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info Logo
Palinfo Title

留言須知:* 欄位為必填,但Email 不會顯現以避免垃圾郵件攻擊。留言時,系統會自動轉換斷行。

除網管外,留言需經後台放行才會出現。絕大多數人留言內容不會有問題,但實務上無法把大家全設為網管,以免誤觸後台重要設定,還請舊雨新知見諒。

注意:2010 年 11 月 25 日以前的留言均保留在舊留言版檔案區這裡 (僅供核對,所有內容於 2022.06.21 已全部匯入留言版)。

寫下您的留言

 
 
 
 
 
 
13559 則留言。
jackie 發佈日期: 2022.04.19 發佈時間: 下午 3:54
【保護台灣幼童,請拒打新冠疫苗】此篇文章是北榮李偉平教授所寫,如果陳先生認為這篇文章是「⋯確認作者,確認出處,匿名⋯」的,特在此澄清!


「寧可『數百名』幼童被天擇淘汰⋯」,依據李偉平教授其免疫學的思路:因為華人約有 0.05% 以下的人口天生就沒有 T-cell ,沒有 T-cell 的人就算打疫苗也生不出來(因此新冠肺癌的死亡率大約落於總人口的 0.05% 左右),因為疫苗會破壞Innate immunity,使Omicron容易突破Natural antibody及Natural killer cell的防線,在鼻咽喉建立感染基地,使確診人數暴增3-4倍⋯。

而施打了歐美毒苗的幼童,就算沒被打死,也會一輩子受毒苗產生的後遺症疾病所苦,而且把歐美毒苗當中的外來蛋白成分,打進人體會與DNA結合,會遺傳給數代子孫⋯

以下回覆網友的言論,也是來自於李偉平教授:

⋯99.9%的華人靠T cell immunity可輕鬆清除入侵口腔鼻咽黏膜細胞的病毒, 感染後沒有症狀或只有輕微的不適, 當成一般感冒治療. ⋯


????兩岸新冠肺炎死亡率驚人的雷同
https://tinyurl.com/2p8ejujv

????華人世界的新冠疫情
https://tinyurl.com/3wt62rye

????科興疫苗為何勝出?
https://tinyurl.com/2p8jn2d5


如果陳先生認為李教授的言論是「鬼扯,是故意惡搞,胡扯瞎掰⋯」的話,請把此篇及上一篇「保護台灣幼童,請拒打新冠疫苗【原址PO文已經撤除】 」的留言刪除,謝謝!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04.19 發佈時間: 下午 12:46
高達說,“美國人很喜歡問我:What do you mean exactly?”高達回答說:“I mean, but not exactly.”

我很喜歡這段對話。但我小時候腦子還不是很清楚,越是糊塗的腦袋,似乎越喜歡一清二楚。直到成年之後,我才有點開竅,喜歡曖昧,喜歡模糊,喜歡不清不楚難以言喻。

小時候很討厭聽老師說到“文化”二字,總覺得它就像個垃圾桶,把人們無能思索的事物,就統統推給“文化” ,丟到“文化” 垃圾桶裡,仿佛把難以說明的現象或概念往裡頭一丟,就等於對它們做出了解釋。

不過,長大之後,尤其是三十多歲漂洋過海之後,從無數生活經驗與觀察及知識研究之中,我就慢慢相信了“文化” 。我覺得,西方文化在本質上似乎有別於東方。前者相信眼見為憑,相信分析,相信數量,相信一就是一,二就是二,特別是非常相信拳頭,相信優勝劣敗物競天擇,相信勝王敗寇。

但是東方似乎比較隱晦,比較風花雪月,相信很多難以言喻的東西之根本價值,甚至抬舉弱,相信日月星辰,相信水般之柔弱。

也許東西方這樣一種文化差異之主導地位歸屬,將型塑未來千百年世界的不同樣貌。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04.19 發佈時間: 下午 12:19
(續2022.04.17.)

對岸防疫的一切措施,純粹只有一個目的就是盡一切可能保護人民的健康與財產。

但是美國不是,美國殖民下的台灣更不是。美國根本不把一般人(尤其是弱勢者或所謂低端人口)的生命當一回事。

台灣更是如此,直接聽命於美國,從一開始就拼命瘋狂阻擋疫苗進口,無數荒唐惡劣無恥的反疫苗進口之變態行徑,藉以掩護美國所屬意的根本不合格之高端疫苗之荒唐開打,把台灣人當實驗品。

現在又來了!美國主子要我們與病毒共存,我們就得與病毒共存。美國主子要我們打美國人自己都還不敢讓美國小孩打的莫德納,我們就要讓台灣人的小孩當莫德納的白老鼠。

你很清楚可以看得出來,台灣之所謂防疫,美國主子的命令,才是真正的決策來源,一切措施或荒唐行徑的唯二考量就是私人暴利與政治鬥爭及選舉,拿它來圖謀私利,拿它來充當政治工具,甚至背後非常有可能還隱藏著美國針對華人的基因武器之實驗開發用途,藉以取得相關數據。

至於台灣人民真真切切的身家性命財產,從來不在於這個人渣殖民走狗政權的考量之中,當然更不會是美國主子所在意。

這個世界,幾百年來一切侵略戰爭與屠殺滅種及無數動亂掠奪的根源,背後思維有二:

一,西方人始終不把非西方人當成 “人”看待,而是當成一種藉以斂財擴權的必要消耗品。在西方人根深蒂固的思想裡頭,這個世界是為西方人而存在。他們始終認為,非白人有義務為西方人的利益付出一切代價,包括付出生命。

二,誰阻擋西方人尤其是美國人的利益,誰就是敵人,必須消滅。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04.19 發佈時間: 上午 10:11
西方與其走狗們宣傳戰的作法之一就是冒充反對者,故意瞎掰一些很離譜的言論來 "抹黑" 自己,然後人們就會對反對者的道德與理性水平失去信心並反感,從而對其所言所行一概嗤之以鼻,不當一回事。

有一些則是純搞笑。比方說,最近看到一個報紙截圖,是華盛頓郵報,上頭大標題寫著 "中國每年強迫數億棵樹木栽種",文中譴責中共並未考慮過樹木的感受,也不曾詢問樹木是否願意被栽種,很明顯侵犯了樹權。

你一看也知道這是故意瞎掰,可是,偏偏有人相信,於是就大作文章,批評西方之抹黑中國。可是,你要知道,西方及其走狗們只是壞,他們並不笨;你用肚臍想也知道,他們怎麼可能會寫出這種報導來攻擊中國。

諸如這些,都是故意要混淆視聽。當真真假假的訊息滿天飛,當信任的基礎一再被侵蝕,久而久之,人們於是也逐漸失去了對於真理或真相的義憤與敏感度,從而不再在乎是非對錯;腦海留存下來的,就只剩下主流媒體鋪天蓋地的謊言宣傳所產生的印象。

中、俄媒體並不會(當然也不可能,更不必要)報導所有真實,但它所報導出來的,幾乎全都是可信的。西方媒體則不然,它的手段花樣可多了,例如用一分的真相掩護九分的謊言;例如自編自導低能的假批評來抹黑自己,使人們對批評者的理性與道德水平喪失信心;例如把敵人一分的問題或根本不存在的問題,渲染成一萬分、一億分;例如允許根本無害不痛不癢的所謂批評大量存在,製造自由假像,至於有害其惡行的言論則使其無限消音,使之從絕大多數人的視線中消失。

至於顛覆性的真相或行動,報導者或從事者通常就會遭到暗殺或拘禁,例如被暗殺的Andre Vltchek,以及被全球獵捕的阿桑吉。至於Noam Chomsky或John Pilger之所以還活著,是因為他們(或我們)事實上都從主流媒體上徹底消音。

Emir Kusturica在七、八年前曾經到處在公開場合批評美國扶植烏克蘭的納粹勢力之血腥猖狂,認定烏克蘭將會是美國用來對付俄羅斯的人肉炸彈。烏克蘭軍方曾因此揚言要他的命,並曾發動一次未遂攻擊。Kusturica和史諾登之所以至今還活著,是因為他們自身的舉世名氣夠響亮,使得美國投鼠忌器,同時俄羅斯也保護了他們,而不是因為西方有什麼見鬼的言論自由。西方對於言論的管控,事實上要比中國要嚴密千百倍,控制得滴水不漏,而且一方面還能發揮強大的造謠抹黑功能。

但是,中國的造謠抹黑能力卻是0,連指控西方滔天罪行的能力也幾乎是0。中國在這方面毫無作為,這是不對的,會吃大虧的。
許世勤 發佈日期: 2022.04.19 發佈時間: 上午 9:32
科學數據的邏輯推演必須加上限定詞,也就是說在某某情況下,這個結果可以成立,在這個情況之外無法保證。即使透過推論,這個推論也必須是在合理的範圍內且符合邏輯原則,而不是看到黑影就開槍。看到黑影就開槍的例子,有名的就是Trump的支持者為了治療新冠肺炎去吞了hydroxychloroquine結果掛了。如果把花花綠綠、形形色色的結果,不經限定,表面上看起來似乎言之成理,實際上卻是在胡謅。坊間流行的偽科學很多都是這一類,個別看似正確,但科學並不是全都摻在一起做成撒尿牛丸就得了。更何況科學數據本身能否被重複、命題是否正確都還不一定,科學數據出現悖論的情況多得是。「假設」必須經由反覆的實驗、觀察來驗證,至少要有95%的信心才能夠下定在某個範圍內的結論,並以此為依據進行決策。

之所以稱減毒滅活疫苗是比較理想的疫苗,是因為這一類疫苗已經累積許多實驗數據與實際調查經驗,我們可以有較高的信心來決定使用這一類的疫苗。其餘新世代的核酸疫苗等,由於累積數據不夠,信心不足的情況下,這一類疫苗「趕鴨子上架」的施打彷彿在進行一場大型的人體實驗,更像是為了藥廠的利益在服務。如果從科學嚴謹的角度來看,全世界通力合作開發人類信心較為足夠的疫苗不是更好嗎?更不用說第三劑的決定,這件事本身並不是一個科學決定,而是政治決定。許多第三劑的施打結果,都是後續追蹤來的,對於造成後續不良反應的原因也莫衷一是,打個疫苗卻像在賭命。

「寧可『數百名』幼童被天擇淘汰」這句話不就是在說「與病毒共存」嗎?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04.19 發佈時間: 上午 12:44
各位貼東西應寧缺勿濫,要懂得查證,確認作者,確認出處,匿名且完全不可考的無主言論就直接當成垃圾;有撒謊造謠前科的,或是曾經蓄意歪曲渲染的,不管他的立場是否跟你一樣,其實都不值得關注。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04.18 發佈時間: 下午 8:14
這完全是鬼扯,是故意惡搞,胡扯瞎掰。
jackie 發佈日期: 2022.04.18 發佈時間: 下午 2:44
保護台灣幼童,請拒打新冠疫苗【原址PO文已經撤除】
wleemc Apr 14 Thu 2022

許多沒打疫苗的人擔心被打過新冠疫苗的人Prion-like protein(PrLP) aggregates的Shedding感染,這種憂慮大可不必。其實我們每天吃下去的蛋白質及腸道病毒/細菌含有成千上萬數不清的PrLP,若沒被蛋白酶分解成胺基酸,PrLP經由Endocytosis進入腸道上皮細胞,會被上皮細胞附近的淋巴組織驅逐出境,如果沒被驅逐出境,PrLP進入血液中,會引起過敏反應。許多醫師不知道蕁麻疹的妙用,其實是免疫系統把進入人體的外來蛋白逼到皮膚表層,然後經由排汗驅逐出境。

新冠疫苗中的Spike protein是一種PrLP,歐美人感染新冠病毒,Spike protein容易經由鼻腔嗅神經細胞進入產生PrLP鏈鎖聚集(Aggregate),Aggregate越聚越多,蔓延至大腦,造成腦神經細胞死亡,這就是Long COVID syndrome的病因。感染新冠病毒後又打疫苗會加速PrLP鏈鎖聚集,在短期內引起腦部萎縮,下文中的案例可能是感染+疫苗造成,單純的新冠輕症就引起腦萎縮難以說明病因。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586-022-04569-5

在台灣反而是Long COVID vaccine syndrome非常多,我們的腸道與皮膚每天都很努力將PrLP驅逐出境,不懂免疫學的防疫專家們卻每天狂推疫苗,把PrLP往身上打。如果你的腸道無法有效將外來蛋白驅逐出境,讓外來蛋白進入血中,由皮膚產生蕁麻疹來驅逐入侵的外來蛋白,甚至常引發過敏性鼻炎,這種人容易罹患巴金森氏症(外來的PrLP促使a-synuclein 鏈鎖聚集)及阿茲海默症(外來的PrLP促使Tau protein鏈鎖聚集)。關於這方面的研究請搜尋「Allergy Parkinson」及「Allergy Alzheimer」,搜尋後你會驚訝發現,原來腸道免疫如此重要,隨便把一個外來蛋白,尤其是已經證實是PrLP的外來蛋白(Spike protein)打進人體是多麼愚蠢的行為。


https://tinyurl.com/5bnz6nks

腸道MALT(Mucosa-associated lymphoid tissue)每天都努力把PrLP驅逐出境。同樣吃一桌酒席,有人吃了會發生蕁麻疹,原因就是腸道MALT無法將經由Endocytosis入侵上皮細胞外來蛋白完全驅逐出境,因此要靠皮膚起疹子排汗將外來蛋白驅逐出境。

保護台灣幼童,請把這篇文章傳出去,寧可「數百名」幼童被天擇淘汰,也不要讓「數百萬名」幼童罹患不可逆的Long COVID vaccine syndrome。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04.18 發佈時間: 上午 12:08
消滅美國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04.17 發佈時間: 下午 5:23
我剛剛看到底下這新聞很訝異,報導說高雄市下週開始要給小學生打疫苗。

這類基因疫苗技術上並不成熟,完全沒有關於副作用的長期數據,純粹就是拿人體做實驗。

大人被迫打這類疫苗也就算了,小孩絕對不應該打。就如法國的諾貝爾醫學獎得主Luc Montagnier Sarabeth
所說,“給小孩打這類基因疫苗是一種重大罪行”。

我們平常連號稱安全但實際上沒有人能確知它是否真的安全的基因改造玉米或黃豆,大多都不敢吃,卻反而敢拿自己的身體當基因疫苗的實驗品。

大人生理條件較為成熟,而且大人餘命短,就算出了什麼問題也就算了。但是小孩不一樣,小兒科有句名言就是:“小孩並不是大人的縮小版” ,而是不一樣的一種尚在發展的生理狀況,迥異於已經成熟的大人。簡單說就是:並不是把大人的劑量或處置方式減半就可以拿來用在小孩身上。

就比方說小孩不可喝酒抽煙就是不可喝酒抽煙,而不是把酒精含量或尼古丁含量減半就可以給小孩。

今天如果是傳統技術的滅活疫苗就比較沒問題,因為已有百年經驗之外,生理藥理上也比較不會有內在不可測的風險。但是,基因免疫疫苗不一樣,基因免疫方面的副作用並不是一次性的,而是隨時間顯現與改變的,並不是發作之後就沒事,而是會有潛在的長期副作用,而這個長期負面效應是目前完全不清楚完全缺乏實證資料的。拿小孩來當基因疫苗的實驗品,就是一種惡性重大的罪行。

而且,小孩就算罹患新冠肺炎,重症機率極低,怎麼會需要冒著風險更為巨大、後果更可怕且全然不可預測的傷害去打基因免疫疫苗?

如果有人不怕拿自己的小孩當實驗品,那就儘管自己去打,而不是強迫所有小孩施打。這太惡劣了。我們是絕對不會讓小孩打基因免疫疫苗的。

…………

快新聞/「高雄市學童下週開始打莫德納」 陳其邁:疫苗庫存足夠

高雄市政府下午召開COVID-19,2019冠狀病毒防疫記者會。陳其邁表示,高雄市在下禮拜小學一年級到六年級就開始要打莫德納(Moderna)疫苗。

陳其邁指出,要小孩戴好口罩比較困難,幼兒園更不用講,因此小學施打疫苗非常重要。

小朋友確診大多都是無症狀,回到家之後大多由祖父母照顧,這些長者都65歲以上,「小孩傳給大人,大人重症死亡比率相對高」,打疫苗有上述好處。

陳其邁說,12歲以下兒童主要症狀為發燒,其次是咳嗽,部分有流鼻水、鼻塞與喉嚨症狀,青年與青少年主要症狀以咳嗽、喉嚨症狀居多。

兒童感染多屬輕症或無症狀。(圖/衛生局提供)

衛福部食藥署核准莫德納疫苗用於6至11歲兒童接種,每劑0.25毫升(含50微克的mRNA,為成人劑量的一半),兩劑施打間隔28天。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04.17 發佈時間: 上午 1:24
台海悲劇有可能避免嗎?

陳真
2022. 04. 17.


烏克蘭跟台灣真的很像,都是極其腐敗的貪腐政權,比方說它的所謂總統澤倫斯基,也是個人渣,藉著出賣同胞的身家性命與財產,為美國人當炮灰,替自己撈得數千億 (台幣)的骯髒錢。

這位所謂總統昨天說,開戰七周以來,烏軍死亡兩、三千人,俄軍則為三萬人。你信嗎?每天就是撒謊造謠,甚至自導自演栽贓抹黑俄軍。比方說自己用飛彈炸車站,然後說是俄軍炸的。可是,飛彈序號都被拍到了,證實是烏國的飛彈;甚至自己屠村,栽贓俄軍,然後透過下三濫的西方主流媒體,每天瘋狂造謠。

一方面把俄軍說成魔鬼,說他到處屠殺烏國平民,可是,一方面又說烏軍神勇無敵,烏軍才死兩千人,就已經殺死了俄軍兩萬人,一比八的大勝仗!可是,這不是矛盾嗎?俄軍如果死傷如此慘重,如此不堪一擊,又如何可能到處殺害數千名烏國百姓?難道烏軍到現在連一個死掉的也沒有,兩千多名死者全是平民?而且,烏軍不但一個也沒死,而且還能幹掉兩萬名俄軍?你相信這種鬼話嗎?

西方媒體如此瘋狂散播假新聞的原因是:美國與其走狗們希望烏克蘭打越久越好,拼命供應武器,好把俄國給拖垮。因此,一方面故意淡化烏軍的傷亡,一方面每天誇大其神勇,同時瘋狂抹黑俄羅斯,說他如何進行什麼種族滅絕,完全就是造謠抹黑一派胡言。

各位要知道,所有你在這場戰爭中所看到的西方喪心病狂的邪惡手段,將來都會以數十倍以上的規模在台海兩岸上演。惟有當兩岸越多人意識到美國這個陽謀陷阱,或許悲劇才有可能避免。

美國與西方之邪惡,真的令人心寒,常讓我感到很不可思議,為什麼人類會邪惡到這種地步?幾百年來到處姦殺擄掠,發動戰亂,販賣戰爭,藉以擴張殖民勢力,掠奪暴利。我很懷疑,向來信奉 "拳頭就是真理" 的西方世界,如何可能在非武裝衝突的前提下放棄為惡,給世界留一條生路?

=====================

澤倫斯基:2500到3000名烏軍陣亡,俄軍兩萬人陣亡

2022年4月16日 週六

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iy)15日向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表示,與俄羅斯交戰7周以來,烏軍約有2500到3000人陣亡、約1萬人受傷。路透社報導,澤倫斯基表示,有1萬9000到2萬名俄國軍人在戰爭中被殺害。莫斯科當局上個月表示,有1351名俄軍陣亡、3825人受傷。
和光同塵 發佈日期: 2022.04.17 發佈時間: 上午 12:58
1) 奥斯卡三秒钟我就判断大概率是套好的。一个无耻到可以颁给白头盔的"电影"奖,是沒有下限的。

2) 承上,会在这种虚假议题大作文章甚至制造某种"道德教训"的,不是庸俗无聊就是蠢。

3) 有人回应那个阴阳怪气的影片∶
https://f.video.weibocdn.com/u0/m2MLVLiSgx07VeOoTy2c010412005q7G0E010.mp4?label=mp4_hd&;template=848x478.28.0&;ori=0&;ps=1BThihd3VLAY5R&;Expires=1650131264&;ssig=K3wrgXDw01&;KID=unistore,video
許世勤 發佈日期: 2022.04.15 發佈時間: 上午 10:32
中學生的時候,會喜歡讀一些心靈雞湯式的書籍或文章。這些心靈雞湯類的文章讀一讀,會以為自己的心智得到了昇華。後來開始讀些古典文學如三國演義、水滸傳、雙城記、浮士德...等,才開始明白為何經典會成為經典。

隨著數理邏輯能力的提升,在從事研究的過程中,逐漸發現學習這件事是為了理解「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認識數學的開始也得先接受數學的公設,如果不相信1+1=2,就不會有餘弦定理、微積分等。判斷一個道理,也必得從某個立場出發,不然你要怎麼知道還有什麼是你不知道的?那懷疑也就無從懷疑,因為沒有根基。沒有立場卻故作理中客,不是蠢就是別有用心。據統計,Nature裡面發表關於生命科學類的文章,其中大約六成的結果無法重複,但並沒有因此否定那六成文章所下的結論,除非結果造假。更多時候我們看的是據此所下定的結論是否符合邏輯原則?是否同樣的結論可以在不同的類別中被驗證?也就是英雄所見略同,即便彼此某些觀點不太一致。

純粹為懷疑而懷疑,那不是求知應有的態度。正因為沒有根基,反而容易成為鸚鵡。多數人會相信炮製出來的東西,是因為他們從來不懷疑,所以只能重複傳達那些罐頭訊息。即使這些炮製出來的資訊經常前後不一致,即使明顯是謊言,也不會妨礙人們去接受,尤其是這些西方敘事。例如在敘利亞捏造敘政府使用化武的「白頭盔」組織,最近可能會再次在俄烏衝突的主體敘事中粉墨登場,只是這次主角換成了俄羅斯。有時候我甚至覺得,你們要不要乾脆修改一下內容,每次都同一套路,大家都會猜了。我在網上看過不少綠民,在表達議題方面不是直接「複製貼上」,不然就是同一套敘事「疲勞轟炸」。當然,藍腦也有這樣的人,只是比例較少。雖然民眾能夠普遍賢明最好,但現實是「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今日所謂的「主流媒體」,一再重複幫我們驗證了這件事。或許掌握了大聲公就掌握了真理,但我更相信真理只在大砲的射程之內。與非人的集團打交道,用人的語言是行不通的,必須要用他們聽得懂的語言。
jackie 發佈日期: 2022.04.15 發佈時間: 上午 9:49
To abraham:


還好大陸的防疫專家(沒有引進外國歐美毒苗),沒有鬼島這些所謂防疫「半桶水」專家這麼愚蠢,

否則引起的毒苗後遺症災難會比新冠確診者更糟!

要想想大陸是十幾億人口,鬼島兩千多萬人,有80%以上的人已經打了兩劑毒苗,有兩萬多人有明顯的後遺症(>千分之一,黑數恐怕不止這兩萬多例),只怕未來會拖垮台灣醫療體系⋯



引用李偉平教授對某網友的回覆:

中國大陸防疫專家沒做的蠢事,但台灣卻做了,是廣推AZ、BNT、Moderna、高端疫苗。中國大陸打滅活疫苗沒效,但沒有mRNA--->ds DNA,也沒有活的Spike protein,頂多把老人、慢性病人打死,不會有ds DNA插進染色體、不會終身表現Spike protein、不會引發Cell-to-cell fusion、不會引發PrLP aggregation。

滅活疫苗純粹是政治疫苗,用來塞住99%不懂免疫學的醫師及專家的嘴,給人民一個交代。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04.15 發佈時間: 上午 9:46
(再續)

有些事情見仁見智,但有些東西卻毫無爭議。我對於見仁見智的東西基本上沒有興趣,畢竟那只是一種意見,一如尼采所說,“我總是羞於說出一己之見”。個人見解是沒啥好說的,這也是為什麼我很少討論一些所謂公共議題的原因。

比方說我不會去討論如何防疫或要不要普篩等等,因為一切實證性的問題都需要進入各種細節,必須取得各種相關數據與資料,才有可能做出判斷。而且,這樣一種判斷往往是變動的,有限的,可爭議的,見仁見智的。

相反地,西方的殘暴血腥與下流無恥,還能有什麼見仁見智的空間嗎?就好像對人類來講,狗屎不可能比飯好吃一樣的道理。在這樣一些毫無爭議的問題上,沒有任何主觀認知的空間。至於像香港暴亂,如果你真是一個具有基本理性能力的人,難道你不知道那是CIA長年以來在世界各地所策動的一貫作法?如果你有一點基本常識,難道你不知道這跟什麼民主自由一點關係也沒有。

總而言之,對人類的理性之低落投降吧!別以為人們能夠有什麼思考能力,透過麥克風,直接告訴他們正確答案,把他們當成茶壺那樣,恐怕才是惟一最有效的作法,只要插頭插上,你要它沸騰,它保證一定沸騰?你有見過不聽話偏不沸騰的茶壺嗎?不可能。天底下沒有一只茶壺是會思考或有自由意志的。

當麥克風不在我們手上時,我們能夠溝通的對象僅有那些心智未泯者。這樣的人口通常只有1%左右。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04.15 發佈時間: 上午 9:22
我沒聽過屈穎妍,不知道她是誰,是從怡靜的貼文上看到。

小孩不應該打這種基因疫苗,拿小孩當實驗品是一種罪行。但我很懷疑人渣黨可能會為了私利而強迫小孩施打。強迫大人打這種王八蛋疫苗傷害身體也就算了,不要把歪腦筋動到小孩頭上。

小孩若要打疫苗,只能打大陸傳統滅活疫苗,倘若有副作用,也只是一次性,且是暫時,而且可逆。但是基因疫苗卻是把你當玉米當黃豆,後患無窮,而且完全不可測。我們平常連基因改造的食物都不敢吃不該吃了,更何況拿自己當成基因武器的實驗品。
jackie 發佈日期: 2022.04.15 發佈時間: 上午 9:11
請教陳真先生所提到的「屈穎妍」,是那位香港建制派的屈穎妍嗎?

剛剛留完言,覺得這位小姐的姓名好像之前有聽過或看過,只是忘了是在哪,於是google 到這位屈穎妍⋯
https://zh.wikipedia.org/wiki/屈穎妍


另外要分享給各位一則關於新冠疫苗的文章:

????保護台灣幼童,請拒打新冠疫苗
https://tinyurl.com/4uhwj5v7


如果今天的這兩則留言,版主認為不妥的話,可以刪去,謝謝!
jackie 發佈日期: 2022.04.15 發佈時間: 上午 8:55
前幾天在微薄上看到王孟源博士的「問答時間」其中一篇文章,這篇文章提出他對於烏克蘭「布查慘案」的看法,搬過來分享給各位!

這幾天在鬼島上,無論是哪種媒體平台(電視新聞就不用說了),都是一面倒認定此慘案是俄羅斯幹的,連在油管的中天新聞,也下了類似肯定的標題,令人實在看不下去⋯



王孟源dudu
4月5日 11:12來自新版微博 weibo.com

#问答时间# 俄軍撤離三天之後,烏軍才“發現”路上堆滿死尸,與此同時,鎮上有水、有電、有電信網絡、有幾乎全部居民活著
问:王先生,根据知乎大V—“拍照稀烂帮帮主”的最近一系列的文章来看,最近的新冠病毒的低病死率未必完全是Omicron自身的毒性下降、疫苗接种和减轻医疗挤兑造成的,其中有相当一部分直接来源于CRF (Case Fatality Rate)的分母上升,即COVID-19 new confirmed cases上升。

比如说,新西兰在2022-01 至 2022-03期间,moving average CRF从~0.2%快速下降至~0.02%(一个数量级),而同时期新西兰的daily new confirmed cases per million people 从~10 快速上升至 3000+的水平 (ourworldindata.org)。

或许这个分母快速上涨的原因可能来自于新冠病毒不断刷新的传染能力、不断变异出的新变种和“与病毒共存”的社会全面开放政策。如果这个假设成立,依据病毒的低病死率来直接推导出“共存”政策合理是否存在因果倒置的问题?

@王孟源dudu 答:致死率和傳染率是獨立的變數,你所引用的論述是文科生的誤解,這件事還是留給懂統計和機率的人來考慮爲善。至於防疫政策的取捨,我已經反復詳細討論過了,沒有重述的必要。
最近兩天,烏克蘭又無中生有、炮製了“Bucha屠殺”,然後不但歐美自動認定俄方的“戰爭罪”和“反人類罪”,華語網絡上許多人開始爭辯是非對錯。但是在討論是非對錯之前,必須先分辨真假(事實上真假往往是對錯的關鍵),而烏克蘭提供的視頻和照片很快就被證僞:首先視頻中有“死者”在微微呼吸移動;其次,俄軍撤離三天之後,烏軍才“發現”路上堆滿死尸,與此同時,鎮上有水、有電、有電信網絡、有幾乎全部居民活著;第三,Gonzalo Lira剛剛發表了分析,證明烏克蘭政府在過去六周發佈、四個名義上不同地點的“民宅被毀暴行“視頻,其實是同一個建築從不同角度加上臨時改裝而拍攝的,這樣已知有系統撒謊造假的消息來源能相信嗎?

當然一般人沒有能力和時間去搜索這些反面證據,但即使是完全無知的人,也可以通過邏輯思辨,獨立考慮“Bucha屠殺”的可信性。這裏最基本的思路,在於做這個屠殺對俄方有什麽好處?如果沒有好處,他們有沒有這個傳統習慣?相對的,假造這個屠殺對烏方有沒有好處?有沒有這類慣例?連這種簡單考慮都沒有能力做的人,完全沒有資格在公共論壇做評論。當然提升一個Metalevel來看,正因爲普羅大衆太笨,所以自然不知道自己有多笨(反之,知道自己笨的人,反而已經遠超群衆的平均程度;參見前文《爲什麽事實與邏輯對群衆無效》中有關Dunning-Kruger曲綫的討論);然而這個機制正是昂撒謊言帝國幾百年成功運作的客觀基礎,是危害當前人類社會最緊急、最關鍵的頭號問題,所以即使必須逆天(指人類愚蠢的天性)而爲,有理智的少數人依舊得要努力闢謠,並且鼓勵沒有能力獨立做邏輯分析的人盡可能虛心閉嘴。畢竟每一個浮面、錯誤的公共論述,都是為壞人開闢危害公益的空間,昂撒體制下的所謂“言論自由”,正是爲了讓謊話、傻話充斥,你以爲他們對實話和智慧有興趣嗎?進一步總結,這些沒有專業能力,卻拼命語出驚人的網紅大V,其實都是爲了一點小小的私利(包括金錢和虛榮),而損害國家社會的公益;受過本博客教育的讀者,實在不應該受這些歪論所迷惑。

王孟源 於 2022/04/05 07:00回覆


題外話:
─────────────────────────

如果依照陳真先生所描繪的某位小姐的情形,我猜想她可能常看類似陳文茜這類人的節目、龍應台這類人的文章及書籍,我只是依照陳真先生所敘述的邏輯及脈絡,所作的推論罷了!

因為陳、龍兩人之流的言論及文章,很符合陳真先生所謂的「各打五十大板主義」的屬性⋯:錯中有對,對中有錯,但是對卻對的很陰陽怪氣,不知所云、自以為是、毫無邏輯性,而錯則是錯的很離譜,也就是黑白顛倒、張冠李戴。

前陣子陳文茜有一個節目就是說到關於烏克蘭議題的節目(有提到一位記者在烏東地區所拍攝的紀錄片),節目中把好幾年前美帝對烏克蘭所發動的政變,說成是俄羅斯幹的、是俄藉由亞速營來暴力政變推翻當時的合法總統⋯!?(我是跳著聽的,聽到這就不想再聽下去了!)如果一丁點都不了解烏克蘭局勢及歷史脈絡的人,很可能看到或聽到陳的這一段敘述就輕信、信以為真,我卻是無意中聽到她說的這一段腦殘至極的謊言,當下就覺得太鬼扯淡了,把美國幹的事情,轉嫁給俄羅斯,會不會太離譜了?陳是不是把觀眾當白痴耍?到此我就根本聽不下去了⋯


雖然我沒有親眼看到某位小姐的留言,只能據以側面如此推斷。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04.15 發佈時間: 上午 5:16
(續)

屈小姐還說,“任何人跟你說的話,你都應該查證,不應照單全收,人云亦云。父母、師長、媒體、政客,都有說錯的時候,你要做個成熟有判斷力的人,不要成為被人家玩弄於股掌間的愚民。”

這樣一些話,乍聽之下,好像很理性很客觀,事實上卻更像是一種知識的蒙昧主義,把知識說成一種好像無共識、缺乏事實核心價值、純屬主觀甚至不可知、彷彿只能存乎一心的個人私密認知,而不是一種具有客觀理性價值的社會性集體活動。

在這樣一種莫名其妙的蒙昧主義下,專家不見了,全打成一個個不可盡信的個體,而且個體彼此之間不但認知水平是平等的,無專家可言的,更是一丘之貉的,來源可疑的,片面的,甚至懷有陰謀與偏見,惟有自己才可信。

擁有這類想法的人,其實四處可見,數量龐大,主要特徵之一就是非常自以為是,往往深受主流洗腦,卻總覺得自己很理性,很會思考,很客觀,把自己放在一個最高的認知地位上。至於這個地位之如何成立,卻不需要任何客觀依據,純屬個人姿態。

理性能力貧乏者往往就是如此,他似乎以為在每道命題背後直接畫個問號就是一種質疑,從而以為自己站到了認知能力的最高點。

三歲小孩也常有類似反應,對你的每個陳述總是問“為什麼”、“為什麼”,差別在於三歲小孩不會因此以為自己好客觀好會獨立思考,但是理性能力貧乏的蒙昧主義者卻往往以為自己充滿睿智,擁有非凡的理性批判能力,其實就只是個蠢蛋。

屈小姐還說:“以為自己知道天下事,才是最危險的時候。”

你看,又來了,又在鬼扯蛋了。什麼叫做“知道天下事”? 不知所云不是嗎?一個具有基本理性的人,難道不可能知道自己知道一些什麼、不知道一些什麼?對自己所知擁有相對應的自信,有什麼問題呢?知識有那麼虛無高遠而不可知嗎?

諸如這類不具絲毫認知意義的心靈雞湯式的無謂修辭,恐怕才是蒙昧的根源。市面上不是很多這類雞湯格言嗎?比方說,舉個例,“成功的人,堅持到底” ,“知道變通者,方能成功”……媽的怎麼講怎麼對,那到底是要堅持還是要變通?這就是心靈雞湯,多喝無益。你還是應該回到紥紥實實、具有集體操作意義的事實與價值上,也許才是理解事物的皇家大道。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04.15 發佈時間: 上午 12:52
我很不認同這位屈穎妍小姐的看法,這就是一種 "各打五十大板主義",或者你也可以說是一種病態的懷疑主義,一種道德上的犬儒主義。犬儒者,德之賊也。

屈小姐這類言論,乍聽之下好像很客觀很理性,其實剛好相反,它的作用恰恰就是讓你淪為主流謊言的獵物卻還以為自己很客觀。怎麼說呢?簡單這麼說:

知識也好,道德也罷,對之做出評價一點都不困難。可是,這樣一種洗腦式的懷疑主義與犬儒主義,卻偏要故做深刻狀,讓你以為這事沒那麼單純哦,那事很可能背後還有內幕哦,因此全都不可輕信哦,而且啊我跟你說,那些以為自己很懂的人其實才是最無知的哦。

看吧,藉由絕對主義做為一種藉口,讓你走向病態的相對主義,走向虛無,讓你什麼都不信 (但你若這麼蠢,你其實還是會相信鋪天蓋地的主流謊言)。

在這樣一種態度下,腦殘們就更腦殘得無可救藥了。為什麼呢?因為他把99.99999%的真實或真相,拿來和100%的謊言做同等比較,然後告訴自己說我好有理性哦,我好客觀,我兩邊都不可輕信,尤其是罕於聽聞的極少數一方,當然更不可以輕信。

請問這是一種合理的認知態度嗎?我們是這樣子在獲得知識與資訊來認識世界的嗎?我們是這樣子在評價是非善惡的嗎?我們是根據某種物理定理一般的絕對邏輯法則來判斷事物的嗎?

這位屈小姐故做客觀深刻狀地說:“誰能擔保自己看到聽到的就是真相的全部?” 這麼一句鬼話,一下子就把所有的人全部打了五十大板。這很荒唐不是嗎?

這就好像說哪個人敢說他打桌球從不失誤一顆球? 然後呢?然後世界球王就因此和一個根本不會打球的人瞬間降到同一水平了嗎?就只因為球王也可能有失誤,所以他沒資格說自己很會打球?

同理,我也常常搞錯一些細節,因此我就沒資格說我很懂得某些國際關係?我數學不是每次都考100分,所以我就該假裝自己的數學能力跟一個數學白癡的能力是一樣的?而且,因為我不是每件資訊100%永遠正確無誤,所以我也因此不應該對任何知識或任何事情有任何的確定性宣稱?我不應該宣稱美國是帝國主義,我不應該批評美帝的法西斯走狗們,因為我無法擔保自己知道 "所有的" 真相?

大家懂我的意思嗎?知道我在說什麼吧?

許多時候,我常叫大家對我寫的東西看看便罷,希望大家用自己的腦子去得出自己觀看世界的方式,意思並不是說我對自己所言所思所想沒有充份把握,而是說,這畢竟是我的東西,我的研究所得,它們是千真萬確的,就像經典地位的教科書那樣,你應該直接就信了,連查證都可以免了,因為你很難比我對知識對真相的要求還更嚴苛。

簡單說,對於我寫的東西,你完全可以全盤皆收。問題是,你總不能當我的傳聲筒當我的影印機啊,你總得也該自己做點功課不是嗎?

而且,面對同樣一個事情,每個人理當有各種屬於他自己應有的態度,你不可能跟我一模一樣啊,因為你不是我,你跟我有著完全不一樣的人生,完全不一樣的經驗與遭遇,你不曾經歷過我所經歷的,我也不曾跟你一樣的造化,因此,你不應該跟我有著一模一樣的姿態或情感。

當然,我們終究還是有可能殊途同歸,有著一樣的態度與情感,那很好。但是,總歸一句話就是一切都還是應該由你自己做為一個認知與道德態度的出發點,而不是直接橫向移植我的一切言語思想與態度。

我平常講的是這個意思,而不是說我蠢到連自己寫什麼信什麼都沒把握,因此叫大家看看便罷。事實上,我寫的一切,各位可以直接當成教科書,當成聖經那樣去採納都沒問題,我不會在這種基本事實的問題上假謙虛,假裝自己好像不懂。我沒有那個意思。你一輩子關注的事,以命相許的事,因此家破人亡事,你會毫無把握、道聽途說嗎?

屈小姐舉的例子,理當只是得出一個結論就是腦殘們很容易被操弄,就跟茶壺一樣,插頭一插,你要他沸騰,他就沸騰給你看。你要他降溫,他就會降溫。但是,屈小姐卻反而做出很腦殘的結論,叫大家啥都別信,因為沒有人知道所有真相。

我們知道所有真相要幹嘛?我認識良哲,但我不知到道他的生日是哪一天,我也不知道他一生感冒了幾次,我甚至不知道他有幾根頭髮。既然我不知道所有真相,所以我不能宣稱我認識良哲並與之熟識?我只能故做客觀地說良哲是個陌生人?

屈小姐的文字當然有其脈絡,也許她只是在勸一些腦殘別太相信媒體,但也不用勸成另一種極端。什麼都不信,那豈不是更腦殘?
紀念若雪巴勒斯坦資訊網 © 2002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