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info Logo
Palinfo Title

留言須知:* 欄位為必填,但Email 不會顯現以避免垃圾郵件攻擊。留言時,系統會自動轉換斷行。

除網管外,留言需經後台放行才會出現。絕大多數人留言內容不會有問題,但實務上無法把大家全設為網管,以免誤觸後台重要設定,還請舊雨新知見諒。

注意:2010 年 11 月 25 日以前的留言均保留在舊留言版檔案區這裡 (僅供核對,所有內容於 2022.06.21 已全部匯入留言版)。

寫下您的留言

 
 
 
 
 
13801 則留言。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12.05 發佈時間: 下午 6:57
找到可能的原因了。可能是因為我用chrome瀏覽,而且沒有帳號, 所以並不存關於篩選年月份的年月份選項。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12.05 發佈時間: 下午 4:09
請教大家兩個問題:

1,如果要觀看某人的微博很久以前的內容,如何迅速翻頁到所要觀看的日期?

2,閱讀微博時,有些內容很長,必須按 “全文”才能看到完整文章,或是有時按到“留言”,當你想回去原來的畫面時,卻總是回到最新日期的畫面。如果你閱讀的是很久以前的文章,於是就得不停撥畫面,撥很久很久,才又能回到原本觀看的舊日期。

請問如何避免這種情況?
怡靜 發佈日期: 2023.11.30 發佈時間: 下午 9:24
巴勒網的老朋友應該很熟悉這個著名的謊言了,The Nayirah testimony(奈伊拉證詞)
不清楚的人可以連到維基百科看一下。
奈伊拉證詞

奈伊拉以流利的英語在發表會上熱淚盈眶自稱在科威特擔當志願護士時親眼目睹「伊拉克軍手持槍械來到醫院,將嬰兒從恆溫箱中取出以搶掠恆溫箱,任由嬰兒在冰冷的地板上自生自滅。1992年,海灣戰爭後的一年,作家約翰‧麥克阿瑟(John R. MacArthur)揭發奈伊拉的姓氏是Al-Ṣabaḥ,是當時駐美國的科威特大使納賽爾·阿斯瓦德·薩巴赫的女兒。她的證詞被指是由科威特政府及偉達公共關係顧問公司背後支援的「解放科威特給人民」行動所策劃的,藉此提供假證供引導輿論,讓美國政府得到公眾支援參與戰爭。此一事件後來被視作暴行宣傳的現代典型例子。

她這個指控的視頻到現在仍有人會貼到網路上用來指責美國的暴行,許多網友想知道奈伊拉現在怎麼樣了?我前陣子在網路上看到一小段據稱是她的演講視頻,演講內容還是在宣揚美國的民主自由這類的,我不知道視頻中的女性是否真的是她,也不想多做查證了。

今天看到真實的奈伊拉證詞了。發生在加薩,不同的是,有實際的視頻,不是捏造的謊言,不過又如何呢?

記者穆罕默德-巴盧沙(Mohammed Balousha)記錄了安納希爾(Annasir)醫院早產兒被扔在重症監護室病床上死亡的恐怖畫面。目擊者稱,以色列軍隊強迫家屬撤離醫院,將嬰兒留在重症監護室。視頻裡你可以看到那些死去的嬰兒屍體仍留在床上(已經打碼)。視頻有英文字幕。
https://twitter.com/umyaznemo/status/1730070734095909044

另外推薦一篇文章,我不翻譯了,不諳英文者可以透過谷歌翻譯,正確度有七八成以上。
Scenes in Gaza are Dystopian – Dr. Ghassan Abu Sittah
加薩的場景是反烏托邦的
https://www.palestinechronicle.com/scenes-in-gaza-are-dystopian-dr-ghassan-abu-sittah/
這是一位巴勒斯坦裔的英國醫生 Dr. Ghassan Abu Sittah回到英國後開記者會描述他所見的慘況。

我對這位醫生有印象是,他之前曾跟英國媒體抱怨自從他在加薩(他10月9日抵達加薩從事醫療人道救援)行醫,英國警方便騷擾他的家人,譬如上門詢問他的妻子他在加薩做什麼等等。後來他也出現在以色列轟炸阿赫利浸信會醫院(Al-Ahli Baptist Hospital)後舉行的新聞發布會。(就是那個堆滿屍體的記者會。)



阿布·西塔博士週一在倫敦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表示,巴勒斯坦衛生系統顯然是「這場戰爭的軍事目標」。

阿布·西塔博士表示,對阿赫利浸信會醫院的轟炸是以色列計劃對醫療系統其他部分採取何種行動的試金石。

「在那之後(轟炸),我們看到四家兒科醫院依次被摧毀(包括納斯爾醫院、蘭蒂西醫院和穆罕默德阿爾杜拉醫院),然後他們在地面入侵開始時摧毀了癌症醫院,他們也多次轟炸了印尼的醫院,然後最終是 Al Awda 醫院。」


阿布·西塔博士說,這場戰爭有一種模式,其目的是將加薩變成 「一個無法居住的死亡世界,這樣,一旦有形的敵對行動以某種方式結束,民眾就會無法忍受」。

他補充說:「許多以色列政客明確闡述,種族清洗的目標將會實現,並在停火協議終止後繼續下去。」
鄭豐遠 發佈日期: 2023.11.30 發佈時間: 下午 5:21
基辛格去逝。

https://youtu.be/1MtvL0P6Yds?si=4HZgqp10YyKqEzKj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11.29 發佈時間: 上午 4:10
2023.11.29.靜站進度

陳真
2023.11.29.

這幾星期來,靜站仍然持續,就我所知,正王經常去站,警察都認得他了。

至於我自己,下個月七號一早六點我就會北上,票都買了。

以色列最近說要停火幾天,互換人質,但事實上並沒有停火,以軍照樣在南加薩及約旦河西岸到處殺人。

這次大屠殺的導火線,亦即哈瑪斯的所謂恐攻,現在種種事證人證也已紛紛顯示,以色列早就知情,不但知情,也許是怕哈瑪斯殺太少,難以充當藉口,於是乾脆自己殺自己。所謂音樂節的大屠殺,事實上就是以軍所為。

表面上說是誤殺,說什麼分不清誰是恐怖份子就直接開火掃射。這當然是鬼扯。

這類自導自演在西方社會更是常態。我常覺得很荒唐,所謂西方民主,基本上就是一個騙局。統治者不管如何為非作歹,只要媒體牢牢控制住,人民基本上是完全無知的。就算知道真相,事實上也無感,因為人類基本上就是一種烏合之眾,有一種根深柢固的從眾性。

簡單這麼說,任何事情,只要大家都不在乎或不知道,那麼,就算有一些人知道真相,他也很難表現出在乎的樣子,更難有所作為,因為他若顯得憤怒,那會讓他看起來像個怪物,像個心智或人格有問題的人,因為他和幾乎所有人都不一樣。

你看,十多年前英國媒體揭露過去多年來幾十件所謂恐怖攻擊,至少一半以上全是英國政府派人自導自演,所謂恐怖組織的領導人竟然就是007,英國的特務所臥底。

這些事情揭露之後呢,英國人應該揭竿起義,消滅泯滅人性的無良政府才對不是嗎?結果沒有,馬照跑,舞照跳,人民一點動靜也沒有。為什麼呢?因為人民從來就不是什麼主人。

當年,英美聯手製造將近一千個謊言,做為侵略伊拉克的藉口。當時的英國社會反侵略的民意一度高達八成。後來,謊言一一揭露,原來一切所謂證據,全部都是假的,捏造的。但是,英國人有揭竿起義消滅惡魔政府嗎?沒有,新聞熱潮一過,整個社會一點動靜也沒有。

後來英國更爆發數以千計的變態屠戮與凌虐伊拉克人的各種事件,包括姦殺擄掠及毫無來由的滅門血案(英軍半夜無聊,慾火上身,於是揪伴出門,侵入民宅輪姦少女,輪姦完之後,便把一家十幾口人全殺了),英國人有因此而唾棄這個喪盡天良的政府嗎?沒有。整個社會一點動靜也沒有。

西方社會馴化與控制人民的能力,可說是出神入化。西方人整天吹噓的所謂民主,所謂人權,基本上就是一個自欺欺人的騙局。人民所能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每隔若干年,在幾個人渣候選人之中,投下 "神聖" 的一票。投完之後呢,其實就沒你的事了。
xiaoming 發佈日期: 2023.11.25 發佈時間: 上午 3:04
仔细想来“野蛮人吃文明人野蛮,文明人吃野蛮人文明”这套东西历史悠久,传承自殖民主义时代为掠夺屠戮土著人提供“合法性”。毕竟殖民者不这么说,怎么解释不远千里来到异国干着反人类的事情。我们“开化的文明人”的殖民掠夺怎么能叫殖民掠夺呢?叫做帮助当地人“开化”,给当地人带来“文明”(去除土著人口带来罪犯贼配也算是带来“文明”,那可是“文明世界”的罪犯,发配过来也是“文明”的)

现在还玩这套,说明殖民主义的荼毒还没有从世界上褪去,只是换了一种新的形式和面貌。
xiaoming 發佈日期: 2023.11.25 發佈時間: 上午 1:13
🔺在BBC的节目上,以色列经济部长尼尔·巴尔卡特说“当美国想要结束战争时,他们在广岛和长崎投下原子弹时,我们没有这样做。我们体谅巴勒斯坦人民。” 🔺给BBC主持人都整炸了:“世界各地的律师都希望将以色列以战 争 罪告上海牙……” 🔺这是第二个最近宣称以色列有能力和理由投核弹的部长吧?国际原子能机构是瞎了吗? 🔺源:BBC

https://weibo.com/tv/show/1034:4971731161382966

https://h5.video.weibo.com/show/1034:4971731161382966

这都能忍只能说美帝自作孽,美帝遮羞布都快被锡安复国主义撕烂了。
(说起来,别说西方媒体,以色列本土的《国土报》现在也被指责“失败主义虚假消息”,以色列通讯部长要求制裁封杀国土报)https://m.weibo.cn/status/4971351748121334

(左翼报纸国土报最近报道了“以军武装直升机扫射音乐会”等新闻。)







西方很喜欢玩一套“野蛮人吃文明人野蛮,文明人吃野蛮人文明”的理念宣传。把对方渲染宣传成落后愚昧,便可开除人籍,随意屠戮。当初围困加沙的策略也有点这个意思(恶化对方生存环境,希望迫使对方走向宗教极端化,借此获得屠戮对方的“正当性”),我“文明”所以我任意野蛮的对待“野蛮人”也是“文明”的。你“野蛮”,所以你不可以“文明”,你文明一定是虚假新闻!我可以给你扣上任何屎盆子和帽子。
被妖魔化后“野蛮人”(包括妇女儿童)的境遇自然无足轻重,只需要考量高贵“神选”子嗣利益。

“我大可不考虑你们的感受,消灭你们,来为我们的利益开道。”这种激进的想法多半就是建立在这套逻辑上的。

想想有点后怕,被妖魔化的也不止巴勒斯坦人,亚洲人(著名的“黄祸论”),以及其他西方的少数派,都少不了被这种宣传泼脏水。
路況 發佈日期: 2023.11.24 發佈時間: 上午 8:58
老哈的首鼠兩端頗能代表德國知識分子無法公平面對以巴問題,因為納粹集中營已成德國原罪,日耳曼人最怕被貼上反猶太主義標籤,所以不惜向反巴勒斯坦主義傾斜。
西方傳統列強對以巴態度,英國不必說,根本就是錫安主義的始作俑者,美國的跟班走狗。德國不敢說話。只有法國能幫巴勒斯坦和阿拉伯人講幾句公道話。但現在的法國也越來越沒出息,越來越像美國跟班走狗。
雅斯培的〔德國之罪〕的名言:我們首先是人,然後才是德國人。
哈伯瑪斯做不到,一如海德格做不到。
路況 發佈日期: 2023.11.23 發佈時間: 下午 10:32
哈伯瑪斯的假惺惺聲明,見證自由派公知的普世人權與人道主義都只是〔掛羊頭,賣狗肉〕的白人沙文與歐洲中心
路況 發佈日期: 2023.11.23 發佈時間: 下午 10:21
在今年10月7日哈马斯入侵以色列并引起以色列的激烈报复以来,法兰克福学派代表人物尤尔根·哈贝马斯于11月13日首次针对哈以冲突发声。其声明刊登在德国法兰克福大学“规范秩序”研究中心网站上,该研究中心旨在基于跨学科的视野(哲学、历史学、政治学、法学、人类学、经济学、社会学和神学等),对全球化时代的社会公正秩序,以及在社会进程与冲突中产生影响的规范思想进行研究。这则以《团结原则:一份声明》为题除哈贝马斯外,还有Nicole Deitelhoff(德国政治学者、法兰克福大学教授)、Rainer Forst(德国政治学者、哲学家、法兰克福大学教授)和Klaus Günther(法兰克福大学刑法、刑事诉讼法、法理论教席教授,第三代法兰克福学派代表人物)也签署了。以下是这份声明的中文译文:如今的局面是由哈马斯的残忍袭击和以色列对此的反应引发的,这导致了一系列道德-政治的立场宣示和游行。我们认为,在所有被表达的相互冲突的观点中,有一些原则是必须被坚持的、不容被质疑的。它们是与以色列和在德国的犹太人实现真正团结的基础。哈马斯大屠杀的意图明确,即消灭所有犹太人,这导致了以色列的反击。这一原则上正当的反击应当如何实施,目前还处于激烈讨论中;但是,比例原则、避免平民伤亡和以及发动旨在实现未来和平的战争,必须成为其中的指导性原则。然而,如果因为对巴勒斯坦人民命运的担忧而认为以色列的行动具有种族灭绝意图,那么评价的标准就会完全崩溃。尤其是,以色列的行动无论如何都不能正当化各种反犹活动,尤其是在德国就更不能。如果德国的犹太人必须再次面临生命和身体威胁、必须担心在街头遭受暴力,那么这将是不可忍受的。德国民主的、以尊重人性尊严为导向的自我理解,同时也造就了一种政治文化,在这种文化中,鉴于纳粹时期的大屠杀罪行,犹太人的生命和以色列的存在权具有核心的、特别值得保护的价值。承认这一点对我们的政治共同生活是具有根本性意义的。自由和身体不受侵害的基本权利,以及免受种族诽谤的权利是不可分割的,它们平等适用于所有人。我们国家那些躲在各种借口背后形成了反犹情绪和信念的人,现在逮到了一个不受阻碍地表达这些情绪的大好机会。但是,他们同样必须遵守上述原则。总体来说,这份仅有三段话的声明所表达的内容更多是原则性的,正如一些新闻媒体的评论,比起在有争议的问题上表明立场,这份声明显然更多地旨在缓和讨论。相比起哈贝马斯在今年3月针对俄乌冲突发表的引发多方争议的长文,以及他此前在如科索沃战争等各种国际公共事务中的积极表态,这份姗姗来迟的声明似乎有些不符合人们的预期。在德国时代周报网站上,这则新闻自两天前发出后收到了一百多条评论,其中不乏反对或失望之声,尤其是认为他说的是公共讨论中的陈词滥调,其立场完全迎合了今天的主流标准,并且也并未为解决巴以冲突提供任何建设性意见,尤其是无法回答在实践中支持巴勒斯坦的表达在何种程度上可以被允许。然而,抛开内容上的争议不谈,表态本身已经构成了一种意义。这或许也契合了哈氏关于政治和伦理现代性以及交际理性与交际自由的看法。不过,更为重要的是,表态同时也是一种公共关怀的体现。当知识分子失去了批判与反思,失去了公共关怀,成日躲在书斋里焚膏继晷地读书,而放弃了追求美好公共生活、参与建设自由社会的使命与责任,那么他也将不再是知识分子。
路況 發佈日期: 2023.11.23 發佈時間: 下午 10:12
“反巴勒斯坦主义”:为什么我们应当开始使用这个术语
原创 我们杂志 我们文化 2023-11-22 23:56 发表于甘肃 19人听过

“反巴勒斯坦主义”:

为什么我们应当开始使用这个术语

文/ Tomas Rowan 译/ 橄榄木



wm



我们都对“反犹主义”这一术语及其含义耳熟能详,尽管在当前的实际运用中,这一术语已被滥用,或者原始术语的真实含义受到操纵。今天该是我们习惯于运用“反巴勒斯坦主义”一语的时候了。就其道德上的丑恶性而言,反巴勒斯坦主义与反犹主义并无任何区别,也与任何形式的种族主义和种族歧视没有区别。



反巴勒斯坦主义(Anti-Palestinianism),即针对巴勒斯坦人的仇恨和偏见。



“反巴勒斯坦主义”的表现可能包括:否认巴勒斯坦人拥有一个巴勒斯坦国家的权利,而这一权利是超过135个联合国成员国所承认的;频繁指控巴勒斯坦人阴谋危害人类,指责巴勒斯坦人常用的句式是“为什么事情变坏?”;通过言语,写作,影视和行动,塑造(巴勒斯坦人)阴险的刻板印象和消极的性格特征。



若能将公共生活,媒体,学校,职场和宗教领域的反巴勒斯坦主义的现实范例作一个全面的概括,可能包括但不仅限于如下方面:



1.剥夺巴勒斯坦人民的建国权和自决权,或积极密谋防止行使这一权利。



2.否认以色列继续封锁加沙以及占领西岸和东耶路撒冷的行为违反国际法。



3.根据国际种族隔离公约的定义,(如果包括东耶路撒冷或西岸作为以色列的一部分)否认以色列是一个种族隔离国家。



4.否认1948年Nakba期间,驱逐了大约75万巴勒斯坦人。



5.否认巴勒斯坦人已经在这片土地上生活了数百年,并拥有他们独特的民族身份和文化。



6.否认歧视以色列国巴勒斯坦裔公民的法律和政策(例如最近通过的“民族-国家法”和“配偶团聚法”)具有种族主义的本质。



7.否认在就业,住房,司法,教育,供水等等方面,对以色列国内和被占领土地上的巴勒斯坦人存在着广泛的歧视。



8.纵容暴力殖民定居者以“极端主义宗教观”的罪名,杀害或伤害巴勒斯坦人。温和地说,(以色列)对加沙示威活动的处理方式即使不是大屠杀也是灾难。



9.对巴勒斯坦人实施构陷的、非人类化的、妖魔化的或陈规定型的指控——例如(但不单单这一个)虚构巴勒斯坦人阴谋将以色列从地图上抹去的神话。



10.在对个人或团体行为作出的回应中,对集体惩罚巴勒斯坦人(这是日内瓦公约所禁止的)的行径提供庇护。日内瓦公约同时还禁止在占领土地上殖民,无论军事占领是合法的还是非法的。



11.以毫无瓜葛的1937年大穆夫提在巴勒斯坦被罢黜,指控巴勒斯坦人作为一个民族参与了大屠杀。(译注:巴勒斯坦大穆夫提被罢黜乃是由于他参与领导了1936年的巴勒斯坦起义而遭英国托管当局追缉于1937年10月初逃亡黎巴嫩。)



12.采用双重标准。例如一边声称巴勒斯坦人不愿谈判,一边支持无法谈判的政策如强行驱逐和没收土地。



13.庇护针对平民的大规模报复,即国际公认的战争罪行:集体惩罚。



14.否认对巴勒斯坦穆斯林和基督徒实施“行政拘留”——一种未经指控或审判的拘留,也被称作“不公监禁”,是国际公认的危害人类罪。



15.剥夺美国人抵制被标记为以色列的、来自被占领土地的产品的权利,或禁止美国人在“法律惩罚”下作为公司或个人抵制外国势力(B.D.S)。这不仅是反巴勒斯坦主义,而且是反美主义。在NAACP(全美有色人种促进协会)与Claiborne Hardware公司诉讼案中,美国人的抵制权得到了维护。



16.对于以色列可能不是一个合法国家进行否认。因为以色列在1949年加入联合国时,承诺遵守关于所有NAKBA期间被驱逐的巴勒斯坦居民完全返回权利的规定。同时,对每一项法案、宣言、授权或决议都规定了包括少数民族在内的所有居民都享有完全平等的权利进行否认。包括贝尔福宣言以及其它特别偏袒犹太人的法案等都有前述规定。



反巴勒斯坦主义的犯罪行为是反巴勒斯坦人。当攻击目标——无论是人还是物,例如建筑物、学校、礼拜场所或葬礼——被锁定时,只是因为他们是、或者被认为是巴勒斯坦人,或与巴勒斯坦人的信仰——无论基督教无论伊斯兰教有关联。

作者:



托马斯·罗文Tomas Rowan在第一次巴勒斯坦起义期间,曾在近东救济工程处担任加沙的难民事务干事。他在那一时期的小说“A Bar Mitzvah At Arafat’s”将于今年夏天出版。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11.23 發佈時間: 下午 9:43
圖片請email至:

pal.letters@gmail.com

圖片不開放給大家貼,怕佔用太多空間,我們來貼。
xiaoming 發佈日期: 2023.11.23 發佈時間: 下午 9:17
好像留言板可以发图?怎么办发啊,没有看到上传按钮,是用html代码发么?(支持何种格式的代码?)

最近应该确定要停火了,算是大好消息,物资可以进入,消息也更好传播,以色列隐瞒战况和针对平民妇孺难民营医院轰炸的事情也可以渐渐传播出来。(直接结果就是以色列IDF逃兵数量大增,以色列首席军事检察官都跳出来说要严惩、)

比较坏的就是以色列趁着停火没正式开始炸了一波难民营(汗尤尼斯的农场、努塞拉特难民营及贾巴利亚难民营)



还有个比较有趣的事情:
瑞典首相乌尔夫·克里斯特森说错话,他表示:“瑞典和欧盟团结一致,以色列有权进行种族灭绝……不,我是说自卫……” 下面观众们全体起哄,说:“我们听到了”,“那不是自卫!” ​(瑞典这是故意的还是不小心的?)
https://weibo.com/tv/show/1034:4971005760700506
ching 發佈日期: 2023.11.23 發佈時間: 下午 4:20
以下這篇文章,是摘錄自 (巴勒網/歷史背景),點擊原出處,已經找不到這篇原文,懇請巴勒網友人,若能提供可以在何處,找到原文,敬請告知,十分感謝!!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兩位猶太歷史學者關於以巴問題的辯論

紀念若雪巴勒斯坦資訊網

原作者/譯者:
劉波 譯

2007.05.15
原文出處: Democracy Now
翻譯: 《經濟觀察報》記者 劉波
翻譯出處: 劉波的博客
路況 發佈日期: 2023.11.23 發佈時間: 上午 8:50
我也是陳醫生的讀者,很佩服醫生和巴勒網講良心話與實在話。
我會使用代稱一方面是發洩情緒,一方面也是為了逃避臉書查禁。
陳醫生也言必稱人渣黨,為何對我要採取雙標?另一點,我認為美國,烏克蘭,以色列都很邪惡,大部分台灣民眾也並不善良,人心敗壞,頭腦不清。今天台灣民眾如果稍微有點邏輯,有點良知,民進黨早已下台崩盤。我對助紂為虐者並無任何敬意與同情,我自己也是受害者。
陳醫生和巴勒網算是台灣極少數有良心,頭腦清楚的。我覺得非常難能可貴,一定要支持。
我的論述也是有內涵見解的,絕不只是發洩情緒。我很欣賞陳醫生的論述,很遺憾陳醫生未能理解我的論述。
我認為整個西方現代性的邪惡,不只是作惡作妖,還以一種自欺欺人的bad faith ,幹盡壞事還自我感覺文明進步高尚!這才是最可怕之處,是超越功利思考的變態心理!就如佛洛伊德所講的性變態是超越快樂原則。而當代的最大盲點就是跳不出功利主義思考框架,根本無法理解這些變態性的極端之惡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11.23 發佈時間: 上午 6:54
我攔了幾則留言,同時也刪了一些之前放行的,原因是你講台灣就台灣,美國就美國,烏克蘭就烏克蘭,而不要老是寫什麼歹完螂,霉國,污克蘭。

你要發洩某種情緒,一兩次也就罷了。

台灣人是跟你有仇嗎?需要把台灣人寫成蟑螂嗎?

而且,匿名逞口舌,很沒出息。

我們這版面是不講什麼立場的,是非比立場重要,或者說,是非就是我們的立場。

情緒是一個好東西,沒有情緒,成就不了任何東西,但你不能每句話都只是在發洩情緒,卻無絲毫議論內涵。
怡靜 發佈日期: 2023.11.22 發佈時間: 下午 6:17
To 阿遠,
我覺得你這篇運動紀實寫得很好,還有配圖,可以貼到網站內頁!我對你的結尾那段很有感觸,我畢竟也是受英美流行文化影響頗深,以前也很崇尚西方所謂的民主自由,人權什麼的,當時的我根本也不知道那些漂亮的詞彙代表什麼含義,總覺得從口裡說出來就是一種高大尚,顯得自己很有水準😂。真正讓我對西方的一絲絲敬意消失殆盡的是應對新冠疫情時西方國家的作法。看著英國當時首相Johnson要大家要有心理準備失去所愛的狗屎言論,到因醫療擠兌對老年人的棄之不顧等等謎之操作,相較於祖國的全國上下齊心齊力抗疫,更加深我對中國文化的敬仰。史東先生的八方論談曾經在2020年3月邀請中興大學前歷史系主任孫若怡老師談中國如何應對新冠疫情的議題,談了中華文化及歷史還有體制是如何影響祖國在應對疫情上的處理,十分精彩,約一小時的訪談,我利用程式將視頻內容轉換成文字檔,有興趣的朋友可以讀一讀。

觀察新冠肺炎系列(四)
史東 八方論談 孫若怡 2020.03.14
路況 發佈日期: 2023.11.22 發佈時間: 上午 6:49
向霉爸說不,拒當人肉炸彈,有那麼困難嗎?歹完螂在怕什麼?怕霉爸停止提供破銅爛鐵武器敲榨超額保護費?怕霉爸停止強銷毒豬?怕撤離AIT太上政府? 怕霉軍出兵攻擊歹完?向霉爸說不,根本有百利無一害,唯一的害處就是綠毒霉狗皇犬失去主子,變成疫犬被人道毀滅
路況 發佈日期: 2023.11.22 發佈時間: 上午 5:55
有人說要不要武統決定於霉國!鬼扯!老霉早已決定把歹完武裝為汚客蘭花2號的人肉炸彈,引爆武統!但要不要武統,歹完仍有選擇權!歹完可以選擇向老霉說不,拒當人肉炸彈,迎向祖國懷抱,也可選擇充當客製化人肉炸彈,粉身碎骨報答老霉,完炸阿六
紀念若雪巴勒斯坦資訊網 © 2002 - 2024