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info Logo
Palinfo Title

留言須知:* 欄位為必填,但Email 不會顯現以避免垃圾郵件攻擊。留言時,系統會自動轉換斷行。

除網管外,留言需經後台放行才會出現。絕大多數人留言內容不會有問題,但實務上無法把大家全設為網管,以免誤觸後台重要設定,還請舊雨新知見諒。

注意:2010 年 11 月 25 日以前的留言均保留在舊留言版檔案區這裡 (僅供核對,所有內容於 2022.06.21 已全部匯入留言版)。

寫下您的留言

 
 
 
 
 
 
13558 則留言。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05.19 發佈時間: 下午 12:41
我是無意中看到 "神經哥" 這段視頻,驚為天人。唱腔一流,而且表情很好笑,充滿感情。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vQf7I_4IC0

不過,奇怪的是怎麼唱一唱卻還會吐舌頭?後來找到原唱者海來阿木才發現,似乎是神經哥對嘴搞笑。每次看都覺得超好笑。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1qqA1HA3JyE

海來阿木,四川涼山彝族人,創作 "別知己" 這曲子據說是為了紀念2019年因為閃電導致的涼山森林大火。當地政府出動689 名消防員,其中30名犧牲生命,因此而有了這首歌。

生命如此脆弱渺小,悲傷卻又如此巨大。短短幾星期,這曲子我已經聽了幾百遍,尤其夜裏,聽了特別難過。我父母過世很多年了,而我卻無時無刻都還想念著他們;他們的離去,彷彿帶走了我所有的明天。千言萬語無從訴說,何日重逢?有了小孩,我應重生,再活一遍。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05.18 發佈時間: 下午 8:05
聽說又要選舉了,我幾乎忘了這回事,選舉,就像一種搖頭丸,讓待宰羔羊們忽略或忘記真正的大禍臨頭。

我不太追時事,我有我的主題式理解方式。在各種主題中,最大的一個就是世界將何去何從?美國將會如何走下一步?百年苦難後,中國真能撐過這一劫嗎?與其問戰爭會不會來,我看倒不如問說它終將會以何種方式來臨?很多人擔心疫情,但我想,也許他更該擔心一點別的。

我擔心的不是疫情本身,而是人為 "疫情" 究竟從何而來、所為而來以及似乎即將隨之來臨的兩岸戰火。大人餘日不多,不足掛懷,只是苦了小孩。這一代的小孩,迎接他們的,恐怕將是一段慘烈動盪的日子;度過了今天,明日也許又是另一個樣。最終迎來的,不知道是一個永恆的黑暗,還是下一個盛世千年的黎明?

今天早上,學姐說,她給學生出了一道問題,要他們舉例說明當代帝國主義。她問我知不知道學生們怎麼回答?我說腦殘們一定會說中國是帝國主義。她說,學生們的答案比這更離譜,要我猜,我猜不出來。難道還會有比回答 "中國是帝國主義" 更離譜的白痴答案?

學姐說,學生們的小組集體作答,當代帝國主義的代表,答案居然是國民黨。

我聽了,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這樣的腦子也能念大學?這樣的水平要怎麼教?很可怕吧!人居然可以被洗腦到這種地步。拯救世界和平、捍衛人類文明價值的是美國,而中國則是惡魔、人類公敵?連國民黨都成為當代帝國主義的典範,所以民進黨是捍衛民主自由的小天使和維護人權的正義使者?

早上,念小學一年級的大女兒,在進校門之際,突然問我說:"把拔,戰爭什麼時候會來?" 我說,"妳怎麼會問這個?誰跟妳說戰爭要來了?"小可愛回答說:"我都有在注意偷聽你和馬麻都在講些什麼?"

我摸摸她的頭說:"不用怕,把拔馬麻會隨時保護你們"。說完這句話,我們就剛好走到了校門口。她轉頭說:"可是我會怕那種很大的聲音"。我沒回答,只催促她趕快進教室,別遲到了。

我每天都會沿著學校圍牆一路走著,遠遠看著她的背影,直到消失在教室的走廊盡頭。

有了這兩個小孩,雖然身心與行為問題非常多,日子疲憊到極點,許多時候更是充滿外人不可能理解的艱難、折磨與痛苦,恐怕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但我同時也心知肚明,有一天,當我們回想這段充滿艱難與疲憊的日子,一定會發現,原來這就是人生最美好的時光。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05.18 發佈時間: 上午 3:19
這不是什麼政府,也不是政黨,甚至連黑幫都稱不上。為什麼呢?因為,政府必有政策,政策必出自以公,而非私人撈錢工具。政黨必有理念,理念有其內在一致性,而非不斷隨利益而改變。至於幫派,至少也講點義氣原則,但人渣黨卻只是一種純粹私人利益的緊密結合,一群歹徒罪犯、貪官污吏,一群出賣台灣以謀取私利的台奸,一群為了私利權力什麼卑鄙骯髒事都幹得出來的人渣,一個貪得無厭的犯罪集團。

不管是防疫、能源、食安或什麼前瞻政策以及大大小小的所謂 "政策",全當成一塊塊肥肉,大撈特撈,為所欲為。私利與權力,始終是一切所謂 "政策" 的主要考量。

你說,全天下有沒有哪個政權會傾全力阻擋疫苗進口?全天下有沒有哪個政權會去威脅和懲罰所謂 "偷打" 疫苗的人?全天下有沒有哪個政權會去法辦做血清抗體檢測之社區感染實況學術調查研究的人?阻止相關研究計畫,避免疫情真相曝光。全天下有沒有哪個政權的網軍居然會去攻擊主張普篩的人?全天下有沒有哪個政權會毫無廉恥地阻擋疫苗進口、並且花千百億去採購一家根本沒有合格疫苗的私人公司?並且荒腔走板毫無廉恥地護航上市,拿台灣人的健康充當不合格疫苗的實驗品。全天下有沒有哪個政權會去造謠抹黑與攻擊那些企圖捐贈疫苗者?

世界上什麼人渣、歹徒都有,不足為奇。令人嘆為觀止的是人渣、歹徒不管怎麼胡作非為,在這島上居然永遠有著佔據絕大多數人口的支持者?台灣人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陳真
2022. 05. 18.
======================
蔡正元 臉書

2022. 05.15.

快篩劑
快篩劑是防疫必備醫材
卻從一開始就被陳時中百般阻撓
直到疫情失控才放鬆管制
卻又被當成獲利豐厚的商品
交給綠友友大搞綠色發大財
世界上很多地方
快篩劑是政府免費提供的防疫物資
在台灣卻要花錢還要排隊受氣
陳時中慷慷慨慨地大手一揮
就給了高端500億元
這筆錢拿來買快篩劑
每個台灣人可以拿到1850支
比1450的數目還要多
如果拿來買治療藥劑
總共可以買250萬劑
可以救治250萬條中重症的生命
如果拿來蓋
像雷神山醫院的肺炎急診中心
可以蓋25萬張病床
不讓發燒的兒童在急診室門口去世
但是陳時中給了高端500億元
比丟入餿水還不如
結果台灣人什麼都沒有
沒有免費快篩劑
沒有足夠治療藥劑
也沒有雷神山急診中心
因為台灣人的命
在陳時中這種綠官眼裡
很低端
不夠高端

=======================

聯合報社論/徇私、腐敗、官威:衛福部何以僚氣薰天 (節錄)

2022-05-17

四月疫情爆發至今,國內已有七十四萬人確診,二四○人死亡。這段期間,政府政策拿捏不定,民眾要快篩沒快篩,病患要藥物沒藥物,陸續有幼童和長者在求醫途中喪命。在此時刻,衛福部醫福會執行長王必勝竟大打雙北市的官腔,說與高雄、桃園相比,雙北明顯叫不動地區醫院和大型教學醫院,只能靠市立聯合醫院體系苦撐。此話一出,不僅惹怒雙北市長,民眾更是罵聲不絕。

兩年多來,蔡政府指揮地方防疫,總是一副高高在上之姿,甚至對藍綠縣市採取差別待遇。例如快篩試劑的發放,明明雙北才是重災區,需要重點防控,卻偏偏是高雄獲得兩倍的試劑量。這波災情,雙北因人力物資均告吃緊,不斷提出各種放寬篩檢認定及居隔模式的建議,卻不斷遭到陳時中打槍。台灣疫情瀕於失控,和中央把雙北「置之度外」的態度不無關係,影響所及,整個北台灣都連帶失守。

王必勝譏諷雙北「叫不動」地區醫院和大型教學醫院,言下除充滿上對下的不屑,更帶有「看好戲」意味,令人反感。事實上,從行政權責的事理檢視,這恰好證明衛福部的推諉怠忽。防疫成效良好時,蔡政府就逕自居功稱「超前部署」;擋不住疫情時,就把責任推給地方政府防疫不力。天下有如此便宜的中央執政嗎?

首批唾液快篩三千萬劑的獨家代理,衛福部送給了「高端」家族的「福又達」公司,毫不避嫌。至於其他鼻咽快篩試劑的核准進口廠商,名單更不可思議:除有「小吃店」變身的高登生醫公司,有「電玩遊戲」業者變身的因思銳,還有「動物藥商」變身的弘朗生技,公司地點設在屏東潮州的一家農舍。其中多家都是資本額僅數百萬的公司,卻獲得數億元標案;一被揭發,立刻棄單。

如此劣跡斑斑的衛福部,推諉卸責是常態,私德敗壞若無睹,靠著互相包庇就能瞞天過海。在百姓性命交關之際,高官對藥物及試劑的審核竟還涉嫌徇私圖利「綠友友」,放任無品業者得標;一轉身,卻對地方政府大打官腔。如此僚氣薰天的衛福部,讓人不敢置信!

================
聯合報黑白集/政府拿誰的命開玩笑?(節錄)

新冠疫情繼續向高峰挺進,單日新增確診、中重症、死亡人數創新高。百名計程車司機前往疫情指揮中心抗議,政府放任大家自生自滅,「根本在拿我們的命開玩笑」。

快篩之亂、居隔之亂、九宮格之亂、防疫保單之亂,亂事齊發,蔡政府的「超前部署」已成笑話。等到被迫與病毒共存才來部署,這不是拿人民的命開玩笑嗎?

疫情大爆發,人民只能企盼及時得知是否確診,一旦感染也能及時獲得藥物或醫療照護。但指揮官陳時中不僅未回應「四十一死僅五人投藥」的提問,反指責雙北市長所提全面快篩陽視同確診盡快投藥是「病急亂投醫」。然而,慢郎中如何應對急驚風?

其實,也不是所有人都須在醫院外排隊苦等慢郎中。親綠名嘴有醫師到府PCR,綠委也能快速取得PCR結果。慢郎中轉身就打造出快速便利的「綠色通道」。就像疫情警戒期間,工人在工地脫口罩喝水抽菸受罰,政院高官在渡假村群聚餐敘免罰一樣。

人命分三六九等,蔡政府不是拿全民的命開玩笑;有些人的命,蔡政府不會開玩笑。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05.18 發佈時間: 上午 3:13
同志,你誤會了。台灣綠色生物,不管獲得何種信息,結論永遠都一樣。只要是綠色的或西方的,不管怎麼胡作非為,永遠都對。至於對岸,不管做得多好多良善,永遠就是惡魔。這樣的態度,不會因為取得何種信息而改變。

就跟某些精神病人的妄想一樣,他所接觸的現實世界跟我們是完全一樣的,但他卻得出完全違反現實的結論。這時候,光是告訴他再多現實真相也不會有用,你還得想方設法,看能不能讓他願意去意識到一己妄想之荒唐。在此,"願意" 是一個關鍵詞。當事人得願意去想一想、檢驗一下自己所持有的那些信念,是否真的與現實相符。

換個方式說,光是 "討論" 本身是沒有多大意義的,在討論一切人事物之前,恐怕得先討論一下所謂 "討論" 究竟意味著什麼。對許多人來講,討論似乎就只是不斷宣示一模一樣的荒唐信念,他缺乏一種所謂 "反思" (reflection)的高階心智能力。

比方說,當我持有某種想法,我會不斷地去思索這套想法有沒有什麼問題?我本身是否被一己偏見或主觀思維所誤導?我會不斷想找出我的想法到底有沒有什麼謬誤或漏洞?但是大多數人似乎不是這樣,他始終就只會不斷宣示立場,宣示信念,卻永遠不管那個立場與信念是否站得住腳。

前幾天,我看到兩個女兒對著烤箱的外層玻璃照鏡子。我問她們,"妳們在鏡子裏看到誰?" 她們異口同聲說,"看到我自己"。我說:"好棒!你們跟猩猩一樣聰明了"。然後我就告訴她們說,很多動物,例如貓狗,當牠們在鏡子中看到自己時,卻以為看到另外一隻狗,對著鏡中的狗猛叫。鏡子這頭齜牙裂嘴地叫,鏡中的自己也必然跟著齜牙裂嘴,於是 "雙方" 就越吵越凶,幾乎要打起來。

我甚至還看過有的狗很激動,氣得衝到鏡子後面去找對方輸贏,結果鏡子後面什麼也沒有。媽的!居然敢對我叫!林北一來,你就躲起來。牠不知道根本沒有其他的狗躲起來,牠只是在跟自己吵架。

這也許是因為牠們還沒有發展出反思的能力,無法觀照自己。我看綠色生物似乎也一樣,你很難跟他們溝通,除非他們 "願意" 去思索一己信念之基本合理性。

新人在教堂結婚,牧師都會問雙方說你願意娶她嗎?妳願意嫁給他嗎?雙方就會說 "願意"。這樣一個畫面,常讓我想到關於 "願意" 的一些事。比方說,我可以在數學或邏輯面前說 "林北不願意" 嗎?不可以不是嗎?很多事情也一樣,你非得願意不可,因為基本事物必然有著某種內在的一致性,並不是你不願意理會就能由你說了算的。可是,綠色生物偏偏就是這樣一種不可思議的生物,他們堅信一套在現實世界中根本找不到任何相對應現實的奇怪信念。

下回遇到綠色生物來討論時,也許你該先問問他,願不願意在真理與真實面前低頭?如果不願意,那就沒啥好討論的了。
一般路过网友 發佈日期: 2022.05.17 發佈時間: 下午 9:59
因为接受信息的不同,两岸都有一些离谱的偏见。

谷歌的广告经常给中文内容推送一些压迫新疆的ngo广告。我看了想笑,因为正好相反,给少数民族的优待有点太多多到让多数人不爽,比如很低的分数就能上顶级高校,更高的转移支付补贴让部分少民地区薪资比一些中部省市还高。小时候本地经常有新疆人开烤肉摊直接动手打同行,每次都很快放出来,称得上是纵容。如果真的想伸张公平,建议ngo广告改成压迫汉族,指不定真能获得共鸣。

至于刻板印象的产生,没交流+只接收负面消息
一边认为岛内偏执疯狂/铁板一块上下一心,没必要也没可能交流。我的评价是,无视了沉默或无法发声的人,却被音量大嘴巴臭的吸引了注意力

一边认为大陆邪恶专制/人均提线木偶没有思想,向着下坡路加速马上分崩离析。我的评价是,接受单一的媒体轰炸,失去了多数独立思考能力

如果不喜欢互相谩骂,那就建议理性交流+看待事物不要非黑即白,但不觉得能做到

既不是理想天国也不是人间炼狱,我们尚在人间,中国是一个极速上升中的发展中国家,解决了巨量问题,也残留并新增了许多问题,目前到了挑战旧日秩序的转折点

所以,李念净我是你粉丝,知乎的号炸了后有没有建新号我再去关注关注🤣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05.17 發佈時間: 下午 8:27
我寫這些沒有任何針對性,也無任何回應意義,而只是反覆自言自語般講些不知道講過幾百萬次的普遍事實或道理。

我很能理解羅素的感慨。他說,"人們原本只是無知(ignorant),但是經過教育之後,卻變成腦殘(stupid)。"

許多時候,我對於人們中氣十足的愚蠢見解感到很訝異,因為它們是如此可笑,為何提出這些見解的人卻完全看不出其可笑?反而還把它當成真理那樣一副顧盼自雄。

我感到不可思議的是,那些想法的愚昧與荒唐,不是如此顯而易見嗎?為何當事人卻毫無病識感?那種不可思議感就好比說我不會開飛機,但我卻以為自己很會開,甚至還指導機長怎麼開飛機。

"缺乏病識感" 是我這一科的病患一種常見現象。你說他有病,應該吃藥。他會說醫生你才有病,藥你留著自己吃。我能理解精神病患因為心智錯亂,以致於無法認知一己之異常。但我不能理解的是,為什麼所謂正常人,面對無數顯而易見的事實,卻完全看不見一己之見的荒唐。

比方說我真的很難理解怎麼會有人去支持人渣黨那些人渣歹徒?卻反而去仇視那些正直乾淨、為大眾做出許多努力付出許多代價的政治人物或個人?一個人到底是要蠢到何種不可思議的地步,才會變成這樣?

台灣有個常用詞叫做雙標。你看,綠營支持者,不管綠色人渣們如何齷齪下流,如何貪婪腐敗,如何無德無能,他們照樣大力支持,而且還很感恩。但是,面對一些很難得的好人,綠營群眾卻對之視如寇讎。前者不管如何壞事做絕,統統沒關係,照樣熱烈擁戴,但是,後者明明一點問題都沒有,而且貢獻非常大,綠色群眾卻一概視為罪大惡極,不管他做得多好多棒,一律唾罵抹黑到底。

我知道人渣黨及其走狗文人們當然是假裝的,他們存心就是要造謠抹黑,事實上他們完完全全清楚是非善惡。但我不能理解的是底下那些龐大的支持者,怎麼會蠢到這種地步?

面對做事做到完美、乾淨正直的人,對他恨之入骨;對於骯髒下流貪婪無恥做事做得亂七八糟到極點,而且從中大撈特撈,肆無忌憚,毫無廉恥的人渣歹徒,綠色群眾們卻反而高呼萬歲,熱烈擁戴。 很不可思議吧?!人類之理性能力,真的是世上最罕見的東西之一。

當然,我也經常對人渣黨及其文人走狗們的泯滅良知,對他們的無恥齷齪與貪得無饜及滿口謊言終日造謠抹黑,感到非常不可思議。我相信絕大多數的人的品性之良善,我知道卑鄙無恥貪婪到人渣黨那種地步的人畢竟是極少數,但這極少數人卻因一己之貪婪,帶給社會與眾人毀滅性的傷害。

插播:

這些年,寫東西對我而言純粹就是一種折磨,一種刑求。你知道我怎麼寫東西的嗎?找到一個空隙,就趕緊寫個兩個字,然後又得去忙了。過了一段時間之後,也許十分鐘,也許十天後,又找到幾秒鐘的空檔,於是又趕緊搶時間再寫幾個字,然後又得去忙了。許多時候,我根本都忘了原本要寫些什麼。就這樣又經過一段時間,也許五、六個小時,也許七、八天,也許三十幾秒之後,我又逮到幾秒鐘的空檔,就趕緊再寫幾個字...

就是這樣一路虐待下來,片片段段亂無章法地寫成一篇東西。往後幾年,我應該沒什麼機會再寫一些比較有內容、需要引述資料的文章了,除非熬夜不睡覺。但我得儘可能愛惜生命,努力活久一點才行,否則我的兩個無辜的女兒將會在她們還無法自立時成為孤兒。
韓葳 發佈日期: 2022.05.17 發佈時間: 上午 10:45
感謝陳醫師,世勤,洋洋,萬康,证壹和清扬的幫助,我慢慢地將您們寫的每句話都反覆讀了幾遍,您們說的話都對我產生了作用,謝謝您們。

世勤,謝謝您,您說的學妹做實驗只報告「成功」的結果那段話非常重要,據我所理解,現代醫療系統就是建構在這樣的基礎上,曾經成功的結果卻無法複製是頂尖醫學期刊都在擔心的問題。
https://participatorymedicine.org/epatients/2012/03/former-nejm-editors-on-the-corruption-of-american-medicine-ny-times.html

萬康,謝謝您,我不願意先入為主把大陸想得很可怕。

陳醫師,對不起,是因為您說他們「將對院方或醫護人員個人施以鉅額天價的罰款」,所以在我的想像中那是「極大的壓力」,用詞不當還請原諒。

证壹,謝謝您提醒我被洗腦的特徵,也有可能我被洗腦卻不自覺,我以後會注意的。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05.17 發佈時間: 上午 2:34
我對於背後金主是索羅斯的Human Rights Watch(人權觀察組織),早在十多年前便已對之失去信任,尤其是它的涉中部門最為離譜。

對於AI(國際特赦組織)總部的信任,目前尚可,但我猜它遲早也會被CIA所滲透並全盤掌控。

至於我早年經常引述其調查報告的“記者無國界組織”,早已成為“掛人權羊頭專賣反中狗肉” 的政治附隨組織。

主流媒體不斷炒作大陸如何違反人權進行防疫,造謠主題之一就是說大陸以軍警武力侵入民宅,強押百姓施打疫苗。捏造這個謠言的就是“人權觀察組織”。

這年頭,會支持綠營的人,不是良心被狗吃了,就是腦子進水了。但你可別以為反綠的一方就很清醒,事實上大多也是腦殘。比方說,他們很喜歡用對岸的共產黨來比擬民進黨,稱之為綠共。這就好像用耶穌來比擬布希一樣不倫不類。但是,在島內卻很少有人會覺得不倫不類。

台灣人罵民進黨的常用句型之一就是:“連這樣的醜事都幹得出來,跟共產黨有什麼區別?”這就好像罵人說:“連這樣的惡行你都幹得出來,跟耶穌有什麼區別?”

講起防疫,不管大陸做得多好,肯定也都會被說是以邪惡的殘暴手段違反人權的結果,於是就捏造出大陸動用軍警武力侵入民宅綁架人民施打疫苗的無恥謠言。

事實上,全世界第一個發布施打疫苗強制命令的應該是奧地利,拒打者可開罰三千六百歐元,折合台幣約11萬5千,每年可連續開罰四次,直到你就範。

我不是要贊成或反對強制施打疫苗,而只是要說:西方不管怎麼幹都是美好典範,美國就算死幾千萬人,人們也絕不會皺個眉頭,反而有些什麼國際碗糕評鑑組織以及台灣藍綠名嘴與政客們,照樣歌頌美國是世界防疫第一名。

反之,大陸不管做得多好多完美,照樣會被視為殘暴邪惡臭不可聞,完全就是人類公敵。

因此,平常生活周遭如果有人跟我談起疫情,我就很緊張,得趕緊岔開話題才行,否則我怕我會掩藏不住尷尬,因為我知道台灣人如果講到大陸,大概會說些什麼。人們會感嘆說:“他們(大陸)好落後喔,好野蠻喔,好黑暗喔,大陸人真可憐,沒有一點人權。而我們台灣就算再怎麼差,也都還是遠遠贏過他們,所以大家應該要知足惜福,要感恩”,大概就是講這些。
黄清扬 發佈日期: 2022.05.16 發佈時間: 下午 11:34
我也在上海,因为在医院工作,我接种三针都很早,就是比较倒霉没拿到任何赠品的那种人,家里老人就都拿到了如证壹所说的很多生活用品。我也没听说过有那种强迫去打的。哪怕是医院,我有1个同事和一个学生也因自己的一些原因没打,医院也没有强迫所有的医务人员必须打,何况普通老百姓!对于普通老百姓确实有各种福利“引诱”你去免费打三针!但是从没有听说过有如前面那位同学说的那样强迫的。
张证壹 發佈日期: 2022.05.16 發佈時間: 下午 10:39
韓葳好:

我1980年出生于台北,从2009年开始前往上海定居工作,除了差旅或回台北,这些年都一直住在上海,现在也已经在上海成家生子(女),经历过中国大陆完整的疫情。

这几个月大陆受到奥密克戎的入侵,上海最严重且封城了接近两个月。虽然有很多美中不足,甚至令人咬牙切齿的乱象,可是我可以很负责任地说一句:“中国大陆从来没有强迫任何人接种新冠疫苗”。

我这么说是有根据的。以上海为例,我住在上海长宁区,上海每一区的街道办居委会(像是台湾的里长办、邻长办组织)都有各自的接种任务及基本指标,同时也有一定的裁量权。之前上海为了鼓励接种,各区的居委会都出台了接种疫苗送礼品甚至抽奖送现金的活动,而我在接种第三剂(科兴)时正好在今年初春节前,接种时抽到了大礼包,两只手几乎拿不动的米、面、食用油及饼干。还有些地方真的是抽奖能抽到现金。所以有些接种疫苗接种得早的人开玩笑说自己亏了。中国大陆对于接种疫苗的宣传做得非常足,还是全民免费的,而且还有鼓励措施。但即使如此,因为孕妇在怀孕期不适合接种,以及个别的人有自己的考量(我认识因为个人宗教信仰而拒绝接种的人),或一些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老年人,所以中国大陆整体二剂疫苗接种率还不到80%,而完成接种三剂的人口占总人口比例更低一些。

我不知道这样子说你明不明白。就是你说的“中国政府强迫民众打疫苗”这事,是完全的鬼扯蛋。你如果真的相信这么不合常理的鬼扯蛋,并且要煞有其事地就这些鬼扯蛋发出询问甚至是质问,我只能说你还是没有从洗脑里面解脱出来。

如感觉我有冒犯,可能是我用词不太客气,请见谅。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05.16 發佈時間: 下午 8:04
曾有人問蕭伯納,如果有一天重返校園當個學生,會是什麼感覺?蕭伯納說,那就好像問一個已經出獄的囚犯哪天如果重返監獄是什麼感覺。羅素甚至說:"我們原本只是無知,經過教育之後,卻變成腦殘。"

西方教育基本上要比台灣似乎要好上許多,依然如此可怕,更不用說台灣了。我之所以還能在這樣的 "教育" 底下存活,沒有窒息而死或捏LP自殺,基本上就是因為至少還有數學這東西的存在。

每當我被 "教育" 得痛苦不堪時,我不是念阿彌陀佛,而是趕緊想數學,躲進數學的世界裏,純粹,乾淨,從中獲得某種平靜與安慰。

大學時,為了生存,我曾同時兼了五個家教工作,拯救過無數數學白痴。我很少教他們解題,因為解題沒什麼意義,如果你真的懂,何必一再演練例題?如果你不是真的懂,你演練一萬次也沒用。

許多時候,我不太教什麼例題演算,而是跟我的家教學生談數學,就像在聊一個心儀暗戀的對象那樣。你要把數學學好,總得先認識她吧,得先知道數學是什麼東西。

光是知道還不夠,你還得喜歡她,把她當成愛人那樣,心裏給她挪出個位置,常常想念她,關心她,體會她的種種,學習用她(數學)的眼光看世界。這很重要,畢竟你不可能學好一套讓你感到恐懼或厭惡的學問。

經過這麼一番教導,我的數學白痴學生們,後來大多數都和數學成為好朋友,取得很好的成績。許多家長很納悶,每次偷看我上課,發現我都只是在聊天,我到底是怎麼教好他們的小孩數學?

方法無它,首先是要認識她,懂得她的本質,接著是愛她。能做到 "認識她" 這一步,數學大概也就不會太爛了。如果可以進一步愛上她,那應該就能成為數學高手了。

當然,這裏頭還是需要一點基本能力,像我小女兒數學就不行,把我打敗了,都快上小學了,前幾天光是教她3加5就教了兩個多鐘頭還是學不會;6減1居然說等於9;8或5哪個大永遠搞不清楚。她知道八顆蘋果比五顆多,但是8跟5哪個大,她就一片茫然了。這表示她還不 "認識" 數學,不知道數學是什麼東西。

小女兒念幼兒園大班半年多之後的有一天,放學去接她,她非常開心地跟我說,"把拔,我告訴你,我們班每個人都考100,只有我考0分"。我說:"真的喔?那妳覺得很開心嗎?" 她大聲說 "對"。她滿臉笑容,我也跟著她一起開心!但我回家馬上告訴學姐:"全班都100分,只有小月亮每次考0分。" 這意味著她還不知道學習或考試是怎麼一回事。

問題是,要 "認識" 一個東西,倒也不是那麼容易,就跟認識一個人一樣,光是知道對方的身高體重或各種學經歷是沒有意義的。就算你知道一個人從小到大的所有相關資訊,你還是很可能根本不認識他,不了解他。

反之,就算你完全不清楚某個人的各種資訊,你卻有可能認識他,理解他。認識與否的關鍵在於理解他的個性,他的美感與價值取向。

也許認識所有人事物的原理都差不多,你得透過某種本質,藉以掌握整體,而不是支離破碎地在無盡的相關資訊大海中盲人摸象。

這些道理很簡單,我知道媒體不是真的不懂,不是真的對祖國如此無知,而是故意抹黑,比方說天天鋪天蓋地負面報導大陸,比方說哪個媽媽帶著小孩在餐桌上大便,或是哪個大陸人做了些什麼蠢事壞事,哪個大陸公安多麼粗暴野蠻等等,可見 "中國人" 多髒多蠢多壞多麼專制獨裁啊!這樣你還敢跟"他們中國人" 統一?"我們台灣人" 是如此高貴文明,如此民主自由,如此幸福,怎麼可能和又髒又壞有毒有病的中國人統一?

天天就是搞這一套認知作戰,很低能,但是對腦殘卻很有效,因為他們就是以那樣的方式在理解世界。這時候,你跟他辯論大陸是否真的有個媽媽讓小孩在餐桌上大便是沒有意義的,你得想辦法讓他在一種本質性、普遍性的意義上,重新學習如何認識世界,認識人,認識萬事萬物。

我覺得文學、電影、音樂、哲學乃至笑話等等,似乎都有這樣的啟發。當然,啟不啟發畢竟不是、也不該是藝術的目的,但是,一個好的藝術,自然也意味著它有著某種深刻的理解能力,從而也帶來一種啟發與感動。

除了文學、電影及音樂,我平常就有收集笑話和魔術影片的習慣,純屬自娛。有了小孩後,這些笑話與魔術檔案,就成為每天娛樂小孩的現成把戲。我並不是想藉此教育他們,但我相信,接觸這些東西,除了讓人少了一些 "向上提升" 的競爭力之外,不會有什麼害處,而是能夠讓人活得自在些愉快些,或許也會對人事物、對自己多一些理解,對生命的可悲多一些憐憫與希望。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05.16 發佈時間: 下午 2:29
韓葳,

我若不打疫苗,很可能就無法當醫生,很多老師如果不打疫苗,就無法任教,無數行業若不打疫苗,就無法上班,也就是說,大部份人如果不打疫苗,就得從此失業。你說這個叫做“尊重人民的自由選擇”?

被迫失業也算是一種“自由“?台灣很“自由”,不打疫苗就是“自由”選擇失業而已,很尊重人民,而大陸卻成為動用軍警武力強押人民施打疫苗!這樣談事情不會太荒唐嗎?

還有,我不會說我工作的醫院受到“極大”壓力,我不會用這樣戲劇化的方式描述事情,因為醫院是體制內的東西,自然會照著行政體制走,無所謂“極大壓力”,彷彿醫院在替我對抗什麼似的。沒這回事。在壓力出現之前,我就決定要打疫苗了,只是我不會去打完全不合格的高端,也不打AZ。

我的回應就這樣,不多說了。
張萬康 發佈日期: 2022.05.16 發佈時間: 下午 2:27
大陸可以不打疫苗。我邯鄲的朋友不想給上小學的兒子打,跟我透過微信討論過該不該打。老師有問為何不打?雖問法禮貌且負責,但他還是有壓力,他主要怕同學們都打了但自己小孩沒打而受大夥兒排擠。我跟他討論了許久,可能有兩個小時。我建議你這麼神經質還是給他打吧(他心思很細,細到討論任何事情都摳一個點繞不出。他跟我挺要好,所以我不是說他壞話啦)。基本上真不想打是可以的。就是因為可以不打,所以他跟我大半夜聊這麼久。

另一青島朋友也是不想打。我勸她打,她後來鬆動了,說那她去選另一種牌子打好了(原先要打哪個藥廠牌子我忘了)。

大陸很多公司或國營企業規定員工要打,這在美國或台灣也一樣。我們家附近便利商店的店長大叔說公司有安排他們打疫苗,他覺得挺好的。我意思是說有的人還巴不得趕緊打、一直打,喜歡自己被強制打,認為是種關照。有的人不這樣想,不打就是不打,我家附近有個車行老闆很有個性,他說政府叫大家上網登記,光這點他就覺得政府不用心照顧百姓,故此堅決不打。我很敬佩他。

如果先入為主把大陸想得很可怕,那真的講啥都白搭,不過希望這個留言仍能對韓葳起一定作用。

藍綠接力或齊力醜化中國造成台灣人普遍貶低或錯解大陸,外加大陸的恨國黨喜歡造自己國家的謠。
洋洋 發佈日期: 2022.05.16 發佈時間: 下午 1:12
拒绝打疫苗违法吗 ?




不违法
根据国家卫健委疾控局指出新冠病毒疫苗接种遵循“知情、同意、自愿”的基本原则。也就是说,是否接种新冠疫苗由个人决定,国家并没有必须打新冠疫苗规定。





兒子四年級,年前,學校要給他打新冠疫苗,我知道後過去了。

老師說,上面通知,應接盡接,所以孩子的疫苗是一定要打的。

我說,據我所知,對於新冠疫苗的,衛健委的態度是,知情、自願、同意。所以這個疫苗,我可以選擇不打。

老師說,上面的通知,我們也沒有辦法。

我說,可以,拿通知我來看。我要有發通知人的簽名、或者發通知單位的印章的通知。

老師表示可以給我要,但是眼前這個疫苗必須先得打上。

我說可以,出示必須打疫苗的相關法律條文,或者國家一級政府的相關文件,又或者我剛才說的有簽名或者印章的通知。

老師表示有些難辦。

我問,孩子打疫苗後,如果有副作用,你能負責嗎?

老師表示不能。

我問,校長能負責嗎?

老師表示也不能。

我問,那給你發通知的那個人或者單位能負責嗎?

老師表示不知道。

我說,作為孩子的監護人,孩子不打疫苗的所有後果,我都可以負責。

老師表示他也是奉命而為,我這樣做他很難做,可能會影響孩子以後在本校的正常學習生活。

我說,孩子現在是九年義務教育階段,沒有任何法律或者文件表示,打新冠疫苗可以和義務教育相掛鉤,如果僅僅因為我的孩子沒打新冠疫苗,就導致他的義務教育受到什麼不好的影響,我將向相關部門進行投訴。包括但不限於以下幾個部門——各級教育局,市長熱線,國務院督察組等等。讓他們來評判,是學校對,還是我對。

老師表示他會充分考慮我的意見的,談話結束。

現在老師也沒給我看到相關通知或者文件,我兒子也沒打疫苗。
許世勤 發佈日期: 2022.05.16 發佈時間: 下午 12:49
西方敘事對中國的抹黑有一套經常性的作法,就是把特例或個例,放大為通例,並以此做出結論。這類敘事的潛台詞不外乎就是「關乎中國的,不管怎麼樣都是錯的,由此證明關乎西方的,都是好的而且良善的」這也是西方二元對立思考下的產物。姑且不論這些例子的真實性,這裡面往往有著以偏概全的謬誤。或者是如同美國捏造「伊拉克有大規模毀滅性武器」,或在反恐戰爭中的美國對嫌疑人的「預防性羈押」,很多都不是建立在事實或證據,這就是所謂的「主流」。假設西方真的這麼重視「自由」,那麼揭發美國戰爭罪行的Julian Assange等人,為什麼要遭受西方鋪天蓋地的追殺?當以色列侵犯巴勒斯坦、沙烏地阿拉伯荼害葉門、緬甸屠殺羅興亞人的時候,這些成天譴責中國或俄羅斯的人又在哪裡?西方敘事「教導」了我們何謂「人權」,原來只是一種拿來鞏固霸權的武器。

過去我有個學妹做實驗,每次她只拿她認為「成功」的結果來報告,因為老師會「很高興」。但是她的結果其實在不清楚原因的情況下,每100次的實驗只能成功3次,所以這3次足以讓數據有統計上的「意義」,但是那些「不成功」的97次呢?中國的政策在每百萬人次中出現可能不超過10個的「特殊案例」,我相信所有的政策也不可能盡善盡美、盡如人意,所以這些事有些可能是真的,但不少其實也是中國自己的媒體揭發的。但在「西方敘事」下,這些「特殊案例」便成了中國「反民主、迫害人權」的「證據」。以前我也都認為向CNN、BBC這樣帶有「陰間濾鏡」的敘事是真的,但仔細檢驗這些敘事後,其實滿紙荒唐。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05.16 發佈時間: 上午 11:40
韓葳,

一個好問題很容易回答,即便它極為艱深,你還是很容易可以對它做出一個相對應的深刻回應。但是,一個不是問題的問題就沒法答了,不是因為它的內涵很困難,而是因為它毫無內涵,不知所云。

比方說什麼大陸某某某地方的某某某個張先生被武警壓制著打疫苗,這也能構成一個思考問題的依據嗎?從而做出兩岸不該統一的結論。這不會太令人無言嗎?

至於其它問題也一樣,很可怕,我有一種想撞牆的衝動。(心情寫實描述,無不敬之意。)

念國中時,常跟同學玩一種說傻話遊戲,比賽看誰能講出最令人無言的傻話,由其他同學當裁判。班上有個好朋友很聰明,他總是可以說出最讓人啞口無言的傻話。說傻話不容易,它需要某種胡說八道的本事,我缺乏這方面的天份。

重點是,法律上不知者無罪,認知意義上卻是知者無罪;說傻話的人本身得知道自己故意在說傻話,那才叫做本事。如果說傻話卻反而還以為真知灼見,那就真的讓人無言了。

十多年前在英國看過 Woody Allen 有部片叫做 "small time crooks",非常好笑。記得裏頭有個中年婦女的角色特別好笑,例如有一次Woody Allen 講到什麼 carry myself, 她還回應說那是"physically impossible",有一段偷項鍊的橋段,好像還講到什麼DNA;情節忘了,只記得非常好笑。打算最近去網路上買這電影和另一部 "take the money and run" 來給小孩看。
許世勤 發佈日期: 2022.05.16 發佈時間: 上午 9:20
大陸的戰略邊界有好幾個方向,但是戰略上的重要性都不像台灣海峽這麼重要。美國為什麼可以在世界上橫行霸道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美國本土基本上沒有地緣上的危險。當年古巴飛彈危機,是因為蘇聯打算在古巴架設飛彈,美國馬上就跳腳了,差點就要引爆熱核戰。美國以全世界最大的軍事組織到處在別人的國家邊境線上架設飛彈,這些被針對的國家並不是因為相信美國而自認為「安全」,而是因為實力不足以對抗美國。北約東擴也是同樣的道理,因此俄羅斯為了自身的國家安全出手攻打烏克蘭。可以說中國與俄羅斯如果不夠強大到足以在地緣上突破美國封鎖,那麼全世界都會成為美國的奴隸。作為奴隸是什麼下場?看看美國內部千瘡百孔,瘟疫導致大量人民死亡、經濟面臨崩潰、冬天沒電可用而凍死,這些政客卻只會要他們自立自強就知道了。因為奴隸不會被視作「人」,沒有尊嚴,只是隨時可以被犧牲的棋子。

中國以北相鄰蒙古與俄羅斯,目前這個方向沒有安全上的疑慮。所以俄烏戰爭,中國其實有著俄羅斯不能輸的壓力,否則唇亡齒寒,俄羅斯一旦被美國控制,中國以北將直接承接來自北約的軍事壓力。目前美國主要在中國大陸的東、西、南、東北一帶嘗試給中國製造麻煩,尤其是西方邊境的新疆一帶,再來就是東方的台灣海峽加上南海問題。南方邊境則主要是美國透過印度搞事,但是印度的政治文化一向好大喜功不切實際,幾年前甚至派兵入侵中國西南領地,搞得灰頭土臉。最近俄烏之戰中,印度的表態甚至與美國的期望相左,印度表示自己可以戰略自主。東北亞一帶的朝鮮半島是遏制中國的一處要道,日本侵華戰爭的路線之一,但是這裡除了南北韓問題,美國想要整合這個區域的「盟友」,日本跟韓國之間存在著根本矛盾,甚至美國與日本在歷史上也存在著根本矛盾,所以這邊要興風作浪難度甚大。關於西邊新疆的事,主要還是跟恐怖主義有關,而西方對新疆一帶如強迫勞動等的謠言,目前看來是暫時平息。美國用來遏制中國,最容易挑動的地方實屬台海問題。台灣也是當年日本侵華戰爭的另一條線,與北邊的朝鮮半島形成鉗形攻勢夾擊中國。尤其是台灣海峽一旦被美國控制,中國的東南沿海將不再是自己的「內海」,海上經濟將如同被掐住咽喉,所以可以說台灣是中國的命脈。台灣有部分人認為台灣對中國不重要,這是錯誤的,這只是站在自己想要「獨立自主」的立場自己騙自己,就像烏克蘭說自己加入北約不會對俄羅斯有危險一樣。
韓葳 發佈日期: 2022.05.16 發佈時間: 上午 8:47
感謝您的回覆。我很敬佩您,因為當您察覺到我的理解程度和您有著極大的差異,您依然願意為我解釋,這一點必須跟您學習。

可是請相信我真的沒有故意要「荒唐、扭曲與誇大渲染」,一絲毫這樣的意思都沒有,我只是表達依照自己目前的程度所想不通的事情。

我沒有受到台灣政府的洗腦,因爲長年住在國外而且之前很少關注台灣的新聞,是在看了您的「給台灣人的肺腑之言」才知道原來台灣在我們離開後出現了巨大的變化。我們是在新冠疫情發生前的一個月回到台灣,然後一直滯留到現在。

因為也很少關注中國的信息,所以不能判斷像「警員以武力將他押上警車並送達醫院。在手腳遭多人壓制之下,張先生被注射了一劑疫苗。」這樣的報導是否屬實。希望您不介意我這麼說:您是在您的醫院受到極大壓力下才被迫打了一劑疫苗,可是,您還是有選擇辭職的option,有選擇不出國的option,至少還有options,我不知道中國政府會如何處理拒絕打疫苗的人民?

關於疫苗:
不是只有台灣,許多西方國家也沒有提供傳統的滅活疫苗。

不能打新冠疫苗(包括傳統的滅活疫苗)的想法是我用了大約十個月,幾乎每天都在慢慢地讀相關文章(主要是讀英文的,後期也參考了台灣李偉平教授的分析),最後做出決定是因為理解到原來整個醫療系統出了嚴重的問題。例如下文的作者,他寫了很多分析醫療歷史的文章:
https://amidwesterndoctor.substack.com/p/why-can-doctors-not-diagnose-medical?s=r

對不起,知道您很忙所以不敢多寫。
再次感謝您的回覆,我會自己慢慢讀您之前寫的文章,以補足理解上的不足。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05.16 發佈時間: 上午 2:44
韓葳,

妳的問題我無言了。。。。我不可能給妳一個好的回答,最好的回答其實就是妳的問題根本不存在,或者說,那不是一個好問題。一個好的理解事物的方式,不會是那樣。

我沒法回答妳 "可怕的" 問題,只能指出它為何可怕。但是,事實上我也不可能指出其可怕之處。為什麼呢?因為那意味著我恐怕得從ABC開始教起,也許得寫上五百萬字來回答。

我舉個類比,黨外時期,只要是批評政府或舉個布條抗議,都會被視為洪水猛獸,視為陰謀野心暴力份子。當時人們對於黨外人士最流行的普遍質疑方式之一就是諸如:

"你們為什麼不循正常管道反映意見?"

"你們為什麼總是要批評,而不是肯定,不是提出建設性的意見?"

"你們不知道批評帶來社會多大的不安與不和諧嗎?"

"你們不知道遊行得付出多少社會成本、影響多少交通、傷害多少人的權益嗎?"

"你們黨外人士為什麼要使用暴力?"(事實上根本沒有這回事)

"你們為什麼不能看事情好的一面?為什麼不能肯定政府帶給人民的幸福而一定要這樣批評?"

你的理解事情的方式,大約就是這樣。特徵之一就是根據某種偏見,或是根據自己設定的某個微不足道甚至根本不存在的東西,然後藉以得出某個極其龐大的結論。

我這一科有很多病人拒絕吃藥,或是自己當醫生,自己決定什麼藥要吃,什麼藥不吃。他們總是根據一些微不足道或根本不存在的荒唐理由而拒絕吃藥,或是自己當醫生,自己決定如何吃藥以及吃哪些藥。我很樂意跟他們講解藥理、生理與病理,但我知道,如果真的要如此從根救起,恐怕得花上幾年的時間來講解。

再者,妳的理解內容之基本正確性也有問題,例如什麼大陸以武力強迫人民施打疫苗,例如什麼不打疫苗才是有智慧的政府,例如什麼大陸有十幾個鄰國,多一個台灣又何妨?諸如這些說法,均屬荒唐、扭曲與誇大渲染。

我之所以打基因疫苗,純屬被迫。原先我是拒打的,但是院方百般"勸說",後來高雄市衛生局連勸說都省了,直接來公文說在幾月幾號以前若不施打,將對院方或醫護人員個人施以鉅額天價的罰款。

我後來之所以屈服是因為,我考慮到我會常出國,不得不打,否則出不了國。

倘若去大陸打疫苗,來回可以不用隔離一個月,我會連夜攜家帶眷馬上去大陸打。打疫苗才是明智的,但我指的是大陸之傳統滅活疫苗。至於西方這些新科技疫苗,基本上就是充當白老鼠,該打或不打,得由個人自行斟酌。打不是智慧,不打也不見得更聰明。

台灣人困居島上,被人渣黨綁架,一切大陸的東西都不准用,包括疫苗、口罩與快篩試劑等等等。台灣人連個基本選擇防疫用品與安全疫苗的機會都沒有,這算不算更惡劣無恥的暴力?而且,這一切政治暴力手段,圖謀的從來不是人民的健康,而是人渣黨的私利與權力,貪婪無恥,為所欲為,不惜以千百條人命為代價來圖謀個人私利。

至於大陸防疫措施,旁人不論認不認同,都無法否認它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儘一切可能維護每一個國民的生命與健康,而無一絲私人圖利之企圖,也不是美國那樣一種 "死幾百萬低端人口或老年人口都無所謂" 的態度。
韓葳 發佈日期: 2022.05.16 發佈時間: 上午 1:22
請問:
為什麼中國要被美國操弄?
為什麼中國不能放棄台灣?

您說:「北京有可能蠢到或無能到讓近在咫尺的台灣公然變成美軍基地嗎?」
可是和中國有領土接壤的國家有14個,隔海相望的國家有6個,再多一個有什麼關係?我是真的不懂歷史也不懂政治,就是很單純的以為:中國若放棄台灣既不蠢也非無能,而是有智慧,不落入別人的惡意操弄。

另外,關於回歸祖國,我本來是願意的。
可是,我們都知道打新冠疫苗是錯誤的決定,
而當面對有智慧懂得拒絕接種疫苗的人民,中國卻是動用警員以武力強制施打。
看到這種情況,我實在是猶豫了,我怎麼能自願去給缺乏智慧還動用蠻力的人管?
現在的台灣雖然也不理想,但至少表面上尊重人民,
雖然他為了讓大家照他說的做,沒辦法只好用洗腦欺騙的種種手段,
但至少他不會用武力逼人民,
而且他一但出現不合理的行為,你還可以去投訴或是請大家一起幫忙評評理。
所以只要自己頭腦夠清楚,至少還有路可走,還有options,
不像在中國,腦子沒問題的人得承受被腦子有問題的人強制施打。
所以我又開始不願意回歸祖國了。

說的不對的地方請多多包涵,若有時間的話也請您指正,若沒時間回覆也沒關係的,真不好意思,實是有感而發,因每晚陪家人看電視,有一台每天都請武器專家分析各種最新型的武器,看了實在難過,不知道他們有沒有想過當這些武器打到自己的房子裡時會是什麼感覺?
紀念若雪巴勒斯坦資訊網 © 2002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