機率很高,我很可能也會訴諸暴力。但是,即便我成為一個武裝反抗者,即便我去殺人無數,我相信我心裡依然不會有一絲喜悅或慶幸對方之死。

還記得我在 "兩岸議和團" 才剛寫過的 "陳懷民和王璐璐" 嗎?請見:

https://peacetalks.habago.org/uncategorized/4500-2/

其實故事還有下文。

陳懷民在武漢上空的一場空戰中,被日軍擊中,他並沒有選擇跳機逃生,而是衝向日軍機群,與其中一架日機同歸於盡,兩團火球由高空迅速墜落長江。後來,那位日軍的遺體也被尋獲,在口袋裏找到一封他的愛人寫給他的信。陳懷民的妹妹陳難看到這封信,很感動,於是寫了一封信給那位日軍的遺孀,

可是,那封信並無法如願來到對方手上。足足經過半個世紀的時間,透過許多人的協助尋找,雙方才連絡上。兩人都已成為老人。相關過程,我直接剪一篇文章如下。我不知道作者是誰。

陳難說得對。她說:"我盼望有一天,讓我們的手互相友愛地握著,心和心相印著,沉浸在新鮮的年輕人的熱情裏。我們有理由為著這個信念而努力"。

============================
陳難寫的《一封致美惠子女士的信》為何讓我落淚 (節錄)

2023年11月02日

作者:不詳

全文見:
https://inf.news/zh-hant/history/26155102fee79dfbd43397bfbef7dc49.html

20世紀30年代,中華大地正遭受日軍鐵蹄的踐踏,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簡直是人間煉獄。可這其中也不乏現在讀來讓人潸然淚下的故事。陳難寫的《一封致美惠子女士的信》就感動的我哭。

01.為何給一個日本女人寫信?

陳難原名叫陳天樂,是空軍飛行員陳懷民的妹妹。

1938年4月29日下午,在武漢空戰中,陳懷民駕駛着伊-16戰鬥機倒扣轉向180度後,撞向日本人美惠子的丈夫、日軍飛行員高橋憲一駕駛的飛機,兩架飛機在空中爆炸後墜落。

消息傳來,陳懷民的母親哭瞎了雙眼,女友跳河殉情,妹妹陳天樂從此改名陳難。

而日本空軍高橋憲一在死前,收到妻子的一封信,在其屍體中發現。後來陳難看到這封信,有感而發,給高橋憲一的妻子美惠子寫了一封信。那麼,是什麼觸動了陳難呢?我們先來看一下美惠子寫給丈夫的信吧。

憲一君:

不知怎的我老是放心不下,很想接到你的來信……我甚至有時想到不做飛行員的妻子才好,做了飛行員的妻子,總是過著孤淒的日子。所以我時而快樂,時而悲痛,內心深處儘是在哀泣著!有時一想到已經有許多人無辜犧牲,不再回到這個世界上來,而你還健在的事,固然能自己安慰自己,不過,過了三、四天之後,依然心灰意冷了!

家裡人無限掛念你,希望你好好保重身體。光是死並不是榮譽的事,我祈求你要十分小心地去履行你的職責!

看護孩子的保姆,每天替孩子洗過澡之後,就會很細心地把他們放進溫暖的被窩裡,孩子總是睡得很熟。這兩個孩子,每天都是在大笑中過日子…

美惠子 四月十九日

在當時,日本鬼子在中國已經犯下了滔天罪行,南京大屠殺我30萬同胞,濟南慘案、旅順大屠殺等等,都是日軍犯下的滔天罪行。在我們眼裡,日軍禽獸不如,毫無人性。中國人對日本人犯下的錯應該銘記於心,永不能忘記。

可是,陳難看到這封信後,除了仇恨,她也切身體會到了一個士兵的家人對於上戰場士兵的牽掛,從中讀到了一個普通日本人同樣遭受戰爭的摧殘。日軍侵華,錯的不是日本普通百姓,而是那些當權的日本帝國主義的統治者。

這話可能有些偏頗。可當時的陳難有感而發,打算給這個同病相憐的美惠子寫封信。

02.陳難信裏寫了啥?

陳難信裏到底寫了啥呢?《大公報》女記者子岡在看了這封信之後,建議公開發表。我們才得以看到信的內容如下:

高橋夫人美惠子女士:

我失去胞兄的心境,使我設身處地地想到你失去高橋先生的心境,想到中日人民竟如此悽慘地犧牲於貴國軍閥的錯誤政策之下,因此我不能不告訴你這個真實!我的母親,她只有傷感地凝望著漫不經心的江水和慘淡的月色,讓慘痛回憶敲打著她年老將斷的心弦。然而,青春多情的你,片片櫻花也會引動相思。你也許能夠從悲慘的遭遇中,想到人類的命運吧?!

懷民哥堅毅地猛撞高橋的飛機,和高橋君同歸於盡,這不是發洩他對高橋君的私仇。他和高橋君並沒有私人仇恨,他們只是代表著兩種不同的力量各自粉碎了自己。他雖久抱為國犧牲、為正義奮鬥的決心,而這事變的迅速到臨,卻仍給予我的刺激太大了。

由於我強烈的哀傷,我常常思念到你。想到你的整天在笑中生活著的兩個孩子和你此後殘缺淒涼的生涯,我恨不能立刻到貴國去親自見到你,和你共度友愛的生活。我決不會因為你們國內的軍閥對我們的侵略而仇恨你。我深深了解你們被那瘋狂的軍閥壓迫的痛苦。

既然這樣,你應該以愛護全人類、救自己救人類的熱忱,來防止自己國內軍閥的跋扈。我們要使這兩個國家以及全世界所有的國家,從侵略戰爭的悲慘命運裏解放出來。

我還得告訴你,我是厭惡戰爭的,但我們中國為了抵抗暴力而戰,這種戰爭是維護正義和人道的戰爭。這意義和貴國不同。如果貴國軍閥對於中國的殘暴行為和強佔中國領土的野心一天不停止,我們每一個中國人,不分男女老少,都將參加到更猛烈、更強化的鬥爭中去,即使粉身碎骨,也絕沒有一個人會屈服!

末了,我告訴你,我家裡的父母都非常深切地關懷你,像關懷他們的兒女一般,不帶一點怨恨。我盼望有一天,讓我們的手互相友愛地握著,心和心相印著,沉浸在新鮮的年輕人的熱情裏。我們有理由為著這個信念而努力。

祝你為全世界的和平而奮鬥!

陳難
書於1938年5月31日

1987年4月29日,陳懷民犧牲的第49年紀念日,陳難在長沙給美惠子寫了第二封信。

03.美惠子信收到了嗎?

雖然陳難寫了兩封情真意切的信,可美惠子卻沒有收到。

後來,陳難通過日本翻譯大原由利子幫忙,她非常熱情,她又請日本《朝日新聞》社的記者清水勝彥幫忙查找高橋憲一的原籍,並委託自己的堂兄按照地址去尋訪。

後來美惠子找到了。聽說陳難為了自己而苦苦找尋,很是感動。老人泣不成聲,懇請來人轉達她對陳難的感激之情。

後來,陳難又給美惠子寫了第三封信,大多是問候和關心的話語。就這樣本來是仇家,卻成了異國他鄉的好友。
kevin 發佈日期: 2023.11.01 發佈時間: 下午 7:50
好消息:今天至少有12個以色列軍人被擊斃!這就是侵略者的可恥下場!希望以色列侵略者血流成河 屍積如山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10.31 發佈時間: 下午 11:55
你心裡究竟是怎麼想的?

陳真
2023.10.31.

我已經不眠不休工作、演講、開會、照顧生病的長輩與小孩,以及忙碌於永遠做不完的柴米油鹽洗碗洗衣買菜購物修繕等等家事,足足忙了大約三星期,把一天24小時幾乎全部塞滿塞爆,每天睡覺總時數不到三小時,甚至不到一小時,許多時候感覺自己似乎已經累到死亡邊緣,離鬼門關只差一步之遙,感覺幾乎連多寫一個字似乎都能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這不是形容詞,不是比喻,而是基本事實的描述。

一個人有一個人的命,每個人有他自己的造化。過爽日子的人,永遠不可能理解另一種世界的艱難。

我不得不怠慢很多人,累積成千上萬的信件或電話或各種邀約等等等,實在沒法及時回覆。平常只能盡可能利用零零碎碎的時間隨手做些事,而哈巴狗電台這三個網站(親系譜,巴勒網,兩岸議和團),就是我對外的唯一窗口。

每隔一段時間,就得做這樣一種聲明,希望各方諒解。

很多人看我寫了幾千萬字這麼多東西很不爽,認為我根本不忙,明明還有時間寫文章。但是,我一分鐘能寫上一百個字,所有貼在留言板上的這類通俗文字,全是利用生活中零零碎碎的時間完成。

之所以在極端忙碌中還寫這些東西,純粹只是希望它或多或少能有益於人。

更重要的是,做為一個人,你很難無感,很難無情,很難對生活周遭的一切人事物沒有感覺。

剛下班,剛剛在吃我今天的第一餐也是唯一一餐,其實累到只想趕緊躺下,但是當我剛剛打開電視,馬上氣炸,我真不敢相信我的眼睛。

我看到以色列宣布說從等一下亦即11月1日凌晨起,準備開始圍城屠殺,軍隊將堵住所有通道,禁止所有國家所有機構包括聯合國所有相關兒童與難民機構運送民生救援物資進入加薩,斷水斷電斷糧斷藥物...徹底阻斷巴勒斯坦人的一切生路。

以色列並揚言,所有沒離開加薩的人全視同敵人,不分男女老幼全部是攻擊對象。

聯合國昨天發布幾則消息,提到加薩目前有數萬人輕重傷,八千多名死亡,其中將近七成是兒童和婦女。

其實聯合國還少說了一項,老人約佔死者的兩成,也就是說,扣除老人與婦女的部份重疊,你大約可以說八千多名死者與數萬名傷者之中,至少八成以上是老幼婦孺。這不是戰爭,這是毫無人性的屠殺,而且是半個多世紀來一種計畫性的圍城屠殺之加強版。

以色列駐聯合國大使日前在聯合國大會上拿出一塊磚頭,告訴全世界說,這就是為什麼必須消滅巴勒斯坦的理由,因為巴勒斯坦不分男女老幼經常就是會拿石頭砸以色列軍隊。

美國是偽君子,美國在世界各地的燒殺擄掠基本上也是完全一樣,只是不敢如此明目張膽口出狂言。以色列則是真小人,憑藉著強大的美國軍火供應,為所欲為。

我經常很想知道人們的心理狀態。如果你一無所知而且也不想知道,那我也無話可說。可是,如果你知道這樣一些泯滅人性的惡行,你心裡究竟是怎麼想的?為何你還能無動於衷?還能照樣毫無掛念地過日子?甚至還繼續支持以美國為首的這樣一個血腥撒旦集團?難道你我的人性真的有這麼大的本質差異?

並不是說你非得出來幹些什麼不可,而是說,你難道沒有一點點做為一個人應有的熱情與義憤?

事實上,如果我們對旁人的痛苦如果一點感覺也沒有,我不知道活著究竟還能意味著什麼?

我也很想奉勸綠油油的人渣們,你不要以為自己仗著主流勢力吃香喝辣為所欲為,事實上,世上所有的惡,絕大部分人都得承受它的惡果,只有極極極少數人,才有可能一方面壞事做絕,一方面照樣享盡榮華。

比方說,哪天如果美國一旦挑起台海戰爭,並且用盡手段一如俄烏與以巴那樣,禁止雙方和談,並且不斷供應軍火,用盡恐怖主義手段及全民巷戰的毀台計謀,執行既定的毀滅台灣計畫,盡可能要讓台灣如美國人所願,戰死至最後一人,我想請問人渣黨這些狗官們,你覺得你和你的家人姓名會在美國人手上那份保護名單上面嗎?當然不可能。你一樣得承受你過去的惡行所帶來的一切惡果。

早日棄暗投明,回頭是岸吧。

台灣軍人更應認清是非善惡,美國日本及藍綠白三黨一些無惡不作的政客,才是台灣人的敵人,解放軍不是。解放軍並非以台灣人為敵,而是以漢奸為敵。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10.31 發佈時間: 下午 7:57
我對台灣很無言

陳真
2023.10.31.

以色列近日稱讚台灣是真正盟友。

想被以色列誇讚不容易,台灣是全世界惟一獲此 “殊榮”的走狗。

當年美國侵略伊拉克,阿扁當家,台灣也是全世界唯一一個跳出來公開對海珊下達最後通牒者。

我了解人類歷史上許多走狗政權,從沒見過當走狗當得這麼熱烈積極興高采烈的。

原因也許在於台灣長期禁閉,資訊蒼白空洞扭曲,宛如化外之民。

這回以色列的事,為所欲為泯滅人性,西方媒體因之洗腦失靈,各地爆發成千上萬人的抗議以色列,就連許多猶太人也群起反抗以色列的大屠殺,惟有台灣依舊還在自欺欺人。

你看,甚至還有所謂學者讚揚美國的力挺以色列,並且以美國把台灣和以色列並列看待為榮,甚至還叫大家要從中汲取教訓,要注意內部中共同路人製造矛盾,絕不能像以色列那樣,遭敵人滲透分化。

我常懷念吾友柏楊常說的一番話,他說,現實世界往往比廉價小說還更戲劇化。這意思是說,你覺得那些很荒唐很無恥很惡劣惡毒很低能的人事物,理應只是存在小說的虛構世界中,但事實上卻活生生地存在並且瀰漫整個生活周遭。

你很難想像這一切沈淪墮落與腐敗不會付出代價。

陳真
2023.10.31.

=========
加薩每日逾420兒童死傷 聯合國:逾全球戰區一整年數字

2023-10-31
太報
作者桂家齊

巴勒斯坦加薩走廊遭以色列軍方空襲,每日平均有420名兒童傷亡。路透社

以色列本月7日起對加薩走廊展開大規模空襲。聯合國官員週一(10/30)表示,加薩平均每天有400多名兒童死傷,此數字已超過全球各個戰火衝突區一整年的兒童死傷人數。

根據加薩衛生部最新統計數據,加薩走廊過去23天已有8300人罹難,其中66%為婦女和兒童,另有數萬人受傷。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負責人羅素(Catherine Russell)週一在聯合國安理會緊急會議上表示:「在加薩每天有超過420名兒童死傷,這數字應該要讓我們深痛在心。」

聯合國近東巴勒斯坦難民救濟工作署(UNRWA)總監拉扎里尼(Philippe Lazzarini)也在同一場會議上表示:「這數字已超過2019年以來,全球各衝突交戰地一整年的兒童死亡人數。」他要求以哈雙方立刻停火,並強調兒童的死傷「絕不能被視為附帶損害」。

根據美聯社報導,會議上所有人都要求以色列必須遵守國際人道法,保護平民、醫院、學校及其他民生必要設施的安全。以色列切斷加薩人民的飲食、燃油和藥物來源,更引起多方批評。

拉札里尼說,目前獲准進入加薩的人道物資車隊數量太少,「對困在加薩的200多萬人來說根本是杯水車薪」。拉札里尼要求國際社會立刻透過政治協商,全面保障加薩人民能及時獲得人道物資。他還形容,加薩現在無處是安全之處,糧食、飲水、藥物和燃油全都即將耗盡,而當地街頭更是「開始湧現汙水,很快就會爆發一場大型衛生災難」。

=========
以巴衝突 學者:內鬥讓敵人趁隙 台灣引以為鑑

Rti 中央廣播電臺

2023-10-13

採訪撰稿編輯:王照坤

關於以巴衝突,學者林泰和(右)表示,美國力挺以色列,可做台海若有事的參照對象;學者賴怡忠(左)表示,以阿關係正常化將受阻。

學者林泰和今天(13日)受訪表示,拜登政府對以色列的支持無庸置疑,且曾把台灣與以色列放在一起強調其堅定承諾,由此來看,未來若台海有事,「可能以色列是我們可以參照的對象」;另也要注意以色列因內部分裂,讓敵人可乘隙而入,台灣要引以為鑑。

首先應了解以巴衝突發生後美國的做法,美國總統拜登表態支持以色列,承諾將運送更多彈藥跟裝備,還要提供額外支持,福特號航空母艦戰鬥群也已調往地中海東部,以具體行動力挺盟友,並試圖避免中東情勢進一步升級。

中正大學戰略暨國際事務研究所教授林泰和表示....美國對盟友夥伴的承諾神聖不可侵犯,對台灣或以色列的承諾也一如既往堅實。

林泰和指出,美國支持以色列的決心絕無懷疑空間,一定會力挺到底,而拜登政府將台灣與以色列並列的政策,可以讓人看到台海未來若有衝突,美國政府的支持作為,他說:『(原音)因為拜登將台灣跟以色列相類比,所以可以從這個脈絡來釐清,如果台灣有事的話,可能以色列是我們可以參照的對象。』

內鬥讓敵人趁隙 台灣應引以為鑑

這場衝突還有一點值得台灣注意,就是情報與滲透問題。

林泰和進一步分析以色列的內部情況,因執政者進行「司法改革」而引發的抗議及分裂狀態,「造成敵人有空隙可以進去」,而台灣社會不也正處於分裂狀態?他說:中國就是會製造矛盾。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10.31 發佈時間: 下午 12:50
(續前)

長久以來,世界各地針對以色列一直有各種抵制運動,範圍很廣,我都贊成(例如我不買以色列食物),要抵制以色列的什麼都行,除了文化與學術之外。因為,把壞蛋身上好的成分給抵制掉,那豈不是讓它變得更壞嗎?而且,我們抵制不學壞蛋的優點,對我們有什麼好處?

而且,所有這一切抵制運動都是民間個人,不會是國家,因為個人沒有戰略,只有單一目標,但是國家行為必須全盤考量關乎全體大眾甚至世人的現實利害,在基本價值原則與世人整體利益下,形成戰略。比方說,美國再壞,大陸還是跟它做生意,依然是美國的主要貿易夥伴,難道這就能推論出原來長久以來全世界各國被侵略屠殺的背後力量全是中國?

我看那篇垃圾造謠文章裡頭還寫說甚麼從以色列的鎮壓屠殺巴人中,中國也吸取了鎮壓屠殺人民進行新疆種族滅絕的靈感。

他媽的我真的很無言,洋鬼子也好,一票華人走狗也罷,這麼會瞎掰故事,不去創作搞藝術寫腦殘廉價小說,還真可惜了鬼扯天份。

中國或中國文化講究做實事,亦即廢話少說,把事情辦成最重要。這種老實性格遇上洋鬼子喜歡走捷徑、行事乖邪淫巧的陰暗心思,短期來看肯定吃大虧,但是長期以終,勝負很明顯。埋頭努力幹實事的一方,終究會得到它應有的回報。反之亦然,每天搞小動作玩口舌耍陰招的,早晚也會把自己給玩完。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10.31 發佈時間: 上午 9:14
早上收到一篇來自一個什麼碗糕社運團體的造謠文章,這類垃圾穢物通常會刻意寫得文謅謅,胡扯瞎掰地引經據典,騙一些傻蛋以為這是客觀理性的什麼研究。

那篇垃圾是說,其實長久以來真正鎮壓巴勒斯坦人的就是中國,中國和以色列聯手鎮壓、奴役巴勒斯坦人。這就好像說長久以來真正致力於消滅北韓和俄國的就是中國一樣荒唐,甚至更荒唐。

造謠不奇怪,西方社會不造謠我還真沒見過。令人訝異的是怎麼會去造謠抹黑一個明明白白的事實?真是不可思議。

西方社會不但習慣無中生有,而且顛倒黑白,甚至還睜眼說瞎話。真是不可思議到極點。

即使是一個政府也不可能有時間一一去澄清數以千萬億萬計的謠言謊言。事實上,澄清也沒用,因為麥克風掌握在敵人手上。只能說期待,惟有哪一天強大到足以把敵人打趴在地上摩擦,取得麥克風,然後人事物或許才會回到它應有的基本位置。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10.31 發佈時間: 上午 5:12
2023.10.31. 進度報告

謝謝指教。有些事說來話長,我就不說了。我們的能力就只是這樣。

目前登記最早的時段是11月4號下午一點到三點。參加者有智巽、懷軒和學姊。

標語牌成本不低,電腦輸出一個牌子要200元,我們的經費好像不太夠,盡量節省為宜,所以目前就先做五個,再加上舊有的牌子,先將就著用。

面對抗議,以色列駐台機構向來反應激烈,至少過去的經驗是這樣。以色列似乎有一種好像全世界都虧欠他的受害者情結,對於批評者往往視如寇讎。

上回被抓時,若沒記錯,現場好像只有我一人,而我一動也不動像銅像一樣站在路邊,什麼法也沒犯,一樣被抓,移送法辦。

這個週六是第一場,至少會有三人到場,屆時就看著辦,看要怎麼因應。

我常覺得很對不起受難者,尤其是受苦受難甚至死去的小孩。許多時候,在某個時刻裡,他們就像我的小孩,但我卻沒法為他們做更多。

我一直都能體會身為人子對於父母的感情,我事實上也一直都能體會身為父母對於小孩的感情。可是,直到有了小孩之後,我似乎才真正感受到身為父母的心情。

喪子之痛,換作是我,我想那就是生存的極限了,我沒法想像如何可能承受那樣的悲劇而還能活下去。小孩畢竟是那麼脆弱無辜無助的一種生命,不該承受戰亂,不該承受那樣的劇烈痛苦,而我們卻無法保護他們。

光憑這一點於心不忍卻無能為力的痛苦,世上沒有任何的榮耀與歡樂能夠抵消如此的絕望。
小明 發佈日期: 2023.10.31 發佈時間: 上午 4:19
感觉单纯文字标语还是有点软,以色列可能不怎么在乎。
何况,“以色列勿学纳粹”可以色列复国核心力量之一“伊尔贡”本身就和纳粹有勾结,大抵已经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心态了。

现在IDF(以色列国防军)最怕的是自己无能露底,而以色列大部分右翼民众不在乎死多少加沙平民,只在乎什么时候能解决火箭弹,过上安全的生活。因此最好要点名轰炸无用,杀平民并不能伤及哈马斯,反而是壮大哈马斯的力量,和凝聚对方的人望。

故此冒昧提个建议,搞图文结合,最好照片和漫画的形式。
就比如,之前在联合国发言的以色列官员拿着石头说这就是恐怖袭击那位。”Rocks and. Like this. That are thrown at Israelis in their cars and on buses. “
(此处可以画个箭头指着石块,写道“大规模杀伤性武器”)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iH4y16751

在加上以色列拒绝接受哈马斯释放的两名人质那次。[,其20日晚曾告知卡塔尔,将出于“人道主义原因”再无偿释放两名人质,但“以色列占领政府拒绝接受他们”。乌拜达在随后的一份声明中补充说,哈马斯仍准备在22日使用释放首批两个美国人的“相同程序”,释放另两名人质努里·以撒(Nourit Yitshaq)和约赫菲德·利夫希茨(Yokhefed Lifshitz)。暂时无法确定这两人的国籍身份。
对此,以色列总理办公室21日在一份简短的声明中称:“我们不会提及哈马斯的虚假宣传。我们将继续采取一切措施,让所有被绑架者和失踪者返回家园。]
Yocheved Lifshiitz这位老太太之后回头和哈马斯握手。然后回国接受采访怒斥IDF无能,和哈马斯有备而来甚至给她准备了护手霜和沐浴露,包括良好的医疗和护理等一切需求。(这次以色列官方直接称呼为重大宣传事故,因为是在医院里家人陪同下接受的多国采访,又没有哈马斯威逼,倒不如说复国主义分子可能恐吓老太太)
【此处就老太太和哈马斯握手那张图,或者采访那张】

然后下一张就是以色列大规模恐袭平民儿童妇女的照片,这类数不甚数,基本不用找,反而太多了放不下。

左右摆在一起,写上【恶意释放人质,善意轰炸儿童(平民)】横批:【犹太复国主义式双重标准】

说起来,现在有多个来源以色列官方可能把以军火力误击或者误伤的平民和部队伤亡退到哈马斯头上了。(尸体被重火力高度焚烧毁坏,哈马斯突袭没这个时间搞这套,有宝贵的重火力早就拿来对付坦克装甲车了。)这个图不太好找,如果有合适的,配上合适的标语也不错。

【“我打不动哈马斯,还打不动你吗?”】
就是那个河西岸理论上已经属于伪政权“良民”“顺民”,老老实实采摘橄榄的。
根据以色列《国土报》报道,一名巴勒斯坦男子在As-Sawiya村附近收获橄榄时被一名定居者枪杀。
报告说,40岁的比拉尔·穆罕默德·萨利赫(Bilal Muhammed Saleh)胸部中弹,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卫生部和军方消息来源证实了他的死亡。
据《国土报》报道,萨利赫是纳布卢斯附近村庄外收获橄榄的一群人的一员,当时他们遭到犹太定居者的袭击。

10月26日,以色列方面在约旦河西岸萨尔菲特西北部代尔伊斯提亚镇(Deir lstiya)散发传单,传单上要求约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人必须离开,并前往约旦,如果不这么做,他们将遭受武力袭击并流离失所。

前天,收获橄榄后返回的巴勒斯坦代尔伊斯提亚镇的居民再次发现,汽车挡风玻璃雨刷下塞着传单,威胁要强行将他们驱逐出自己的土地。传单上写着:
你们想要一场类似于1948年的灾难,上帝发誓,我们很快就会给你们带来最大的灾难。
你们有最后一次有组织地逃往约旦的机会,因为之后我们将消灭所有敌人,并用武力将你们驱逐出上帝应许给我们的神圣土地,并命令我们不要放过会发生的任何东西。
因为这是他对我们的承诺,作为对我们耐心等待的奖励。带上你的行李,立即前往你来自的地方,因为我们来了。

昨天,以色列殖民者袭击了约旦河西岸北部城市纳布卢斯以南库斯拉镇的巴勒斯坦橄榄收割工人。
几名来自Yesh Kodesh非法殖民地的殖民者在士兵的保护下,在该镇南部巴勒斯坦管理区袭击了采摘橄榄的农民,

殖民者还在亚塔以东的达拉杰地区的露天牧场夺走了牧羊人的羊群,并拒绝归还。

今天,以色列殖民地定居者袭击了当地巴勒斯坦居民的房屋,并在被占领的约旦河西岸希伯伦以南的Masafer Yatta地区的At-Tuba村偷了羊。
一群由以色列占领军保护的犹太定居者袭击了该村居民的住宅,并偷走了当地巴勒斯坦公民伊萨·马卡姆拉 (Issa Makhamra) 的六只羊和农业设备。
一些定居者渗入Masafer Yatta的Wadi Ijheish村庄,殴伤当地巴勒斯坦村民Ibrahim al-Nawaj'a。随后,他被送往医院接受治疗。
以色列殖民地定居者袭击了纳布卢斯南部Qaryut村当地居民的财产。来自Eli定居点的定居者渗透到该村的西郊,他们在那里破坏和拆除农业围栏、破坏水箱以及连根拔起一块土地上的树木。


(那个每次开战,民众对哈马斯支持率都飞速上升的图也不错。)

(再加有些犹太人(哈瑞迪派为主)反复国主义游行,举着巴勒斯坦旗帜的图片,然后附上被捕的新闻。【“你知道太多了。”】)
怡靜 發佈日期: 2023.10.31 發佈時間: 上午 12:50
自從以色列轟炸加沙以來,已經有23位巴勒斯坦記者遭殺害。


在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要求卡達(半島新聞台Al-Jazeera是由卡達王室出資成立)審查來自加沙的新聞後,以色列轟炸了加沙南部的難民營,殺死了半島新聞台加沙分社社長Wael Al-Dahdouh的太太和兒女。
https://v.douyin.com/idTq7dGk/
https://v.douyin.com/idTqmA8f/

==========
為生命和新聞而戰的巴勒斯坦記者
今日俄羅斯RT  作者: 羅伯特·因拉科什 

中文翻譯出處: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962458149191781

原文出處:‘Why do you call it a massacre?’ Palestinian journalists are fighting both for their lives and their message
https://www.rt.com/news/586043-gaza-journalist-palestine-media/

自10月7日哈馬斯對以色列領土和平民的襲擊引發對加沙的毀滅性襲擊以來,巴勒斯坦平民一直在努力爭取西方媒體對他們所處困境的全面報導。
 
無論是英國廣播公司描述以色列人的用詞是「被殺」、而巴勒斯坦人只是「死」,還是CNN記者不得不為散播以色列嬰兒被斬首的新聞公開道歉,西方媒體在報導最新升級的巴以衝突時表現出了令人震驚的偏見和雙重標準。甚至當路透社記者伊薩姆·阿卜杜拉於10月13日在黎巴嫩-以色列邊境遇害時,媒體自己都不願透露是受到了哪方面的襲擊,而只是寫「從以色列方向發射的導彈」擊中了他和其他六名記者。
 
在西方企業和國家資助的廣播媒體中,很少有人對當前的巴以衝突態度中立。僅僅質疑以色列不分青紅皂白地轟炸居民區和公開阻止人道主義援助進入加沙,就會被視為叛變,更不用說對導致哈馬斯10月7日發動襲擊的原因進行誠實的討論了。呼籲停火被貼上了「不可接受的激進分子」的標籤。美國國務院高官喬希·保羅等人已從美國政府辭職,以表反對。
 
駐加沙記者瓦法·烏達內伊的事例凸顯了巴勒斯坦人在西方媒體中爭取話語權的艱難。
 
10月16日,瓦法·烏達內伊受邀在播出皮爾斯·摩根節目的「Talk TV」頻道上發言。在讓瓦法發言之前,主持人朱莉婭·哈特利·布魯爾邀請了以色列軍方發言人彼得·勒納進行討論,期間他提出了一些未經證實的指控。主持人對這些指控未加質疑,以尊重的態度給了他充分的時間說完自己的觀點。當烏達內伊上場時,氣氛完全變了。主持人提出的每一個問題的措辭都在表達懷疑,布魯爾通過重復以色列軍方的談話要點來質疑她,甚至質疑瓦法將平民死亡描述為「大屠殺」的措辭,儘管主持人自己也經常用這個詞來指哈馬斯對以色列的襲擊。
 
朱莉婭·哈特利·布魯爾接著問烏達內伊,她認為以色列對哈馬斯襲擊的「合理反映」是什麼。這本身就是一個複雜的問題,不容易用幾句話來回答,但對於一個正在經歷加沙的大規模襲擊的人來說,這個問題就變得十分沈重了。然而,當這位巴勒斯坦記者試圖描述背景消息或懷疑問題是否恰當時,主持人卻不讓她表達自己的觀點,反而不停地打斷她,要求她立刻直接回答。最後,在給了烏達內伊「最後一次機會」回答之後,布魯爾打斷她,結束了採訪。
 
「主持殺死了對話。」烏達內伊告訴筆者,這次採訪讓她感覺受到了侮辱。「我很難過,因為我什麼都還沒說……她打斷了我的話,然後說’我們時間不多了’,就結束了談話。」作為一名用英語報道的現場記者,烏達內伊失去了一位朋友和記者同行賽義德·塔維爾,他在10月10日被以色列空襲炸死。自戰爭開始以來,已有多名記者遇害或失去了朋友與家人。「事情實在是罄竹難書。」那天她這樣說。在經歷了加沙駭人聽聞的血腥屠殺、生活在全家被滅門的威脅之下和失去一位同事之後,瓦法·烏達內伊成了西方媒體雙重標準的受害者,她不得不解釋作為身臨其境的現場記者使用「屠殺」一詞的原因。
 
筆者還採訪了一名在汗尤尼斯納賽爾醫院工作了一個多星期的巴勒斯坦記者,他是一名攝影師和定影師。出於安全原因,這名記者希望隱瞞自己的身份,也不願說明目前的工作地點,但他告訴筆者以下情況:
 
「作為一名在加沙地帶工作的記者,我報道過多次戰爭,查閱有關人權的報告,會有關於平民遭到屠殺的情況。在納賽爾醫院,救護車和的屍體車來來往往,我們沒有看到軍人被殺,都是平民。作為現場記者,你無法深入追究所看到的每件事,除了’大屠殺’也很難用任何別的詞描述這場災難。如果你在一個小時里看到的全是死去的兒童,除了說這是大屠殺,還能說些什麼?如果看到的是死去的戰士又另當別論,但這是我們見過的最慘烈的戰爭,眼下看到的死者幾乎都是兒童。」
 
在對烏達內伊的採訪中,朱莉婭·哈特利·布魯爾指出以色列軍方要求人們從加沙北部搬到南部,「這樣他們就能對付哈馬斯戰士」,然後繼續追問這位巴勒斯坦人為什麼沒有離開她在加沙城的家。烏達內伊反問:「為什麼要離開,這是我的家園,如果有人讓你離開,你會離開你的家嗎?」主持人回答說:「如果有人說要炸死我和我的家人,就像你說的’大屠殺’,那麼我會離開,是的,我會離開。」朱莉婭·哈特利·布魯爾暗示烏達內伊將她自己與家人置於危險之中,並不是在暗示如果她的家被炸,責任並不完全在以色列軍隊。
 
以色列媒體報導了這次採訪,並將其作為巴勒斯坦記者無法回答以色列軍隊應該對他們做什麼的問題的證明。烏達內伊說,為以色列工作的特工隨後打電話到她家,其中一些人假裝是國際組織的成員,要求提供有關她家居住人數的信息。她在電話里的措辭變得很謹慎,許多問題她都無法正面回答,因為她擔心以色列軍方可能會利用這些信息。
 
如果西方的任何一家媒體在採訪一位遭受哈馬斯威脅、失去家人和朋友或火箭彈落在其住所附近的以色列人時,首先問他們「你是否譴責以色列軍隊」和「你認為巴勒斯坦人對你所在社區應該作出什麼樣的反應」,他們的偏見顯然一目瞭然。然而,向巴勒斯坦人提出同樣的問題時,卻被視作平常。這顯然是一種雙重標準的表現,但如果再加上對飽受戰爭之苦的人們缺乏同情,就會表現出另一種情況——不近人情。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10.30 發佈時間: 上午 10:28
2023.10.30 靜站進度報告:

請見首頁有表格,載明參與者與靜站日期。有意參加者,請於留言板上表示,或寫信至 pal.letters@gmail.com

不想具名參與者亦可,但總得留個稱呼。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10.30 發佈時間: 上午 1:52
相較於西方社會控制全球言論到達滴水不漏的程度,大陸事實上根本就是不設防,完全任由敵人滲透與操弄。這不是好事,而是惡耗警訊。

大陸連教育都不太掌控,不像西方、美日或台灣那樣,嚴格管控各級教育資源與人事,尤其中小學,甚至幼兒園,充分把教育當成一種政治洗腦工具。

比方說,在台灣任何一個小學,我相信敵視鄙視厭惡大陸人與中共者,肯定佔了至少95%以上,而崇拜日本與美國者,幾乎是100%,你不能說這只是一種偶然。

這當然不是偶然,而是精密洗腦體系與言論絕對控制下的必然結果。

然而,大陸方面卻依然還在教育與媒體上讚賞著寶島上的台灣同胞,從來不曾抹黑或妖魔化台灣人,反而還會適時隱惡揚善。

我常覺得,言論自由一詞似乎是一種相當有效的判斷指標,當一個人把西方長年鼓吹的什麼言論自由拿來當成一種文明標竿時,我大概就能知道這個人腦子肯定不是很清楚,絕不是個聰明人。

言論自由如果那麼好那麼妙那麼神聖無比,為什麼西方社會不但不實行,而偏偏朝著反方向走呢?

西方社會如果有言論自由,那麼,納粹就是無政府主義者了,基本上就是截然相反的概念與內涵。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10.29 發佈時間: 下午 9:41
2023.10. 29.第二次進度報告:

現在有兩個技術問題。

ㄧ是打算參加者如何登記日期。

這部分,懷軒應該有辦法。

二是如何把標語牌送到參加者手上?

學姊提到,如果自己會製作的,不妨就自己製作。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10.29 發佈時間: 下午 9:37
2023.10.29. 進度報告:

懷軒說他可以帶頭,也可以幫忙統籌,另外也期待大家多協助。

所謂帶頭其實就是警方通常會需要一個可以對口的對象。

另外,萬一以色列又要找麻煩,帶頭的人可能就會被請去警察局喝茶或吃便當,甚至獄政考察幾日遊。不過,我們這活動無違法之虞,基本上不會有事。如果真的搞到需要去獄政考察,我還是可以擔下這個責任,不過這回我會同意交保。

標語方面,目前想到兩個:

“以色列勿學納粹”

“停止屠殺”

如果還有其他適合的標語,歡迎提供。

目前智巽認領週六(11月4號)下午。學姊(李鑑慧)周五北上開會,正在考慮是否留到隔天週六(11月4號),還在考慮中。如果有留下的話,應該是認領早上的時段。

我則認領11月9號(周四)早上11點到下午3點。從高雄北上一趟不容易,我可以站四小時,然後趕回家接小孩放學。
soko 發佈日期: 2023.10.29 發佈時間: 下午 9:18
大家好,我是大陆同胞,从巴勒斯坦吧找到这个网站,看到这个网站属实让我惊讶,既有对巴勒斯坦人民遭受苦难的广度和深度十分震惊,在浸信会医院事件之前发生的其他事件虽然早有耳闻(比如和巴什尔跳华尔兹这个纪录片里面提到的大屠杀事件),但没有想到以色列政府竟丧心病狂到如此程度,做出如此泯灭人性的种种事情出来,在21世纪的现实中发生这种事情简直就是人类文明的耻辱!!耻辱!!!耻辱!!!!!(对不起在这里太情绪化了)
顺便说一下题外话很多大陆人同样对台湾乃至整个西方言论自由有很大的迷思,当听到同胞从口里说出我们更有言论自由的时候属实惊讶,我们这里有相当多的意见领袖用“简中互联网”来嘲讽大陆的网络环境,不过正如小明所说“内地网络平台的话基本过关键词自动审核就能过,所以什么好的坏的言论、爆论、钓鱼引战(Trolling)发言都会有”所以大部分平台类空间讨论环境的确不是太好,一些更好的讨论环境在某些管理员尽责的地方,曾经在QQ上遇到一位台湾同胞,他说在台湾网络骂脏话之类的会被处罚金?
最后,祝愿巴勒斯坦人民的斗争取得胜利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10.29 發佈時間: 上午 11:23
補充一下。統籌者大概就是做三件事:

1. 找人做標語牌,寫新標語。

2. 弄個班表排班,約定好靜站時間。

3. 隨時公告排班狀況與時間。

若採第三方案,這活動要能成功,一周至少需要七個人次。我可以先認列11月9號下午三點到五點。

同一時段如果人次夠,那就兩人一組。

至於帶頭者,就是如果以色列又要施壓警方,那就會有個人可能會被以首謀罪名抓去進行獄政考察。基本上不會有事,因為兩人以下的集會活動並不違反集遊法。

已經有一些人表示會來參與,但是目前還沒有擔任帶頭及統籌的志願者,歡迎自告奮勇。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10.29 發佈時間: 上午 1:17
以色列勿學納粹:徵靜站帶頭者與統籌者各一名 (1)

陳真
2023. 10.28.

以色列並不是在戰爭,就跟美國近二十幾年來所發動或直接參與的所有軍事攻擊一樣,他們並不是在戰爭,而是屠殺,屠殺手無寸鐵的老幼婦孺。

巴勒斯坦根本沒有軍隊,哪來戰爭?幾十年來,以色列根本不把巴勒斯坦人當人看,愛殺就殺,想關就關,不分男女老幼,想炸哪就炸哪,炸醫院,炸學校,炸社區,炸清真寺,炸幼兒園,炸救護車,炸婚禮,炸市場,無所不炸,而且任意殺害任何巴勒斯坦人,所有一切都是他們的攻擊目標。

許多以色列軍人根本也不否認這一點。以色列政府並且長期系統性地透過各種自欺欺人的修辭,例如 "自衛",例如 "國家安全",鼓動士兵為所欲為,而其屠殺對象卻是老幼婦孺的血肉之嶇。這也說明了為何會有數以千計的以色列軍人,寧願抗命而遭到軍法審判,也不願執行不義的軍事命令。

一些識或不識的朋友寫信來,希望巴勒網可以發起抗議。但是,巴勒網就像一面旗子,一盞燈,旗下燈前長期以來也許聚集了一些人,吸引了某些人的目光,但我們並無動員能力。過去很多活動是我發起,長達十多年,不曾間斷,持續性很夠,但規模很小。

我還是很願意做些事,但是,大部份人也許知道,過去這七、八年來,我個人陷入一種外人不可能理解、關於照顧家人或家族中人尤其是小孩的諸多事務與健康困境,公私繁忙到一種幾乎不眠不休的非人狀態,每天抓緊哪怕僅僅只是一分鐘的休息時間,依然宛如至寶。

個人幾乎完全沒有時間之外,心思也是個問題。我對以色列及美國的惡行,只有一個恨字。沒有任何作為可以反映我心裏的恨。這意思是說,面對如此殘暴的血腥屠殺與種族滅絕惡行,難道我就這樣花個三千多元車費,遠從高雄去到台北的以色列駐台機構大門口前,舉牌罰站個幾小時,然後又不痛不癢地乖乖離去?

問題是,我能不離去嗎?我若不在家,學姐一個人怎麼照顧小孩?如何帶小孩持續無數的就醫與治療?我所工作的醫院,每天近百個病患幾乎全靠我一人撐住,我若不在職位上,醫院的精神科難道要關門停擺?

這些沒有任何邦交的外國駐台機構,表面上是民間組織,實際上仍是集會遊行的禁制區。因此,我們如果要採取行動,大約有三種作法。

第一種是人們經常採用,但我向來很不認同的,那就是聚集一群人去到以色列駐台機構前,舉牌喊口號,或是跟警方事先說好,雙方假裝推擠一下,警方也會配合演出,會舉牌警告,說你們違反集會遊行法 (幾十年來民進黨都說集遊法是摧殘民主自由與人權的惡法,卻從不打算廢除它),在警方第三次警告前,大家就會及時解散,於是賓主盡歡。警方維安任務順利完成,既不會真的逮人,抗議者也順利拍好各種抗議照片,明天報紙就會登出來。

第二種作法大致同上,但我們不跟警方協商,不跟警方配合演戲,我們不會馬上解散。這時候,警方就可能會抓人,會統統抓進警察局,問話,做筆錄。我們得事先推舉一個帶頭者,其他人通常不會有事,但是帶頭者就有可能被拘留,被移送法辦,被判刑,我記得集遊法的刑期好像是一年以下。當然,要不要移送法辦,警方必然都是根據 "上面" 的決定來辦事。

這個作法,巴勒網以前在 AIT 那邊做過幾次,參與者都被抓,但都是問完筆錄就釋放。

這個作法有個缺點就是曇花一現,一下子活動就結束了。

第三種作法是我比較認同的,也是巴勒網過去曾經採用過的作法。那就是禁制區內維持兩人,其他人則站到禁制區外。集遊法只規範三人或三人以上。兩人的抗議理論上是集遊法所無法干涉的。

不過,理論上無法干涉,但實際上要不要干涉,要不要把你拘留,要不要移送法辦,警方還是完全聽命於 "上面"。

差不多十年前吧,以色列有一回也是到處殺人。巴勒網發起長期接力靜站。那一次,我們一直接力靜站到以色列停止攻擊為止,前後好像站了一個多月。

還有一次,事件細節我不太記得了,好像是以色列在公海上屠殺運送救援物資的船上人員。我們那次好像是人力不足,採一人一組單獨接力靜站。理論上沒有違法,但是那一次輪到我靜站時,我卻還是被逮捕了,當晚被押送地檢署拘留,法官要我以一萬元交保候傳。我拒絕交保,法官很驚訝,於是臨時再次開庭,改為無保釋放。幾個月後,我接到不起訴公文。

幾十年來,無數案子,包括叛亂案,我其實從來都拒絕出庭。

舉這三種作法供各位參考。如果有人願意帶頭以身試法,我也許都能參加,但我比較認同第三種。第一種做做樣子,拍拍照,馬上解散,我覺得意義不大。第二種則是每個參與者都有可能會被繩之以法,雖然通常是易科罰金,但也是有可能打入黑牢,有工作有家庭的人不一定能付出這樣的代價。

至於第三種,雖不違法,但還是很難說。我上次被逮捕拘留,深夜有位警方高層自己一個人打開牢房來看我,提到說是以色列向警政署施壓絕不允許有任何人在它的辦公室大門口舉牌抗議,警方只好把我抓來移送法辦。

第三種作法的好處是藉著人員的化整為零與接力靜站,抗議時間可以拉長,甚至可以靜站到以色列放下屠刀為止。

不過,它的缺點是很花時間,必須有人統籌,採公開登記,排班接力。人員多的話,就兩人一組,萬一有人現場挨揍,另一人可以幫忙叫救護車或錄影存證。參與人員不足的話,有些時候就只好一人獨自靜站。

至於靜站時間,沒必要24小時全日不休,可以每天依參與人員的時間,選擇一個或頂多兩個時段,例如早上十點到十二點,或是下午三點到五點。

參與者最好是具名。若不方便具名或不想具全名,當然也不勉強。

統籌者必須列出個表格,在巴勒網上公告,想參加的人就向統籌者報名,告知可參加哪些時段。可以先排出比方說兩周或一個月的時間,逐一把每個時段填滿。萬一臨時無法來的人,就請儘可能提前告知,再找其他人上場。某些時段若參與者超過兩人,其他人就站到禁制區外。

這裏頭還有個很麻煩的問題就是如何把抗議牌子交給下一位靜站者,比較簡單的作法是每個人自己做牌子,自己帶去帶回。但是,標語內容希望能合情合理,勿鼓吹暴力,因為那是風涼話。

有些參與者如果不只來一次,不妨就把現有的牌子帶走,下去要靜站時再帶來。

另一個問題是,我們現有的牌子大多是一般性原則的標語,似乎已經無法適當反映以巴目前的局勢與慘況及美國的圖謀。勢必要重新做一些牌子,數量約需至少20面。標語內容再請大家集思廣益。

當絕大部份國家都主張停火時,美國和日本鬼子卻在聯合國否決了和平提案。這說明了美國其實是希望有這麼一場 "戰爭" 的,而且希望它持續擴大進行。美國之圖謀為何,我還不是很清楚。

以上報告。徵帶頭者及統籌者各一名。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10.24 發佈時間: 上午 1:26
以色列,停止種族滅絕

陳真
2023. 10. 24.

以色列對加薩地區斷水斷電斷糧及阻斷藥物供應,導致數千名重症病患包含上百名新生兒與重症兒童的救命設施如呼吸器無法運作,且無藥可用,將隨時喪命。類似場景就發生在第一次波灣戰爭後的伊拉克,規模更龐大,更血腥,更慘烈,更非人性。

1990年,美國主導聯合國對伊拉克發起禁運,任意非法擴大禁運範圍至幾乎一切基本民生物資與藥物,甚至連止痛藥麻醉藥與抗生素等等,全在禁止之列。美國想禁什麼就禁什麼,前後長達13年,直到美軍入侵全面佔領伊拉克。

當巴勒斯坦類似的長久困境,因為新聞熱度而呈現在世人眼前時,我不知道人們是否因此而比較能關注到帝國主義鐵蹄之下數以千萬計的受害者慘烈的痛苦與傷亡。

這些其實都還只是帝國惡行之冰山一角。比方說,幾十年來我常提起的伊拉克淨水設施問題,透過反人道禁運,美國從事一項軍事實驗,刻意摧毀伊拉克原本中東首屈一指的公衛體系,污染其水源,以公衛做為一種軍事手段,攻擊伊拉克,導致五十萬名伊拉克兒童死亡。美國國務卿 Madeleine Albright 說,為了讓伊拉克人享受民主自由,犧牲五十萬個小孩的生命是值得的。

我相信即使直到今天,絕大部份人根本不知道什麼禁飛區、什麼伊拉克禁運,更不用說美軍在2003年入侵伊拉克之前,長達十幾年的狂轟濫炸,為日後的美軍地面入侵鋪路。

以巴問題也一樣,它持續了幾十年,但是許多人恐怕直到最近幾天才知道世界上有這麼一回事。以色列不但搶人土地,毀人房屋,而且把巴勒斯坦人當成牲畜那般圈養屠殺,進行種族滅絕。

關注這些事雖然已二、三十年,但是,每一個案例,每一樁事件,每一個受害者,都還是讓我很難釋懷,彷彿我就是他們的一份子。一個東西接觸久了,任憑鐵石心腸,恐怕還是很難對它無感,畢竟裏頭有著一己滄桑,無數的歲月年華。

剛剛吃飯時,電視上正報導英國有一場十萬人的示威遊行,支持巴勒斯坦,我看到一個猶太人女生,身上掛著牌子,上面寫著 "Israel,Stop genocide!" (以色列,停止種族滅絕)。巴勒網首頁原本有個計數器,改版後好像已經拿掉。那個計數器記錄那些出於良知拒絕接受不義軍令而遭到軍法審判入獄的以色列軍人之人數。

台灣將來如果被美國推入戰火,希望那些手上握著武器的人,同樣也能明辨是非,認清敵我,勿聽從邪惡命令,勿做傷害兩岸人民之事,讓戰火侷限於最小代價。

事實上,巴勒網所紀念的若雪,也是猶太人。他們以血肉之軀,手無寸鐵,勇敢地站出來對抗自身民族的惡行。

=============================
【以巴衝突】發電燃油只剩3天 加薩醫師:上百嬰兒將被宣判死刑

太報
桂家齊
2023年10月23日

聯合國救援組織週日(10/22)警告,加薩地區僅剩可維持3天的燃油。加薩醫師擔憂表示,若醫院斷電,當地約130名仰賴機器維生的新生兒性命岌岌可危,呼籲盡早將燃油及其他醫療物資送抵各大加薩醫院。

加薩希法醫院新生兒部門負責人阿布爾布爾(Fu'ad al-Bulbul)週日在加薩衛生部發布的影片中說:「大多仰賴呼吸器的嬰兒(斷電後)都會死,因為我們只能救1或2人,我們無法拯救所有嬰兒。」

聯合國近東巴勒斯坦難民救濟工作署(UNRWA)週日警告指出,發電所需的燃油即將在3日內耗盡,進一步惡化加薩的人道困境。

阿布爾布爾說,除了電力可能隨時中斷外,醫療物資也極度缺乏:「不幸的是,我們目前已經沒有任何醫藥可提供,那些必須在嬰兒一出世2小時內施打的救命藥物已經沒了。」

根據加薩衛生部門統計,目前6間新生兒部門中至少有130名新生兒處於「極度危急」狀態。

巴勒斯坦人醫療援助組織( Medical Aid for Palestinians)執行長沃德(Melanie Ward)說:「全世界不能坐視這些加薩嬰孩死亡…防止(嬰兒死亡)失敗形同對他們判處死刑。」

==========================

【以巴衝突】加薩遭以色列斷電斷燃油 醫院數千傷患維生器「隨時可能停擺」

太報
李寧怡

2023年10月12日

以色列7日遭巴勒斯坦激進組織哈瑪斯(Hamas)突襲後,不僅大規模空襲加薩作為報復,也全面封鎖加薩並斷水斷電。加薩當地唯一的發電廠11日已因缺乏燃油而無法供電,多間醫院的維生儀器隨時可能停止運作,因空襲而受重傷的患者命在旦夕。

巴勒斯坦衛生部在加薩的發言人奇德拉(Ashraf Al Qidra)11日表示,以色列的封鎖將當地的醫療設施「推向危險境地」。若無法立刻恢復供電,各醫院會有「大量人員亡故」。

大量傷患住進加護病房 呼吸器卻可能隨時停擺

報導稱,由於以色列連日空襲,各醫院加護病房湧入數以千計的命危傷患,其中許多人仰賴呼吸器維生,一旦醫院發電機因燃油用完而停擺,呼吸器也將停止運作。

加薩是全世界人口密度最高的地區之一,360平方公里的面積住有約230萬人,水、電、燃料及部分糧食來源都仰賴以色列供應。根據聯合國近東巴勒斯坦難民救濟和工程處(UNRWA),當地超過半數居民原已生活在貧窮線以下,三餐不繼。
怡靜 發佈日期: 2023.10.24 發佈時間: 上午 12:40
讀詩吧!我已經不知道可以做些什麼了。
From the river to the sea, Palestine will be free!

來自巴勒斯坦的情人(马哈茂德·达尔维什)
pdf版本下載

============

馬哈茂德·達爾維什(Mahmoud Darwish,1941-2008)
:每一首美麗的詩篇,都是抵抗




作者:唐珺(阿拉伯語譯者)

來自巴勒斯坦的情人(節選)
  
你的言語……曾是一首歌謠
我試圖唱出
可是苦難封鎖了春天的唇
你的言語,像燕子,飛出我的家園
我們的家門、我們秋日的台階
也都隨你遷徙,前往思念想去的方向
……
我們把這歌種入吉他的胸腔
自我們災難的頂層
我們把它彈奏給破損的星月……和石塊
可我已忘了……忘了……你這未知的聲音啊:
鏽蝕了吉他的,究竟是你的離去……還是我的沈默?

當今時代,恐鮮有其他地區的詩人如中東地區的詩人群體,仍在關切民族存亡的話題,仍在為人類最基本的生存訴求吶喊。在巴以衝突的漫漫硝煙之中,馬哈茂德·達爾維什,是一位窮盡畢生為巴勒斯坦民族而歌的詩人。這位在阿拉伯世界家喻戶曉的「巴勒斯坦的情人」,負有「民族詩人」、「民族代言人」的盛名。他美麗深情的詩篇訴說了巴勒斯坦人民的苦難與抗爭,更呈現了這個民族的人性與尊嚴。他讓細膩、溫暖、堅毅的詞語於潤物無聲中綻放光芒,穿破苦難,給予他的人民力量與希望,也令其他國家的讀者為之動容。

「蝶之痕」 對祖國與流亡地的濃情

達爾維什1941年出生於巴勒斯坦北部村莊比爾瓦,1948年以色列建國後,他的家鄉被焚毀,興建新的以色列定居點。年幼的達爾維什隨家人前往黎巴嫩逃難,後遷居被以色列佔領的海法讀完中學。上世紀60年代,他加入了同情巴勒斯坦事業的以色列共產黨,任該黨機關報的編輯,詩歌創作由此開始。

因被指控「思想激進」,達爾維什遭到以色列當局的長期監視,先後5次被捕入獄。1970年,達爾維什前往莫斯科社會科學院學習一年,後前往開羅,任職於埃及《金字塔報》作家俱樂部。1973年,他開始定居貝魯特,任《巴勒斯坦事物》月刊主編。1982年黎巴嫩戰爭爆發,他被迫輾轉於敘利亞、突尼斯、約旦多地,後前往法國主編文化刊物《迦密山》,在巴黎斷斷續續生活了10年。1995年,隨著巴勒斯坦在約旦河西岸成立自治政府,達爾維什選擇回歸祖國,定居拉姆安拉和鄰近的約旦首都安曼。2008年,他於美國休斯敦接受心臟手術意外失敗辭世,享年67歲。

巴勒斯坦為其舉行國葬,遺體被安葬於拉姆安拉。

達爾維什一生共出版30余部詩集和散文集。海法——貝魯特——巴黎——拉姆安拉,構成了達爾維什半個世紀的流亡軌跡。他的詩歌在一個地點誕生,在一些地點成長,在另外一些地點成熟,又最終回歸祖國的空間原點。長成於海法的青年詩人悲憤地書寫被佔境況下故土和人民的創傷,用質樸的抒情詩號召民族堅韌反抗,呼喚「讓風暴刮起來」。

在貝魯特工作期間,頻頻出入車站、海港和機場的詩人記下「沒有姓名,沒有歸屬」的個體悲慘境遇,質問「空虛的路途何時抵達」。旅居巴黎後,他得以用「旁觀者」姿態審視阿拉伯民族和世界,抒發對祖國和流亡地的濃情,「用梔子花的吶喊令祖國回歸」。1995年,詩人回歸祖國定居拉姆安拉,面對挫敗的現狀,他潛心創作,竭力用語言建構一個詩意祖國,「捍衛變化的語言里不變的土地」。他暮年的作品意象純美雋永,也摻雜了狡黠的諷刺。一如其《蝶之痕》所寫:「蝶過留痕,不可見/蝶過留痕,不消散。」祖國與多個流亡地的體驗與碰撞,為他的詩烙下隱隱散不去的痕印,地點(流亡地)的變換或增加,使他的詩獲得延伸和增殖。

書寫抵抗 「巴勒斯坦人」不是職業

巴勒斯坦的詩人似乎更為觀照詩歌現實責任的問題。他們更多表現出自覺背負的民族使命和社會責任感。「抵抗」是巴勒斯坦詩歌的關鍵詞,更是解讀達爾維什詩歌的關鍵詞。書寫抵抗之詩,恰是達爾維什用自身的生命體驗對「詩歌何為、詩人何為」這一根本命題的現實回應。怒斥佔領、壓迫、屠戮,呼喚英勇、革命、自由,「讓玫瑰生長在農夫的臂膀、工人的拳頭、戰士的傷口」,是達爾維什的抵抗所要表達的首要訴求。但他的詩作,並不止於空泛的口號和濫情的宣言,也未淪為政治鬥爭的附庸。

世人對巴勒斯坦的認知常常攜帶程式化的負面傾向:向以軍坦克投擲石塊的憤怒少年,頭蒙黑色面罩、手持槍支的「武裝分子」,居住在難民營的帳篷里、或是在世界各地輾轉流散的巴勒斯坦家庭……達爾維什所秉持的抵抗精神,更表現於抵抗這些偏見,抵御民族屬性所面臨的日漸消解的身份危機。他描繪富有本土風情的自然、宗教、民俗與神話景觀,將巴勒斯坦屬性扎根在詩行裡;他圍繞巴勒斯坦人個體經驗展開敘事,將一種本土的、個體的經驗,高昇至具有普世性意義的人文領空,呼喚人類的道義力量。
  
「巴勒斯坦人」不是職業,是「思念母親咖啡的我」,是「皮膚滲出露水、樹葉在手裡長出的父親」,是「夢見白百合、橄欖枝的士兵」,是「被蝴蝶和露水打濕、在雛菊上方起舞的加利利女子」;巴勒斯坦亦不是口號,是「美得宛若茉莉的情人」,是「迦南人民靠近神的邊界的園圃」,是「在我語言里閃亮的杏花」,是「我翠綠而高聳的詩歌大地」。

達爾維什筆下的抵抗具有詩性的美學意義。他堅守「每一首美麗的詩篇,都是抵抗」,「我放棄的是創作直接的、意義有限的政治詩,而未曾放棄廣義的、美學意義上的抵抗,」達爾維什得出此言,恰源於他的詩人身份,時常受累於民族身份和「民族代言人」的頭銜。「評論家有時將我謀殺,/他們想要特定的詩篇,/特定的比喻。」當詩人在舊作基礎上進行創新時,時常遭遇評論家和讀者的質疑或誤讀。

無論是70年代詩人作出的離開祖國自願流亡的抉擇,80年代詩中蔓延的悲觀情緒,90年代對奧斯陸協議的立場和對愛情、個體宣洩等「偏軸」主題的偏愛,還是2000年後題材的個性化、紛繁化,都不時被扣上「妥協主義」、「投降主義」等「罪名」,對此,達爾維什依舊主張革新詩歌的內容與形式,並試圖消解這一被禁錮的「代言人」意識及言說方式。所以他寫下:「致評論家——/不要用茶匙/或是捕鳥的羅網/解釋我的話語!」

「共享詩人的精神地」 與阿米亥的互視

阿米亥的《野和平》語:「讓它來吧,/就像野花/突如其來,因為田野/需要一種:野和平。」達爾維什和阿米亥這兩位巴以衝突中兩方最具代表性的民族詩人,分別使用阿拉伯語、希伯來語兩種語言,義無反顧地書寫著同一片土地。同一時空下呈現出的二元對立的經驗微妙而真實,在世界範圍亦不多見。此種對立性使得兩位詩人不可避免地互視對方,並形成某種競爭關係。
  
達爾維什曾表示對阿米亥的欣賞,兼而提出巴勒斯坦詩人所面臨的挑戰:「他將巴勒斯坦的土地稱為以色列土地,不遺餘力地書寫它,一些詩歌美得令巴勒斯坦詩人汗顏。於是這個問題實際上相當可怕:誰能把土地寫得更美,便比另一方更值得擁有這土地……他想依照自己所需來使用風景和歷史,而這基於我被摧毀的身份。於是我們之間存在一種競爭:誰是這土地語言的擁有者?誰更愛它?誰寫得更好?」
  
阿米亥也曾在訪談中指出巴以詩歌里某種對立的並置性:「我們在共享現實、風景,共享詩人的精神地。」達爾維什深掘著土地的自然景觀,致力於用語言重塑被剝奪的家園空間。阿米亥綿密地書寫耶路撒冷,把「聖經大地」的神聖與日常融為一體,用人與神的互動去傾吐人對土地的依附性。兩種書寫皆同樣真實而引人感懷。
  
處於「弱勢方」的達爾維什,對於處理衝突與差異的緊迫性有著理性覺悟,面對他者的注視,他的詩行噙滿悲傷卻不卑微,滲透艱辛卻不仇恨,「只要有一條活路,我們也愛生命。/我們打開花園的門扇,讓茉莉花綻放街頭/帶去一個美麗的白晝。」逾越政治的狹隘與謬見,呼喚一個相互理解對話的和平空間,或許比現實的政治紛爭更具人性情懷,且充滿純粹的詩意。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10.23 發佈時間: 上午 9:18
聯合新聞網

將子女名字寫在腿上 加薩人心碎理由曝

編譯羅方妤/即時報導
2023年10月23日

美國CNN報導,一名為CNN工作的記者拍攝影片顯示,一些加薩家長會將子女的名字寫在其腿上,以便在自己或者子女被殺時便於辨識遺體身分。

這些影片是在加薩中部戴爾艾拜萊(Deir el-Balah)的Al Aqsa Martyrs醫院拍攝。該區域21至22日整夜都遭以色列空襲。影片顯示,遇害的一名幼童和三名孩童的小腿肚上都有用阿拉伯文寫著的名字,四個孩子都躺在放在房間地板的擔架上。這間房間似乎是太平間,且已經滿了。目前尚不清楚他們的家長是否也被殺。

記者表示,這種做法在近日變得更普遍。空襲後,加薩多間醫院狀況混亂,沒有足夠空間容納大量湧入的病人,太平間人滿為患。
紀念若雪巴勒斯坦資訊網 © 2002 -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